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吼,全城顶级图书馆魔法公会藏书楼的最高权限的通行卡啊,一天时间就到手了。果然老头出马,一个顶俩。几个入门级别的药剂配方而已,随手就扔给老头,拿了通行卡,直奔魔法公会。

    大破灭时代与前世的《混沌》世界究竟有什么联系?又是什么原因发生了毁天灭地的大破灭?这个世界的魔法文明究竟是如何发展的,如今又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如今的势力分布又是什么样子?所谓的隐世门派究竟是什么来头?心中有太多疑问,因为顾忌穿越身份,所以没法向别人打听,而探索这一切的最佳选择,藏书楼自然是不二之选。

    爱来不来所在的区域虽然算得上繁华,但比起几大公会驻地所在的区域,还是差了不止一筹的,不是因为经济,更多的是政治因素。魔法师公会座落在常青城的核心建筑城主府的紧南方,与战士公会、药剂师公会、佣兵公会同样,把守着整个城市核心区域的最后一道防线。战争时期,这里就是人们最后的希望。和平时期,这里就是最繁华和让人向往的宝地。没有一定身份,都没资格进入这个区域。

    “老萧!老萧!”正赶路间,一个处于青春期的变音嗓子毫不掩饰的在不远处响起,一个衣冠不整,有些狼狈的身影快速追过来,一把揪住萧逸尘:“好兄弟啊!真的是你,老天有眼啊……”

    “老李?”一看到那张脸,萧逸尘下意识脱口而出,随即脑海中浮现此人印象。这家伙名叫李南雁,和萧逸尘在青藤魔法学院做了三年同学。家里好像也是个做小买卖的,因为出身相似,所以两人关系一直不错。这家伙有个很牛叉的毛病,就是超级好色。三年前,还只是个十三四的小屁孩,就已经开始拐带女同学在校外开房了。虽然行为很让人不齿,但因出色的相貌和独到的手段,几年里,被他勾搭上手的女孩子不在少数。因此,成为校园害虫最让人嫉恨的一个。

    不过萧逸尘对他倒没什么恶感,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当初勾搭邱紫云的那个缠字决,就是这家伙出的主意。且不论后果如何,在没得到指点前,人家邱女神根本就没搭理过萧同学,可在用了那招缠字诀之后,两人起码能说上话了。有了这个交情,前身把这家伙直接当成了知交。

    看他这德行,再看后面紧追不舍的大胸女郎,好家伙,没有四十,也得有三十八了。先寒一个,萧逸尘好笑了:“我说老李你不是吧,口味这么重?”

    李南雁不搭这茬,伸手在萧逸尘怀里乱掏,这是他们之前太熟的缘故,甚至连萧逸尘自己都意外的发现,让个男人这么亲近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看来这家伙确实是有一套!

    “我呸!出门就带这么几个金币啊,好意思嘛你!”李南雁毫无感恩的觉悟,萧逸尘的小钱袋彻底清空,一共才八个金币加十来个银币,全拿起来,向那面色不善的大胸女子扔过去:“都给你了,再缠着没完,小爷拉你去见城防军!”

    那女子小声嘟囔几句,捡了钱,换个欢喜的模样匆匆离去。

    “唉!知道你缺乏母爱,也不至于这么猴急吧?还是……家里断奶了?”

    “***!被这娘们算计了,真他吗的背!那么清纯的小姑娘,做什么不好,居然和她娘一起做仙人跳,这世上还有能相信的人吗?真是道德沦丧!”

    “哈!久走夜路必遇鬼啊!”萧逸尘幸灾乐祸,很久没这么开心了,就冲这一点,这个同学也得认下:“色字头上一把好啊,年轻人!”

    李南雁两眼贼兮兮,绕着萧逸尘打个转:“我说老萧,行啊!几天不见,刮目相看啊!邱美女和苏公子这么一圆满,反倒让你参透了!你行,有一套!”

    切,那对奸夫淫妇就是哥亲手打发上路的这种事,哥会告诉你吗?

    “哦,对了,我听说你家那铺子搬去鲁坎营了?还开始出售灵兵?这事靠谱不?”

    “哥现在上街,口袋随时有十个八个金币傍身,你说靠谱不?”

    以前的萧同学,一个月也不过那点零花,要是一家伙花光了,至少得心疼好几天。可刚才看那样子,根本就风轻云淡嘛。

    李南雁一下来劲了:“嘿嘿,那行,今天我打土豪了,饭钱你包了!”

    包你妹!萧逸尘怒了:“出门就带了那几个钱,你一家伙败光了,我还拿什么来包饭钱?”

    “嘿嘿,这就对了嘛,还是那个小气鬼!哎,这方向是城中啊,你去那边干嘛?气糊涂了?几个金币而已,至于嘛!”

    “哥去魔法公会读书!你这种大清早就勾妹子的贱人怎能明白哥的志向?”

    “哟,看不出来啊!哈,行,那我今天也长长见识,看看我们的萧法神是如何勤奋的。对了,小声问一句,您老是何时认证魔导士的呀?怎么不见佩带徽章呢?”

    “我还没认证,怎么了?”

    “哈,别怪老夫太坦白,没有徽章,人家连门都不让你进,你还怎么进藏书楼,怎么读书?”

