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掌柜今天当着许多人的面,牛逼哄哄跑去对面魏家酒楼踢馆,结果吐血而还的消息爆炸般瞬间传遍了半座城。许多人摇头,本来杨玉山在杨家就是个边缘货,手底下这些人一天到晚的还不省事,这是上赶着想让自己少爷往死路上走的节奏啊!

    只不过,让大家甚为惊讶的是,出事之后,出来善后的杨家人板着脸带走了杨掌柜等人,却并没有及时接手生意。而是将所有帐物封存,关了门。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杨家内斗玩出火了,杨玉山要把酒楼转手别人也不交给家族?这不符合贵族子弟的作风啊!

    更神奇的是,不大一会功夫,常青城排名第二的紫荆世家苏家,居然一口气来了五六位重量级人物,很恭敬的向魏家那尚未开张的酒楼递了帖子,人家没接见,却还不敢走,乖乖的站在门前,一如等候训导的小孩子。这到底是怎么啦?

    “怎么啦?哈哈,我来告诉你怎么啦!”一身脏乎乎油糊了本色的钱多多闻着酒香大流口水:“杨玉山当众承认了自己意图谋害老夫徒弟,只要他杨家几处产业,算是便宜他们了!至于苏家那些人?一个庶女,就算进了魔法学院和药剂公会,他们也并不在乎。可是能够搭上宗师和商会,那可就要另眼相看了!哼,这种货色,老夫懒得理,让他们候着吧,正好替咱们挡了那些不相干的苍蝇,落得清静!”

    苏婵面色平静,但眼神中却无法掩饰有许多激动,也难怪,虽然出身常青城排名第二的紫荆世家,可她从小到大,都没享受过任何贵族应有的待遇。甚至连她的母亲去世时,都是随便几个下人悄悄拖出城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埋掉了事。

    大家族里就是这样,庶出子女和嫡出有着云泥之别。这也是苏婵做了魔法师和药剂师之后,不愿回归家族的主要原因。她没想到,在没有后台的时候,连自家人都想着法子要算计自己。而自己除了被动应对之外,就只能埋起头来假装没发生。可当她有了宗师级的靠山之后,这一切突然就不同了。

    呵呵,杨玉山虽然不是东西,但他的话却很有道理,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想要活的更好,就要有足够的能量!在没有能力之前,就要傍上个有能量的靠山!排名第三的家族怎样?乖乖奉上三成产业,只为平息自己的怒火。排名第二的家庭怎样?嫡出的妹妹又怎样?平日高高在上的父辈祖辈又怎么样?一个个缩头缩脑,站在门外等着师傅召见。就为挽回与自己割裂了的亲情!自己的人生,从被萧逸尘他们搭救之后,就完全不同了!

    钱多多美滋滋品一口烧酒:“爽啊!这他娘的才叫酒嘛!以前那些什么仙人醉啊,十里飘香之流,和它一比,简直就是白水!嗯,这几样小菜也不错,用来下酒就正合适!对了,婵儿啊,你去厨房招呼一声,一定让那臭小子亲手料理那道汤。小忠子做的那个倒也不差,可品着总有那么点不对劲。”

    萧逸尘笑着走了出来:“钱老爷子,今天只是燎个锅底,根本没准备那么多材料,所以就换了个主打汤。”

    老钱大失所望:“那杨、苏两家恨不得把家主宰了给我做汤。老夫瞧都没瞧他们一眼,冲的可都是你那道霸王别姬啊。你这小子,杨家三成产业啊,白送给你,连道汤都换不到?太没诚意了吧!”

    萧逸尘嘿嘿笑道:“世间名菜,天上三十三,地上三十三,水中三十三,总共九十九道,名为一品菜。其它还有二品、三品、四品,等而下之。上次给你尝过的‘霸王别姬’,只是地上三十三之一。今天呢,我们换一种主料,是以一四阶水生魔兽风箭旗鱼为主料,以数十种名贵药材为辅料,精心烹制而成。汤成之际,水草颜色如新,形态如长丝带般飘拂,旗鱼肉三分淡白,七分晶莹,半浮半沉,再加上澄清水色,盛入韩家特制的白玉瓷碗中,一眼望去,仿佛水中云天。所以这道菜,名为‘水云天’,是水中三十三之一。”

    光用听的,就让老钱差点流出口水,但嘴上气势不能弱:“说的那么好听,好不好吃,舌头上见真章!要是过不了我这关,小子,这杨家三成产业的事,可得好好说道说道。”

    萧逸尘顾左右而言他:“要说您老也是个福星,这风箭旗鱼本就不好捕捉,身上除了魔晶之外并没其他好材料。一般人捉了之后,都是取了魔晶就随手扔了。今天正好有一队佣兵捉了条活的去商会出售。可巧那边听说您老在这边,就给送了过来。呵呵,您可想清楚了,碧玉龟虽好,可它毕竟只是二阶魔兽。这四阶的,你就不想试试?”

