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怀山,你们俩疯了?敢背叛山寨,不怕血誓惩罚吗?”大当家刘易,见到与自己有点血缘关系的两个侄子居然拿着弓弩向兄弟们动手,气急败坏的同时,也有点不太理解。

    已经改名萧甲、萧乙的两位前山贼面不改色,将手中弩箭发射出去,淡然回答:“我们没有背叛山寨,只是我们以后要换个大当家了!”

    “换个大当家?哈哈!”刘易看着那些闻讯扑上来的兄弟们被对方抓小鸡一样揍的满地打滚,两眼充血疯狂笑一声道:“想抢这个大当家?没问题!只要你能过得了我这一关!”

    “大哥!”坐在椅子上一直没行动的三当家严云山开了口,却不是刘易所希望的内容:“事到如今,你还没认请形势吗?他们这是有备而来的啊!就像大哥你当年带着弟兄们夺取这个位子那时候一样!这时候,只怕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了!”

    刘易红着眼瞪他良久,又把目光投向二当家杨建:“老二,你呢?是想和这孬种一样给人当奴才,还是一起死个轰轰烈烈?”

    杨建苦笑:“大哥,事到如今,你还不悔悟吗?自打你坐上大当家的位子,十几年来,弟兄们的日子越过越苦。到如今,连过年的喜钱都发不出来了。这样的日子,真的就比做奴才好吗?”

    刘易仰天大笑:“我明白了!原来这一场逼宫,是你们一起串通了算计我的!好,果然不愧是我刘易带出来的,够阴,够狠!”大笑中,突然一刀砍向了坐在自己身边的二当家杨建:“想做老大,光凭耍嘴可不够,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两!”

    杨建似乎早有准备,双手一并,一双铁爪滑出,火光溅射中,将砍来的大刀牢牢封锁,同时低吼一声:“老三,你还等什么?”

    刘易一惊,便要抽刀回防,无奈那双铁爪正是刀剑类兵器的克星,一时竟然被锁在那里动弹不得。而似乎被吓坏了的老三严云山突然一抬手,两手间同时发出数枝黑光,足足六支弩箭分头射向僵持中的两人。

    呀!电光火石之间,交战双方都没料想到严云山竟有如此阴狠的招式,六支弩箭只被堪堪闪掉两支,其余四支分别扎在了刘易背心和杨建胸口。

    嘿嘿!两人同时苦笑,果然,三兄弟里,最会耍心眼的,还是老三!

    只不过片刻之间,场中的变化就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就连制定了完善计划的萧逸尘也被眼前这离奇的转变搞昏了头,这是什么神展开?果然江湖无处不在吗?

    一片震惊中,严云山抬起双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面向萧逸尘一行人开口:“你们中间,谁说了算……啊!”

    一声惨呼,却是方才已经中箭倒下的刘易突然起身挥刀横扫,一片火光中,严云山被拦腰砍做两断,却并未立时断气,两手撑地猛然一跃,双手狠狠插入躺在地上动也不动的杨建胸口。杨建果然也没死,双手铁爪挥舞,一爪划断严云山脖子,另一爪脱手飞出,正中柱刀喘息的刘易面门。刘易一颗头颅登时炸的像个烂西瓜,死的不能再死了。

    真尼玛比电视剧都精彩!如此离奇的转变,让萧逸尘除了高呼过瘾之外,实在是找不到别的说法。只不过,三位当家这样子一搞,自己一窝自残,死了个干净,倒省得他再费手脚,也算是有些自知之明。

    “还愣着干什么?打扫战场啊!”魏索居然是第一个回过神的,连声传达命令,指挥一群随从们收拾残局。

    萧逸尘实在闹不明白怎么会出现这么古怪的变化,不过人死了,也就算了。催动魔泉,弹指飞出几个火球术,三具尸体直接燃烧起来,几分钟的功夫,就只剩下几件兵器装备留在灰烬之中。

    “你……居然已经成了魔导士!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毕业的时候,明明只是个七级魔法学徒的,他们说你五行俱全,这辈子都没可能突破魔导士的……”已经被忽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公鸭嗓子这时候突然表了态。只不过,最初的嚣张早已被那几个大嘴巴子抽没了。而当时被揍带给他的畏惧,在见到那几个火球之后,更是化做了深入骨髓的懊悔。对付一个有点钱财的暴发户,就算事发了也无所谓。可是绑架一个魔导士?就算是常青城城主也兜不住啊,何况宋伟一个尚未正式就职的代表镇长!这回,只怕是真的要完蛋了,人家宋平有商会的叔叔撑腰,自家少爷又有什么?

    嘿嘿,有点意思!萧逸尘理都没理他,那两个明显受雇于他的佣兵早已扔了兵器抱头缩在一旁,表示自己与此事无关的态度。那么,现在就是全面接管这里的时候了。

    被伊莲娜和韩冬他们卸掉骨节和被萧甲他们用弩箭剥夺了战斗力的山贼们,看到场中这么神奇的剧情演变,也早就绝了反抗的心思,乖乖蹲在那里等候处理。伊川带领小队随着萧甲他们分头进洞排查,力求不使山贼走脱一个。

    一检查,除了五个霉星高照的家伙很不幸被弩箭射中要害挂了之外,整个山寨中,总共只有这么八个阵亡者。对于做好了大战一场准备的萧逸尘来说,这个结果,已经算是很好了。

    正要发信号通知老头回来汇合,谁知老头却手里拎着一个晕倒的,前面赶着几个垂头丧气的家伙,施施然从山洞内部走了出来。原来,这几个见事不妙,想要从秘道逃脱,结果被守在外面的老头逮了个正着。老头等了半天,见再没动静,索性自己秘道找回了大厅。

    咣!那个昏迷的家伙被扔在地上,本来只是个想脱逃的山贼而已,众人并没怎么在意。但正好搜索内洞的萧甲路过这家伙身边时,突然面色一变:“三当家?他不是已经烧成灰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

    我靠!诈尸?显然不可能,看来这家伙有点手段啊!

    ——————

    掉收藏这种事,实在太惊悚了。难道是裸奔并发症?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