剿匪之类的活动,最让人动心的部分,莫过于抄家清盘了,尤其是对萧晴这种受无良大哥诸多故事毒害的小孩子来说,夺宝这部分,几乎就是驱动她内心小恶魔滋生的最大养份,眼看成功就在眼前,怎能不激动。

    这是我们第一次开张啊!大家怀着朝圣一般的心情来到山寨库房前,平日里最是沉稳的韩冬一斧劈开门上锁头,抬腿踹开库门。然后,大家傻眼了。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建阳峰的库房,那就是:穷!金币箱里连底都遮不住,几块二阶魔晶还弄的像宝一样捂着。几副一看就不上档次的魔兽皮,还有一堆让人无法直视的破烂……

    跟着大家一起过来凑热闹的老头很好奇的打量一番,上前将那可以用寒酸来形容的一堆财物抓了抓,脸上挤出个让人想抽的夸张表情:“哇!好多钱啊,果然打劫什么的发家最快了。有了这笔钱,我老人家就可以退出江湖,安享晚年了。所谓穷途末路,说的就是这伙穷贼吧?哈哈哈哈……”

    呸!幸灾乐祸的老不死!萧逸尘觉得很没面子,扭头就出了库房。完全不理会在库房里暴跳如雷的小丫头,实在是没脸见人啊。谁能想像,纵横两狼山一带,作案无数起,凶名赫赫十余年的山贼,居然只有这么点家底?偌大的库房里,连个像样的宝物没有就不提了,可为毛连金币也才几百枚?说好了的财宝呢?

    怒气冲冲的萧逸尘在前往大厅的路上,就差不多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其实早在萧甲他们兴高采烈的签了奴仆契约那会,他就已经有所察觉了。只是一直以为那是低下层山贼过的不如意,身为当家的匪首,怎么着也不可能委曲自己吧。谁知道,铁一般的事实,无情的击破了他的理想。

    很难想像,六十几号人马的山寨里,统共就几百金币的积蓄,难怪一个个连自由都不在乎呢。吗的!做山贼做到这份上,节操何在?职业道德还要不要了?对得起山贼绑匪那样的称号吗?

    死而复生的三当家严云山已经苏醒,很平静的坐在大厅中央,看到萧逸尘一脸灰败的沮丧模样,苦笑道:“如果库里真的有钱,还能等到你们出现吗?”

    是啊,建阳峰这帮人的存在,前前后后已经几十年了。可是为什么一直没人来剿呢?恐怕除了这地方易守难攻之外,更主要的还是个经济问题。这么一想,似乎一切都通了。所谓的这伙人盗亦有道,从不滥伤人命,偶尔也与佣兵交易云云,都是屁话。最主要的,恐怕是这里的底细,早就被人家摸清了!换了是谁,都不可能拼着几十人的伤亡,来换取一个比农家小户强不到哪里去的贼库。不划算嘛!

    平复了心情,萧逸尘的好奇心来了:“你怎么做到的?”

    严云山一愣,随即明白了他说的是死而复生的事,叹息道:“那是我一个生死兄弟,为了帮我脱离这鬼地方,清清白白重新做人,愿意搭上自己性命的好汉子!”

    萧逸尘有点明白了:“连三当家都留不住,看来经营的确实不好。”

    严云山道:“其实我想走,并不是因为山上的日子苦。说了恐怕你不信,其实我是被掳来的肉票,后来却因为家里没钱交赎金,不得已加入了山寨混个温饱。说起来,倒也真有些福祸相依的味道。想当初,我家兴旺之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可惜,在那样的环境下,我却只知吃喝玩乐,从来没想过修行历练。直到被人绑了肉票,家里生意又一落千丈,父母连赎金都交不出来。只好在山寨里鬼混之后,却突然有了奋斗的动力。在十三年前,当时的刘易还只是个有点野心的小头目,好巧不巧,在他准备取代当时的大当家动手前夕,我突破了学徒境界,成为正式武士……再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我这个当年的功臣,也混上了三当家的位子。只是,无论在山寨过的怎么样,我心里最大的愿望,却是清清白白的回去见家人。”

    严云山叹息一回:“绑你们兄妹和魏家少爷的事,我是清楚的。我也知道,这两桩买卖都是山寨里大家目前最上心的事情。当我收到消息,说两支队伍汇合一同回来的时候,就觉得,是个脱身的机会。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嗬嗬,人算不如天算!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就是可惜猴子了,白白搭上他一条命,只有下辈子再还他了。”

    这种悲春伤秋的情绪,丝毫无法引起萧逸尘的同情。世上可怜的人多了去了,可那关我什么事?总不能因为你可怜,我就要不顾自己和队友们的安危,然后任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再说了,像严云山这种积年山贼,谁知道说的话里几分真几分假?对这些山贼的处理,早在攻山前就已经有了决断,两个选择,要么签奴仆契约,要么灰飞烟灭,总之不能留下任何后患。

    现场也有例外的,就是那位带了两名佣兵保镖的公鸭嗓子老兄了。对于这种货色,在萧逸尘眼里,连一张契约卷轴的价钱都不值,所以就不必费那一道手续了,一挥手:“看着就不爽,剁了扔下山喂魔兽。”

    公鸭嗓子急了,一个虎扑就五体投地,嚎啕大哭:“萧少爷饶命!高抬贵手啊,我还有用我还有用啊……我带了钱,一千金币呢。还有还有,我知道我家少爷所有的事,我可以帮您骗他出来,绑了票,想要多少就要多少……求你了,萧少爷,你就当小的是个屁,放了吧!”

    靠!没节操的货见过不少,像这么没下限的,还真是不多见。卖主求荣到这种境界,也真是个人才!

    眼珠一扫,突然发现魏索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招招手叫到跟前:“你不是总想证明自己的价值吗?给你个机会!”

    魏索愕然:“就他?这也体现不出来啊!能不能上点档次?”公鸭嗓子心中大骂,你才没档次,你全家都没档次!一个才值一百金币的肉票,也配点评我?真他吗没天理!

    萧逸尘大乐:“那你也得证明自己有那个档次啊,就从他开始吧。算是入门测验!对了,话说我们那位新晋女大王哪里去了?这么多手下等着她过来接收呢。”

    众人大笑,丫头一路雀跃着要收拾了大当家取而代之,成为山贼中的女王。谁知现实让她对这个憧憬了好几天的职业讨厌透顶,连带的,也不愿意再签订奴仆契约了。这会子,正抱着大眼满到处溜达赏景散心呢。当然,老头巴不得有个机会能讨好,自然寸步不离的跟着护驾了。

    “哥!哥!”萧晴突然跑进大厅,一把揪起萧逸尘就往一条通道里钻:“快!快!大眼找到宝贝了!”

    嗯?居然有意外发现!那么是天道酬勤的意外惊喜呢,还是老天也看不过去,给点安慰奖呢?

    ——————

    成绩差到这份了,不知道有没有安慰奖呢。。。。。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