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庆等人自己砸了一会,没人理会的诡异情景,让他们隐隐约约感觉到有点畏惧。这无关胆大胆小,智慧生物对于未知的恐惧,是跨越了境界和种族的。一个小小的魔导士,又岂能例外。

    发现自己的表演没人欣赏,曹庆一甩手上那张椅子,砰然粉碎:“这事不会这么算了的,哼,咱们走!”

    当然不会这么算了,以后的事怎么样且不论,今天不赔钱,别想出门口!

    小美女板着脸堵在了楼梯口:“这位客人,你砸了那么多东西,又干扰了我们酒楼的生意。麻烦把帐结了再走!”她的表情正常的就好像在说早饭要吃什么,当然,如果仔细看的话,从她的眼神里,还能看到有那么一丝丝兴奋。开玩笑,根据条例,今天的冲突中,她是首当其冲的,事后免不了有一笔提成,这对于打工一族来说,简直就是飞来横财。

    “你说什么?”曹庆看到这张死人脸,火气再烧:“你个贱货!别以为有个护身装备就敢对本少无礼,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尊卑有别!给我打!”

    几个随从也不管对方是女孩子,上手就要拖了开打,却见小美女微微一笑,脚下轻轻退后一步,双手轻拍。哗!一道光芒从四周墙壁射出,一主四仆五个人同时被一道莫名光网笼罩,光网中,任五人如何挣扎也无法脱身,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好像坏事了。

    曹庆急的大叫:“贱人!你们敢这么对我,等着承受魔法公会和曹家的怒火吧!”

    小美女两眼一亮:“魔法公会?哇!好向往哦。嘻嘻,我一定帮你把话带到,放心吧!小辰,小辰,损失算出来没?”

    又一个小美女亮相:“他们那桌饭一千六百金。六桌客人因此免单,计八千六百金。二十张桌子,每张一百金,一百二十张椅子,每张十金。白玉瓷器三百只,玻璃器皿八十只,还有装饰品,大约坏了二十几处。嗯,加起来一共一万五千七百八十金。根据店规,主动生事者,损一罚十。那就是十五万七千八百金币!呐,单子在这儿,掌柜的说,既然人家报了魔法公会的名头,那就直接送去公会吧。曹家小门小户的,也不知道凑不凑得出这笔钱。拖的久了,影响生意!”

    “我去!”听到这番话,所有被免了单的客人同时心中一寒,原本以为这些女仆不敢吭声看着人家砸东西是害怕,现在才明白,敢情人家是在这儿等着呢。黑啊,太黑了!这帐算的,十倍罚金?将近十六万金币!像这种惹事之后砸店的事,哪天不发生个几百次,可像今天这种结果的,还真是头一回见。

    本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精神,萧逸尘扯着李南雁又出来了,绕着被吊在大厅中央的五位好汉转个圈,啧啧夸奖几句。又招手喊服务员:“在这边靠楼梯口的地方收拾一片来,我们要吃饭,包厢里面太捂了,又没热闹看。”

    小美女扭头耸着肩膀跑下楼,她实在憋不住了,这位东家,真的是太坏了!不过我喜欢!

    李南雁有点浑浑噩噩的样子,看着那些服务员迅速打扫战场,重新从库房拉出桌椅摆放,屏风将损坏的装饰部分挡住,进去几个人忙活着修复,显然都很熟练。

    “开眼了!”李南雁不服不行:“我说老李,你点那么些菜,咱们要是付不起款,岂不是也得被吊起来示众?这也太丢人了!我刚刚看过了,人家这里的装修,不是那么简单的。那防御和反击的光网,根本就是魔法阵的威力!这楼里应该有防御阵法,咱们是不是低调一点?”

    萧逸尘白他一眼:“不吃白不吃,人家刚刚都说了,给咱们免单的……”

    “是这样的!”旁边新换的小美女点头:“不过按规矩您两位只能免掉一千两百金,如果超过这个数额,还是要补缴费用的。”

    哈哈,这么大的便宜,不占白不占。不止他们俩,其余五桌客人全都兴奋了。连着点菜,起码得把一千两百这个数给补齐啊。曹家少爷,又演戏给大家看,又替大家买单,好人呐!

    被吊着的曹庆也没了嚣张气焰,眼看着两位魔法公会的执事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上了楼,那颗心直接就沉的没了底。这爱来不来是真的敢做!他们居然把事情捅到了魔法公会!可惜,这时候他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因为那些禁魔光网不允许!