    汗一个,萧逸尘突然想起来,藏书楼是魔法公会的内部设施,虽然自己拿到了藏书楼的阅读权限,可是进不了公会大门,那张卡也用不上啊。转眼一想,不就是认证个魔导士嘛,顺便做了就是,有什么呀!反正迟早都得做,正好一起办了,省得日后麻烦。

    李南雁跟在后面,看着这家伙居然真的向魔法公会走去,心中也是纳闷,同时好奇心更盛,嘴里不停碎碎念,可惜就是套不出半句有用的话,急的他直跳脚。

    “哟,这不是咱们学院两位情圣吗?”好死不死,正好走到魔法公会门口,大台阶上迎面走下一行人,打头一个神态傲然的少年语气轻浮打趣:“怎么?学徒级的女孩子已经满足不了二位的胃口,这是打算向士级挑战了?哈哈,大家同学一场,别说我没提醒两位,士级和学徒之间,虽然只是一线之隔,可那一步,却是天人之隔!想要越级揩油,小心被人当场打死都没人替你说情!”

    萧逸尘回忆这家伙的资料,曹庆,一个二流世家出身的家伙,因为是单一的变异冰属性,所以天赋过人,修行速度堪称天才。看他这副得意洋洋的嘴脸,再配上那袭天蓝色的崭新法袍,显然是已经晋级,通过了认证。这是在向两人炫耀呢。

    “情圣”这个称呼,是两人在学院被人耻笑的名号。一个花心大少,满世界勾搭无知少女,一个彪乎乎,缠着别人学苍蝇。刚开始听到这词,两人还都挺开心,后来知道内情,两人一直引以为耻,谁提就跟谁翻脸。

    被人指鼻子骂,李南雁大怒:“闭上你的鸟嘴!我们去哪里泡妞关你屁事!有本事你丫也去泡啊,一副蛤蟆样,不过踩狗屎早晋级几天,还真把自己当法神了?我呸!你这样的货色,就算做到**师,也只配悄悄躲起来和五姑娘玩!”

    由于变异属性的影响,曹庆的面相一直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如今听到被人揭短,心中怒火一时难以遏制,大喝一声:“你们都是死人吗?没听到这两个杂碎在骂我?给我打!区区两个小学徒,敢当面冲撞魔导士,就是打死了也活该!”

    身后四名随从面色古怪,慢腾腾向前挪步子,一边还向这两个使眼色,很明显,他们也知道自家少爷是自取其辱,要换个别的地方,或许就真下手教训了,可这里是魔法公会门口啊,刚刚才通过认证,转身就在门前生事,闹大了,影响不好。少爷年轻可以不懂事,做为跟班的他们可不能冲动。

    切!一眼就看穿玄机的李南雁得势不饶人:“看看,什么叫公道自在人心?!连你自己的下人都看不过眼,真是作孽!”

    曹庆扭头一扫,气的七窍冒烟:“一群狗才,还不给我打!打死我负责,谁不动手,我回去就让父亲开革了他全家!”

    几个随从也郁闷了,这几个小的,怎么没一个晓事的呀,现在这年轻人,真是不像话。可没办法,谁让自己是吃人家饭的呢。跨出步子,却都很懂事的没有动兵器。

    然而,他们的有意放水,并没有获取李南雁的好感,李南雁在看到对方四人迈出的一瞬间,脚下轻轻一错,身影突然化做一道残影,整个人诡异的消失在空气中,再一闪,已经鬼魅般出现在了曹庆身后,而原本护在曹庆身后的四名随从已经来不及再回护,只能徒劳的看着那个笑嘻嘻的小家伙将一柄寒光四射的匕首架在自家少爷脖子旁。

    “这位少爷,别冲动,我家少爷只是和您二位开个玩笑……”

    李南雁冲着萧逸尘得意咧嘴一笑:“瞧见没,骂人先骂娘,擒贼先擒王。只要战术运用得当,纵千万人,又有何惧?噢,对了,尊敬的曹庆魔导士,你还有没有什么想补充的?”

    曹庆面色铁青,无奈受制于人,明知他不敢对自己怎么样,可看着那柄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凶器,他又不敢冒险,只好闷声哼哼几声算是回应。

    切,还当有多强呢,这就草鸡了,真让人看不起!

    李南雁嘿嘿一笑,自己脑补为对方服软,一招手:“老萧,咱们走,这种没胆的货色,就算成了法神,也没什么威胁。欺负他,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萧逸尘拾级而上,小声道:“我还以为你要在他脸上划几道呢。”

    “美死他!”

    “我靠,这是什么说法?”

    “就他那副尊容,我划两道岂不免费替他整了容?传了出去,岂不坏了本少名头!”

    本来已经羞愤无比的曹庆听到这番话,心中那股邪火再也压抑不住,嘴里急速诵读,双手连连做出引导手势,十几秒后,双手各自出现一支硕大闪亮的晶莹冰枪,猛然大喝一声:“你们两个小杂种,去死吧!”

    “少爷,不可啊!”无奈,制止的时候已然为时过晚。

    两支冰枪夹杂着凌厉的风声,呼啸出击,直奔李、萧二人刺去。

    ————————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