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香喷喷的药剂,能不能给姐姐几支?”

    “大姐啊,这几天我反复强调了。药剂这东西,只是为辅助提高境界而存在的。如果你过份依赖这东西的话,会使你失去进取之心的。所以,为了你能够健康、茁壮的成长为一位武圣,甚至武神,我觉得,还是不要依靠这些东西的好。”

    “臭小子,不给就不给,说那么多大道理干嘛?嘴里说的开了花,你自己呢?你用的时候,就不怕伤了那什么进取之心?”

    “那能一样吗?我这是纯粹的保命技能,为了生存,在最后的危机关头,才不得不运用这手段的……”

    “我呸!你分明一直就在旁边幸灾乐祸,看着我们大家耍猴,一想起那天的糗样就不爽,老娘揍死你!”

    正在说说笑笑返程的半道上,萧逸尘突然伸手做了个戒备手势,众人连忙噤声防备,这几天返程的路上,除了魔兽之外,也碰见了几队心生邪念的佣兵。因为有之前苏氏小队的经验,所以大家小心多了。大多数佣兵见到那头活着的四阶巨熊之后,直接就吓退了。也有不知死活的家伙,想在人迹罕至的区域动手打劫,结果都被伊氏小队反杀干净了。这种事,有了开头,往后就容易的多了,杀了几趟之后,伊氏众人已经不再视佣兵规矩为不可触动的天条了。

    眼看着距离建阳峰再有百来里了,这就是家门口,大家免不了心神松懈了几分。谁知却偏偏在这当口出现了状况。静下来之后,众人耳中隐隐约约听到几声打杀,伴随着近乎疯狂的咒骂声,不用说,肯定是人类互相厮杀,和魔兽对阵,犯不着动嘴,没听说过谁能骂死魔兽的。

    众人戒备,萧逸尘和伊莲娜、伊方、韩冬四人前往交战地点打探。很快就看到前方不远处积雪中一片狼籍,四名持着刀剑的武者紧追着一个身形踉跄的女子攻击,让人意外的是,那看起来受伤的女子,竟然是个很罕见的魔法师!怎么认出来的呢?因为她穿着魔法袍!这种打扮在星叶湖森林这一带简直比四阶魔兽还稀有!

    再看旁边,一个弓手倒毙在后方,四名随从身首异处。在那弓手附近,站着一个面相阴霾,身披华丽战甲的武者。断断续续的对骂,就在这个不曾参与围攻的武者和那个被追杀的魔法师之间发生。

    “杨玉山!”那女魔法师再次挥出几根木刺,将逼上来的四名武者击退,嘶吼道:“你们杨家,将要为你的行为,承担苏家的怒火!”

    “嗤!”杨玉山轻笑:“苏婵!你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我之所以敢这么做,根本就不怕会冒犯学院和药剂公会乃至杨家这三大后台!那么我的倚仗是什么,你还不明白?”

    苏婵突然一甩魔法袍,嘴里急速诵读了一串玄奥古朴的咒语,手上做个引导手势,狂吼一声:“烈火燎原!杨玉山,去死吧!”

    随着这声怒吼,一道火龙从她纤细的指间飞出,直勾勾扑向百米外的杨玉山,那道火龙在飞行中,竟有越来越烈的趋势。

    杨玉山吓一跳:“三阶魔法!快!给我挡住!”

    四名武者也顾不上围攻苏婵了,连忙回身扑向杨玉山,不断的在沿途阻击那道火龙。

    砰砰砰砰~!一连串闷响,四名武者的武器、装备尽在这道火龙的攻击下崩溃,甚至连人也被击飞,带着火苗就在积雪中乱滚。好在,经过这一连串消减,那火龙追上杨玉山时,已是强弩之末,落在他身上的华丽战甲上时,再也无力为继,终于渐渐消逝。

    杨玉山后怕的回过神,抬眼看时,却见苏婵已经靠在树上没了力气。登时又来了精神,也不去理会那四个在雪地里乱爬的武者,小心的举着剑,一步步挨向苏婵。

    “哈!”终于确定这女人已经魔力空虚,无力再战了,杨玉山别提有多得意,站在十几米外,揉几个雪球很肆意的打在苏婵身上:“你倒是再发一道三阶魔法来看看啊,他吗的,这么嚣张,吓死本少了!”

    苏婵的脸上一片潮红,连打过来的雪球也不去理会,目光中竟无半点愤怒,平静的让人害怕:“你说的对,既然你敢冒这么大的险,算计一个学院导师和药剂师双重身份的苏家子弟,那就一定是已经摆平了这些后手。看来,我今天是再没机会活着离开了,是吗?”

    杨玉山咧咧嘴:“现在你倒是变的聪明了!这么乖巧,是想临死前弄清楚这一切的原因,做个明白鬼?”

