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时代的武功招式,不可否认其在冷兵器和人类自身的锻体方面都已达至极限,但这些将人体本身潜能放大十余倍甚至数十倍乃至无限倍的功法,对上科技之后,一下就显的那么苍白。苦练几十年,对上一把小手枪,也得乖乖认输。正所谓武功再好,一枪撂倒。

    但同样是由于科技文明的压迫,使得原本被捂在家族门派中秘不示人,传男不传女等规矩中的秘技,最终被集中搜罗到军方和一些科研单位进行全方位的深层推演,以求进一步发展。而被隐秘杀手集团搜罗到一起培养的萧逸尘,有幸享受了这种待遇。不但学习了种种杀人伎俩,同样的,也捎带脚的学到了不少各种秘传武功。

    在他看来,这些招式和功法不过是些小儿科,在修行的前期,或者还可以借助兵器和招式取得一些优势,要想成就法神,仅凭这些玩意,那是远远不够的。再加上,想要成就法神之位,需要付出的精力和金钱,毫无疑问将是个恐怖的数目。这一点,只从袁老头短短一天之内就糟蹋了成千金币的材料,却依然屁成绩都没拿出来就可以佐证。

    那么,如何筹集那么大的资金?只靠自己的那几项生意吗?显然连塞牙缝都不够!而伴随着大量财物的收集,同样也需要有能够保护这些财物的力量。所以,从结识伊、韩两人开始,他就一直在悄悄积攒自己的人脉。要不然,老头凭什么那么无耻的花自己的钱还连一句好话都没有?因为老头已经摆正了自己的位置,用你的钱,他必然就会承担相应的责任!

    结交人这种事,除了钱之外,对佣兵这种刀头舔血玩命赚钱的家伙们来说,保命的法门,更加的合胃口。因此,一听说萧少爷要传授自己战技,伊氏小队众人登时就热血沸腾了。一个个信誓旦旦,只要不和伊氏家主的命令冲突,他们愿为萧少爷做任何事!而这,已经是一个家族佣兵能够做出的最大承诺。

    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练功场上,每天都集合着一大堆的人苦练基本功,让萧逸尘很有一种当了武术学院教练的感觉。至于法师塔的建造,他索性就眼不见心不烦了,反正老头也没把他当外人,大把的金币洒出去,哪有办不成的事!

    这一天,再次报废了一批材料的袁广进骂骂咧咧走出临时工作间,准备按惯例去找萧逸尘斗会嘴皮子,突然主听到一阵讥讽声。

    “哟!都说你袁大宗师找了金主,要建个九层法师塔。我还当是谣言呢,没想到还真有!我说,你建塔就建塔,抓个牛回来干嘛?吹牛逼你得抓铁背雷犀啊,抓人大力蛮牛回来怎么吹?”

    袁广进先是一愣,眼中喜悦之色一闪而没,露出个鄙视的表情看着那个坐在客椅上的邋遢老头:“没办法啊,谁叫咱出身差,又没门路投靠好主子呢?一把年纪了,还得舍了老脸给人家做事!”

    邋遢老头哑然,老半天才跳起来大叫:“**!老袁你不是吧?清苦了这么多年,怎么突然就卖身了呢?有难处也不张嘴,还有没有点人性了?”

    袁广进嘿嘿一笑:“总算你这老狗还有点良心!实话告诉你,老夫我现在啊,找到徒弟了!啧啧,可别怪我没提醒啊,丑话说到前头,欠你的钱,我记着你的情。别的都好说,就算要我老袁的命,我……当然还是不舍得啦!总之一句话,别的都好说,休想打我徒弟的主意!”

    邋遢老头撇嘴:“就你那眼神?恕我老钱不敢恭维!不过看你这架势,好像是真的动了心,既然已经定了,那我这做师叔的去见见师侄总在情理之中吧?”

    袁广进眉飞色舞:“你就不想见也得过了我这一关啊!我可说清楚了啊,见面礼要是太差,你趁早别往外拿,免得丢了我的人!”

    老钱怒目:“你这老货怎么越老越无耻了?你确定你收了那孩子不是为了害他?”

    哈哈!袁广进打个指响,工作间里呼一声飞出个扫把,一偏腿就骑了上去:“上来,老夫带你这土鳖开开眼!”

    土鳖?老钱气得差点跳起来,不过眼神却一直绕着扫把打转,气哼哼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那支飞天扫把?你就是骑着这东西降的牛?”

    骑扫把降牛?这都哪儿传的消息?老袁被恶心的不轻:“谁这么缺德,造这个谣?老夫闲的蛋疼,驯什么牛?!”

    噢,哈哈!老钱笑的直打跌,两脚一分,踩上了扫把:“吃人嘴软,拿人手软。花人家的钱,替人家驯头牛有什么丢人的?凭本事赚钱,天经地义嘛!”

    “一定是那臭小子造的谣!”袁广进咬牙切齿:“除了他没旁人!”

    扫把闪过一股强横的魔法波动,刷一声飞出山寨,绕山头兜个大圈,爬升一截,几分钟就到了练功场上空。这一片方圆足有十几里,是在一座平头小山的甚而上整理出来的,平整的时候,老袁可也没少出力。

    两人悬在半空,都是宗师级人物,眼神自然不差,老钱向场中望去,赫然发现,场中那些小辈们,全都是些士级菜鸟,但使出来的战技,却都是他生平从未见过的秘术!

    “那个学徒期的丫头就是你说的天才弟子?”老钱好不容易在人群中发现了萧晴,疑惑道:“境界低点没关系,可她学这些战技又有何用?再说,就算学也学伊家那帮小子的杀招嘛,玩这个画圈圈干什么?这不是糟蹋时间嘛!”

    “说你土鳖你还不承认!”老袁逮到机会,讥讽道:“我就知道你参不透这套剑法的奥秘!哼,告诉你,这太极剑啊,乃是集……”

    听着老袁唾沫横飞的介绍,老钱一头黑线,却兀自无法相信这套剑法有那么神奇:“就算真有那么神奇,你又怎么知道这里面没古怪?这些年,咱们吃那些隐世门派的亏还少了吗?别到时候,又被人骗的连裤子都要当才好!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你知道个屁!”老袁怒道:“萧家小子是我徒弟的亲哥哥!要不是老夫豁出这张老脸,这徒弟还轮不到老夫跟前呢。小肚鸡肠!人家萧小子连噬魔药剂配方都送给了你们商会,一个铜板都没要,占人家便宜那时候怎么不见你跳出来防人?怎么还喂不熟呢?”

    老钱大吃一惊:“什么?他就是萧逸尘?如果是他的话,倒还真有可能!”

    ——————

    二十万字了,做个记号。。。。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