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加入我们?行!只要你有我们需要的能力。会不会像老头那样飞?不会啊,没关系!那会不会像伊川他们那样的狩猎能力?也没有啊,不要紧!只要你有决心,可以签下主仆契约嘛!啊,唯独这个不行啊?那没办法,你只能和尖刀小队那帮一样,做随员了。佣兵和随员的区别?很明显嘛,佣兵前方杀敌,随员后边打旗。佣兵浴血奋战,随员涮锅做饭。活是杂了点,胜在安全啊!

    魏索每每想到这番话,都恨不能把头埋在裤裆里,意气风发的去投靠,结果被人羞辱了一番。为什么?说到底,还是自己没用!因为没用,所以自己才被那一对忘恩负义的狗男女夺了家财,轰出家门。因为没用,所以自己小心翼翼的去找寻父亲死亡真相,却依旧被人察觉后差点弄死。

    韩哥说的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就因为自己傻乎乎一根筋的报着复仇的念头不撒手,所以连本身修行都忽略了。结果呢?靠着这一身不过五的战斗力,就算真的查出点什么,又有什么用呢?没错!魏文涛占据了的那些财产是父亲打拼来的,可是父亲留下的,绝对不仅仅只有那些财物。更重要的,是他那股打拼劲和不服输的精神!父亲当年能以随员身份跻身佣兵行列,并且最终赚下了那不菲的家产。凭的可不是什么小聪明,而是大毅力!

    想通了之后的魏索,突然像变了一个人。虽然没有声明自己愿意做随员,但已经很主动的承担起了随员的责任。不过他的待遇相比尖刀小队那些人,可就要高上不止一个层次了。有他的殷勤,伊氏小队的后勤再无后顾之忧。老头带着丫头继续每天满世界乱飞赏景,其他人除了赶路就是狩猎。再不必操心安营扎帐,生火做饭这种小事。

    三天后,伊氏小队在距离建阳峰匪巢十余里外扎下营帐。这里也是山贼们出入老巢的一个秘密据点,有一队扮成佣兵的山贼驻守。不过在萧甲、萧乙他们这些弃暗投明的前山贼策应下,根本没来得及报信就被一网打尽。只好乖乖的按时发出一切照旧的信号,然后排排坐,吃果果。“感激涕零”的改过自新,成了为萧家家仆中的一员。

    有了这么多内应,建阳峰老巢那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唯一通道就毫无遮拦的摆在了大家面前。

    次日一大早,众人慢悠悠用过早饭,整理了随身物品,推演了各种可能,做足了准备。这才发出信号,通知山上,两支掳人小队同时归来,准备上山。山里很快传出消息,赶紧把人带上来。这儿还有买主等着验货付尾款呢!

    十几里上山的羊肠小道,要是没人带领,还真不好找。一行人浩浩荡荡,走了足足五个小时,等见到山寨关口的时候,日已过午,错过了饭时。幸好大家都有准备用了干粮,不然还真有饿肚子。

    “嘿,好家伙,两条金鱼都带回来了,这回你们几个家伙可算是立功了。回头大当家论功行赏,别忘了哥儿几个啊!”

    “咦?怎么没看到豁子和老疤?那两家伙不是又趴女人肚皮上赖着不下来吧?”

    “哈哈,肥羊到了。我瞧瞧,唔,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怎么就值那么大价钱呢?快进去快进去,几位当家都等急了。得亏你们今天到了,不然都要让兄弟们下山去接你们了。”

    ……

    一路上来,途经四五处险要,居然都有守关人员,可见这伙山贼能够逍遥这么久还没出事也不是侥幸的。只可惜,这些人或许是太过自信,又或者是眼光太差。遇到这么一大群人上山,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讥讽者有之,讨好者有之。可就是没有怀疑的!于是乎,每过一道卡,守关的山贼就完成从良过程。小队过处,有如瘟疫,将沿途所有见到的人类尽数转成了萧大小姐的奴仆。

    等到山寨大门映入眼帘之时,实际上落入萧晴手中的山贼已经多达二十余人,再扣掉因此嘴贱被她杀掉的两个,还有几个因事外出的。如今山寨中留守的山贼,其实只有不到四十个了。到了近前才发现,所谓的山寨,其实就是在半山腰里掏了个大洞。最外面算是大厅,后面数条小通道,想必是所谓的后宅了。根据萧甲他们透露出的消息,其中一条秘道似乎可以通向山顶。为了保证一网打尽,老头骑着扫把去另外一头堵人了。

    “好好好!果然是萧家少爷和小姐,几位当家好手段!”一个让人一听就有点恶心的公鸭嗓子拍着手大笑。

    抬眼望去,近千平方的广阔大厅中,最上首三把交椅,一主两从的格局,应当是三位当家。旁边依次摆放了几张桌椅,其中一张椅子上,坐着那个发出声音的青年。在他身后,站着两个佣兵打扮的汉子,不用想,必然是发布任务的所谓雇主了。

    萧逸尘瞪他一眼,印象中并无此人印象,怒声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让人来绑我?”

    “无冤无仇?”公鸭嗓子嘎嘎笑道:“小子,要怪,就怪你爹不识抬举吧!哼,区区一个乡巴佬铁匠,不知踩了哪坨狗屎撞了大运,得了些便宜。不好好捂着,居然想着一朝翻身做大爷!我呸!商会是什么所在?你们这样的泥腿子也配做贵宾?”

    萧逸尘眼中寒光一闪而过:“你是商会的人?”

    公鸭嗓子大笑:“我要是商会的人,犯得着为你一个乡下小子到这里来?呸!也不打量打量自己有没有那份量!告诉你,要是搁在以前,你们一家傍上了商会,多少还让人有点顾忌。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入了商会却还要去得罪商会的人。宋少爷是什么样的存在?他是商会大长老的亲侄子!你说,大长老是向着你啊,还是向着自家侄子?”

    萧逸尘一头雾水:“说了半天,你是哪位?”

    公鸭嗓子差点憋死,怒哼哼瞪着他道:“我呸!死到临头还敢耍嘴!告诉你,以前你一家被我家少爷踩在脚下,以后仍然要被踩在脚下!这辈子都别想翻身!哼,亚洛镇,不是你们这些泥腿子想的那么容易就可以翻天的!”

    萧逸尘脑中突然一亮:“我想起来了,我曾经在镇守府见过你。你是那个宋……什么来着,就是那个镇长他小舅子跟前的长随!他也姓宋,这么说来,是两家联手要算计我家?”

    公鸭嗓子抚掌大笑:“你倒是不蠢,可惜,晚了!有了你们两个小崽子,萧铁两口子还不得乖乖把家底双手奉上?等到没了那些钱,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暴发户,怎么现了原形,重新卧回泥里去!”

    萧逸尘还想再说,萧晴突然一错双脚,人影一花,啪啪啪数声脆响,伴随着她那怒气盈天的骂声:“老娘最恨嘴贱的东西!我叫你再贱!”

    满厅哗然,再看时,公鸭嗓子已经被殴成了猪头,瘫在椅上没了人样,眼里只有疑惑和畏惧。疑惑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畏惧是刚才这一顿耳光太实在。

    “这是怎么回事?”大当家洪亮的声音透露出内心的极度不满,他也不明白。

    萧逸尘叹一口气:“我这儿还有话要问呢。你这丫头,怎么那么没耐性呢?没办法,事到如今,就只好……打了!”

    ——————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