    魏索出现,手中一块水晶板中,很完整的重演了方才的闹剧。开玩笑,遍布酒楼的巫师之眼法阵,比摄像头高端好多倍,用起来也方便的很。打破脑袋曹庆都想不到,一家酒楼里的阵法魔纹,比魔法公会的大多数建筑都要密集完美。

    两位执事又将目睹事态发展的几桌客人挨个询问一遍,大家照实说了,对方得知事情与萧逸尘和李南雁有点瓜葛,免不了多问几句。却被魏索告知,人家萧、李二位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任何一句直接与曹庆交流的话。所有的一切,都是曹庆自己一厢情愿搞出来的。

    没说的,证据确凿,又有曹庆打着魔法公会叫嚣的几句话来回播放,两位执事觉得相当丢脸。乖乖奉上金票,魏索很爽快的写了回执,又悄悄将七千八百金币的零头回赠给二人,低声解释一句,这是给魔法公会的面子云云。

    这就是回扣啊,两人心知肚明,拿人手软,何况本来就是人家占理,揪了曹庆就撤回魔法公会。至于四个曹家随从,炮灰人物,没人关注。

    这顿饭吃的真开心,好酒好菜加好汤,吃的李南雁大吃过瘾。完了一算帐,距离一千两百金币还差三五十,又被赠送了一百代金券,简直太贴心了!俩人和其余几位受益的客人发自肺腑的感激曹大少,请客请到这份上,真是世间罕有!只是不知道曹大少和曹家诸位知道事情原委,会不会那么开心了。

    “我准备去做一阵子佣兵任务!”萧逸尘抛出自己的决定:“魔法修行总是窝在城里,根本没什么进展。难道真的要和那些老家伙一样,去学什么生活技能?然后一辈子捂在工作室里吗?”

    嘿嘿!李南雁笑了:“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有出去打拼的意思,咱们在大后方,安稳日子过的惯了,只觉得法师从事生活职业天经地义。毕竟生活职业都需要魔法师才有资格,而魔法师的数量又那么稀少。可是在遥远的帝国前线,那里充斥着大量的高阶魔兽和其他类人种族。战场上仅凭战士是远远不够的,自然也有大量的战斗法师在其中起着相当大的作用。只是想一想就让人热血沸腾啊,一个高阶法术过去,魔兽大军灰飞烟灭,吼吼!这一切,总是躲在城里是根本不可能见识到的!”

    对啊,这家伙还是三级佣兵呢,看来也没少偷偷出去打拼,既然大家看法相同,倒是可以一起闯一闯。

    鲁坎营?李南雁明显瞧不起那地方:“都快开镇了,能有什么搞头?咱们常青城方圆,三百多个营地,东面这六十几个,如今都有要合并成新镇的意思。也就是说,这里的魔兽都已经被扫干净的差不多了。你去那边接什么任务?难道伐树开荒吗?要去当然是往西走了,随便冒个头,三阶四阶魔兽到处都是。运气好还能碰到五阶的!知道我为啥这么快就升三级佣兵了吗?一头四阶魔兽!全团都跟着沾光!又有面子,又有里子,何乐不为?呆鲁坎营和躲城里有什么区别?”

    有点意思!虽然显得有点狗血,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既然想走刷怪的路子,那么越级打怪就是无法回避的课题。自己一个身怀金手指的穿越者,还能被个土著比下去不成?

    “哎!这才对嘛!年轻人就是要有朝气、有冲劲!咱们先在佣兵团里厮混上一年,明年之后再去学院学习。到时候让那帮新晋魔导士好好开开眼!哈哈,想想都带劲!”

    两人都没有提及不去学院就读,在什么地方学习法术的事情。萧逸尘自己有充足的知识库,可以让他随意施展任何境界想要施展的法术,李南雁肯定也有自己的办法。大家都有各自的秘密,这些事,心照不宣就是了。

    互相约定了五天之后,准备好各自的装备和随员一同在李家铺子汇合。李南雁兴高采烈的离开,萧逸尘就开始着手准备。当然先要安排好手头各项事务,尤其是几个老头。

    和钱多多扯了半夜的皮,又指点了他几种入门级药剂的手法,喜的老头连觉了顾不上睡。萧逸尘也如愿以偿借到一架云舟。

    这玩意就是方便,几天的路程,眨眼就到。他要赶在出发前,给自己准备一套战斗用的装备。当云舟停在萧记装备门前时,萧逸尘很奇怪的发现,门前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头。一辆装饰豪华的雪橇正停在门外,一大群八卦党正围在附近指指点点。这是,出了什么状况?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