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尘把六十号家奴分成两班,一班负责执勤警戒,另一班做矿工负责创造利润。后期杂务,则交给尖刀小队和几个被连累之后陷在这里的佣兵。

    五天之后做了个小统计,每人每天的魔晶产量大约在五十枚左右。三十名矿工,每天的产量就是一千五百枚。以最低的一阶魔晶来计算,一天就是一千五百金币的毛收入。这个数字甚至已经超过了以前山寨大半年的收入。如果能够保持产量的话,光是凭挖矿,一年的收入就会超过五十万。

    五十万金币,对于过惯了苦日子的佣兵、山贼们来说,简直想都不敢想。如果之前有人发现这条矿脉,恐怕没人会蠢到去做绑票那种事。这么大笔钱,听起来过瘾,看着也挺吓人。但那只是相对而言,如果遇到真正花钱的项目,一下子就不够看了。比如说,修建法师塔!

    经过萧逸尘和袁广进重新设计定稿之后的法师塔,总共分九层,地下三层,山体中三层,山外露天部分也是三层。这么大规模的法师塔,所需要的材料和人力,粗粗做个计算,居然需要花费八十万金币!而这还是扣除了最大的一笔支出,因为袁广进本人就是精研符纹和阵法的大师级铭纹师。这样子,修建法师塔时,所有的阵法符纹,都不需要请人,只需要摊些材料成本就行。

    难怪人家都说穷文富武呢,这花起钱来还真是坑爹。萧逸尘不由的想起了自己那个神秘的npc师傅,记得他的法师塔,貌似有十三层吧。只是那时候,由于种种原因,自己似乎只在其中的一小半地方呆过,大多数地方都未曾涉足,也不知道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更加不清楚,那座法师塔是如何设计,又有什么奥秘了。

    这一次,整个法师塔从设计上,自己有就份参与,因此对这东西也算有了个详细的了解。正在憧憬日后自己晋升到大魔法师境界之后,要修建一个什么样规模的法师塔呢,突然听到一个差点让他崩溃的消息,生生将他从美梦中踹了出来。

    “凭什么呀?”萧逸尘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袁老头:“这是你的法师塔,以后就算传,那也轮不到我头上吧,凭什么要我出钱?”

    袁广进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概念:“什么我的你的。我老人家这辈子也只有丫头这么一个徒弟,以后这座塔肯定也是留给她了。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当然啦,老夫要是手上有钱,哪里会在乎这么几个钱,关键是,老夫确实没钱嘛!这样吧,这条矿不是有老夫两成股份吗?以后也都归你打理,算一算的话,五六年功夫,也就够了吧?说起来,以后的收入全都归你,还是你赚了呢。别不知足!”

    “**!”萧逸尘瞠目结舌:“我以为自己就已经够无耻了,没想到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哇。你当这条矿脉是聚宝盆,一辈子都挖不完呐?还五六年,这种密度规模,储量也不过一百万枚上下,能挖两年还没断根就算幸运的了。你好意思?”

    袁广进嘿嘿一笑:“要不这么着吧,以后你有关于铭纹方面的要求,老夫免费帮你解决,不收你钱,这样行了吧?”

    萧逸尘大怒:“我有钱哪儿请不来做铭纹的,犯得着看你那张老脸!我就奇了怪了,人家魔法师都混的人五人六,油光华面的。你堂堂宗师,怎么混的还不如我呢?”

    袁广进一提起这个来就郁闷了:“你不知道吗?铭纹师是最烧钱的职业。药剂师锻造师之类的还偶尔能出几个成品来换钱使。可铭纹师呢?要想赚钱,就得玩命的接活,可这么一来,哪里还有时间去修炼,更别提研究新铭纹了……要不是老夫混的不如意,还能等到今天才建法师塔?”

    萧逸尘彻底明白了:“我还以为你真是为丫头着想呢,敢情闹了半天,你老人家纯粹是看上这点矿产了!你还真是有够无耻的!”

    袁广进哈哈大笑:“大家彼此彼此!你可别说自己没打我老人家的主意!小子,你就知足吧,我老人家这些年满世界找遗址寻找上古符纹,虽然没赚到钱,但手里私货可是不少的哟。如今又碰上丫头这么个好苗子,以后啊,我就打算安安静静躲在这里研究铭纹,教育弟子了。有我老人家这张老脸给你撑腰,百万金币也不过是多花几天时间而已。我没说错吧?”

    老头确实没说错,有这样一个大靠山在身后,无论是谁,都能赚个盆满钵满。只不过老头以前喜欢到处乱跑,又不喜欢别人打自己旗号,所以才闹的入不敷出。如今有萧逸尘这样的头脑,要是还能过的贫困潦倒,老天都看不过眼!这么算的话,其实还真是自己占了便宜。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老头这番话所透露出来的意思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打的那点小算盘被老头戳穿了!

    眨眼间,就想明白了其中道理的萧逸尘叹息一声:“罢了,谁让你是我妹妹的师傅呢,就当为了丫头,这个哑巴亏,我吃了!”

    袁广进哈哈大笑:“你这小子,无耻起来,颇有老夫风范!我越来越喜欢你小子了,要不是你那师门比较特殊,老夫非得抢过来收入门下不可!好在还有丫头在……”

    伊氏小队带着第一批物资返回了,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品之外,还有诸多生产用具。当然,也少不了专业的建筑队伍负责人。如果老头愿意在城内建造法师塔的话,根本用不着自己操心,各大势力甚至城主方面就会主动出面解决这些问题。但这样一来,就同样需要承担相应的义务,那样的话,想过清静日子可就不太容易了。而老头这样隐居的模式,却不必担心被人骚扰。

    因为和老头已经交了底,大家这就算是一家人了。再搞那些缩头缩脑的玩意就显的幼稚了,萧逸尘索性把自己那张商会贵宾卡扔给老头,由着他去和商会负责人沟通,一句话:尽着你的意思去折腾!老头一见那张卡,越发觉得这小子深不可测,当然,花起钱来也就更加的没有约束了。

    无论什么东西,只要是老头需要的,都拣最好的上!用萧逸尘的话说,只许你说买不到,不许你说买不起!反正有商会撑腰,事后一起结算就是。商会那边来的人一见那张卡,热情马上就再涨三分。恨不能一手将这笔单子从头包到脚。上百万的工程,几十年都碰不到一个,怎能不小心侍候。

    法师塔的修建渐渐进入正式流程,萧逸尘反倒闲了下来,正当他打算返回亚洛镇好好收拾宋伟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消息,韩冬和伊莲娜他们在解送物资的半道上,发现了一头大力蛮牛。一下子,引起了他的兴趣。

    ——————

    诸位看官,手上还有票票的话,不妨扔几张吧,很久没要票了,情况很不妙啊。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