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庆恼羞成怒,不顾身在魔法公会门口,凝聚出两支冰枪,意图将萧逸尘和李南雁击杀。照他看来,自己是背后偷袭,那两个又只是学徒境界,这一击就算要不了他们的命,起码也能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然而,事情的发展远超他的意料。

    几乎在冰枪成形的同时,貌似全不在意背后的萧逸尘和李南雁对视一眼,两人同时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嘲弄、不屑、好笑和得意,唯独没有惊慌和畏惧。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两人很默契的同时左右一分,恰好将身后那志在必得的一击堪堪避开。

    两支冰枪擦身而过,轰轰!双双击中魔法公会门前的大石柱。

    几个值守魔法师连瞬间到位:“何人大胆,敢在公会门前闹事?”

    越级使用魔法的曹庆,正处到施法后的虚弱期,想掩饰都办不到。两个值守魔法师不由分说,直接上前锁拿。

    曹庆大叫:“我是在维护魔法公会尊严,那两个来捣乱的杂碎才是罪魁祸首!”

    得嘞,别管真相如何,先协助调查吧。两人乖乖跟着值守人员进门,倒省了门口验证的手续。

    站在大厅角落,萧逸尘和李南雁毫无畏惧,反而饶有兴趣的四下打量,他俩都是第一次到这魔法师的圣殿中来。有点好奇心,再正常不过,就连曹庆小声和那值守魔法师说话的事,也浑不在意,两人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嗤~!曹庆翻个白眼:“土包子!抓紧时间好好笑吧,呆会有你们哭的时候!”

    一个穿着绣了银边法袍的中年魔法师板着扑克脸迈步来到三人所在角落,一脸的公事公办:“身为方才在公会门前冲突的双方,你们有什么要解释的?曹庆魔导士,你先说!”

    曹庆得意的扬扬下巴:“启禀法师大人,方才这两人在公会门前大放厥词,说了许多难听话。曹庆身为公会一员,自然无法袖手旁观。谁知在下的劝阻非但没让此二人收敛,反而变本加利,又用腌臜言语来攻击在下。随后更意图硬闯公会,在下为维护公会尊严,意图出手将此二人拦截,只可惜在下境界低微,反倒弄巧成拙。请大人明察!”

    那魔法师也不征求二人意见,直接下结论:“如此说来,祸虽然是你闯的,但却出于一片公心。归根究底,其责还在这两人身上。嗯,我明白了!”

    扭过头来,打量二人一眼,嘴角轻轻一勾:“本来这等冒险公会尊严的事,应予以严惩!姑念你二人年幼无知,又是初犯。那些责罚就不必受了,只把受损的石柱赔了便罢!”

    曹庆闻言登时发作:“这怎么行?他们口出狂言在先,威胁公会成员在后,又惹出这么大祸事来。怎么能这么轻飘飘就放过?”

    听着这两人一唱一和,萧逸尘抚额哀叹:“这就是我们向往的魔法公会吗?公平和公正两位前辈已经被人杀掉了吗?就算要下黑手,也不至于用这么弱智的手法吧?这智商也能在公会执事?”

    李南雁捂嘴轻笑,用大家都能听到的小声解释:“曹斌魔法师其实平日做事虽然没什么创意,却也四平八稳。只不过,事关自家侄子,一时糊涂犯点傻,也在情理之中嘛!”

    你们!好胆!被揭穿了身份的曹斌老脸一红,狠狠瞪了一眼侄子,小畜生!我这么辛苦出头,还不是为了给你擦屁股,你倒好,竟然还不依不饶了,这事要是闹将开来,你还让我如何在公会中立足?

    曹庆被叔叔一瞪,所有委曲登时全面爆发,一指萧、李二人大声道:“他们两个不过是五级学徒境界,无缘无故跑来公会门前吵闹生事,只这一条,我就当场击杀他们也不为过!何况身为学徒,见了魔导士,非但不恭敬,反而语出威胁,行为轻佻。这种不分尊卑上下的无知蠢物,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好顾忌的?”

    魔法公会大厅,人数本就不少,刚才那番话已经引起了许多人注意,再被曹庆这么一吵,登时成了全场焦点。急的曹斌抓耳挠腮,连施眼色,无奈他这个侄子刚刚晋级认证,正是春风得意之际,被两个早就看不惯的小爬虫算计,如何能忍下这口气?

    呵呵。一声不阴不阳的笑声中,走过来一位法袍上绣了两道银边的魔法师:“我说平日里天塌也惊不动的曹执事今天怎么转了性子?原来是为了给侄儿出气!只是,曹执事啊,就算要出气,你多少也顾忌点公会颜面。连回避条例都不放在眼里了?噢,对了,我倒忘记了,你曹执事素来清高,我们这些下等执事,也没几个你能看得起的。想临时找个出头的,还真挺不容易……”

    曹斌怒了:“李维!就算曹庆魔导士是我侄子又怎么样?公会的尊严难道不应该维护?身为公会成员的魔导士遭人羞辱难道可以不管不顾?我是念在两个少年无知,想要将此事小范围处理,不愿意因此事坏了二人名声,也是为了他二人前途着想。你如此阴阳怪气,想干什么?”

