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公会的藏书楼,果然值得称一句丰富!只可惜,接连走了三层都全是各系魔法类的技术资料,完全没看到有任务与历史、传记、传说之类有关的书籍。这让萧逸尘觉得很奇怪,整个藏书楼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单纯的魔法知识书库。还真不愧顶了个魔法公会的名头。

    尝试着想要登上四楼,结果以他的权限,居然也被阻拦了。这就有点莫名其妙了,难道魔法公会的理念,竟和天朝的应试教育那样,所有的一切,都只为了晋级而存在吗?只可惜,这里居然是全自动的魔法系统,连个扫地僧那样的高人都看不到,想找个人来打听也做不到。

    有点漫无目的在三楼书架间穿梭,尝试着能不能在这些四阶魔法书籍中找到一点线索,谁知翻来翻去净是些《魔法本源浅析》、《论空间魔法的可行性》、《打破晋级门槛的几点心得》之类,除了技术资料,竟连半本涉及历史的书都找不到。

    这些在他眼里看来尚处于摸索阶段的魔法资料,自然无法引起丝毫兴趣。走马观花的转了几圈,不经意间就来到了药剂类书籍架前。这一类书籍看起来数量不少,只可惜,翻了几本一看,大失所望,里面的知识不是幼稚到让人无语,就是天马行空的难以形容。看来,这个世界的魔法文明发展竟然真的处于摸索阶段,难道大破灭时代真的毁灭了一切?如今这些只是重头再来过?

    仿佛抓到了那么一点灵光,萧逸尘下意识的一本本翻看着那些药剂书籍,试图从这些药剂发展中寻找一点魔法文明发展的线索。他却不知道,就在自己独自游荡在空旷的书架前时,藏书楼四层的某一处房间里,几位须发皆白的长者正围绕着他展开话题。

    由巫师之眼投射过来的画面,很清晰的将萧逸尘的举动展示在几个老头眼前。

    “就是这小子?看着好像也没什么出奇嘛!老钱会不会是故意想转移咱们视线?”

    “老钱不是那样人!我刚去大厅那边问过了,这小子半年前从青藤毕业的时候,还只是个五级水系魔法学徒。可就在几个小时前,居然以火系魔导士的身份成功晋级了!且不说他这不到十七岁的年龄晋级的天份,就只是这半年的变化,你们不觉得好奇吗?”

    “嘶!不会吧?这种事……匪夷所思啊,老马,这个玩笑可开不得,我这心脏不好,吓出个好歹来,让我家婆娘赖你去!”

    “我去!还要不要点脸了?你家那个极品……”

    “停!又跑题了!我说你们怎么回事?要是喜欢吵架,就趁早滚球!老子还想在这小家伙身上多淘点东西呢!”

    “噢,你们看,小家伙脸上那是什么表情?嘲笑?不屑?快拉近点,看看他拿的什么书?靠!《清醒药剂的五种手法优劣对比》?***,忍屎忍尿也不能忍这个啊!老夫辛辛苦苦整整做了两年的实验,才完成了这本心血之作,毫不夸口的说,只要能够将这五种手法推广开来,绝对能将清醒药剂的成功率提高到四成左右!小子居然敢对老夫的心血摆出这副嘴脸!不行,我得找他问个清楚!”

    “冷静!”

    “找谁问什么啊?”钱多多一头扎了进来:“你们几个老货,倒挺清闲!喂,快用巫师之眼查一查,萧逸尘那臭小子在哪猫着呢!”

    看到老钱出现,几个老头登时来了精神。

    “老钱,你不厚道啊!弄这么个小家伙来,故意恶心我们几个老东西是吧?来来,你看看,他对着老马刚完成的心血是个什么态度!”

    钱多多凑近一看,嘴角一勾:“这就是老马吹嘘的那个能将清醒药剂成功率提高到四成的新作?”

    “**!死爱钱你这是什么态度?那小子真是你故意弄来打我脸的?行!你今天要不说出个道道来,老子跟你没完!别以为顶着个商会的帽子就可以目中无人了,谁他吗尿你!”

    钱多多咧嘴一笑:“老马啊!气大伤身,对肝不好!不要整天闭了门自己折腾几下,就觉得有多了不起。我要是说,那小家伙随便说了几句,就可以把清醒药剂的成功率提高到六成,你信不信?”

    身为魔法公会里有数的药剂大师之一,马森最看不惯的就是为商会服务的同行钱多多,不过六成的成功率,实在是太让他震惊了,以至于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仰天大笑:“老钱,你是嫉妒我烧糊涂了吧?”

