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消息的老钱见到那头依然活着却动弹不得的巨熊,二话不说就冲下了山。也不顾那些围观佣兵的惊讶,直接出手,一把扛起巨熊就冲上了山头。那模样,让萧逸尘想起了地球上的小蚂蚁拖青虫时的风采。没法将老头的表演组织起来卖票,让人深觉遗憾。

    山脚营地已经轰动,借着这股轰动,伊莲娜悄无声息的带苏婵上了山,光荣被俘的杨玉山一行也乖乖跟着去听候发落。吸取了自己和韩冬两人的经历,这一次,伊莲娜直接把巨熊送给老钱,要让老头出面,替苏婵讨回公道。合着拿了我的猎物去给别人做人情?大姐你是不是仗义的有点过了?萧逸尘气的牙根直痒痒,可是,和女人讲理是没好下场的!

    巨熊没缴给佣兵公会,不过狼皮任务顺利完成,萧逸尘也顺利通过考核,成为正式佣兵。多出来的狼皮、苏氏小队的尸体,加上四阶巨熊的消息,全算到一起,竟分得了八十个积分。只差二十分就晋升二阶佣兵了,这么好的成绩,让所有见过巨熊的佣兵们羡慕不已,只不过想想自己遇到这大块头的时候,能不能拣回小命都说不好,还敢指望活捉?

    之前关于那头大力蛮牛是袁宗师捉来替伊氏小队出头的说法,彻底没了市场。人家都能捉回个四阶巨熊,区区一头蛮牛,还犯得着让人代劳吗?至于用的什么法子,但凡脑子没让门夹过的,都不会白痴到去问人家这种性命交关的问题。脑袋拴在裤带上拼富贵,谁没点保底手段?什么,你说你没有?那恭喜你,可以和苏氏小队一起做个伴了。这就是有手段和没手段的区别,有手段就能多得积分,而没手段的就只能被人家当积分!

    “信了你的邪!”钱多多绕着巨熊打转转,搓着手指喃喃自语,保持这种状态已经很久了,手边放着萧氏独门药剂“十香软筋散”。老头已经是第六次把巨熊熏软了,可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身为药剂大师的他,无论用哪种方法,都没能弄明白这种神奇药剂的奥妙。得亏自己是宗师境界,不然碰到这玩意也得乖乖跪倒。如此神奇的东西,岂能不让他动心?

    陷入思索的钱多多没有留意到时间流逝,巨熊经过数个小时的缓解,已经渐渐恢复了体力和魔法,猛然一跳,就要逃跑。它虽然灵智未开,可并不蠢,知道这老头是惹不起的,所以只好期望能冲出去后逃回森林,再不敢和这帮人类打交道了,失去力量的感觉,太让它害怕了。

    老头被打断沉思,极度愤怒,这回也不用药剂去熏它了,上去就是一巴掌,轰!打的巨熊倒飞回来,撞在石壁上,这里是老袁自己弄的临时工作间,虽然仓促,却也有不少防护符纹,撞一下的结果,就是反弹回来。

    四阶魔兽对上小佣兵,一踩一个血花是挺好玩,可对上宗师级魔法师,人家连魔法都懒的用,纯粹大巴掌就抽的它没脾气。巨熊再跑,老头再拍。再跑,再拍!一大一小的滑稽模样,得亏没让萧逸尘看到,不然这家伙说不定就会站门口卖票带人来欣赏了。

    萧逸尘不愿意过从掺和苏婵的事,是因为他第一眼见到这女人的时候,心中就生出了一丝排挤的感觉。从前世到今生,他的这种直觉,从来没出过错。还好不是防范或者讨厌的感觉,否则任伊大小姐怎么折腾,他也一定会拒绝苏婵上山的。现在也只是任她自生自灭,当成陌生人来对待而已。能让他产生防范意识的人,背后肯定有数不尽的麻烦,招惹这种人,有害无益。

    伊莲娜不知道萧逸尘为什么要躲着苏婵,只当是小男孩不好意思和漂亮女人打交道。同为女子的她,很是同情苏婵的遭遇,因此对苏婵也是照顾有加。上山的第二天,苏婵已经好转了许多,伊莲娜就吵着要让老钱去给她出气。老钱这儿折腾了一整夜,总算把这头大笨熊给驯服了,事实上,是打怕了。老头很高兴伊莲娜送给自己的礼物,当然也没法拒绝人家提出的要求了,不过要想他出手,苏婵那边也得做出一定的妥协才行。

    “为什么要婵姐拜你为师?”伊莲娜听到老头的要求,相当莫名其妙:“你们这些老头真的很无聊吗?见到漂亮女孩子就要收徒弟?”

    钱多多翻个白眼:“什么乱七八糟的?小丫头片子,脑袋里整天都装些什么玩意!”

    “哼!袁老头见了晴儿,就巴巴的缠着要收徒弟。你现在看到婵姐,也是二话不说就要收徒弟。说,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哼哼,一把年纪了,为老不尊,想老牛吃嫩草?”

