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将至,新闻不断的鲁坎营再爆**!一个名为“萧记”的装备铺子,居然放出了出售灵兵的消息!

    佣兵们最关注的东西,装备排在第一位,是与老婆孩子同等重要的存在!多少年了,常青城辖下,装备业务一直都被掌控在那几大家族手中。一年到头羞羞答答的放不出几件正经货,一件件被家族精英们淘汰了的货色还卖的死贵死贵。好不容易,佣兵营地里居然也有装备出售,如何能不让望眼欲穿的佣兵们癫狂!

    一时之间,“萧记”装备的风头盖过了早前的冰霜巨熊和袁宗师,成为年尾收官风头最劲话题。只不过嘛,新闻是可以吵,东西却不忙着买,观望一阵还是很有必要的。这么一来,萧记的话题虽然越炒越热,生意却相当的冷淡。如此古怪的情景,要说没人在背后推手,鬼都不信!

    萧记装备显然并没有预料中那样火爆,一时大家习惯了大城市里那几家装备铺买东西,二来新冒出来店铺,总让人觉得不是那么放心,第三,好多人也打着晾上他一阵,然后好压价。

    然而,萧逸尘针对这种情况,并没有采取惯常商铺开张时的促销手段,反而反其道而行,制定了更加严格乃至苛刻的会员制度。每天固定时间段开放,然后根据第一天成交的顾客数,决定日后每天的成交量。数千人的鲁坎营,萧记开张那一天,在正午之前,居然只有十位顾客踏进了那个门槛。

    随后,这十位幸运顾客,就成了萧记第一批会员。拥有引荐好友的权限,同时也享受引荐会员成交额度的积分政策。其他人,就只好委曲一下,每天来排除,如果在十名开外,就只能多等一天了。这么一搞,原本冷清的生意,反倒显得有那么刻意营造出来的气氛。开张几天之后,经过第一批会员的介绍,物美价廉的萧记总算有了点正面形象。

    生意淡点无所谓,只有百来件存货的萧记正好需要这么一种环境来积累人气,也算是歪打正着。几天之后,几位尝到甜头的会员就开始主动出击,拉起了业务。

    “哟,这不是四毛嘛,那任务完成的怎么样,看你这样子,也是打算赶着去萧记买装备?”

    “嗯?听老兄你的意思,是知道点什么?怎么的?萧记的消息是真是假?”

    “嗨嗨!你可算是问对人了,瞧瞧哥们手上这件没有?正宗金、土双系护甲,简直就是为咱量身定做的!防御力强劲自不必说,最开心的就是,这么好的东西,哥哥我只花了一百个金币!哈哈,比工会里挂的那件同档次货色,生生便宜了一半!”

    “嘶,真是这样?那他吗的老姚昨天跳着脚说那是骗子,根本就是糊弄人的。我还是今天见到队里小孙新买了把火系阔剑,才知道萧记是真有货的,他吗的老姚骗我!”

    “嘿!你要撞别人手里,兴许弄不清这里头的弯弯绕。可老姚这事,哥哥我门清!老姚是什么货色兄弟你这么多年了还不清楚吗?丫挺的看人家刚开张,就想着去碰瓷,结果碰了一鼻子灰,丢人丢大发了,那能说萧记好话吗?”

    “照这么说,萧记确实有东西?那得嘞,哥哥你忙着,我得赶回营地去,挑几件趁手装备。***,这杆破枪坑我好几回了,老是要紧关头拉稀!”

    “别忙别忙!你这回子赶回去也白饶!人家萧记啊,每天只有上半天开张!最多也只接待十位顾客,而且啊,还得看你的属性和装备合不合。如果不合的话,你出多少钱人家都不卖!”

    “那又为什么呀?谁的钱不是钱呀?!难道也和工会一样,想吊高了卖?”

    “嗨!这你可就冤枉人家了,人家这是为了让装备更好的发挥效果!你想啊,你一个冰系战士,花个大价钱,买件火系装备,自己用着也不爽,又害的装备没有用武之地……”

    “这个道理倒没错,可要是他那装备里,没有合用的怎么办?”

    “这个你放心,只要你实心想买,你可以下定,人家会照你的属性为你量身打造的。如果赶得紧,加点钱就能早点提货!嗯,照我估计,咱们鲁坎营这两千来号,起码得有五百人需要购买装备!照现在这发展速度,萧记得放两个月才能缓下速度来!”

    “**,这么火?那我得赶紧回去排除啊,别到了明天没了位子!”

    “你慌个屁呀!每天十位客人,那是说的生客。人家对熟客还有特别优惠呢,只要有熟客引荐,下半天的非营业时间,你可以消停的去挑拣!”“有这好事?嘶,可我上哪找熟客去呀?”

