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风雪中,一头硕大的牛形魔兽出现在亚洛镇附近,迅速引发了全镇恐慌,一直被边缘化的刘杰突然成了香饽饽,在近乎低三下四的祈求中,带着自己的一干兄弟,披上被克扣之后相当破旧没多少防护力的装备,匆匆赶往小镇东门。照说东部并非自己防区,他完全可以坐视不理,等着蛮牛搞点乱子后再出头收拾残局,然后坐等那个王八蛋被讯责,说不定弟兄们的苦日子就能熬出头了。可是做为有责任心的军人,他实在无法面对自己良心的谴责,只好忍着种种不爽披挂上阵。

    萧逸尘将望远镜递给同坐在牛背上的韩冬,叹息道:“看见没,这就是所谓的君子可欺之以方。”

    韩冬愤愤道:“刘老兄这样的人才,窝在亚洛镇实在太憋屈!处处受气不说,出了事还得让他顶!”

    萧逸尘冷笑:“如果不是他还有这么点用处,只怕连这点面子都保不住!”

    韩冬低声咒骂:“世道险恶,小人猖狂!”

    萧逸尘轻声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所谓的规则,其实和门锁一样,都是只能防君子,防不了小人的。有时候,所谓的正直、高尚、谦卑、善良等等品德,往往会成为小人算计你的切入点。就像现在亚洛镇的情况,宋伟可以躲起来,但刘杰却不能。虽然造成全镇战斗力低下是由宋伟这种混球造成的,但恶果,却要由刘杰这样的好人来承担。”

    韩冬恨恨道:“难怪没人喜欢在后方过太平日子,好多明明可以不必再卖命,享受平静生活的佣兵最后都选择了再次出山。原来所谓的太平世界,竟是这样憋屈!魏索一家是这样,刘杰他们也是这样!这样委曲过活,怎么比得过快意恩仇的佣兵世界!实在看不过眼,拎刀干他娘!”

    看看小镇城门已经眼中,萧逸尘站起身来,高高的摇了摇手。

    “我去!那头牛背上有人,看到没?是驯服了的大力蛮牛!”

    “靠,不会这么巧吧?以前没听说过有谁能驯服大力蛮牛的,怎么最近一头接一头?连咱们小镇也跟着沾光啦?”

    “我怎么瞅着,牛背上那小子,有点面熟呢?哎,好像萧叔家那小子也!”

    “我瞅着也像,刘哥,你和他最熟……刘哥,刘哥,哪去了?”

    刘杰已经下了城头,直接迎了上来。

    站上牛背,刘杰很是唏嘘,同时也想到了萧逸尘有意绕到镇东面入城,是有替自己出气的意思。他本不善言辞,只是笑着拍了拍萧逸尘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怎么样?兄弟我这头牛,拉风不?”

    “你就拉风,宋镇守就差点中风!哈哈……太解恨了,你是没看到刚才他去求我的那模样,好过瘾啊!”

    “你也别太高兴,他回头知道事情真相,铁定会认为是你和我串通起来吓唬他的,往后日子就更难过了。”

    “他***,有啥了不起?哥哥我已经申请了退役,等过了年,老子也拎刀子去狩猎,再不受丫的闷气了。以前是怕我走了,弟兄们被欺负。可现在我是看明白了,就是我在这,弟兄们也一样过不好。我们已经商量过了,翻过年,大伙一起去做佣兵!虽然我们能耐不怎么样,可是却都是实打实的士级实力,做个一级佣兵,还是勉强够格的。危险就危险些,可也胜过受这鸟气!”

    萧逸尘骑牛入镇,招摇过市回家转,场景很是拉风。要不是天气不好,又碰到下雪,街上实在没几个人影的话,估计怎么着也能引来一片尖叫欢呼声。可惜了,天公不作美啊!满怀期待的萧逸尘不由的生出一种孤芳自赏的情绪来。

    萧铁和蓝梅夫妇见到这么大一头牛,差点吓晕了。蓝梅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么大块,得多少东西喂啊!”直接将萧逸尘雷翻,再没半点意气风发的样。

    知道萧逸尘已经在鲁坎营和建阳峰两处置下了门面,萧铁哥仨都很兴奋。这几个月来,他们已经差不多掌握了萧逸尘传授的锻造手艺。经过这么久的积累,手头的各式成品装备,加起来也有一百多件。而现在的他们,每人每天至少可以完成两到三件成品三星装备。这样的成品率和产量,就是在那些大师面前,也是能够拿得出手的。

    因为下一步有收拾宋伟的行动,而萧逸尘又不愿意让父母担心,所以打着就近向袁宗师学习的幌子,打算直接将萧记锻造整体搬迁去建阳峰。家里只留下那些学徒,应付小镇业务,照料房产也足够了。

    他们还在家里商量呢,宋伟那边倒先有了动静。来的是个熟人,公鸭嗓子宋财。原本板着脸一副公事公办模样的宋财,在屏退手下之后,很狗腿的单独向萧逸尘做起了汇报。

    “少……那宋伟得知是萧少爷骑牛回家之后,很是生气。可他又不敢确定您这头牛是不是真像传言中那样,是袁大宗师亲手捉了驯服的。所以打发小的过来探个底。如果您真的和袁大宗师亲近了,那以后他肯定不敢再搞三搞四,说不定还要反过来巴结您呢。要是传言有误,他这就打算来个狠的了。”

    “有多狠?”

