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森没法不激动,以他从事药剂研究近五十年的经验,也只不过曾经在偶然的机会下,见证过一次比较高级的完美药剂。像这种低阶药剂,根本没什么人花大力气研究,都以能够掌握配方,配制成功率超过二成就算完事。有功夫都去研究高级药剂去了,谁耐烦把时间和精力都浪费到这种赚头不大的玩意上面。

    这也是马森对自己精力研究清醒药剂,使成功率显著提高的得意所在。没人研究,是因为不容易出成绩,往往出力不讨好。自己下了苦功,也得到了回报。对于一个真心喜爱药剂事业的人来说,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成就感,绝非金钱和荣誉可以替代。然而,今天,就在他的成果还没捂热的时候,一个让他震惊的事实摆在了面前:居然有人如此轻松随意,就配制出了一支完美品质的清醒药剂!

    激动了、失态了、忘记身在何处了!

    看到老马这副表情,钱多多表示很满意,得意的向萧逸尘使个眼色,早看这老东西不爽了,整天自我标榜是什么把生命献给药剂事业的人,好像别人都他吗的只是药商!这种嘴脸实在让人恨的牙痒痒,可恨却总是没有反击的法子。今天得了萧逸尘的秘术,巴巴的上门来打脸,果然直接戳中这老货的死穴。看看吧,人家玩儿似的,随后一弄,就是完美品质,你那花了几十年功夫,折腾出来的五种手法,撑死了也只能四成成功率,也好意思腆着脸说自己是行家?你是糟蹋东西的行家吧!

    咳咳!萧逸尘轻咳两声:“好啦,已经整整五分钟了,如果这马前辈还需要时间,要不,我们下次再来?”

    马森急的差点跳起来:“别介!我已经好了,您那个淬取药液的过程,麻烦再演示一遍。那个……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做个全程记录,您看……”

    好嘛,直接上了敬语,果然是有奶便是娘的节奏,看来哪儿的技术宅都是这毛病!

    萧逸尘完全不介意,技术这东西,只有不断更新,才有提高的可能,全都捂着,就跟华夏那些祖传秘方似的,最后全都失传不说,还落得被外人学点皮毛,回过来收拾正宗传人。谁让你们失传了呢?连端午节这样的名誉产品,都能让人家算计,虽然有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因素,但不可否认,自己不争气是形成那种恶果的主要原因。

    “将水温加热到三十度,就是底部生成气泡的时候。将宁神花放入其中,开始慢慢加大火力,这样就可以保证药村中的精华完全被溶解释放。注意,最关键的一步,就是投入时机,水温太低,会使药力精华在淬取过程中大量流失。水温过高,会因为药材在入水的同时精华被锁住,最后药材煮烂都没用,精华始终会锁在那些药渣中。看,这样就行了!同样的道理,凝神草的属性是火,所以投放温度适当放高,在五十度时最合适。也就是溶解水底部水泡最密集的时候。瞧,这样就成了!接下来就简单了,分离药液精华,孔雀蓝加入凝神草药液中继续加热,到红色药剂变成紫色,倒入宁神花药液,继续加热,煮成混浊状,停火,加入紫菡萏药粉,自然冷却。齐活!”

    药剂渐渐冷却,澄清之后,晶莹剔透,没有丝毫杂质沉淀物,又是完美品质!天!太神奇了!

    马森瞠目结舌,激动的能跳起来,还没来得及说话,钱多多已经直接开始上手,一边照着叔淬取药剂,一边嘀咕:“你小子太滑头了,教人东西也是说一半藏一半,要不是老夫发觉有情况,怎么能猜到你在淬取药剂这块还留了一手!”

    他本身就是药剂行家,唯一的一层窗户纸被捅穿,自然再无掣肘,淬取药剂这道手续完全没有任何压力就成功了。再接着往下做,加孔雀蓝、混合药剂、煮沸停火,存性冷却……

    “操!为什么会有沉淀物?只能算是上品,根本达不到你的完美品质啊!小子,到底哪儿有问题?”

    马森的一张老脸扭到没法看,杂碎死爱钱!太可恨了!这是故意恶心老夫吗?

    “哼!人家萧小友已经把过程完全分解了一遍,还只做到上品,只能说明你没天分!还有脸争吵?起开!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制药手法!”

    马森上手,临开始前,还仔细的平息了一番呼吸,调整了心态。强按着激动,一步一步按着萧逸尘的手法来。终于成功的做出了一支……上品清醒药剂!

    哈!钱多多乐不可支:“原来真正的制药手法,也不外如是!”

