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要被推向前台的大厨,来自魏索的推荐,据说是以前魏索他那死鬼老爹做随从时的好友,不过很可惜,这家伙没能突破士级,始终只有学徒期实力。后来魏风涛发达之后,将他雇回家里做厨师,算是变相照顾。但一朝天子一朝臣,魏风涛一死,魏文涛马上大刀阔斧的对魏家进行改革,所有前家主的痕迹都被抹去。已经投身魏府做了仆从改名魏忠的厨师因为仗义执言,又对魏索诸多回护,毫不意外的被扫地出门。

    魏索流落在外这五年里,魏忠日子过的虽然不好,却也没忘记接济他。所以这次魏索翻身之后,头一个想起来要回报的,就是这个曾经的奴仆,如今的长辈。得知萧逸尘有进军餐饮业的打算之后,马上把魏忠送上了建阳峰。

    魏忠大约四十出头,一手厨艺在寻常佣兵眼里看来,也算是有模有样,只是在萧逸尘的眼里,简直一塌糊涂,连入门级都算不上。不过为了培养班底,也没办法,只能耐着性子从头教起。好在这位前辈年纪大了点,境界也不高,在厨艺方面倒确实有点天赋。要不是限于这个世界的整体环境,厨艺肯定不止于此。

    一个多月来,伊氏小队在练功场上学习武艺,魏忠就在厨房练习厨艺。每天做饭的时候,都是萧逸尘在旁边指点,由他一样一样的学习。魏忠满以为自己经过这么久的特训,已然可以笑傲厨艺界,雄霸餐饮业,可在见到萧逸尘亲手料理的一顿大餐之后,直接就熄了心头火,乖乖接着做学徒了。好在萧逸尘的计划里,第一座酒楼最早也要到来年开春,时间上还挺富裕。

    常青城,四海赌坊。

    “照着魏少爷的吩咐,那魏清这一个月来,已经在咱们这儿借了足足八万金了。根据弟兄们的计算,如今魏文涛手里边,连东市那座酒楼算上,最多也就是这个数的积蓄。依小的看,火候差不多了,可以动手了!”

    魏索坐在二楼一处包厢里,听着这里几位管事的汇报,眼中不时闪过一丝不屑和嘲讽。经过一个多月的放线,终于要到收网的关头了。

    魏文涛工于算计,刻薄寡恩,但确实有点经商头脑。清除了魏风涛手下的老班底后,短短五年间,竟然将原本不过两万金的家底翻了一番。只可惜,再能赚的耙子,也架不住匣子漏底啊。魏文涛对别人无情,甚至对老婆和自己都很刻薄,却偏偏很溺爱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魏清。

    在魏文涛看来,自己当初投靠堂兄,几乎是把脸蹭着地,以奴仆无异。那些年,儿子因为自己这个爹的身份,在同样年纪的魏索面前,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那都是被自己连累的。如今,他们一家翻了身,成了主子。自然不能再让儿子受气,于是乎,短短五年,一个原本乖巧懦弱的小子,在他的纵容下,长成了个眼高于顶的纨绔。最要命的是,这小子或许是童年阴影太重,如今手上有几个活钱,居然很特别的喜欢上了赌博。

    魏索这次回来,就是要把魏文涛占了自己的一切拿回来。有魏清这么个内贼,只轻轻动点小手段,就把他引入了伊家旗下的四海财坊。而这次配合魏索的复仇行动,竟是伊家家主亲自下的令。赌坊众人岂敢怠慢,这种事又是他们平日里做惯了的,自然是手到擒来,毫不费力。

    楼下赌厅一个角落里,面容清瘦,显的有些落魄的魏清在听到自己这一个月来居然输了足足八万金的消息之后,直接就懵了。被问到何时还钱,唯唯诺诺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用不着绕弯子,赌坊一众打手抬着这小子就走了一趟魏府。说是魏府,实际上在常青城来说,不过是个中上户的小百姓,又没背景,又没底蕴,正经的一个暴发户泥腿子。这样规模的百姓,因为染上赌博,差不多每天都有被逼破产的。这种事,平常的连个看热闹的都不肯过来凑。

    魏文涛夫妇一看讨债的阵势,当场就破口大骂起来。只是人家手上有儿子签下的借据,白纸黑字容不得抵赖。如果不还钱,没关系!等着去城防军那里探监吧,如果在额定的时间内还没还上债,那魏清这个小白脸就会被发配去前线做仆从随军,以他学徒四级的实力,就算碰不上魔兽,只怕也会被活活累死。

    魏文涛两口子没辄,只好乖乖认帐。可一听到足足八万金币的数字,又炸了毛。这个数字太狠了!正好是掐着自己的家底来的,要想把这八万数目凑齐,非得倾家荡产不可啊!可是,不还的话,儿子只有死路一条,没了儿子,活着还有什么希望?