    老钱一拍大腿:“少拿老夫和老袁那没胆货比,他不敢随便尝鲜,那是他没能耐!老夫堂堂三阶药剂大师,还真没见过有什么好怕的!不过你小子吹的那么玄乎,天上三十三,地上三十三,水里三十三的,难道在你眼里,这世间魔兽,都能拿来做菜?”

    萧逸尘笑的高深莫测:“这个嘛,等到咱们爱来不来开了张,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

    钱多多大眼一瞪:“你小子,真把店名叫爱来不来?你就不怕没生意?”

    萧逸尘大笑:“所以叫爱来不来啊!”

    说话间,菜品流水价上了席,伊天照、韩通很荣幸的与钱宗师做陪,几个小辈自己另开了一席,一群萧家奴仆临时客串服务员,没人搭理的苏家众人站在门口当门神。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肚里有了货的钱多多才正眼看起这座酒楼来,不时叹息:“太造孽了,这桌椅,都是巧手阁的手笔吧?一套没三五十金币拿不下来吧?这白玉菜盘,好家伙,好看是好看,可不耐用啊!酒杯也是玻璃的,筷子好像都是高级兽骨精制。再看这些菜式,一道道上了桌,简直美的让人不忍心下筷破坏那份美!你这是打算只招呼败家子来吃饭吗?哎呀,这烧酒,商会定的是十个金币一瓶,你用这么漂亮的玻璃瓶这么一装,估计又得涨上一成。我说小子,像咱们这样一桌席面,你打算卖多少钱?”

    萧逸尘使个眼色,魏索及时站出来汇报:“八道二品热菜,八十金。八道三品凉菜,四十金。三瓶烧酒四十五金、最后还有一道一品汤水云天,五百金。总共加起来,这一桌席面六百六十五个金币。”

    六百六十五个金币!钱多多差点跳起来:“你都比得上明抢!”

    萧逸尘摇头:“错,是狠过抢!”

    钱多多擦汗:“老夫白得了杨家三成产业,原本还觉得有点成就。可跟你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难怪你要叫爱来不来,这是打着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主意!”

    萧逸尘微笑:“这个可说不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门可罗雀,还是车水马龙,等到真正开了业。才能知道!”

    钱多多喃喃品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的好,就冲这一句。老夫也要检验一下你的水云天,到底配不配得上一品菜的名头。居然比霸王别姬贵了两倍还要多!”

    汗,老头这思维跨度也够大的。

    水云天终于上桌,精致到极致的鱼肉小雕花,绿盈盈的调色配菜,再配上雍容华贵的专用汤盆,两相对比,相得益彰,看的人目驰神怡。打眼一看,分明就是一副精心绘制的山水画,再被那撩人的香气稍稍一熏。乖乖,不得了!

    钱多多身为主客,又是最高资格,自然当仁不让。小心翼翼给自己小碗打了几勺,细细品味一口。闭了眼,完全沉浸在那种浑然一体的浓郁口感之中无法自拔。真没想到,以前只能当废弃物扔掉的旗鱼肉,也能做出如此上乘的美味来!如此一来,光是这旗鱼肉的收购,都可以成为那些佣兵的又一份补贴!

    好好好!钱多多大手一拍:“小子,你这一道菜,功劳甚大!有了旗鱼肉的补贴,佣兵们的日子,显见的又能好转许多!如今整个大陆的食谱中,能够食用的魔兽不过寥寥数十种。可经老夫观察你的菜谱,似乎世间万物,无不可食用之说。倘若你肯将这些泡制法门传出去……呃,老夫好像又有点喝高了。”

    呵呵,老头果然高度不同见解独到,自己这儿只是推出个新菜,他那里就想到了就业问题。

    虽然有挖墙角的嫌疑,但萧逸尘并不见怪:“晚辈很佩服您老的高见。只不过,在商言商,这些食谱不是不可以外传。但必须保证爱来不来的优势。所以啊,这方面,您老就不必费心了。我已经有了全套的营销计划,不光可以将这些菜式流传出去让那些佣兵受益。而且还能保证爱来不来的利益不受损失!”

    钱多多点头:“要是别人这么说,老夫肯定当他是想捂着秘方自己发财。不过你小子的手笔人品,老夫信得过!也罢,老夫就放宽了心,坐等你的高招。否则要被人骂,吃白食还要往外拐,吃里扒外的名声,确实不好听。”

    众人大笑。

    钱多多招手叫自己徒弟苏婵:“婵儿啊,外面那些人,毕竟是你的家人。晾一晾无妨,却也要适可而止……你别反驳,听我说。我知道这些年你在那个家里没少受委曲,如今让你笑脸相迎自然多少有些残忍。但人生在世,总有许多限制。别的不说,漫说你只是常青城第二世家出身,老夫出自帝国排名第二的钱家,也曾因同样的原因,受过许多苦楚。可到后来,还不是照样要向家族低头?所以啊,为了日后能够自己掌握命运,就必须在适当的时候,做出适当的妥协!”

    苏婵点头:“师傅,我明白了!”

    钱多多摆手:“那你自己出面替我招呼他们吧!”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