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从魔法公会藏书楼中出来,萧逸尘相当失落。历史文献一本见不着不说,就连修行法门之类的,都是那么苍白。所有的书籍里,除了法术论著就是技能探讨。关于修行之道,似乎就只有反复的消耗,然后再依靠冥想重新积累魔力,直到这种缓慢的量变堆积到一定程度发生质变,然后顺理成章的晋级。

    太慢了,如果效率低下的修行法门,猴年马月才能晋级?照那些书中的描述,普通魔导士一般都要在四十到六十岁之间才能晋级到魔法师,三十岁之前晋级的,基本上都可以算做是天才。同样的,大魔法师的晋级门槛在八十岁左右,而一百五十岁之前突破到宗师境界的都算侥幸。这也难怪像钱多多和袁广进那几个不过八十出头的宗师会那么出名了。这已经算是天才中的天才了!

    心里偷偷寒一个,像这种晋级速度,想要成为法神,岂不得熬上几百年?靠,尸首都凉了!

    不行啊,得寻找一条适合自己的路才行。上一次突破的时候被雷劈了,难道与这个有关?要真是这样,那也太恐怖了。不过刷怪升级的路子,上一次因为境界不稳,也没能试出来究竟效果如何。现在手头事情基本都稳定下来了,是不是抽个空出去转转,试一试效果如何。

    “老萧!你小子太贼了!”李南雁貌似在这儿蹲守很久了:“说好了昨天一起吃饭的,居然躲进藏书楼里玩深沉!还好老夫神机妙算,掐指一算,就知道你这妖孽身在何处。走,今天这顿饭,说什么也不能逃了。再闪就不够兄弟了,传出去坏我老李名头!”

    萧逸尘大笑:“行!看你如此敬仰哥,哥就勉为其难应下了。说好了啊,档次不够我去不,丢不起那人!堂堂魔导士,跟你一起钻小巷吃路边摊,都对不住这套新法袍!”

    李南雁笑的很神秘:“不怕你挑,就怕你不来!今天,本少就让你开开眼!瞧见没?本城最豪华的顶级酒楼爱来不来的优惠券!嘿嘿,我家老爷子费老大力气才弄来的,咱哥俩先沾沾光。就当是庆祝晋级了!”

    萧逸尘差点被吓着,李南雁很满意这效果:“嘿,听说你家的装备铺子也把生意伸过去了,不知道走的是什么路子?有机会,也帮哥们活动活动。现在能巴结上这爱来不来,还真不太容易!要是搭上这条线,咱哥们的日子多少也能过的舒服点。”

    李家是做什么的来着?哦,想起来了,是个杂货铺子。主要面对佣兵,回收他们送来的材料,替他们采购一些物资。两头跑,算是赚点辛苦钱。印象里,李南雁也请自己去做过客,摊子也铺的不大,好像生意也是不冷不热。要是纯粹的经营某种单一货物,倒也勉强能做个广告。可这杂货铺,面向的基本都是低下层的佣兵,在那种销金窟里,好像还真不太容易弄。

    两人一路说笑,一副土豹子嘴脸进了爱来不来。萧逸尘暗自庆幸,得亏哥们以前交待过,不让任何人在酒楼里暴露自己身份。要不然这一露面,菜可就坏到酸了!

    漂亮的小美女迎宾微笑带路,将两位新晋魔导士领上二楼,没敢要包厢,直接在大厅找了张桌子就坐。

    手里拿着菜单还没翻,李南雁脸就黑了:“乖乖,包厢费就十个金币!这哪里是吃饭,明明就是耍阔!我去,瞧瞧这菜谱,这个什么一品菜最低的也要一百金币!还有八百八十八金币的汤!那是用龙肉煮的吗?这也太黑了!这老板一定是喝墨汁长大的!”

    小美女抿嘴吭吭直乐,不时瞟一眼板着脸的萧逸尘,她是萧逸尘手把手调教过的,自然知道这位客人嘴里那个喝墨汁长大的人就坐在面前。只是,看着老板在好友面前这副装象的样子,还真是挺逗的呢,下班之后,又能和小姐妹们好好吹一阵子了。

    “唉!我以前总觉得有那么点家底,也挺幸福的。可在这儿一看,他吗的原来咱不过是一群穷鬼!”李南雁苦着脸看萧逸尘:“老萧,要不然,咱少点几个吧?其实我今天是真的想装一把大爷来着,可一看这单子,不装孙子都不行了!”

    “哈哈!还有上赶着装孙子的!”一个嚣张的声音响起,熟人,昨天刚被气死过一回的曹庆同学,这家伙居然就在二楼大厅一角吃饭,估计盯了这两个冤家有一阵子了,听到这话,哪还能放过:“真以为凭着点小聪明,混进魔法公会就成了人上人?我呸!穷鬼也敢跑这儿来摆阔!没瞧见门外对子怎么写的吗?还少点几个?呸,吃不起就明说,趁早滚蛋!打肿脸充胖子,有用吗?”

