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核没通过前,师徒关系尚不成立。萧晴坚决不改口,那枚珍贵的空间玉佩目测已经打了水漂。但袁广进半点心疼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因为丫头理所应当的霸占了那枚玉佩而沾沾自喜。那模样很明显,只要丫头发话,上刀山下油锅等闲事,割肉要命都不皱眉头,要多贱有多贱。这年头,行情不好,收徒弟收到这程度,实在是有点没脸见人。可老头高兴,谁又能把他怎么样?

    伊氏小队赶了一天路,老头带着丫头赏了一天景,晚上沿路返回,与大部队汇合,还能赶上吃饭。一群小辈不敢怒更不敢言。丫头有了后台,性子更加跳脱。她终于可以不用一直看哥哥那张臭脸了,再看老头,也就顺眼了许多。老头得个笑脸,喜欢的好像占了天大便宜,伊莲娜和韩冬等人郁闷的直想在地上画圈圈。

    夜里,老头照例和韩冬、萧逸尘钻一个帐篷。有幸尝了一口萧逸尘独家秘酿的高度烧酒,登时大为赞赏。恨不能搂着酒壶睡。可惜,这次出来带的很少,每人不过两斤配量。几个小子又是商量好的,根本不理会老头好言好语,只给他引个兴头,就生生断了念想。折腾的老头一晚上都没睡好。

    次日一早,老头就扯着丫头在一旁嘀嘀咕咕。早饭结束后,老头扮做有事商量的模样缠着萧逸尘东拉西扯。丫头悄悄潜入帐篷,一盒精装雪茄,一只半斤装的扁铁酒壶到手。等萧逸尘发觉上当,丫头嘻嘻笑着跳上老头的扫把,两天嚣张的在众人头上转个圈圈,哈哈大笑中扬长而去。

    萧逸尘挠头:“完啦!本来是觉得丫头在我跟前不太好管束,如果入了老头门下,也有个约束。可现在看起来,这老头好像比我还不靠谱啊……”

    伊莲娜恨恨向旁边吐唾沫:“最恨你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混帐玩意!不行,丫头都得了一盒雪茄,老娘也要一盒!还有烧酒,这么冷的天,老娘要陪你发疯,喝你几口酒御寒没问题吧?”

    “……”

    话说袁广进得了好处,感觉与徒弟的距离又近了一步。心情大好,骑着扫把满世界乱蹿。高空里指点江山,欣赏如画美景。正玩的开心,突然发现地面有一路人马颇有些古怪。

    “咦?建阳峰这一带平常没什么人走动啊,怎么今天又来一伙?走,下去看看。”

    两人悄悄缀在这一伙人后面,没一会功夫,就弄明白了真相,原来,是另一伙山贼,也掳了个肉票往回赶呢。模式与那天萧晴的遭遇一模一样,一下子就引起了萧晴的好奇心。眨眨大眼,很快就想出了个主意。

    四名山贼正埋头赶路,眼看着天色近午,慢慢放缓速度,准备找地方打个尖缓口气。

    突然,前方树枝一阵晃动,积雪刷刷往下掉,一个蒙着脸的黑衣矮个子跳了出来,手中一柄大扫把当空划个半圆,娇声喝道:“呔!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从这里过,留下买路财!敢说半个不,管杀不管埋!”

    四个山贼差点笑死,这样子刚一出来还真挺唬人,可这声音一亮相,马上穿帮。敢情是个小丫头!

    “谁家的小丫头,你家大人呢?走丢了吧?哈哈,居然还学人拦路打劫?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强盗的祖宗!”

    “有点意思,看这打扮,像是个有钱的主。索性啊,一起带回去得了,指不定又是一笔横财!”

    “唔,听这声音倒像是挺甜的,就是不知道样子怎么样。要不是这天太冷,嘿嘿,还真是个乐子呢。”

    “**,豁子你还是不是人?那才多大个丫头,你这***简直没人性!”

