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时,一只狸猫大小的白色小动物正满脸期待的趴在萧逸尘肩头,黑白分明的两只大眼里,满满的全是渴望。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摇曳的欢快。仔细一瞧,却见这畜生的长相,似猫非猫,似狸非狸。有几分像狐,又有几分像貂。如果放在地球上,绝对是一只秒杀万千少女的萌宠。可是在水蓝星,这么小的生物并不多。莫非是某种魔兽幼生状态么?

    这东西是什么玩意?狐疑的萧逸尘一把将它揪起,不沾染半丝杂色的小家伙马上耸肩耷耳,一副任打任杀的乖巧模样。萧逸尘运起真实之眼一扫,结果更加让他吃惊。并非这东西显示出如何强大,而是没得到任何反应!魔法波动或者生命强度这些可以区分生灵的色泽和气息,在这小东西身上,完全看不到!那种感觉,就好像它根本不存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哇噢,好可爱哟!毫无意外,伊莲娜和萧晴两个女孩子首先被萌倒,抢着就要过来把玩。

    到底是伊莲娜距离比较近,手又快,气急败坏的抽打萧逸尘手背一下,小心翼翼将那小东西搂在怀里,欢喜道:“你看这小鼻子小嘴小蹄子,还有这会说话的一对大眼睛。怎么就下得去手?真是没人性!”

    萧晴两眼弯成月牙,小心的围上去,左右打量一番,欣喜道:“哇,你看它,还是双眼皮哦。”

    萧逸尘被打倒,扭头看向凑过来的老头:“前辈可曾识得此物?”

    老头摇头:“或许是某种会变身的魔兽?可这气息也不太像啊,这东西不见任何魔法波动,倒有点像那种无法修行的平民一般。世间有这样的魔兽么?”

    萧逸尘接口道:“或许,只是普通的兽类?就是魔兽中无法修行的那一类?”

    老头奇怪道:“要是在今日以前,有人如此说,老夫肯定喷他一脸。这等弱肉强食之地,倘若没点保命技能,岂能在如此残酷的环境里生存延续下来?可是见到这东西,老夫还真有点吃不准了。别的不说,这东西方才出现时,老夫竟然毫无察觉。又或者,这便是它的生存之道?”

    萧逸尘摇头,这东西太古怪了。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肩头,自己竟然毫无察觉,要是它有什么攻击手段,自己岂不只有挨揍的份?还有,在这个连老鼠都能长到一米高的环境里,怎么还会有这么小的小不点?印象中,学院的魔兽教材里根本没这一号啊!

    小兽任由两个女孩子来回倒腾,却只把双眼放在那锅香气撩人的碧玉龟汤上。粉嫩小巧的鼻头不住的耸动,一副饥渴难耐的可怜样。惹的两个女孩子母性泛滥,不住声的安慰。又给它撕了一盘子烤肉,小家伙嗅一嗅空中香气,嘴里呜噜呜噜几声,埋头大嚼。

    “哇,小家伙这是饿了多久了,这么能吃。慢点慢点,没人跟你抢……哇噢,这都是第三盘了,它怎么还没吃饱?”

    “这些肉加起来,都比它自己大了吧?它是怎么吃下去的呢?”

    萧逸尘本想劝解她们小心点,这东西有古怪,在开口之际又将话头按下,不知为何,他觉得这东西并无丝毫恶意。一如他初见韩冬和伊莲娜时,便认定他们是可交之人那样。

    锅里的汤差不多了,萧逸尘从包里翻出一瓶特殊调料。这玩意叫“春不老”,是一种无阶药草,它并无什么药效,也不能增添任何气味或者口感。唯一的作用,就是可以让魔兽的肉在短时间内煮的烂嫩。乃是炖料中的最佳伴侣。

    春不老的神奇作用,还有个很苛刻的条件,就是下料时机。而萧逸尘自然是个中高手,他一直盯着火候,等到时机差不多时,却扮出一副刚想起来的模样,洒了春不老入锅。等汤再滚一次之后,便告成功。

    打了半碗,吹一吹就要往嘴边送,登时惹的一片尖叫惊呼。所有人全都紧张的阻止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搞什么?”萧逸尘挺纳闷这个事情:“满满一大锅呢,有你们喝的,犯得着这么急眼?”

    伊莲娜也顾不上那小呆萌货了,一把抓住他手中的汤碗:“你不能喝!”

    “为什么?”

    “这汤有毒啊!”

    “谁跟你说,有毒的食材煮出来的东西就一定有毒了?”

    “反正你不能喝,这东西谁都没喝过,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唉,你们这些人可真是……得嘞,晴儿把那双眼皮的小家伙拿过来,让它占个便宜,先喝一个看看。”

    晴儿小脸马上苦了:“不要!哥哥好残忍,小家伙这么可怜,还要拿来试毒!”一扭头,正好看到尖刀小队几个和那四个山贼:“让他们几个先喝!”本来丫头并无这等担心,可被娜姐说了这半天,自己也动摇了。以前总听哥哥说龟汤好喝,却不知道是用什么龟做的。要早知道这碧玉龟有毒,她说什么也不会闹着让哥哥煮汤的。

    那几个一直在关注这边动静,闻言大惊,一个个惊恐万分,抖如筛糠。他们毫不怀疑这小姑***诚意,她可半点玩笑的意思都没有,说拿他们试药,那就是真的打算那么做。没办法,俘虏和奴隶一样,哪有什么人权,在主子眼里,连只小畜生都不如!

    唉!萧逸尘一脸黑线,这丫头的价值观已经扭曲的没个样子了。真是头疼!一扭头,看到老头那张期待的脸,汤碗一递:“前辈可愿一试?”

    老头打个哈哈:“老夫平生最喜欢的东西,无过于美食美酒。若非亲眼所见你料理过程,只这等勾人魂魄的香气,老夫说什么也要痛饮两大碗……”

    萧逸尘露出个不屑的神情:“原来前辈只是徒有其表!须知真正的美食大家,那是宁可不要性命,也要一饱口福的。想当年,洪七公明知菜中有毒,却仍然大快朵颐。后来有机会将毒酒逼出体外之际,又因不舍那一口美酒,生生将其按落回肚。这等置生死于度外的大气量,方才有资格领略美食真谛。”

    老头面色一黯,却不由自主的去想,那洪七公是何人,怎得之前从未听人提及过?

    萧逸尘却也只是逗他一下,转过来将两个女孩子推开:“别人怕中毒,难道我还能怕不成?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么?”

    两人恍然,对噢。人家是药剂行家,说不定真的已经解了那碧玉龟的毒。再说了,就算真的中了毒,他肯定也还有解毒之法的。

    在所有人的围观中,萧逸尘将那一碗龟汤大口大口喝了下去。

    ——————

    感谢书友【zxcv浅】688打赏。书友<麒麟>588打赏。

    存稿箱君节操沦丧,居然没有准时发布章节,真是让人心寒。

    最后,弱弱的求一声票。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