    我……钱多多差点被气的背过去:“你懂个屁!你既想让我替她出头,可我以什么名义?要知道,商会和帝国之间,是有平等协议存在的!非有冲突,商会不能干涉帝国事务!虽然以我的身份,是可以向帝国方向施加点影响。可是苏家是什么样的存在?根据她的说法,甚至连魔法学院和药剂公会两边,都已经被人家打通了关节。我那点影响,就算有效,也有限的可怜!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把那姓杨的充军发配!至于苏家和其他人,连根毛都伤不着!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吗?如果她入我门下,做了我的弟子,那我为自己徒弟出头,天经地义!这个道理,你明白了吧?”

    噢!伊莲娜抓抓脑袋:“你早这么说我不就明白了吗?干嘛非板着个脸,抢媳妇一样的非要收人家做徒弟?哼,晴儿也有宗师收,婵姐也有宗师收,老娘这么有天份,美丽又大方,怎么没人要?真是可恨!”

    汗!老钱擦冷汗,敢情这丫头是在这儿犯了病,心中暗叹,你一个武者,大街上一抓一大把,谁稀罕!可是魔法师就不一样了,女魔法师就更是难得,有药剂天赋的女魔法师,那是难得中的难得!遇到这样的好苗子,老夫要是还不动心,岂不是要遭天谴?!

    经过杨玉山事件,苏婵似乎也想明白了许多关节。一听说钱宗师要收自己为徒,二话不说就大礼参拜,喜的老头眉开眼笑。手伸怀里掏了掏,就是一枚翠绿欲滴的魔晶饰品:“这个小玩意是用五阶木属魔晶炼制的,正合你的属性,带在身边,对你冥想和恢复魔力都有好处。嘿嘿,为师虽然在商会挂了个名头,可实际上这些年因为钻研药剂,赚的钱差不多都给糟蹋了。说到底,也是穷鬼。这东西当见面礼是砢碜点,你先收着,回头为师淘到好的再补给你。”

    苏婵吓一跳,下意识的就要拒绝:“这个……也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开玩笑,五阶魔晶啊,一千金币还是有价无市,有钱不一定能买到!自己这儿刚拜师,什么东西都没送,还指望师傅替自己出头呢,怎么好收这么贵重的东西?

    伊莲娜一把抢过来,塞到她手中:“好啦,给你就拿着吧!没听这老头说嘛,这都是拿不出手的东西。要不是和我属性不合,你不要我就抢了。放心收着,这些老头都是土豪,这么点小玩意,毛毛雨啦!对了,老头,我帮你收个这么好的徒弟,有什么谢礼没?火属、金属的六阶魔晶,十块八块的我也不嫌弃。”

    我……钱多多使劲翻个白眼,摇头叹息一回:“看在我徒弟和那头笨熊的份上,老夫送你几支药剂吧!”

    赶紧打住!伊莲娜不屑:“连十香软筋散都没见过的土老冒,也好意思腆着脸送人药剂!你少来,还是上点干货正经!”自打认识萧逸尘之后,伊大小姐在药剂方面,可以说百无禁忌,再看不起药剂公会和商会售卖的那些货色了,成色差的要死,还贵的吓死人,真把老娘当土豪咩?老头想拿这个糊弄,也好意思!

    钱多多也很快就想明白了,他也想借着这里从萧逸尘手上多套点药剂方面的东西呢,那么,和伊莲娜打好关系就很重要了,想了半天,忍着心痛,从脏兮兮的袍子里小心翼翼抽出个卷轴:“呐!五阶魔法卷轴,飞火流星!攻击面积方圆五百米,一经发动,五百米内,五阶以下灰飞烟灭!这东西是老夫从一座古遗迹里淘来的,制作手法早已失传了,真正的有钱没处买的好东西!别说没提醒你,这玩意威力太大,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施展……”

    伊莲娜两眼放光,一把抢过来:“知道!用你说,这东西最大的作用是威慑!哈哈,老娘也有傍身法宝了,以后看谁还敢在老娘面前放肆!咦,我说老头,你身上这么多好东西,不说这支卷轴了,就那枚魔晶,卖了钱也够逍遥一阵子的了,怎么把自己搞的跟个乞丐似的?你们这些老头,把这种打扮当潮流吗?”

    钱多多恨的咬牙切齿,小混蛋啊,刚得了好处马上就掉头笑话老夫!气乎乎道:“你懂个屁!老夫这件袍子,看着破破烂烂,但他却是正宗的五阶法师袍!传说级装备!光是卷轴空间,就有二十个之多!整件法袍上内置的纹阵数目,说出来吓死你!这种手艺,如今整个帝国都找不到半个!”

    噢,明白了!伊大小姐点头:“这就是小尘说的,怀旧版啊!”

    怀旧版?老钱一怔,难道那小子有门道?嗯,找那小子问问。

    出门找了一圈没发现人,一打听才知道,萧逸尘带着韩冬回家了。

    ——————

    据好心人士透露,推荐票这东西,如果你不主动要的话,很少有人会记得它的存在。那么,只好再次缀在尾巴上喊一嗓子了:票票,来吧~!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