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王八,就是碧玉龟?看着萧逸尘一副三心二意的模样,一边和妹妹聊天,一边打理那头碧玉龟,自称见多识广的钱多多长老相当的不淡定。

    “我说,你有谱没谱啊?这玩意有毒的啊!”钱多多嘴角直咧:“开发新食谱确实功劳甚大,可为了这个,搭上老命,会不会有点过了?”

    一提起这个来,袁广进就悔的口眼歪斜:“要换个人来,老子非让他尝尝当初受的那份气!被一群小辈当面嘲笑是胆小鬼、懦夫!好些日子都没脸见人啊……”

    什么意思?钱多多突然一惊:“你是说,你已经吃过这东西了?”

    袁广进黯然点头:“你是知道我的,这些年为了这张嘴,没少受罪。可我那天,真的是享受到了什么叫冰火两重天!那滋味啊……啧,可惜,就差一步,就差一步啊!当时我就是没敢第一个动手,结果就被人给鄙视了!不过从这里,我也得到个经验,只要是萧小子经手的东西,就算谁说能毒死神,我也绝不担心!这么美味的东西,本来应该是值得一生回味的,可现在啊,我一想起来就肝肠寸断,不是毒的,是悔的!不说了,一说都是泪啊,哗哗的。”

    钱多多被逗的直乐:“你这老货,到底是多走了些地方,老嘴越发油滑了。”

    唵?袁广进自己也被逗乐了,却没好意思说是跟人家萧逸尘学的新词。

    那一边,萧晴两只大眼骨鲁鲁乱转:“老头肯定就是哥哥你说的那个丐帮出来的,你看他自己一身破烂,来个师弟比他穿的还破。还有啊,你看他们俩,一把年纪了,一到吃饭的时候就跑来围观,闻到香气还一嘴的哈喇子乱流。哪有一点高人前辈的样子?”

    萧逸尘笑道:“你别以为穿的破就能装成丐帮弟子了,人家丐帮,当年号称天下第一大帮,帮内也分污衣、净衣两大宗门呢。污衣帮的人穿的破,净衣帮的可不那么邋遢。我看这老头啊,一身旧衣服,散着种种古怪气味,肯定不至于没好衣服穿。那就只能是别的原因喽,你猜猜看,是什么原因?”

    “嗯……会不会是哥哥说的那种钻牛角尖的?老头自己整天研究符纹,把自己弄成那副鬼样子。那个钱老头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那老头一进门就有一股子烟火味,不是做装备的就是做药剂的!不过做装备的话,不应该那么稀罕老头的扫把,嘻嘻,我猜到了,钱老头是研究药剂的!”

    兄妹俩旁若无人肆无忌惮的点评两个老头,而旁边的两个老头在听到这番话之后,直接就被震惊的面无人色了。钱老头看丫头的表情都有点狰狞了,一个劲的向老袁使眼色。

    袁广进只当没看见,开玩笑,老夫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又不惜被小辈嘲笑,豁出老脸来伏低做小的折腾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算给丫头当了个记名师傅。你这就想来摘桃子?门都没有,别说窗子了!

    萧氏秘制的几道大菜流水价上席,四热、四凉、四蒸、四炸十六道,外带一个色香味俱全的靓汤霸王别姬。不说吃了,光是看那些菜式的样子,闻着香气,就急的老钱差点把舌头和着口水咽进肚。等到老袁很好笑的说一声请,老头没有一点矜持,张牙舞爪的就招呼上了。

    个大多汁,卖相最神奇的红烧狮子头,抄起一个来大嚼,顾不上和其他人说话,嘴里还没咽下去,筷子上又扎了一只。三下五除二,一盘八粒狮子头,倒有五只被他消灭了。

    惹的一桌小辈拼命忍着笑,老袁实在看不过眼劝道:“别当顾着吃那个呀,也尝尝其他的。”

