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营。位于常青城西北五百里外,与鲁坎营直线距离大约两千里,同属伏龙山脉。不过这一带的魔兽分布明显比鲁坎营那边要猛上一个档次,据说四阶魔兽也不罕见,因此,这边的风气,比鲁坎营那边就要彪悍几分。

    李南雁、萧逸尘,两位新晋魔导士都不约而同的做了武者装扮。萧逸尘身边是伊莲娜和韩冬两位知交,他们的处理决定终于出炉,佣兵身份得以保留,但积分被清零,需要从头开始。听说萧逸尘要来秋山营,马上就拎了家伙跟上。

    李南雁身边也跟了两人,李岳、李锋。听名字就知道这两人和他有点关系,稍一注意就发现,这两人虽然时常会摆出一副长辈威严,但往往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几分恭敬,并不敢真正的冒险李南雁。这就让萧逸尘更加确定这个李南雁有点不一般。

    李岳今年四十六岁,是个身高近两米的粗汉,装备着一面两米高的重盾和一柄阔剑。据他自己介绍,是个土系的五级武师。李锋四十三岁,金系三级武师,武器是一柄斩马刀。两人都是四级佣兵,对秋山营也比较熟悉。而且两人都很客气,并没有因为萧逸尘这边的三人都是菜鸟而低看他们,反而一直在用很随和的态度向他们讲述佣兵营的种种注意事项。赶路的两天里,六人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第三天黄昏时分,一行六人终于进了秋山营。这里规模与鲁坎营相差不大,但气氛明显比那边更加热烈几分。街上摆摊的拿出来的货色,也比那边要高上一个档次。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血腥气息,耳边经常能听到惨烈的嘶吼声,那是伤员们在用自己的切身经验向大家提醒。

    路过一个规模不小的驻地时,李岳介绍道:“这是邱家驻地,邱家就是凭了在几大佣兵营的这些驻地,才从一个三流家族,成功挤进二流世家,并且隐隐有后来居上,挤进一流豪门的趋势。”

    李南雁叹息:“唉,红颜薄命啊!要是邱紫云还在,凭着咱们萧大少和她的关系,以准女婿的身份去邱家驻地呆几天,还怕他们不当爷的供着?”

    萧逸尘大怒:“我呸!少拿你那淫荡的目光看待别人!我和邱紫云之间,那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众人大笑,纯洁的男女关系?这个说法还真是够新鲜,不知道邱家人听了会不会郁闷。

    伊莲娜发话:“伊家在这边也有块小驻地,咱们来之前,家里已经安排了人在这边接应,咱们就直接住过去吧。”

    佣兵们都是玩命出身,也没人讲那些虚头巴脑的事。既然伊家已有安排,李南雁省的再折腾,大家也已经知道了伊莲娜的身份,一个大小姐,招呼几位队友,那也不算什么大事。

    在伊家的驻地,萧逸尘见到一个熟人。

    伊方笑着向大家解释:“怎么说,我也是个四级佣兵,鲁坎营那边又没什么大事,所以家里就派了我过来给几位少爷打下手。别的不敢说,我的速度还算可以,做个斥候那是绝对够格的!”

    李岳和李锋巴不得多几个稳重点的高手,这样他们自己也能省点心。毕竟这一趟一家伙就有四位少爷小姐需要照顾,哪个出了事他们都脱不了干系。佣兵是要和魔兽拼命的,菜鸟上路,往往会因一时冲动闹出乱子来。而这几位又都是城主交待过要刻意结交的对象,所以他们也不敢得罪,这就让人多少有点顾忌。有了帮手,他们心里也多一份把握。

    这么一来,整个临时小队就有了七名成员。李岳、李锋、李南雁、萧逸尘、伊莲娜、韩冬、伊方。晚上吃饭的时候,七人聚在一起商量战术分配。

    伊方以四级风系武师的境界,稳稳将斥候一职捏在手中。李岳对秋山营比较熟悉,做了队长。韩冬和他一样都是土系,以防御为主,自然要跟着他。李锋和伊莲娜是金系,攻击输出的主要力量,两人的战技又比较相似,因此成为第二梯队。萧逸尘和李南雁,做为佣兵队伍中比较稀有的魔导士,被众人一致安排成打酱油的观光客。反正他们俩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提高自己的法术在实战中的应用,那么稳稳躲在后面,像弓手一样放点风刃和小火球就行了。贴身打斗这种事,交给别人做吧。

