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萧晴吃早点的时候就开始发脾气,不时的翻个白眼瞪一下萧逸尘。匆匆吃几口,就推说吃饱了。抱着大眼就要撤退。谁知大眼却拼命挣扎着要往桌上跳,没奈何,只好给它打一碗汤。只是丫头虽然没离开,却板着脸谁也不理,就差在脸上写上“老娘不高兴”几个大字了。

    这当口,袁广进很及时的把握了机会,也不嫌人家笑话,腆着脸凑了过来:“晴儿别生气,不就是不让咱看热闹嘛。有什么了不起,臭小子不带你去,师傅带你去!”

    切!萧晴撇嘴:“你以为你是谁呀!连汤都不敢喝的胆小鬼,还有脸充人家师傅!”口袋里掏出个果子来,狠狠咬一口:“你说去就去啊,那我多没面子?”

    老头正想岔开话题,突然脸色一变:“快放下,那是碎心果!”

    萧晴翻个白眼:“谁不认得这是碎心果?要你来提醒!哼,胆小鬼就是胆小鬼,不敢喝汤,果子也不敢吃!我就吃了就吃了,怎么着!疼死我我愿意,你管得着吗你!”

    老头急的抓耳挠腮,一副不知所措的慌乱模样,突然一扭头,怒声喷向萧逸尘:“你个臭小子,不就是几个小蟊贼嘛,有什么了不起,看给晴儿气的……你还不赶紧想办法,丫头都把果子吃完了!”

    萧晴很配合的做了个痛苦的表情,扔下手里半只果子,捂着胸口,扭着小脸:“哎呀,疼死我了疼死我了……”猛然跳起来,一指老头,笑的前俯后仰:“咯咯,你好傻噢,这样也相信!”

    老头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心里急的要死,刚要训一下丫头不知深浅,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突然一扫,却见旁观的几个小家伙全都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哪里有半点紧张气氛?老头一下糊涂了:“不对啊,我明明看着丫头把果子吃掉了啊,难道这不是碎心果?”

    拣起丫头扔下的半只果子,嗅一嗅:“没错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已经找到了中和毒素的法子?”

    萧晴不屑道:“切!这东西那点毒素,需要中和吗?”

    老头吓一跳,纵然以他宗师境界,也不敢嚣张的宣称能抵御碎心果毒素,丫头怎么就这么大口气?她是怎么解决那种撕心一般痛苦的?

    萧晴接着道:“不过是刚开始吃的时候有点疼劲罢了,多吃几个就习惯了!我们平常饭后都吃这个消食的。”

    老头一张老脸黑的没了样子。不远处,一群奴隶也听了这话,心里大喊输的不冤,拿碎心果消食这个情况,远比用敌敌畏泡面、地沟油炸饼、苏丹红毒奶粉之流要强悍的多。惹上了这么强悍的存在,纯粹是自己不开眼,怨不得旁人!

    随后,老头发现,丫头没说大话,这帮小子真的拿碎心果当饭后水果消食了。天!老夫眼花了,还是妖孽多到没人管了?

    好在,经过这个小插曲,晴儿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老头趁机凑过去一通求教模样,缠了一会,马上转移话题,要带着晴儿先走一步去山贼老窝打探消息。果然,丫头一听,马上两眼放光,来了精神,不过很快就又沮丧了下来。

    “哥哥不让去的……”小嘴都能挂个瓶子,怀里大眼也有点紧张了,唯恐一不小心被捏死。

    袁广进大手一摆:“他只说不许你到时候插手,又没说不准你提前去打探。再说了,有老夫堂堂魔法宗师在,安全方面还用得着考虑吗?谁要敢有意见,让他来问老夫!”

    晴儿大眼骨鲁鲁看向哥哥,后者面平如水,毫无反应。丫头小脚一跺:“你看他那样子,有一点同意的意思吗?”

    袁广进笑道:“切,你是老夫弟子,去哪里,做什么事,犯得着要他同意?再说了,凭他们靠角马赶路的速度,到建阳峰起码也得三天!咱们用飞的,几个小时功夫就到了!顺便还能帮他们查看一下沿途环境呢,说不定还能捉几个探子回来,反正,不影响他们剿匪行动就是。你管他答应不答应!”