    老钱头也不抬:“光这个就行了……唵?”自己也意识到不好,不过老有老的优势,倚老卖老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既然已经放开了,那就别再遮掩了,索性每盘菜都扒拉一块到自己碗里,吃的那叫一个快活。速度快的让一众小辈不服都不成,等到汤盆被揭开的时候,老钱已经有点坐不住了,吃撑着了。

    老钱这样子搞,其实也是有点小心眼在里头的,他是很担心那盆王八汤会有毒,借着吃饱的机会,也能暂时缓一缓,至少得探明虚实才行。谁知他在这埋头痛吃,人家其他人各自打一碗汤,根本对桌上菜品看都不看一眼。

    等他抬头的时候,别人汤都喝第二碗了。眼看着盆里快没货了,老钱也坐不住了,嘟囔着:“好歹我也是客人,怎么连碗汤都没舍得打呢……”自己也不顾形象,捞了一碗过来呼噜噜就往肚里灌。

    这一灌,眼都瞪圆了,拼命咂巴着嘴,呜里呜拉也不知在说些什么,猛然间就站了起来,瞪着萧逸尘和老袁看来看去,又缓缓坐下,失神道:“你们都是吃惯了的,肯定早发现了……啧,你这小子还真是有点门道。一块糖果,让你弄出能增强精神力的效果来,差点把清醒药剂的生意给挤兑黄了。如今弄一盆汤,又能增加魔力……小子,你有没有想过开个酒楼?”

    萧逸尘笑而不语。袁广进皱眉:“要不然你觉得自己那张老脸能值得人家小子亲手下一回厨?我们大伙每天最多才能吃一道菜式好不好!你这种智商,怎么在商会里混到现在的?”

    老钱吃的肚皮滚圆,靠在椅背上懒洋洋道:“我只是药剂供奉,又不管经营的事。你要真的打算把这些菜式拿出来做酒楼生意,一膀子力气还是有的。不过你小子得先划个道道来,是怎么个打算?”

    萧逸尘笑了笑:“前辈既是商会供奉,应该明白晚辈的意思。还是和巧克力的业务一样,走高端上层路线!我们的酒楼,做就做最奢侈最豪华的!个中道理,就和前辈做药剂是一样的,越是昂贵越是难得,就越能彰显身份。这种钱,赚起来也最方便!”

    钱多多苦笑:“没想到,一顿饭竟然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和你比起来,老夫这把年纪真的是白活了。说吧,要老夫怎么个配合法?”

    萧逸尘道:“老样子,我出技术,别人出资金,酒楼挂靠在商会名下。到时候,还可以和商会做个联合推广,只要是商会的贵宾客户,就可以在酒楼享受相应的优惠待遇。”

    钱多多点头:“这个法子好!”美滋滋的品一口汤,目光浮离道:“高端路线啊,这一道汤,你打算卖多少钱呢?”

    萧逸尘道:“这只是最基础的汤品。等到正式推出的时候,除了色香味俱全,有能恢复魔力,增强精神力这些噱头之外,什么滋阴啊、壮阳啊、补气啊、活血啊,各种增益效果,能加的全给他加上。前辈你是行家,估计这样一份汤,能值多少钱?”

    钱多多呢喃道:“根据你的说法,这样一盆汤,主料是一只碧玉龟,再怎么好对付,也是三阶魔兽,光它就得五十金币。再加上一只七彩锦鸡,十个金币,再有你那些独门的秘制调料,杂七杂八的加起来……我去,光这一盆汤,就得**十金币!难道要卖一百金币不成?”

    萧逸尘突然露出个很古怪的笑容:“一百金币?那是成本!正式出售,起码得两百金币一份!您别嫌贵,还不打折。你得研究顾客的消费心理,愿意花一百金币去喝汤的主儿,根本就不在乎再多花一百金币!要不然怎么能称得上是奢侈品,贵族消费呢?所以,我们做酒楼的口号就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扑通!闻听此言,钱多多直接滑落在地,太狠了!这小子要早早做生意,还有商会什么事啊?

    ——————

    小声问一句,有票没?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