    苏婵自嘲一笑:“我想,应该是我那好妹妹许了你什么东西,才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吧?能搭上苏家嫡女,我这个庶女自然就成了踏脚石,用来向她表忠心,再合适不过了,对吗?”

    杨玉山脸上一扭:“如果你不把所有的路都走绝,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一步!不管是和苏家的关系,还是对我的态度。你从来都不肯给别人半点机会!你以为进了学院做导师,成了药剂公会的药剂师,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错!想在常青城过的好,仅仅靠学院和公会是远远不够的!没有家族支持,你就只有死路一条!可惜,你虽然有过人天赋,却把自己家人当成仇人。殊不知,苏家那样的庞然大物,想要毁灭一个小小的药剂师,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苏婵笑了笑:“我虽然生在苏家,可那个冷冰冰的大宅子,带给我的只有痛苦和屈辱。我凭什么要当那是自己家?倒是你,以前像狗一样绕着我打转,是想借着我搭上苏家吧?可惜,知道我不可能向苏家妥协之后,又借着苏娟视我如眼中钉的事,转而想凭杀了我搭上她?哈哈……”

    被苏婵说中心思,杨玉山脸上尴尬片刻,很快就平静下来:“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想激起我心中的愧疚或者那点可怜的正义感?”

    “我只是好笑,你既然能看穿这么多东西,能挖到苏家这么多隐秘,而且还能搭上苏娟。怎么就没想过,以苏娟和苏家的习惯,你杀了我之后,真的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吗?醒醒吧!可怜虫!我身为苏家血脉,就算再低贱,也轮不到你来算计!”

    杨玉山猛然间打个冷战,没错,苏娟确实与自己有约定,只要杀了这个夺走她所有光环的庶姐,就马上嫁给他……可是,那样的结果,真的会出现吗?苏婵是她的亲姐姐,她都能仅仅因为嫉妒而起杀心,那自己这个掌握了她的丑闻的人,会是什么下场?

    再对上苏婵那满含讥讽的眼神,杨玉山不由的咽了口唾沫,吗的!这女人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摆明是想离间我,然后逃得一条生路!事到如今,我还有退路吗?今天动手之后,以前苦苦营造的那种形象已彻底崩溃,如果真让她逃得一命,那么,就算苏家不追究,学院和药剂公会那里,杨家小门小户,哪里承担得起那滔天怒火?不行,无论日后如何,这女人,今天都必须死!

    看到杨玉山表情变幻一阵之后,终于平静下来,苏婵露出个玩味的表情:“终于下定决心了?也好!你总算男人了一回!来吧,让我看看,你这娘娘腔,有没有胆把剑刺入我胸口……”

    杨玉山面容狰狞怒吼:“苏婵,是你自己找死,别怪我无情!”

    “我呸!”苏婵无力的啐了一口:“你也配说情?!没种的货,只配一辈子给人做狗!”

    杨玉山怒吼一声,举起手中剑,大踏步冲了上来,瘫软着身子倚在树身上的苏婵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精光,右手猛然抬起。

    “少爷小心!”

    “去死吧!”

    数声吵杂中,一支木刺从苏婵手中飞出,正中杨玉山胸口,将他击的倒飞出数米,摔落在地。

    唉!苏婵苦笑,看着杨玉山狼狈爬起:“果然发动三阶魔法还是太勉强了,这么久的回复,居然连一道木刺都无法凝聚。”

    杨玉山哇哇大叫,从胸口拔出那支入体不深的木刺,神情激动狂叫道:“贱人!杀了那贱人!不,不要杀她,给我打断她的手脚,老子要折磨她三天三夜……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伊莲娜怒目看向按着自己的萧逸尘:“你还是不是男人?再不松手,老娘连你一起砍了!”

    萧逸尘无奈:“如此渣男,岂能一死了之?”杨玉山最后的疯狂,成功的为他夺得一个渣男称号,也坚定了萧逸尘插手此事的决心。

    慢悠悠抽出弓,搭上箭,嗖!一个前冲的武者大腿中箭倒地。嗖!又一个前冲的武者膝盖中箭扑街。然后杨玉山和另外两个武者就被惊呆了。

    什么人?苏婵的后手,还是别的什么人?

    完了,事情泄露了!

    怎么办?

    杨玉山等人傻乎乎的看着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几个家伙,心中千头万绪,简直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才好。

    伊莲娜抢先一步冲了出去,却没有冲向那杨玉山那边,而是跑去救援苏婵了。这让萧逸尘很郁闷,这种高门大户里的龌龊事,一旦沾上了,很难再洗的净。本来他想扮个过路高人,悄悄干翻这个人渣,然后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对苏婵施以援手,不过几支药剂的事。可是现在,被侠肝义胆的娜姐这么一搞,好像又要多事了。

    ——————

    谢谢<麒麟>的再次打赏。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