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斌一见侄子晕了,当场就急了,扑过去一通乱晃,急乎乎乱喊,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慌乱模样。

    “啧!演的真好,连自家人都骗,太无耻了!”李南雁一如既往的毒舌。

    萧逸尘嘿嘿一笑:“不晕倒难道站在那儿等着出丑吗?人家大户人家出身,最讲究个面子。说错一个都还能接受,连续喷错两次,再能撑也受不了啊!”

    “这样吗?我还以为大户人家脸皮都厚的天下无敌呢,看来曹魔导士修为还有待提高啊。”

    “比起来,还是曹执事技高一筹啊,你看那惊慌失措的模样,一看就是弱者的架势。这一手果然神奇,登时就扭转了局面!原本高高在上指责别人,一不小心摔落到地,马上就把自己的惨状展示给大家。片刻间,再次掌握主动。果然有一套!”

    曹斌被这一番毒舌气的差点也晕倒,同时对侄子的情况也觉得尴尬了,到底是反驳这两个混帐呢,还是趁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越想越觉得郁闷,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以前那些晋级认证的小子们,刚到公会的时候,一个个夹着尾巴,唯恐说话声音大了影响到别人,更别说敢和公会执事顶牛这么离谱的事了。可为什么,今天一下子就冒出来两个不知轻重的小东西呢?偏巧还撞到总瞧自己不上眼的李维手上。这可怎么办才好?

    李维和旁边几个值班人员一个个面色通红,快要冒烟的架势。这毒舌劲头,实在是太丧尽天良了!人家都假装晕过去了,居然还不肯放过?那个姓曹的也倒霉,好死不死的,怎么就顶上他们了?你这不老鼠舔猫逼——发骚找死嘛!

    这还不算完,就听李南雁又用那副气死人的口气悠悠道:“老萧,你猜曹同学这次晕倒能坚持多久?”

    “我看,十分钟差不多了吧?毕竟魔导士的境界在那摆着呢,时间太长了影响不好。要被人误以为这个魔导士的身份有作弊嫌疑就不好了。到时候再扯着线头往处查,指不定又闹出什么枪手代做任务之类的丑门来。对公会影响不好!”

    “呐,有见地!看不出来啊,半年不见,你小子进步挺大啊!看问题的深度居然如此高屋建瓴,我看你的境界,已经与我不相上下了!行,那我说五分钟!”

    “切,三分钟!”

    躺在叔叔怀里的曹庆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大吼一声,翻身跳起:“你俩个有种!咱们走着瞧!”也不与房间其他人打招呼,直接扭头就走。实在太没脸见人了。

    曹斌讪讪起身,还想着说点场面话缓和一下,可一看在场众人那便秘的表情,登时羞的垂头遁走,再不复平常那副气定神闲的风度。

    李维憋着笑扬声喊一句:“曹执事慢走,记得让你侄子把修柱子的钱送过来啊,自己人,赔了钱就算了!”

    咕咚,曹斌似乎摔了一跤。

    哈哈……轰堂大笑。

    李维捂着肚子一指两个小家伙:“就没见过你们这么损的!四平八稳的曹斌都失了态,不容易啊!”

    “可不是嘛,从来没见过曹执事还有害羞的时候。”

    “这俩小家伙有意思,哥哥撑你!以后有事尽管开声,哈哈,太过瘾了!”

    萧逸尘笑着看向李南雁:“不到三分钟,你输了!”

    李南雁愤愤:“不争气的东西!五分钟都撑不到,还有脸放狠话。下次见面,一定让丫晕够五分钟。”

    “少打岔,愿赌服输。今天两顿饭,你包!”

    李维没好气翻个白眼:“两个无法无天的臭小子。正事还没完呢,萧逸尘,过来,先把验证手续办完再说。来,把魔力输进这个水晶球……好,不错,纯净的火属性,完全合格!这是你的试练号牌,完成一件试练任务或者完成一次佣兵任务之后,再来这里为你办理正式晋级手续。”

    萧逸尘一愣:“佣兵任务?”怀里摸出自己的佣兵徽章来:“这个行不行?”

    呃?李维一愣,接过来一看,倒吸一口凉气:“佣兵徽章?两颗星?你已经是二级佣兵了?这是你自己的徽章吗?冒名顶替这种事,后果可是很严重的……”看到对方那眼神,苦笑摇头,将徽章放往验证魔法平台,光华闪过,叹息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得嘞,徽章这东西可以合并,现在你已经算是正式的一级魔导士了,凭徽章可以去领取一件法袍和本月补给。”

    萧逸尘接过已经稍稍有所变化的徽章,顺手往兜里一塞,扭头招呼李南雁:“走吧!”