    马森不搭理他这茬,转过头来,很恭敬的向萧逸尘施了一礼:“萧大师所传这些手法,足以颠覆目前的药剂学现状!有了这高达十成的成品率,药剂学将从此改写!老夫替世上所有的药剂师,谢过萧大师的慷慨指点!”

    萧逸尘生受了他这一礼:“前辈不必客气。互相学习,共同提高。本来就是魔法文明健康发展的必要因素。药剂、装备这种成品物件,你有一个,我有一个,大家交换之后,也还是你一个我一个,不会有什么本质变化。但是技术和手法就不一样了,你有一个法子,我有一个法子,大家交换一下,就你和我都有两个法子。一味的敝帚自珍孤芳自赏,只能让魔法文明裹足不前。只有大家都抛弃门户之见,才能让魔法文明更加欣欣向荣。”

    马森表情很激动:“是啊!这个道理都说了这么多年,可惜,真正能明白的人却寥寥无几,而能真正做到这一步的,就更加凤毛麟角了!今日老夫以本命心魔起誓,日后绝不敢有半点门户浅见,所有技能心得,毫不藏私,尽数公诸于众!此生必以钻研提高世间药剂技能为己任!”

    钱多多咂嘴:“这老货可真够奸的,这样子都能让你翻了盘!行,你狠!老夫倒也想和你一般洒脱,可惜,老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过倒是可以与你一起研究提高药剂技能……唉,亏大了!小子,走吧,咱们回去,老夫得赶紧把这法子传给商会那些药剂师才行,不然让这帮书呆子抢了先,得少赚好多钱!”

    马森看到钱多多扯着萧逸尘往外走,下意识就想拦着再请教一下完美品质的奥妙,想想又闭了嘴,人不能太无耻啊。人家都把最要紧的关键步骤告诉你了,再得寸进尺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哗!几个老头争先恐后冲了进来,扯着老马问东问西,又拿着那几支清醒药剂翻天覆地的看,一个个震惊到肝颤。

    “照这么说,以后配制清醒药剂岂不是可以达到百分百的成功率?”

    “**!老钱说那小家伙是隐门弟子,看来是真的!”

    “老马啊,别怪我不厚道,你那本书,还是撤了吧……”

    老马毫不介意:“应该的应该的!虽然花了那许多心血,可和人家这些心得一比,咱那个也确实不配。我老马活了这么大年纪,丢脸的事遇到不少,可像今天这样丢脸的事,还真是想天天都来上一回!”

    “好啦,以后关于萧逸尘的事,大家都上点心。还有,记得给那小子把四楼的权限也开通了。年纪小境界低出身差,都没关系!这样的小家伙,我巴不得多来几个,谁敢有意见,叫他来老夫当面说!”

    ……

    爱来不来后院钱多多的小院,老头给他在这儿弄了间药剂室。吃惯了这里的美食,他是真的不愿再离开了。

    “操!怎么还成中品了?喂,小子,到底哪儿有问题,你倒是一口气说干净啊,怎么你一弄就是完美,我一搞最多也是上品?”

    “你刚才不是成功了一次完美吗?就没点心得?”

    “呸!那是瞎撞上的,根本不能算!”

    “唉,老头啊!你这么懒,事事都要靠我指点,以后可怎么得了?”

    “这不是有你嘛,我还操什么心?赶紧的!”

    “啧,怎么听着有那么点不对劲呢。得嘞,你呀,在这几个地方注意点……”

    “嘶?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我试试啊……**!真的成了!信了你的邪!原来这玩意闹明白了,这么简单啊!这以后清醒药剂还不得人手一支?卖遍全帝国!”

    “嘿嘿,这种入门级货色,还人手一支?等到以后药剂水平提高之后,只怕你送人都没人要,只配拿来洗澡泡脚!”

    “你说什么?原来你说的入门级货色,是真的啊!”

    “所以说,你们的药剂知识,从根上就歪了,再怎么努力,也别想走的太远。想要配制出真正的高级药剂,就把以前学的那些错误手法全都忘掉,从头开始,苦练基本功!”

    “哈,我越来越觉得你更像是我师傅了……嘿嘿,师傅,再给传几招呗!回头我让你那徒孙好好伺候你,苏家大小姐呢,大家闺秀来着,考虑一下!”

    “我去,这话也说的出,你简直丧尽天良!你不觉得她年纪比我大很多,有点不和谐吗?”

    “啊?你还真想要啊?靠,小混蛋,叫你不学好!”

    “**!老头你真无耻!”

    ————

    那什么,谁还有票?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