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索费力的将几只猎物扔上雪橇,不时抬头瞄一眼那个让他打心眼里觉得恐惧的小姑娘。这算是才出狼爪,又入虎口吗?那些绑匪虽然凶狠,可他们至少不敢杀人啊。这个拦路打劫的,却跟他们一点都不一样。小小年纪,说杀就杀。看那样子,貌似是第一次杀人,那个老的还在一旁指点杀人之后的注意事项。唉,这回只怕是完蛋了,父亲死亡的真相还没弄清楚,家里的财产宅院也还没能从那小人手里夺回来。我就要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吗?

    当雪橇在入夜时分与伊氏小队汇合之后,魏索才松了口气。原来不是强盗!而且他还认出了一个熟人。

    韩冬很惊讶能在这地方遇到魏索,递给他一块烤肉:“你不是跟着那个雪狼小队出去历练了吗,怎么搞成这样?”

    魏索苦笑不语,只把目光投向一脸兴奋向大家吹嘘打劫经历的萧晴。

    韩冬笑了笑:“你放心,晴儿只是贪玩而已,没什么坏心的。”

    魏索怔怔的打量他良久,苦笑道:“两条人命啊,说杀就杀了。这还只是贪玩?看来,我确实不适合做佣兵。唉,如果我有她一半勇气,也不至于落到这步田地。”

    韩冬一愣:“你这话里有话啊,难道,魏叔的事,真的有内幕?”

    魏索点头:“我只是没想到,他的手居然能伸那么长。雪狼小队里,居然也有他的眼线。这不,我虽然得了消息,却已经没机会再去求证了。要不是碰到萧姑娘,恐怕下半辈子不是做奴隶,就是当山贼了。要不然,就是被扣个山贼眼线的帽子罚做苦役……”

    萧逸尘苦着脸凑了过来:“既然认识,以后就是自己人了。我替丫头给你赔个不是,不要记恨才是。”

    哗,数道金光闪烁,吸引了三人目光。

    萧逸尘摇头苦笑不已:“老头还真舍得!”

    魏索瞠目结舌老半天,喃喃道:“好家伙,十个金币一只的主仆契约卷轴啊,一家伙就是六只!为了几个山贼,值得吗?”

    萧逸尘黑着脸道:“这老头也忒无耻了!”心下却更加坚定了女孩子要富养的政策,这得亏是个想收徒弟的,要是碰到个起歪心的,瞧丫头那样,多少都得费些心思才行。算了,老头这也算是替我分担一部分压力,就不和他计较了。

    又安慰魏索几句,询问要不要送他回去。

    魏索摇头,然后目光炯炯道:“我想加入你们!”

    萧逸尘不太理解。

    韩冬代为解释:“魏索的父亲是咱们常青城的传奇人物魏风涛,学徒境界的时候就凭着经验成为了佣兵。后来一步一步创下偌大产业,成为了整个常青城所有佣兵们向往的典范。可惜,五年前不幸在一次任务中陨落了。他去世之后,原本替魏家打理产业的堂弟魏文涛侵吞了魏家所有财产,把魏索逐出了家门。这小子这几年在外面没少受罪,好在去年侥幸突破到了士级,也做起了佣兵。”

    魏索接着道:“其实我做佣兵,主要原因,是想弄清楚我父亲陨落的真相。可惜,当年他参加的那个小队已经解散。我打听到其中一人加入了雪狼小队,所以就去了那里。经过几个月的小心打探,总算是找到了一点线索。可惜,就是这么一点小小的疑点,还没来得及我再往下挖。自己就被稀里糊涂的绑了票!可笑,要是搁在五年前,魏家的家底在那摆着,我或许还有那么点价值。可是如今,我不过是个刚刚加入佣兵队伍的菜鸟,什么人眼瞎了,会跑来绑我?”

    萧逸尘问道:“所以,你怀疑这件事,和你那个堂叔有关系?”

    魏索点头:“不是怀疑,是肯定!在绑我回山的路上,那几个山贼已经把事情说的很明白了。我那敬爱的堂叔,送了他们一百金币,请他们把我掳回山寨。然后,他就会配合那些山贼,演一出赎侄的戏码,完事后,再让我无声无息的消失。嘿,他这主意打的真好!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天衣无缝的计划,却被横空杀出来的女大王给破坏了!天意啊!”

    萧逸尘一头黑线:“什么女大王?”

    魏索贼兮兮一笑:“你妹妹比你干脆多了!她就喜欢人家叫她大王。你们要是不收我,没关系,我找那老头也要一张契约去,以后啊,我就做女大王的奴仆了!”

    萧逸尘拍拍韩冬的肩膀:“老兄,你是瞎操心了。到了这步田地,还倒过来勒索我的人,能受人欺负?依我看呐,这家伙指不定还憋着什么坏呢!现在我倒是有点好奇建阳峰那伙山贼了,得是多么奇葩的眼神,才能连着接下两笔自己玩不起的业务?还有,你这头脑明显就不是个安份的料。既然已经没了山贼约束,你却依然鬼鬼祟祟的跟着我妹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别以为韩哥的面子有多大,你要敢不说实话,我就成全你,送你一张主仆契约!”

    魏索目光游离,不敢直视,嘿嘿的笑了几声解释道:“我是真的被吓着了,长这么大,头回见杀人!不过我想加入你们,是发自真心的。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起血誓!”

    萧逸尘白他一眼:“只是你的身价才一百金币,这也太掉份了!”翻手背包里抽出一张卷轴:“这是平等卷轴,主要是那几条保密条例。你要真想加入的话,签了它。不过在签之前,我建议你看仔细点,否则违了约,将要受到等同于血誓的惩罚。”

    平等契约,算是佣兵小队正式签约的合同,一般都要在队伍中试用一年以上才有这个资格。魏索接过来,匆匆扫一眼,咬破指头,龙飞凤舞的签上自己大名。

    好!收起契约,萧逸尘拍拍他的肩膀:“以后,你我就是兄弟了!”扔下一盒精装雪茄,外带一壶半斤装的烧酒,扭头走人。

    魏索在韩冬的指点下,学会了享用这两种精品。美美吸一口烟,突然问道:“他怎么连问都问一声我的技能?万一我要是个废物呢?岂不浪费一个名额?”

    韩冬叹气:“哥们,你想的太多了。你签那个约,只是为了让你保密而已。至于以后你的发展和去向,谁有心思去理?想借他的手替你报仇?你会不会想的太多了!”

    魏索张口结舌,半天才气急败坏道:“怎么能这样呢?我是签了平等契约的!”

    韩冬摇头:“可他不是佣兵啊!”换句说话,那玩意对你只有约束力,却没有任何保障。非要说的透彻点,那就是,你有用的话,将来随时都要听他号召,如果你没用,他才懒的管你,而你却不能用佣兵规则去要求他。

    魏索仰天长叹:“我这是倒了什么血霉啊,打不过人家就算了,现在还被人骗!不行,就算没有佣兵规则约束,我也和你耗上了!操,我就不信了,跟你当不成佣兵战友。总能跟着女大王劫个道吧?凭我的身手,哼哼……”

    韩冬起身离去,摇头叹息,可怜的孩子啊,就这么上了人家的贼船,哭着喊着要把自己卖给人家。就这智商也好意思夸自己头脑过人?小尘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弄的呢?为什么好处都让他占了,最后还能落个好名声呢?真是奇怪了!看来我跟他之间,还是有段距离啊,以后啊,可要好发学习!

    ————————

    游乐场的机器都能把人甩出来,这年头,还有什么能靠得住的?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