    李南雁大怒,可是又被人家戳中了死穴,只好风轻云淡的瞟一眼,直接无视。

    曹庆昨天受那么大屈辱,搞的魔力枯竭,狼狈不堪不说,后来还赔了钱。这都不算,等到他回去重旗鼓,打算守在门外等着收拾那俩家伙的时候,却听说这两个家伙居然也成功晋级了正式魔导士!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公会条例对内斗这种事可是相当深恶痛绝的,这口气,咽的他一夜都没睡好。为了安抚他,所以家里长辈才忍痛支给他一大笔钱,让他来这豪华酒楼散散心。

    爱来不来的酒菜确实非同凡响,可是仍然无法消除他心中那口恶气。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老天有眼,这两个穷鬼居然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跑这里来庆祝?这不是送上门来让自己打脸的吗?这种机会要是错过了,老天都要看不过眼拿雷劈的!

    唉!萧逸尘郁闷,为什么总有如此幼稚的事情发生呢?

    招手叫那个小美女:“我觉得那桌的客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们吃饭的心情,能不能麻烦你让他闭嘴?”

    哈!老板发话,怎敢不从?这种情景,都不知道演练过多少次了,可自己却还是第一次见到真场面。小美女稍稍有点激动,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烧,面带职业化微笑,款款走向曹庆等人:“这位客人,请您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影响别的客人。谢谢!”

    什么?曹庆乐了:“真他吗的见鬼!有点意思啊,两个穷鬼进来吃霸王餐你不说,反倒指责起本少来了?你知道本少是什么人吗?信不信我一句话让你这破酒楼一个客人都没有?”

    小美女面不改色:“我不信!”

    你不信?一个小小的奴仆,也敢这么和我说话?曹庆气的七窍冒烟,一巴掌拍在桌上,直接将那张桌子拍的四分五裂:“你这是什么态度?敢这么跟客人说话?叫你们掌柜的过来!”

    曹庆发火的同时,厅内几桌客人已经被身边的服务员柔声劝导,直接引入旁边的包厢去了。同样,萧逸尘和李南雁也受到了邀请,并被告知,因为这是酒楼自己的原因,所以包厢是免费的。

    “站住!他们俩不能走!”曹庆一看有人带着那两个穷鬼离开,哪里肯罢休。

    可惜,根本没人鸟他。曹庆大怒,对着仍然在劝阻自己的小美女劈面就是一巴掌,谁知这一巴掌甩出去,没打到小美女,反倒把自己弹的摔了回去,而且力度之大,超乎想象。砰的一声巨响,接连撞翻数张桌台,整个人去势不减,狠狠撞在墙壁上才停下来。

    狼狈的爬起身来,曹庆跺脚大骂:“反了反了!一个破酒楼也敢对尊贵的魔导士对手!来呀,给我砸!”

    今天带出来的几个随从不像昨天那几个那么老成,而且又刚吃了少爷的酒菜,正是表现的时候,听到命令,马上乒乒乓乓动起手来,大厅中凡能看到的东西,一概成为他们发泄怒火的对象。

    李南雁一头黑线看着萧逸尘在包厢的小厨柜里乱翻,取出几盘小零食来:“看热闹没零售可没劲,尝尝,反正不要钱。”

    李南雁也豁出去了,别的不说,只看那姓曹的好像又踢一次铁板,这就值得掏光一回口袋,唔,不愧是销金窟,小零嘴都这么好吃。我靠,居然还有巧克力!难怪包厢费也要十金币了,真他吗的奢侈!

    曹庆和四个小弟砸的很嗨,不过砸啊砸的,他们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照说一般情况下,遇到这种事的时候,对方不是应该出现求饶,或者阻止自己吗?为什么除了自己这几个人之外,根本没见有别的人出现?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情况,也太诡异了点。

    萧逸尘给李南雁科普:“瞧见没?人呐,就是爱犯贱!你要拉着挡着,他非得不依不饶不死不休,可你要放手让他去折腾,这儿一盘果子还没啃完呢,就自己停下了。唉,就这么点能耐,真没劲!”

    “我去,这些小姑娘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对啊,你小子家里和这边有业务往来,看来知道不少底细。喂,透露一点,这爱来不来到底什么来头?曹庆踢中铁板是肯定的了,可这里会拿他怎么办呢?”

    “嘿嘿,爱来不来是作生意的嘛,生意人,讲的就是个利益。这种事,很简单啊,一句话,赔钱!”

    “靠!砸成这样,光赔钱就行了?”

    “这谁说的准呢,或许,曹家人巴不得他家少爷被打死呢……”

    ——————

    国庆节快乐~!

    友情提醒一句,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国家的便宜,不太好占。大家千万不要太贪心噢。。。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