    萧逸尘郁闷了,据理力争之下,李南雁因为风系身法的缘故,还可以在伊方的照料之下跟着做一些斥候的事,而他却只能躲在大家背后扔火球,当然了,一路上展示的厨艺已经折服了众人,后勤方面也少不了要他出点力。火球术,正好用来做饭烧烤什么的。

    想一想,队伍中正好没有弓箭手,萧逸尘决定自己来客串。可恨自己这次出来并没这方面的准备,所有的物资全都是根据近身战斗来配备的,为小妹打造的那张弓也没能带出来。想来想去,想临时赶制这也没条件。趁着时间还早,索性去街上转一转,看看能不能买上一张。

    华灯初上,正是佣兵们放松狂欢的时候。虽然天气还很冷,却还是能够看到街道上有许多衣着暴露的欢场女子浪笑着四处拉客。许多心术不正的家伙,也趁这个机会四处揩油,不时惹起一连串怒骂。还有喝醉了的家伙借酒撒泼,指天骂地的耍酒疯。更有扶着墙角吐到天怒人怨的……气氛和谐的让人陶醉。

    萧逸尘独自走在街道上,感受着这真实的环境。望着天上的星空,突然笑了笑,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的一切,短短半年功夫,居然已经快要忘记在地球上的经历了。究竟是因为这里的一切更让他觉得亲切呢,还是地球上完全没有伤得留恋的东西?想一想都觉得不值,好歹在地球上也生活了三四十年,可是到头来,居然连一点美好的回忆都没留下!这一次,一定要活出自己的精彩来!

    “哈哈,老刑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丢人了吧?还吹自己是什么土系天才,双臂不下八千斤的力量。你连五分都没达到啊!”

    “还是看林旭的吧,听说他已经突破到大武师了,双臂之力绝对过万,要是他也拉不开,那这秋山营,可就再没人能拉的开了。”

    一群附和声中,萧逸尘也凑到了那家店里去看热闹,原来却是一群佣兵在绕着一张弓做着比试。看那样子,应该是在尝试着将那张弓拉开。是什么弓,需要万斤之力才能拉开?萧逸尘相当好奇。

    一个两米出头的大汉,一副神采飞扬的派头,在众人的簇拥下,除去外套,露出一身健壮的腱子肉来,整个一个魔鬼筋肉人的形象。

    萧逸尘打量着在那人手中略显小巧的绿色强弓,看着那张弓在大汉的双臂间渐渐张开,很敏锐的感觉到空气中传来一阵阵的精神波动。心中不由的一动,再定睛细看,不由的乐了,这是一张精灵打造的弓,如果靠这样的蛮力能拉开,那才叫见鬼了!

    果然,大汉的脸色越憋越红,然而弓在张开到五分的时候,终于没了动静。大汉卯足了力气,大喝一声,弓弦却依然半点面子也没给,只好颓然放弃。而那张弓在松手之后,更奇怪的一幕出现。它并没有像别的弓那样,松弦之际,瞬间弹回。而是缓慢的,以一种很慵懒的姿态,缓缓回复。这种样子,用鼻子猜也知道,根本就没发射出箭支。

    萧逸尘好奇的向旁边人打听,正好那位也是个喜欢热闹的,很有一副过来人的气相:“新来秋山营的吧?看你的样子就知道,这是第一次出任务?哈,连邱家铺子的镇店之宝都不知道?这张弓什么来头邱家一直没透露过。***,这张破弓看着一点都不起眼,可是摆在邱家铺子都十来年了,居然从来没人拉开过!邱家早放出话来,谁能将此弓拉开,不但此弓分文不取双手奉上,而且还免费赠送邱家铺子最上等的羽箭一千支!邱家用这噱头这些年,赚足了眼球。可是说来也怪,你瞧见那大汉没?是咱们秋山营这一带最有天份的土系武者林旭,年前刚刚晋级到大武师境界。以他的土系力量增幅,都只能拉个半开,别人,就更别提了!”

    萧逸尘眉角轻扬,那精灵之弓,别说一个小小的大武师,就算是武圣来了,也不见得就能拉的开!

    “那,如果要买的话,这张弓多少钱?”

    “呵呵,怎么?你想买下来?别逗了!邱家借此弓发了财,不知多少铺子都打着那个主意呢。他真的要卖,还能轮到你?”

    这倒是,生意人嘛,如果连这点品牌意识都没有,那就离破产不远了。

    看着众人在一片唏嘘声中散开,议论着分头采购。

    萧逸尘轻轻迈出一步:“那张弓,能不能让我试试?”

    ————

    放假期间,应酬太多。只能努力保证不断更,这阵折腾过后,会努力加更补上的。大家见谅~!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