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广进很郁闷,想收个悟性好些的徒弟,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原本以为只要挥手间灭了那伙不知所谓的小蟊贼就算完事。谁知萧逸尘给他的任务,完全与剿匪行动不搭边!具体来说,就是要老头在他们剿匪的过程中,取得萧晴的认可。

    其实要说联络师徒感情这回事,老头虽然没收过徒弟,却有过师傅,这点经验还是有的。可要命的是,今时不同往日,他当年求学的那些感悟,用在与丫头的关系上,完全没效果!

    最让他头疼的是,萧逸尘带着伊氏小队打算去剿匪了,丫头自然也是要跟着去的。可是他却偏偏不许丫头参与到行动中去。但丫头是个什么性子?这样的无理要求岂能答应?当场就拉了脸,撅着小嘴气哼哼谁也不搭理。对上老头那赔笑的脸时,更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还不时的嘲讽一句,脸小鬼有什么资格做人家师傅之类的窝心话。

    唉,本来丫头对他的看法就越来越差,现在再搞上这么一场。能够讨好丫头自然是个缓和良机,可萧家这小子,居然搞出限制来。又不让丫头参与,又要限时让自己取得丫头好感。试问,自己拦着丫头不去凑热闹,除了让这小姑奶奶更加生气之外,对两人的关系,能有什么帮助?

    考核,考核!袁广进不由望天长叹一声,当年老夫拜师的时候,就求爷爷告***,受了好多白眼刁难。好不容易凭着悟性和毅力终于脱颖而出,入了恩师门下。心里也曾憧憬过,将来有朝一日,自己收弟子时一定要如何如何,怎样怎样。谁知,到了如今,真的有了弟子人选,却还要再来一次当年的痛苦。

    几十年时光荏苒,怎么转来转去,总是老夫倒霉呢?看丫头方才进帐篷前那气呼呼的样子,明天还不定理不理我老人家呢,怎么办啊!

    老头正在望天发呆,一个憨乎乎的小子凑了过来,正是韩冬。却见他一声不吭,坐在老头旁边,怀里摸出个漂亮的铁盒子,轻轻一按,喀吧一声弹开,取出一支远比寻常规格要细小许多的小号雪茄递过来:“前辈,来一支提提神!”

    嚯!袁广进两眼一亮,雪茄啊,好东西!不过这玩意做的也太精细了些吧?韩冬拣火枝点烟,老头不需要,手指一搓,一团火苗跃在指尖,魔法宗师嘛,要是这点能耐都没有,实在没脸见人。

    美美吸一口,哇!老头眼更亮了:“这口感,极品啊!”扭头看韩冬:“这么好的品相,值不少钱吧?老夫都没见过有卖的。难怪你们几个小子这么胆大包天呢,想必都是世家子弟吧?”

    韩冬嘿嘿一笑:“在您老面前提什么世家,没脸见人。”

    我说嘛,臭小子没事跑来献殷勤,袁广进微微一笑:“你认识我?”

    韩冬点头:“我爷爷是韩鑫,我小时候见过您老。”

    噢!袁广进苦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小冬瓜!你个臭小子,认出老夫了,也不帮忙说好话!害老夫丢人现眼!”

    韩冬摇头:“我是在您老亮了字号之后才想起来的。之前哪能想到,您老会做这等打扮啊!”

    咦,不对啊!袁广进突然一愣:“以你老韩家的情况……你能抽得起这么好的烟?小子,莫非你做了人家家臣?这可失了你韩家门风啊!”

    韩冬笑笑:“前辈误会了。我和小尘、娜姐是好朋友。这烟,也是小尘自己做的。要说口感好,那也是因为用了心。从选料到成功,整整用了一个月时间呢。光是发酵出香那个环节,每天就要花几个小时功夫照料。岂是市面上卖的那些货色能够比较?”

    袁广进皱眉,再次吸烟,闭眼细品,点头:“不错,此烟香味撩人,更难得的是浑然一体。全不像那些货色各种气味混杂一团,抽进嘴里如同喝了一口涮锅水。以老夫这等见识,居然也无法分辨其中都有什么原料。确实是费了心思的!这么看来,倒真像萧家小子的手笔,就像他煮的汤、烤的肉,所有的调料、食材,经他手之后,那美妙的滋味就会圆融的混在一起,生成一种全新的味道……”

    老头自己陶醉了半天,猛然扭头:“小子,你这无事献殷勤的,是想要什么好处?”

    韩冬连忙摆手:“前辈误会了。我只是过来和前辈打个招呼而已,至于您和小尘、晴儿的事,我不敢插嘴。再说了,有小尘这样的朋友在,什么需要他都能解决。目前还没有需要惊动前辈的难处。您看,我家祖传这面盾,小尘都已经帮忙给翻新了……”

    什么?老头一惊之下,也顾不上什么前辈姿态了,一把抢过赤霄盾,仔细观察一番,喃喃道:“好手艺好手艺,这几个符纹,居然比原来的还要好几分。唔,看来隐世门派确实有过人之处!不行,无论如何,老夫也要在丫头的师傅里占一个名额!”

    这会子,老头已经不再奢望能够独自霸占这个徒弟了。有了丫头这个联系,告上萧家小子,往后方便自己多搞些大破灭前的技术才是。嗯,这个考核的事,怎么弄呢?想着想着,看向韩冬的目光就有些不太一样了。

    韩冬觉得背上一冷:“前辈,你别指望我啊。小尘对朋友确实没二话,可别的事都好说些,唯独沾上晴儿的事,那是绝对没得商量!我可不敢去触那个霉头!”

    老头撇嘴:“你想什么呢?不就是个考核嘛,老夫什么风浪没见过?老夫不过是想多了解一点丫头的脾性而已。这样也方便老夫见机行事嘛,来,小子,你给爷爷好好说道说道,这丫头平时都是个什么性子,都有些什么爱好?”

    韩冬心里直犯抽,要搁在以往,袁宗师主动拉笼自己,还以爷爷自居,那就是个了不得的荣耀。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赶明儿丫头拜了你做师傅,我不得生生矮了那兄妹俩一辈?本来在这个小圈子里,我就是四人里最可怜的那一个,有了这事,还不得被他们笑话死?

    萧逸尘好不容易哄着丫头入睡,悄悄返回自己帐篷的时候,瞄了一眼,韩冬低声细气向老头讲述萧晴的事。嘴角轻轻勾起个弧度,再加上老头这个宗师级靠山,以后的日子,就更顺心了吧。

    ——————

    我汗啊,居然忘记上传了,真是愧对天下人。。。。再次感谢书友【zxcv浅】和【白$龙】的打赏。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