    “呸!少他娘的装好人。吗的,鲁坎营里你恨不得趴那**身上不下来,有脸说老子还?”

    “**,老子那是正经的嫖娘们,能和这个一样吗?这还没长开呢,起码得再养几年才能用嘛!”

    “看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说那么多,还不是想尝头汤?装的跟真的一样!”

    越说越不像话了,袁广进气的胡子乱抖,几个王八蛋,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萧晴比老头更早发作,手里大扫把狠狠往地上一顿。弯弓、搭箭,整个过程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我叫你嘴贱!”

    语音未落,那叫豁子的家伙已经一头栽下马来。一支羽箭正正插在额头中央,脑后露出个红白沾染的箭头来。

    **!来真的!三个山贼直到这时候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第二支箭已然奏功,那个和豁子对骂的家伙也栽了。

    其余两个山贼大惊,抽出兵器来打马就往上冲。晴儿连发两箭,无奈对方已有准备,都被兵器磕飞一旁。

    眼看着两个山贼已然冲至十几米外,老头双手各自聚一道奥术飞弹,只等着丫头不敌就下手毙敌。然而丫头的反应却让他大吃一惊。

    萧晴静静站在原地,只等着两个山贼冲到身前五米,已然来不勒马转头,脚下轻轻一点,整个人如一缕轻烟在雪地上划一个大大的圆弧,转瞬间已到了两人身后,刷刷两箭,嘶吼两声,两只角马屁股中箭,同时人立起来。

    两名山贼在马上掉头之际,萧晴又是两箭射出,正中两人手中长剑。一人手中长剑脱手飞出,另一个险险扶住。又是两箭,两匹角马头颅中箭,双双倒毙。那个手中持剑的山贼狼狈不堪,就要起身再战,又一箭,依旧射中剑身某处,这一次,再也握不住,成了空手。

    两人刚刚爬起来站直身子,萧晴已经放下弓箭,抢到近前,咔咔几声,将两人双手骨节全给拆了。

    袁广进震惊的连手势都忘记撤消,呆呆的看着这个再次颠覆了自己印象的小丫头,喃喃道:“原来你说的战五渣,是这么个意思啊!哎,你不是魔法学徒么?哪儿学来的这等近身战技?”

    哇!回答他的,是丫头那毫无形象的狂吐。

    瞧瞧,连吐都那么惊天动地的,真不愧是我老袁看中的徒弟。嗯?老头一惊,坏了!丫头这是,第一次杀人?

    摸出酒壶,一边顺气,一边劝解:“你说你,女孩子家家的,干嘛下手那么狠,他嘴巴臭,你抽他几个嘴巴子就得了。要是还不解恨,就拆了关节慢慢摆布,怎么一下子就下了死手呢。这种人渣,死不足惜,可是坏了自己心情,未免太过得不偿失。”

    “老娘最恨这种欺负女人的渣渣,有一个杀一个!”吐了一通,好像有所好转,接过酒壶来漱口,一扭头,看见那红白交染的尸体,又是一阵狂吐。

    老头在这方面没啥经验,想了半天,憋出一句:“第一次见血,是这样子的了,吐一吐就习惯了!”

    萧晴大怒:“又是这句?你就没点新鲜的吗?”正好看到那倒霉的肉票被扔在雪地里,一把揪起来怒喝一声:“死了没?没死赶紧起来收拾!”

    哇!肉票也吐了。

    “我嘞个去,你还是不是男人,这点血都受不了?”

    肉票很憋屈:“你不也吐了吗?”

    “老娘是女人!”

    肉票噤若寒蝉,再不敢吭声。但脸上的神情,显然并不相信她的声明。

    “喂,老娘好歹救了你一命,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说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魏索。”

    “猥琐?你这名字还真是挺中肯!”

    “我……好男不跟女斗。”

    “切,你这样的也好意思叫好男?”

    “……”

    ——————

    谢谢书友<麒麟>的再次588打赏。谢谢书友【非凡的书神】100币打赏。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