“那张弓,能不能让我试试?”少年略显稚嫩的声音,引发了一轮爆笑。初生牛犊不畏虎的菜鸟啊,多久不曾见到如此让人开心的场面了?众人在一片起哄声中,簇拥着少年来到中央位置,善意和戏弄的心意交杂在一起,让大家的玩笑越发的肆无忌惮。“给他,给他!无论成与不成,总不能对一个初入佣兵行业的勇者持怀疑态度!无论性别年龄,我们都应一视同仁。老刑试的,林旭试的,他自然也试的!”“对对,一视同仁!”众人的调侃声中,突然一个极度古怪的声音突兀的脱颖而出:“我当是谁有那么大胆气呢,原来是青藤两大情圣之一的萧大少啊。呵呵,怎么?觉得自己没希望晋级魔导士,所以改修武技,打算走佣兵的路子了?”“咦?邱大少,你认识这少年?”被一群下人如众星捧月般站在主位的青年咧咧嘴:“是啊,说起来,萧大少曾经是我那早逝的妹妹最有力的追求者之一呢。可惜了,我那妹妹心高气傲,竟然与苏家七少去探险,结果失了事……唉!天意弄人啊,不过萧大少还真是和我们邱家有缘呢,想不到,没能在家宴上见到成为魔导士的你,居然在这里见到了加入佣兵的你。呵呵,人生,真是惊喜无处不在啊!”萧逸尘脑海中浮现此人资料,邱绍云,邱家嫡子,邱紫云同父异母的哥哥。前身的萧逸尘同学使出缠字诀,搞的邱紫云苦不堪言,无奈之下,曾请哥哥出面打发萧同学。当时邱绍云确实也找了萧同学当面警告,然而却没有完全按照邱紫云的要求直接将他拍飞,而是给了萧同学一个虚无缥缈的许诺。甚至话里还在暗示自己很欣赏那种有勇气的男子汉,使得萧同学越发坚定的执行缠字诀。当时的事情,天性有些二的萧同学并没参悟其中玄机。如今萧逸尘重忆旧事,马上就猜到了这家伙的阴险用心。邱紫云虽是他妹妹,但毕竟不是同母所生的庶出而已。能够用来巴结权贵自然是好事,如果巴结不上,下嫁给一个小门小户的泥腿子也无所谓,搞不好还能趁机玩些手段,然后在家族中为自己取得更大的利益。邱紫云在过去的萧同学心中,那是女神一般的存在。只是被后来的萧逸尘亲手将这女神扼杀之后,就完全将相关的回忆抛到了脑后。如今再见邱绍云,才恍惚中渐渐想起那个貌美如花却心如蛇蝎的女子。这种大门大户里出来的,果然心机一个比一个深沉!“原来是邱少爷!”萧逸尘扮出个纯洁的无知少年形象:“这铺子是你的产业吗?那这张弓我可不可以试一试?”邱绍云差点郁闷的内出血,吗的!这人蠢了真是没药医,本少都那么说话了,他怎么就听不出里面的好赖呢?难道真要本少学那乡下蠢妇,指着脸直言大骂才能醒悟吗?旁观众人也乐得看景,这邱大少真逗,他那种贵族之间的调戏手法,对上完全不懂行的乡下少年,根本就是抛媚眼给瞎子看嘛!这个瘪吃的真好笑!邱绍云心中郁闷,却还不能丢了贵族气派,强忍着心头不快,摆摆手:“给他给他!没准我们的镇店之宝今天就碰到真命天子了呢!萧大少,可别让我们大家失望噢!”萧逸尘满脸欢喜:“谢您吉言,我会努力的!”邱绍云一脸黑线,我那是吉言吗?本少他吗的是在说反话,反讽,那是反讽啊蠢货!围观众越发觉得今天这场戏看的有味道,纷纷出声为少年鼓劲。萧逸尘颇有几分紧张的将双手在衣服下摆蹭了蹭,小心翼翼接过精灵之弓,左手持着握手处,精神力一丝丝慢慢渗入其中,闭了眼仔细感情着此弓的细节,恍惚间,弓体中似乎有淡淡的精神波动响应,呵呵,拣到宝了,此弓果然还活着!“喂,小子!你倒是快拉啊,我们大伙还等着吃消夜呢,谁耐烦看你那白痴样!乡下人真是没见过世面!”邱大少觉得自己的境界太高,姓萧的乡巴佬没法体会,所以一个眼神过去,就有个下人主动出来施压。这哥们估计也是急于在少爷面前表现,所以说话也没怎么深思,直接就先来个等级压制。萧逸尘从深思中回头,一副迷惑样道歉:“不好意思,耽搁你吃了,我这就拉这就拉。”众人哄堂大笑。“喂,你爱吃人家拉的是你自己的事,不要扯上我们大伙。吃屎吃到这么猴急的还真是少见!”邱绍云满脸铁青,自己手下净是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这吵吵闹闹的佣兵们,也全是些无知蠢货。