    晴儿悄悄打量哥哥表情,见他并没有往常反对自己时的模样,心里松了口气。转移目标,问老头:“老头你会飞么?”

    袁广进嘿嘿一笑,一伸手,亮出那支飞天扫把:“我们有这个!”

    萧逸尘大怒:“那是我的!”心中却已经乐开了花,这老头还真有意思,对丫头的回护之意也很真诚。不错不错,值得托付。

    袁广进挥手:“你的又怎么样?拿来用用不行吗?小气巴拉到死!丫头,别理那小气鬼,咱们走!”

    萧晴一见哥可吃瘪,心情大好,雀跃着跳向老头,老头一把将丫头揽在怀里,驱动扫把,刷一声飞起在空中,歪歪扭扭飞向前方。

    “哎呀,老头你笨死了,这都飞不好,还不如人家自己飞的好呢。”

    “别急别急,老夫这是第一次飞嘛,熟了就好熟了就好。”

    “哇!上面好漂亮啊,老头再飞高点再飞高点,追那只鸟!哎呀,忘了带弓箭了,老头我们回去取吧!”

    刷一下,一老一少又飞了回来,伊莲娜早就将丫头的弓囊准备好了,轻轻一抛,老头接起,兜着圈子,再次飞走。留下一串笑声:“哥哥脸臭臭的样子好好玩哦……”

    伊莲娜望着大小飞人没了踪影,奇怪的问道:“你就那么放心丫头跟个陌生人走?那老头你可是昨天才见到的啊。这好像和你的性格不太相符吧?”

    萧逸尘笑的很古怪:“大姐,我虽然是乡下人。可好歹也上过几天学的好不?帝国排名第一的符纹师,多少也还是听人说过几回的。就算认错了人,可人家那宗师境界摆在那儿。他要真有什么坏心思,你觉得咱们这些人加起来,够给人家塞牙缝?这样也好,老头要是通过了考核,丫头入他门下,倒也不算辱没了我萧家名声。”

    辱没?萧家名声?拜托!你们萧家就是个乡下打铁的好不好?也好意思说名声?人无耻得有个限度啊!

    伊莲娜恨的牙痒痒,可仔细一想,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怪得了谁?真是没天理!不过丫头有个强大的师门,对大家都有好处,要是没有这臭小子那气死人不偿命的态度,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桩美谈。

    想了好一阵子,突然一笑,指着萧逸尘笑骂:“堂堂魔法宗师,被你们兄妹玩的像个老傻子,说出去都没人信!我说你小子也忒缺德了,人家袁大宗师,那是名闻帝国几十年的大人物老前辈,多少人恨不得拍扁了脑袋挤去他门下做弟子。轮到你这儿倒好,老头哭着喊着要收徒弟,你们这对无良兄妹还死活不乐意,搞的老头要靠撒泼耍横来通过考核。现在还要骑个扫把满天飞来逗丫头开心,收徒弟收到这份上……啧啧,你就不怕老头翻脸?”

    萧逸尘嘿嘿一笑:“那你也得看老头怎么看这事啊。你看见老头生气了吗?我有逼他做什么了吗?那都是他心甘情愿自己做的好不好!骑扫把怎么了?我那是精良级扫把好不好!旁人想骑还轮不上呢!”

    “说的也是啊,唉,老头真惨,抱着宁缺毋滥的心态挑弟子。折腾了几十年都没找到一个,结果呢?这回碰上一个,倒被人家嫌弃了!这也太没高人风范了吧!哎,你倒是说说,为什么你那么摆布老头,他都不生气,反而还有些讨好的样子呢?你真不怕天打雷劈?!”

    “无知的凡人啊,神的境界,你们是永远也不会明白的。天打雷劈?我还真是有点期待呢……”

    “我靠!老娘算是服了!”

    “明白我的境界之高了?”

    “知道你的无耻没底限了!”

    “哈哈,过奖过奖!”

    “这他娘的是夸奖吗?我……呸!你们这帮懒虫,还愣着干什么?吃了饭不用干活吗?当自己是大爷吗!麻溜的,拔营启程,兵发建阳峰,老娘要大开杀戒!”

    ——————

    谢谢书友【義绝風】的500币打赏。你们的支持,是我码字的动力。。。。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