    钱多多翻白眼:“为一支入门药剂的论著?至于嘛!得,你也别冲我翻白眼,咱们去你药剂室,让你这老货开开眼。你们也可以用巫师之眼顺便看个清楚,别说我老钱欺负你们!”

    钱多多从四楼冲下来,直接找到正在当笑话看书的萧逸尘:“小子,你太不讲究了!”

    “咦?老钱,你不在家研究新入手的配方,还有功夫乱蹿?”

    “蹿个毛!我问你,你告诉老夫的配方的流程,到底几分真几分假?”

    “我去!几个入门货色而已,我犯得着藏着捂着?哦,明白了,肯定是你照着做,结果没能百分百成功,然后怀疑我的人品了对不对?哈,明显是你老人家人品有问题嘛!对了,我很好奇,你照我的法子做下来,有没有一成失败率?难道超过了两成?嘶,不会是三成吧?靠!老钱,过了四成那就不科学了!”

    钱多多直哼哼:“***,我怎么试,也只能达到六成成功率,再多就办不到了。我明明是严格照你的方法来的呀,怎么会这样?”

    萧逸尘一脸恨铁不成钢:“六成?那是及格线!还好,不是五十九分,不然真的没救了!走吧,反正这鬼地方也找不到要看的书,回去给你示范一下。我说你也真是的,一大把年纪了,配点入门货色也得让人手把手的教?丢不丢人!还好意思假装是个内行?”

    老钱气势汹汹跑来问责,结果被人训的像个三孙子。临要下楼才突然想起可以顺便摆老马一道,连忙扯着萧逸尘上楼:“咱们那边工具都不全,这儿有好的,材料、工具什么的都是最顶级的。更容易检验你的手法!”

    一进药剂工作间,老钱顺手一指满脸倨傲的马森介绍:“这是马森,也算是个药剂师。老马,这是萧逸尘,你们公会的后起之秀。老夫的忘年交!来,别瞪眼,看,材料这儿都有,挺凑手,工具也是现成的。你就当面再配一支清醒药剂来,省得我一个人记不清楚。”

    萧逸尘摆弄药材:“宁神花,凝神草、孔雀蓝、紫菡萏。不错不错,处理的都很到位。现在,请两位看仔细了啊,别回头再让我手把手的教,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一边动手,一边讲解:“首先,宁神花和凝神草各自用加热法淬取药液精华,看,这两种对精神力有着相似药效的药材所淬取出的精华颜色完全不同。宁神花药液黄色,因为它的属性偏土。凝神草呈红色,因为属性偏火。好了,两份材料已经淬取成功……”

    等等!马森出声:“这个淬取药液的过程,我们也做过好多次,可总是会有一定机率的失败,你如何保证,每一次都能如此完美?”

    嗯?萧逸尘一愣:“淬取药液也有失败的?”一副大惑不解的样子,气的两个老头直想上手抽他。

    老钱歪歪嘴:“我就是在这一步上被卡了不少。”

    我去!萧逸尘很震惊:“这是基本功啊,简称鸡公的玩意。要是连这一关都做不到百分百完美,那还怎么接着往下搞?”

    等等!老马激动了:“你说什么?百分百完美?听你的意思,不光是淬取药液可以每次成功,连药剂也能百分百成功?年轻人,话不要说的太满!”

    萧逸尘直咧嘴:“行行行,我现在把这一步分解开来,仔细看清楚啊……嗯,先等等,宁神花和凝神草的药液要在淬取后五分钟内完成配制,不然就会挥发掉。”手底下行云流水一般,孔雀蓝加入凝神草药液中继续加热,待到红色药剂变成紫色时,将宁神花药液加入,一同加热到翻滚的药液变成混浊状态,撤去火源,加入紫菡萏药粉冷却存性,顺手放在旁边。

    “呐!现在我把淬取药液的步骤分解开来,从新讲解一遍……哎,两位?”

    老马和老钱四只老眼死死盯着渐渐平息的成品药剂,大气也不敢喘一声,眼睁睁的看着那支药剂一点点从混浊到澄清,色泽一点点淡化,最后变成透明,随后散发着淡淡荧光……

    “这就,成啦?”马森已经激动到难以形容,颤抖的双手小心扶上药剂,轻轻举到面前嗅一口,陶醉的泪流满面:“真的成了!比例如果完美,一点残渣都没留下,所有药性完全达到了最佳状态!天呐,想不到,老夫也有见到完美清醒药剂的一天!”

    萧逸尘瞪一眼钱多多,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