大庭广众之下,这等污言秽语也能随便说!要不是为了赚他们口袋那点钱,本少真恨不得一世不和这些人打交道!哄笑声中,萧逸尘将体内魔力转为最亲近精灵气息的纯净木系属性,一点点从左手心渗入精灵之弓。只觉得手中弓体轻轻一颤,随即便感觉到一种类似欢快的情绪。自己释放出的木系元素被精灵之弓一口吞噬,并且随之传送过来夹杂着浓浓的亲近和渴求之意。萧逸尘再无顾忌,催动魔力,纯净的木系魔力毫无保留的全速输入。精灵之弓如同久旱初逢甘霖,大肆吞噬的同时,弓身颤抖不已。从最初的一点点波动,发展到最后颤抖频率越来越强,竟然将弓弦带动,发出嗡嗡的欢快鸣叫。“哇!快看,那张弓有动静了!”“是啊是啊,好像是在发光,又好像在唱歌!”邱绍云很震惊,难道这小子真的走狗屎运,被这张弓认了主?可是那位大师明明说过,这张弓虽然曾经是高阶的认主装备,却已完全毁掉了呀!这是怎么回事?众人震惊之余,竟然同时屏息静气,唯恐出声影响了少年的动作。萧逸尘只觉得精灵之弓像个无底洞,自己的魔力全部投进去似乎也只是杯水车薪。感觉着渐渐枯竭的魔池,萧逸尘苦笑,看来以自己如今的境界,想要让此弓认可自己还是有点不现实啊。郁闷的情绪,随着魔力一同传递给了精灵之弓。随即那无底洞似的吞噬之力就突然消失了,同时,精灵之弓又反馈回来一股强烈的讨好之意。萧逸尘心念一动,福至心灵,右手搭在弓弦上轻轻一牵……“哇!他拉开了!他真的拉开了!”“我靠!居然是满弦!连林旭都只能拉开一半,这小子居然就拉到了满弦,而且还那么轻松。他是怪物吗?吗的,扮猪吃虎啊!”“笨!这少年就算从娘胎就修练,境界也不可能高过林旭。这分明就是传说中的装备认主!那张弓是认主武装!”“**!小子赚大发了!邱家这回算是赔血本了,认主武装啊,就得拱手送人了!哎呀,按规矩,他们还要免费送上一千支精品羽箭呢。啧啧,邱家的精品箭,一千支,可也值一大笔呢。”邱绍云瞠目结舌,他无论如何也猜不到,这个似乎已经止步魔法师门外,只能转投粗俗的武者行列的乡下小子,居然真的被那张弓接受了!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那张弓已经完全跌落等阶,再没认主的可能了吗?为什么,为什么呀?为什么认主的对象不是我,这个乡巴佬究竟哪儿比我强?一片起哄声中,围观党将萧逸尘簇拥在中央,等候邱家的反应。这年头,名声就是一个家族生存的根基。而名声这东西,经营起来艰辛无比,毁起来却不费吹灰之力。这其中的道理,身为邱家新一辈翘楚的邱绍云如何不知?心中如同吞了一只苍蝇般恶心,脸上还要强自挤出个笑容来恭喜萧逸尘终获宝弓。“这是本店最好的上等羽箭一千支,同时奉赠三十支容量的箭壶一只,还有本店的终身优惠资格一个。以后萧少爷到本店购物,除魔晶等特定物品外,其他物资都可以享受八折优惠!”“恭喜你啊,萧老弟!”邱绍云心头滴血,终于在手下将东西交接的差不多时恢复了心情,换了个很欢喜的表情:“此弓在我邱家铺子镇店十余年,今日得遇真主。愚兄在此恭祝老弟早日踏上箭神之路!”“谢谢邱大哥!”萧逸尘顺杆往上爬:“从来没有因为我是乡下人低看过我,在别人嘲笑的时候,你总是鼓励我……现在送我一张弓不算,还约我这么多好东西,你……真是个好人!我决定了,以后买东西,只到你家来!”邱绍云差点一口逆血喷出来,你才是好人,你全家都是好人!吗的,本少从来都没看得起过你,一直都在嘲笑你,你个听不懂人话的乡巴佬!只到我家来买东西?你以为是在照顾本少生意吗?你吗的,你知道八折优惠意味着什么吗?那意味着许多东西,本少都要亏本卖给你好不好!挥手惜别了心头滴血的邱大少,萧逸尘在一片羡慕中,押着一车箭支返回驻地。一路上,完全沉浸在与宝弓交流中的他,似乎并没留意身后远远缀着的几个身影。————谢谢【雨荷696】的鼓励。写作中最开心的事,无过于此。我会继续努力坚持的~!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