    “你个猪脑子,哥这半天白说了?瞧瞧哥身上这是什么!对喽,哥可不就是熟客嘛!放心吧,明天铁定带你去挑把好枪。我跟你说,那天我都替你把过了,有那么一杆名叫冰封千里的冰、土双系长枪,特别适合你用。老姚就是拿那杆枪说事,结果差点被冻成冰棍,好好一面盾牌也碎成末了。嘿嘿,老东西结结实实的踢中了铁板!”

    “唵?还有这事?哥哥你可得给我说说,大家一起乐呵乐呵,回头见了老姚我得揭了那张老面皮!”

    萧记开张半个月之际,在常青城折腾了近一个月,好不容易才给新酒楼布置完符纹的袁广进带着萧晴返回了,他们也收到消息,知道萧记已经搬家,就直接到了鲁坎营。

    一家团聚,萧铁夫妇正好替丫头正经的办了拜师宴,大厨当然是萧逸尘了。而袁宗师在萧记出现的消息,更将本就积累了许多人气的萧记再次引爆。这一下,原本持观望态度的佣兵们有苦难言,把个幕后推手恨到了骨子里。许多人已经公开声称,与多年交好的谁谁谁割袍断义,老死不相往来!

    而萧记因为半个月的试营业,模式已经形成,再不肯为任何人破例。这么一来,饥饿销售的局面被成功营造出来。原本冷清的门面,短短几天就门庭若市,甚至有些头脑灵活的随员们,已经开始在萧记连夜排队,然后在第二天出售名额。

    萧逸尘也有照顾这些随员的意思,适时推出了号牌服务。每天一开门,第一件事就是按顺序发放十枚号牌,然后按牌接客,如此一来,更方便了号牌的转让,变相的催生了黄牛党。萧逸尘趁机悄然增大每天的号牌数,从十枚增加到十二枚、十五枚,根本就没人察觉。一枚号牌从一银币慢慢炒到了五银币,甚至偶尔会有愿意花一金币买个牌子的猛人。这对黄牛党来说,确实是个好消息。因为有利益驱动,萧记门前的秩序,就被黄牛党们自发的维持起来,倒让萧记省了许多麻烦。

    袁广进带着萧晴返回建阳峰,要继续督造自己的法师塔,换了钱多多带了苏婵和伊莲娜下山。在萧记小聚几天之后,由钱多多出面,联络了商会,申请到一架云舟,载着众人浩浩荡荡前往常青城。

    有魔法工具代步,速度不是一般的快。半天功夫,常青城已然在望,商会的接待点停下来,众人做了约定之后,分头行动。

    钱多多师徒押着杨玉山杀往杨府。萧逸尘、伊莲娜、韩冬带着十名萧氏奴仆前往魏索负责打理的酒楼。

    “符纹布置好以后,已经照你的吩咐,用装饰掩盖了。整个三层楼里,每层的格局都差不离,中间是大厅,可以用屏风随时分隔,每层都有**的酒吧和厨房,包厢根据大小、规模和装饰风格,分甲、乙、丙、丁四等。所有桌椅,全部从巧手阁订作,也照你的吩咐,没有铭纹,虽然选用上等材料,却并不能抵御斗气和魔法攻击。餐具和酒具,都是从韩家定制的白玉瓷,还有一部分玻璃品。

    “因为有钱长老的关系,食材方面,由商会统一供应。至于酒水,伊家那边说,只要你点头,酒随要随到。那些各式雪茄、巧克力,还有你特别交待的小玩意,也都没问题。现在就等你来做验收,做最后拍板了!”

    萧逸尘很满意,这个魏索,还真是有点经商天赋。在他的带领下,众人仔细的参观了整个酒楼,走遍了每一间房。饶是曾经见过图纸,如今亲临其境,伊莲娜也大呼过瘾,恨不得马上回家把自己闺房彻底摧毁,也让萧逸尘重新设计布置一番。

    伊家和韩家的联络人很快闻讯赶到,让人意外的是,来的居然是伊莲娜和韩冬的父亲!这让萧逸尘多少有点受宠若惊的赶脚,而伊莲娜和韩冬就更加不堪了,他们在家里其实没多少地位,对父亲的敬畏早已深入骨髓,原本挺欢乐的场面,瞬间就有点冷场了。

    萧逸尘也明白两家摆出这姿态的意思,大大方方和两人谈起了合作细节。烧酒、果酒、改良雪茄、白玉瓷都是他的专利,供应酒楼自然不在话下。看看人员到的挺齐,索性就让人去采买了食材,和新上任的大厨魏忠一起动手,做一桌席面就当燎锅底,顺便检验魏忠的手艺和厨房这些用具的契合度。

    诸事齐备,萧逸尘还要趁着年前这大半个月,好好培训一下人员,为年后开张做最后的准备。

    让萧逸尘无比郁闷的是,“好事多磨”这个真理似乎永远也打不破,这儿还没开张呢,倒先来了踢馆的。

    ————

    提醒一下,看过别忘记投票噢~!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