    李南雁咂咂嘴,扭捏了半天,晃悠悠从怀里掏出枚佣兵徽章递过去:“原来有这东西还能免掉试练任务啊,怎么不早说呢?”

    李维瞪大双眼,半天也没说话,好不容易消化了这个事实,气哼哼接过徽章,一看又吓着了:“三颗星?你……居然已经升到了三级佣兵!我这……”无奈中,将徽章做了登记认证,一脸纠结道:“恭喜你呀,李南雁魔导士,欢迎加入魔法公会的大家庭中来。”

    萧逸尘怎么看都不觉得李维有多高兴,又见李南雁那副古怪模样,心中暗笑,小子,背着家里人做佣兵任务,被发现的滋味不好受吧,哈哈。

    不过,做为一个厚道人,眼见自己好友陷入尴尬,如果不踩一脚实在是说不过去:“老李,你小子潜伏的很深啊,短短半年不见,五级学徒成功突破不说,还完成了佣兵三级跳。那可是整整一千积分啊,刷怪要刷好久的!怎么样?好不好玩,刺不刺激?”

    李南雁下意识打量一眼李维,见对方脸色还行,松了口气开始反击:“有脸说我?你小子埋的比地龙都深!半年前明明是五级水系学徒,怎么会一转身,晋级之后就成了火系?别跟我扯什么物极必反的屁话,老实交待,到底怎么回事?水火两性明明是不可能共存,你到底是怎么弄的?”

    李维吓一跳,暗自留了心,眼看着这两个妖孽说说笑笑离开,想了又想,叫过旁边手下:“你去青藤学院,把那个萧逸尘的资料完完整整的给我带回来。记住,不只是要档案,是所有的事!”

    “那个李南雁的资料,要不要一起查一下?”

    “那个不用管!”

    手下还想再问,被另一个同事揪着离开了。一出门,就听对方小声训斥:“你没长眼啊?那李南雁明明就和李执事是一家人,用他吗让你查!”

    凭着崭新的魔导士身份,萧、李二人在后勤处领到了崭新的天蓝色法师袍,每人还领到了一个月的补助十金币。

    兴高采烈换了衣服,李南雁掂着手里十个金币:“又有钱了,可以好好吃一顿。地方由你挑,说好了啊,不许超过十金,不然亏空由你来填。”

    萧逸尘白他一眼:“出息!要吃你自己去,哥还要去藏书楼自习一下呢。”

    “我说老萧,你不是玩真的吧?藏书楼那是什么地方,起码你得有通行证才行啊。听说那玩意,得是晋级到魔法师才有资格申请……我靠,你真去啊!嘿,我还真就不信了,魔导士这关你能混过去就算了,难道还能一家伙跳到魔法师?”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长长的走廊,跨过一座风景秀丽的院落,终于来到了巍峨高耸的藏书楼前。这里,收藏着各种魔法著作数十万册,是整个常青城,所有魔法师们心中的圣殿。

    “两位魔导士请留步!”门口一个冰冷的机械声音生硬响起:“请出示您的通行卡!”

    李南雁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看到了吧?这是魔法结界,没有人情可讲,也没有漏洞让你钻,死心了吧?”

    萧逸尘微微一笑,这种玩意让他想起了地球上的科技门禁,杀手出身的他,几乎在看到这东西的同时,就下意识的开始推演破解方法,突然听到李南雁的调侃,不由的自嘲一笑,真是走火入魔了,这种职业病都被带了过来。

    手中一张紫色卡片轻轻一晃,紧闭的大门无声无息开启:“尊敬的萧逸尘魔导士,请进!”

    **!李南雁傻眼了,眼看着那家伙贼笑着进了门,眼珠一转,也从怀里摸出一张蓝色卡片来晃一晃。刚刚关上的大门再次开启:“李南雁魔导士,请注意,您的权限仅限于一楼范围,请不要试图进入其他区域。”

    李南雁郁闷了,自己这张卡据说是老爹亲自登门拜访魔法公会,运用了好多手段,出让了许多利益,才让那边松了口办下来的。怎么还只能在一楼活动?怎么没听到那家伙的有什么提示?难道他的通行卡竟是无限制的吗?

    一头雾水的李南雁迈步进门,正好看到萧逸尘的身影消失到二楼入口。心中更加惊讶,难道这王八蛋的身份,和我一样也有古怪?甚至来头比我还大?**,这混蛋上了二楼,我又进不去,他到底想干嘛肯定没法打听了。这可如何是好?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