    李维笑的更古怪了:“原来曹执事还是一片苦心呐,失敬失敬!不过我只记得公会明文规定,凡事涉亲戚好友的,都应回避。却不记得这回避条例里,还有苦心例外的说法!”

    曹斌涨红着脸,恨恨瞪了侄子一眼,脸色阴沉道:“那好,今日正该你当值。此事就交于你手吧,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公平、公正!只是,我要提醒你一句,我曹家虽弱,却也不是凭人欺凌的泥团!”

    唉!这傻孩子,犯二都犯到这份上了,真难为公会那些人了,居然能忍他到现在。

    萧逸尘一边幸灾乐祸,一边琢磨今天的古怪。如果没看错,他在门外偷袭曹庆的那个身法,至少也是二级风系魔法技能,这绝对不是学徒就能耍得出的招式。可明明记得,毕业前夕,这家伙和自己一样,只是五级学徒啊。难道他也有什么奇遇不成?

    还有,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公会执事李维,怎么看都不对劲,那若隐若现的眼色,还有貌似低垂不动,却不断变幻的手指,明显是在和李南雁暗通曲款嘛!这两个家伙,关系不一般!这个李南雁,埋的很深啊!不过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哪怕他也同时穿越客,只要对自己是友非敌,那就没关系了。

    李维也不做作,直接喊了几个值守,将三人带到办公室,正正经经的公事公办。自然,曹庆的说法与前番同样,一口咬定是两个学徒冲撞了自己。自己出手虽显莽撞,但也是出于一片公心,所以有功无过。

    李南雁和萧逸尘则将事情从头到尾详细的说了一遍,并没有夹杂任何个人看法。只不过,对事情细节的描述实在太过详尽,从曹庆出动出声,到两人的反应,一字一句都没落下的讲了一遍。听的在场众人个个面如桃花,憋笑憋到半死。难怪曹庆被激的动了手,换了我,我也得动手!心中无不感叹,这两个小子,真的很坏!

    两方对事情经过描述略有差异,李维板着脸道:“如今双方争执的焦点在于,曹庆魔导士认为,你二人是无故到公会门前来撒野的,你二人对此有何解释?”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两人怎么说都没法得到公正了。毕竟人家才是一家子,你们还只是不够入门规格的路人。

    李南雁眼一翻:“谁说我们是来闹事的?我们是来认证的!”

    曹庆咧嘴一笑,不屑道:“你们来认证?毕业时还是五级学徒,这才不过短短半年,就来认证?你别说自己天才到半年就可以跨过那条生死线!你要真有那么强的天分,我就……呃!”

    李南雁平伸的右手中,一枚小小的风刃缓缓打着旋儿:“你就怎么样啊,曹庆魔导士?”

    魔力离体,就是突破的明显标志。而能形成攻击法术,就已经是合格的一级魔导士了。李南雁手中的小风刃,扎眼的让曹庆叔侄难以平静。

    “不可能!”曹庆圆瞪双眼:“这绝不可能!你明明只是五级学徒的,半年功夫,怎么可能突破?你作弊了,你一定是作弊了!我请求公会立即对此人进行调查,想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来蒙混过关,简直痴心妄想!”

    李维皱了皱眉头,冷声道:“曹庆魔导士!请注意你的言辞!公会如何行事,用不着你来指挥!李南雁的境界是真是假,公会自有论断,难道你竟比公会还要高明?别忘了,公会是做什么的!”

    萧逸尘忍得很辛苦,人家公会本来就是搞认证的,做假做到认证机构来,那不是找死吗?多么奇葩的脑回路,才能得出如此惊人的结论?看来智商真的是硬伤啊!

    李维是当值执事,验证的事,本来就在他的权限之内。直接取了验证水晶球,李南雁将魔力输入其中,代表着风系的青色元素在水晶球内慢慢积累凝聚……

    李维笑着点头:“好好好,不错不错!你的境界,完全已经达到了一级魔导士。这是你的试练牌,只要你完成一件试练任务或者完成一次佣兵任务,就可以正式晋级为魔导士了。”一扭头:“曹庆魔导士,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曹庆瞪着腥红的双眼,猛然一指萧逸尘:“就算李南雁是来认证的,那他呢?区区……”

    这已经是不要脸了!萧逸尘也懒的跟他再绊嘴,一翻手,一枚乒乓球大小的火球悬浮在手心止方起起落落,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曹庆如同被扭断脖子的鸭子,发出一声古怪的呃声,两眼一翻,砰一声摔倒在地,晕了!

    ——————

    居然停电了,真是莫名其妙。说好的二十一世纪美景呢?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