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太糟蹋钱了!”看着老头研究新符纹,萧逸尘忍不住心疼,三阶魔晶啊,一枚最低三十金币,买的话要五十金呢,就这么捣鼓捣鼓,然后弄的一塌糊涂,就完了?

    “我说你老人家也太不当家了些,好歹也顾忌顾忌一点付款人的承受力嘛!”萧逸尘不说不行啊,主要是老头这制符手法也太落后了,糟蹋东西太多,浪费极大,照他这种搞法,就有坐魔晶山也招不住折腾,难怪大宗师级别了,还混的要四处蹭吃蹭喝呢,比洪七公还狠!

    袁广进冷笑:“学习符纹都是从这一步过来的!我说你小子,有点胸襟行不行?大方点会死吗?那么多赚钱的生意,我老人家花几个怎么啦?等以后赚钱的时候,十倍百倍的还给你!小气巴拉!”

    “小气?不小气能赚到钱吗?赚不到钱拿什么支持你那些莫名其妙的研究?不能研究你拿什么进步?不能进步谁稀罕你那些破铭纹?接不到活你赚谁的钱!”

    “喂,小子,人要学会大方,会花钱才会赚钱,你懂不懂?”

    “大方个屁,你见过哪个大方的人会有钱?人都是有钱之后才会大方的!”

    “你这么说,倒还真是有点道理啊……”

    **!老不要脸的,每回都来这招!萧逸尘拂袖而去,走出门后才想起来,今天原本是要找老头商量一下关于丫头的品性。算了,这老头已经钻进牛角尖了,让他去死!先去看看丫头今天练剑的进度要紧,有问题不怕,就怕认识不到问题,然后越跑越偏。现在就要从丫头的每一个细节入手,让她慢慢学的淑女一点。现在还没突破士级呢,暂且不让她接触老头那些从源头就走岔了的符纹术。

    萧晴撅着小嘴在练功台照着哥哥的吩咐练剑,不就是看了一场驯牛嘛,有什么大不了,娜姐也是女孩子,人家还亲手捶牛蛋了呢,怎么不见他吭声?哼!让人家学这软绵绵的剑法,一点都不带劲!

    伊莲娜和韩冬对练了一场,走过来很好奇的打量丫头的剑法,摇头叹息:“小尘,你这法子会不会太过了点?晴儿脾气急是没错,可那得从生活里的方方面面慢慢来改嘛,你现在让她把剑法都练的这么软棉棉,日后会不会形成惯性?到时候,反而会害了她呀!”

    萧逸尘扭头看她一眼:“你觉得我教她这套剑法没用?”

    伊莲娜撇嘴:“倒不是没用,强身健体倒是差不多,不过用来战斗嘛……”

    萧逸尘顺手抽出一柄木剑:“我们来过过招!”

    伊莲娜翻个白眼:“我知道你厉害……”

    萧逸尘一指晴儿:“我就用那套剑法,如果你发现不是那套剑法,可以喊停!”

    伊莲娜大喜,早想揍你小子了,可逮着这个机会了,激动之下,连木剑也没换,直接就挺着阔剑冲了上去。这一打,很快就傻眼了,无论她的剑如何努力,却总是在碰上对方那软绵绵的圆圈圈时被拐的晕头转向,甚至好几次都差点拐回来砍中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不打了!”伊莲娜越打火气越大,好像自己越尽力,对方就越轻松,这不是欺负人嘛!退后一步跳出战圈,狠狠一剑劈在旁边的石堆上,才算把憋了半天的那口气给散了,随即一瞪眼:“你使了什么妖法?”

    妖法?萧逸尘大乐:“没见识,这叫太极剑!别以为它看起来软弱就真当它好欺负。老实告诉你,太极剑才是世间最强之剑!”

    “我呸!多少要点脸啊,要吹牛去山下牛栏里!”出声的是老头袁广进:“不就是想磨磨丫头性子嘛,非得给自己找那么大的理由!你们隐世门派,个个都那么无耻!”

    萧逸尘微微一笑,招手让丫头过来,晃晃手中剑道:“原以为老头你年纪大,修为高,多少也应该有点见识,谁知道和他们一样那么老土。我不得不让你开开眼了!”示意韩冬和伊方、伊海几个一起上:“你们尽全力就是,不然搞个灰头土脸别怪我。”

    众人不以为然,却也举着兵器开始试探,然而,随着交手时间越来越长,众人也越来越吃惊。无论怎么努力,似乎总也攻不破那个软绵绵的圈圈阵。而且更要命的是,自己递出去的攻击,动不动就被那个圆圈圈引偏,往往会击向自己战友。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样?”萧逸尘仗剑傲立:“服了没?”

    这一次,老头就算再无耻也不敢说剑法没用了,憋出一句:“这种花招再多又有什么用?境界不够还不是一样被人压死!”

    哧!萧逸尘鄙视:“说这话亏不亏心?境界差太远,和招式武技有关系吗?摆明是胡搅蛮缠嘛!如果同等境界呢?又或者和现在这样子,境界差别不大的情况下,如果招式强大,越级挑战易如反掌!这都看不懂,你让我怎么放心把妹妹送到你门下?”

    一下被戳中死穴,老头顿时变脸:“说起来,你这套战技确实有独到之处!最不可思议的是,明明看起来都是些没用的招式,怎么一动起手来,反而是最强的呢?”

    萧逸尘轻轻一笑:“所谓大道至简,别以为太极剑真的就像看起来那么简单。事实上,它的这些圆圈里,将点剑、刺剑、劈剑、挂剑、撩剑、云剑、抹剑、带剑、崩剑、绞剑、架剑、托剑、截剑、抽剑、穿剑、提剑、捧剑、抱剑、扫剑、斩剑、拦剑、削剑集于一身,以圆为中心……演化宇宙从无极而太极,以至万物化生的过程。所谓太极,其实就是天地未开、混沌未分、阴阳未明之前的状态。”

    我去!老头佩服的五体投地,起码在嘴皮子功夫上,他自认是骑扫把也追不上这小子的,人家那是有师门传承的!不过嘛,他说的这些道理,确实是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嗯?不对,小子这话里,似乎隐藏着什么东西……

    老头脑海中灵光闪啊闪,就是捉不着,很干脆的陷入顿悟状态,自己罚了站。

    这一边,萧晴先是震惊于哥哥用那套剑法大展神威,继而又被那番说辞打动的心花怒放,原来哥哥不是为了罚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

    所谓的练剑以静心方案,彻底失败。虽太极剑丫头越练越上心,但再想用这套剑法来陶冶性情,似乎已经没效果了。更让萧逸尘郁闷的是,现在伊大小姐也意识到了那套剑法的好处,准备放弃阔剑,改学太极剑了。所谓学习,当然要有人教了,身为小弟的他,又怎么跑得了?

    反正,一只羊是放,一群也是赶,萧逸尘决定,把伊氏小队所有人都集合起来,分别传授一点地球时代的招式。却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这一时兴起,居然改变了整个大陆的武技格局。

    ——————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