    短短三天,意气风发的魏文涛就白了一半头发,老了足足三十岁,整个人看起来相当憔悴。辛辛苦苦积攒的几万金币没了,呕心沥血经营的酒楼没了,费尽心机不惜背上骂名侵占的魏府,也没了!想不到,自己处心积虑,苦苦打拼了十几年,居然只是给别人做了苦力!

    “哟!堂叔这是怎么啦?”如此幸灾乐祸的话,除了魏索,没旁人:“看今天这天气不错,怎么没去酒楼巡视啊?这可不像堂叔你平日里勤快的作风啊!”

    魏文涛漠然抬头,看到魏索之后,先是一惊,随后是愤怒,继而愕然,最后归于平静,果然不愧是靠耍计谋发家的,很快就将这里头的一切想明白了,自嘲的一笑:“想必你也不是特意来看笑话的吧?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也有这样的心思!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魏妻正好收拾了细软带着儿子走出来,看到衣着光鲜的魏索,又听着丈夫的话,勃然大怒:“魏索!你个没大没小的野种!居然勾结外人坑害自己堂叔,我们成了穷光蛋,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这么做,就不怕报应吗?”

    魏索不屑道:“野种?堂叔?好处?报应?哈哈,这些字眼从你口里说出来,还真是让人发笑。你还记不记得这个堂叔是怎么来的?你还记不记得你们一家三口饿到快咽气的时候,是谁给了你们活路?又是哪个让你们脱离苦海?而你们又是怎么回报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呢?报应?眼前这一切,不就是报应吗?”

    魏妻气的浑身乱抖,刚要再骂,魏文涛大喝一声:“够了!”平静抬头:“成王败寇,今天输到你手里,不怪别人。是我自己没教好儿子,当初我说你整日游手好闲,不成器,那也是一片好心,说到底,也是为了你好。今天,你能有这样的出息,我也……”

    呸!魏索一口唾沫就上去了:“事到如今,你还想着东山再起?做梦吧!无耻的人我也见过不少,可像你这么无耻的,我还真他吗的头回见!如果只是为了钱财,我也犯不着和你计较。可你这种忘恩负义的混蛋,不念我父母当初收留活命的恩情,反而处心积虑的为了这点家底谋害他们!别以为自己做的隐秘就没人知道,告诉你,人在做,天在看!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年的事,我已查的清清楚楚!”

    看着魏文涛愕然的表情,魏索目光渐冷:“我母亲病逝后,魏勇两口子为何被赶出了家门?别说真是因为贪了柜上钱财的屁话。你大概做梦也想不到,魏勇的婆娘并没被你买通的人杀死。她受你指使,换了我母亲药剂的事,也没能被带进坟墓!哼哼,害了我娘,又算计我爹,买通佣兵,让他在战斗中被魔兽攻击。勾结山贼,意图给我扣个黑锅,永世不能翻身……魏文涛,你真的好算计!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魏文涛突然觉得浑身发冷,再看魏索时,眼中已然充斥着浓浓的畏惧,许久之后,黯然道:“你既已查的清楚明白了,为何还要费这些周折?把证据交给城防军,不就一了百了?”

    哈哈!魏索笑的很凄凉:“一了百了?你想的倒美!若想心头快,钝刀斩仇人!你让我在痛苦中挣扎了那么多年,如今倒想一了百了?你轰我出家门的时候,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儿子胜过我百倍千倍吗?行,我给你证明的机会,我受过的苦,也让他百倍千倍的来试一试吧!”

    魏文涛一怔,突然疯狂道:“那些事都是我做的,你要杀要刮,都冲我来!不要伤害他,他还是个孩子,所有的事,都与他无关……”

    “错!恰恰相反,所有的事,都与他有关!”魏索冷笑:“不要以为天下人都和我爹一样那么善良,这世上,没人欠你们什么!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对了,你好像忘记一件事,这个魏府的宅子,可还在我的名下呢。你为了赎你自己儿子,居然未经同意,把我的宅子给卖了,这种行径,等同于抢劫!按帝国律法,是要充军的。不过你放心,你自己充军,堂婶和魏清,不会没人照料的。宅子的买卖既然无效,那么欠人家赌坊的钱,就要另想他法了,照如今的情形来看,除了卖身为奴,他们好像也没别的出路。这样也挺好,卖了身,以后可别再忘记自己的身份!”

    魏文涛夫妇登时面如死灰,瘫坐在地。至于魏清,因为赌坊的事,早就被吓傻了,这几天连话都说不利索,倒不像他们夫妇反应那么激烈。

    魏索不再理会他们一家三口,悄然迈步进后宅,推开一扇曾经魂牵梦绕的房门,脸上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