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会供奉钱多多随着老友袁广进巡视了一圈建阳峰,看到了平整广阔的练功场,看到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防御布置,看到了山脚下特意辟出来的牛栏,也看到了原本只是山贼瞭哨如今已然改扩建成小村落的佣兵营地,更看到了不知何时已然隐隐成势的往来队伍。不由心生叹息,这才不到一个月啊,居然就把一个距离最近佣兵营地也有三天路程的不毛之地,改造成了一处新营,而且看这样子,貌似很有兴旺的势头,这个老友,多年潦倒贫困的现状下,竟然还藏着这么一手会敛财的本事。

    袁广进听了他的牢骚,苦笑道:“这你可真高抬我了!不瞒你说,从头到脚,我也只是在最初拍板决定要把法师塔建在这里而已。其他所有的事,全都是那些小家伙们在操持!要让我自己去弄,恐怕真要像你说的那样,不把裤子赔掉就是侥幸了!”

    钱多多愕然,看了老友一眼,发现他竟说的是实话,一下子就更加好奇了:“这小家伙最初弄了个秘方,拿来和人做生意,却只拿了一半股份。我那时候就觉得他应该是不善经营,索性就拿个安心分红。等后来他一家伙把噬魔药剂扔给商会,而且要求不得以此谋利,必须要将之公诸天下。我又觉得,要不是他师门有什么规矩,那就是这小子真的没什么赚钱的心思。为免他日后连自己都养活不了,商会就给了他个最高规格的贵宾待遇。图的就是将来他落魄之后,念着点商会的好,然后……你懂的。

    “可是现在看来呀,我们竟是都想的岔了!他哪里是不会经营?分明就是最精灵的那种!和我家小四合伙的生意,他只拿一半分红,那是他不屑于参与那种小本生意!把噬魔药剂公开,整个大陆的锻造行业现状,都被完全颠覆。商会虽然凭着多年积累赚足了积压废旧装备的钱,可他却赚到了最大的好处!如今虽然没几个人知道噬魔药剂的来历,但他的名字已经在商会中被列为了最高机密!

    “这些年来,那些隐世门派也没少有弟子出门历练,可一个个眼高于顶,除了惹的天怒人怨之外,还留下了什么?可萧逸尘不同,从一开始,他就和普通帝国子弟一样,在学院修行,他真的需要学院传授的那点知识吗?恐怕不是!那么,他为什么又要浪费三年时间去学院鬼混呢?除了提高修为之外,只怕更多的是了解如何为人处世!所以啊,我觉得,他和他身后的师门,或者有了出世的打算,而这个小家伙,就是他背后的人扔出来试水的!现在再看这小子打着你的名头,把个小贼窝经营的红红火火,我就更加可以肯定,这小子绝不会像之前那些隐门弟子那样,搅一场浑水就挥袖离去。他这是要入世!”

    袁广进深以为然:“从他与我结识以来的所作做为来看,他和他的师门,对那些往日里恨不得被人捂在被窝里的秘术、秘方等物,全不在乎。凡是他会的,只要你开口向他询问甚至是索要,他都毫不犹豫的会拿出来!这样的胸襟气派,也绝不是之前那些隐世门派弟子们小肚鸡肠的行为可以比拟。所以,我推断,他背后的师门,应该是个我们之前从未听闻过,但却远超寻常所见门派那样的存在!”

    钱多多点头:“我现在很庆幸,当时并没有起什么打压或者排挤的心思。要不然,商会少赚一笔都是小事,要被他身后的势力所恶,掀起点风波来,可就糟糕透顶了。”

    袁广进耻笑:“还说没有?老宋侄子买凶的事怎么算?”

    钱多多苦笑:“那小子糊涂!起初就是他被一群鼠目寸光的小子当枪使,出了个打压萧家的主意。老宋恨他不成器,捋了他的管事职务,打发他去做佣兵历练。实指望他能打磨了性子,从头来过。谁知他不知悔改,竟然将自己的错,算到了萧家头上。事发之后,又没胆承担,居然悄悄跑回商会找老宋求救。这一下,连个回转的余地都没留给老宋,哼,那还能好得了吗?”

    袁广进嘿嘿一笑:“以老宋那伪君子的性子,他这侄子做出这等丑事,不只是自己倒霉,恐怕连家里都得连带吃点挂落!”

    钱多多大笑:“还是你了解他!老宋知道事情原委,气急败坏。把侄子直接押送回宋家本宅去了,他虽然没有自己做处罚,却扣了整个宋家未来五年的入会份额,另外还收回了五成的合作项目。哈,这么大损失,估计老宋自己都得心疼的抽抽吧。想想我就觉得解气,哈哈……”

    袁广进叹息:“你们这些人啊,出身是好,可受的约束也大。从当初进学,到后来进境,身后有家族支持有好处是没错,可真的做出成绩之后,却反而不如我们这种泥腿子出身了。我们能够逍遥自在,你们却须为家族利益缚手缚脚。好好的兄弟,为了一点身外之物,搞的仇人一样,有什么意思呢?”

    钱多多笑道:“知道你现在牛逼了,反过头来嘲笑我们!不过你说的也没错,寒门有寒门的好处,豪门有豪门的弊端。而且寒门弟子往往因经历很珍惜拥有的东西,所以成就也更大一些。而豪门子弟,前期的轻松,往往会成为未来发展中的绊脚石。从宋平这件事来说吧,以他二十六岁的年纪,就突破了师级境界,做到了商会管事,成就可算是天才级别了。可真的遇到事之后呢?处理的手法,简直幼稚的可笑!经过这件事啊,我也想通了许多东西,这不,和老宋商量了一下,打算在你这儿取取经呢。”

    袁广进大是得意,抬眼看到萧逸尘等人已结束了练功,正结队返回,一催扫把:“别的东西我不敢夸口有多好,但这萧小子在吃喝方面的手艺,那可真得称一声绝!”

    “没错没错,我一早就听说你这老货传了一句话,叫什么穷吃鱼,富吃虾,有点能耐吃王八。嘿嘿,当年吃了我那么久的白食,怎么着也得让我吃回点来!”

    “哈,这臭小子,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不过说起吃王八来,没点能耐还真是不敢下嘴,你别瞪眼,等你见着你就明白了……”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