    “宋伟为了对付你们萧家,这一阵子花了不少精力。老镇长去世之后,他刚接任镇长,就先查了税收报表,发现你们萧记铁铺从二十年前到现在,一直都没缴过税。而那免税的命令,是老镇长亲手做的标注,却并没注明理由。所以他推断,萧记免税二十年,完全是因为萧老爷子和老镇长的私交情份!要是您和袁宗师的传言不实,那他就准备打着查税的名头,向你们萧家追缴这二十年的税款了!”

    “还有这事?你先在这等着,我出去问问。”

    萧铁一听这话,表情变的相当古怪,忍了半天,才叹息一声,解释道:“这事说起来,其实没什么特别。我们也不是为了省几个钱就搞逃税的人家……”

    解释之后,萧逸尘算是明白了。原来,萧铁这哥仨,当年都是从前线退伍回来的军官,他们退伍的时候,累积的军功已经让每人都得了个小爵位。这种爵位虽然只是个名义,但帝国对军人向来优渥。所以他们这样的爵位虽然没俸禄,却有免税的特权。别说三人一起经营个破铺子,就是随便一个独自经营什么店面,都是终生免税的。而且还有军方优先采购权!

    只因萧铁他们三人觉得这种事没必要张扬,所以和他们有同袍之谊的老镇长余文昊也没对任何人提及过。甚至连税务报表上都没标注。这么多年过去了,一个小小的名誉爵位,早被人忘的一干二净了。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同时,萧逸尘还探听到另外一个让他欣喜的事情。原来,当初萧铁哥仨之所以落户亚洛镇,是因为余文昊的殷切邀请!为什么呢?因为吴文昊自己继承了父亲留下来的职务,当了亚洛镇的镇长。而他本身也有爵位,再加上萧家哥仨和另外一位好友,就凑够了五位爵士。而帝国律法规定,十万人以下城镇,有五位爵士居住的话,就可以免税。所以,从萧家哥仨加入亚洛镇以来,整整二十年里,亚洛镇都是免税单位。

    哈,这下搞笑了。余文昊辛辛苦苦拉来的免税保证,在自己尸骨未寒的时候,就被继承者倒打一耙,当成逃税漏税的典型来对付了!有点意思啊……嗯,这倒是个机会,也不用再费心思想法子了,直接可着这个劲头挖个坑,等着那货自己跳下来吧。

    次日一大早,上任还未满月的亚洛镇新镇长宋伟带着一帮手下气势汹汹杀上了门,他已经搞清楚了,所谓的萧家和袁宗师有关系,纯粹就是谣传!那头牛,不过是萧家小子借来装点门面的!而在宋财探听消息走漏风声之后,一家子居然连夜收拾东西,准备逃离亚洛镇!哼哼,凭着那死鬼姐夫的脸面,逃了足足二十年的税,老头一死就想逃跑,这还了得?!真当我这新镇长是漏的?

    被堵了个正着的萧记众人果然如丧考妣,在宋镇长的强势下,乖乖补上了足足二十年的税款和罚金,当然也少不了利息。每年一百金币,加上罚金、利息,足足五千金币的巨款,让宋伟心花怒放。牛气冲天的签下自己大名,将完税证明甩给萧铁。至于萧记继续收拾东西的事,哼,补了税款之后,管你还要不要在镇上住!一群泥腿子而已,爱上哪上哪去,懒得搭理你!

    萧铁虽然有心看在老兄弟的面上提点一下那小子,可是人家牛逼哄哄的根本就不拿眼皮子夹他。无奈之下,只好任凭儿子出面,乖乖交了钱,收拾东西,一家子搞的逃难一样,在寒风中落寞的离开这个居住了足足二十年的地方。

    大力蛮牛的蛮劲可不是吹出来的,那么多的原料、工具、成品和人员,足足五个大雪橇,全拴在它身后也不见半点费力,搞的特意挑出来同行的花花很失落,跟在雪橇旁边也是垂头丧气的样子,倒让萧逸尘觉得有些可爱。丫头果然是个过日子好手,她调教出来的魔兽也这么有责任心,就是不知道,花花见到大眼之后,会不会嫉妒呢?对于两种截然不同的宠物,丫头又会如何区别对待呢?令人期待啊!

    一大半学徒留下了看家,几个醒目的被点了带上一起去开创新萧记。看着身后渐渐远去的亚洛镇,蓝梅和几位婶子都有点情绪低落,就连最豪爽的萧铁也提不起劲。

    “放心吧,老爹,这里的宅子还是咱们家的,等过一阵子那个蠢货倒了灶,咱们随时都可以回来!现在啊,还是得先顾着打响萧记名头,好好赚钱才是!”算起来,大大小小供着好几个败家货呢!这才是刚开始,花钱就如流水了,再过几年,境界技能都升级了,那花钱就海了去了,不早做打算怎么成!

    萧铁重重点头,意气风发道:“儿子说的对,我们要让萧记的名头,响遍整个帝国!”

    ————

    从此告别2k党,有没有鼓励的票票呢?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