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还是没能拔营回家。等萧逸尘一行返回营地时,天色已然黄昏。几个倒霉的山贼和尖刀小队的口供一对比,确认了背后算计他们的是流云团一个叫宋平的佣兵。而让人头疼的是,对方似乎很清楚伊氏小队这些人的底细。可是自己这边却根本不了解那家伙,只能从尖刀小队嘴里掏那么一星半点并不重要的消息。知道那家伙确实有商会背景。

    把资料一对比,这显然是一场敌暗我明的不对称游戏。那么,傻乎乎的带着这些俘虏去讨公道有用吗?流云团是一个三级佣兵团,旗下数十支十人小分队,是一股不容轻视的力量。而且,算计自己的行为,到底是那家伙个人的小动作呢,还是团里人人有份参与呢?这些情况搞不清楚,就算找上门去也未必就能讨得了好。

    夜色渐深,熊熊篝火旁,萧逸尘一边烤肉,一边思索应对之策。

    伊莲娜性子急,忍不住又过来嘀咕:“依我看,你纯粹是想的太多了。人家现在都惹到头上来了,难道就因为他有背景有后台,咱就硬忍了这口气?那也太憋屈了些吧!大不了,老娘把家里的几支精英小队全拉出来,明刀明抢跟他们干!有什么呀?”

    韩冬连忙泼凉水:“我觉得小尘考虑的在理,你怎么知道这不是商会那些奸商们有意放出来的烟雾?无论是想试探咱们的底线,还是想要算计小尘手里的东西。如果真是他们在背后玩花样,那肯定还有更多更大的手段在等着咱们呐。”

    伊莲娜火了:“那难道真的就这么生受了?咱们手里有人证!”

    萧逸尘冷笑:“如果人家说是咱们图谋不轨,然后残杀同胞,又反过头来抹黑幸存者呢?”

    伊莲娜哑口无言,这种阴谋之类的东西,果然不是她那种性格可以理解的。

    一直把玩着飞天扫把的萧晴突然插嘴:“我们杀进山贼老巢,把他们统统抓起来,我们自己做山大王……”

    众人大汗,这丫头想做山大王已经着迷了。

    萧逸尘突然双眼一亮,没错啊!既然一时半会摸不着对方的底细,那么,就从容易掌控的方向入手。根据四个山贼的口供,建阳峰一伙,大大小小加起来,也不过六十来号。而最厉害的三位当家,也只有大当家刘易是九级武士实力,其余两位当家,不过七级武士而已。其余众喽啰们,都是些不到五级武士的杂鱼。

    用萧氏兄妹的话说,不过是一群战五渣而已。这样的实力,别说用计谋手段了,就是堂而皇之的正面攻打,都有八成赢面!哼哼,不管那宋平有什么背景,咱们以不变应万变。你伸哪只手出来,我们就剁了哪只手!正好拿这些小蟊贼来试试突破之后刚刚掌握的那些手段!

    想通关节,萧逸尘心情大好。将丫头打发去调教那几个新收的奴仆,自己三人聚在一起嘀嘀咕咕开始商量攻打山贼老巢的细节。

    哇噢!正在商量中,就听丫头一阵欢快的笑声,一路小跑奔了过来:“哥哥,抓到一只绿乌龟噢……人家要喝乌龟汤!”

    丫头后面,尖刀队长捧着一只脸盆大小的碧玉龟送了过来,看这家伙的脸色,很明显对丫头颇有顾忌,也不知丫头给他吃了什么苦头,应该教训挺深刻。

    看着萧逸尘搓着手应下煮汤的事,伊莲娜和韩冬的脸比碧玉龟还绿。

    “小尘,你知不知道这碧玉龟为啥是绿色的啊?”

    “这玩意有毒嘛!”

    “呃!你既然明白,这东西浑身上下都是毒,还要用他来煮汤,难道是打算喂他们喝?”

    尖刀队长刷一下脸也绿了,双手紧握,浑身乱颤,显然对这个事情很紧张。

    萧逸尘笑道:“你们不知道吗?越是有毒的材料,做出来的东西就越美味。”

    要是别人说这话,估计这会早被唾沫喷倒了。就算是萧逸尘这样屡屡打破常规展现神奇的存在,涉及到这个问题,都无法让人完全信服。

    伊莲娜咧着嘴:“不知道你怎么会得出如此古怪的结论,反正我们是从来都没听说过。你看这碧玉龟,号称三阶魔兽,可是除了皮厚壳硬之外,没有獠牙,没有利爪,连个魔晶都没有。受到攻击只会躲在壳里硬撑,可以说全无长处。但这么毫无攻击力的家伙,却能活的很逍遥自在。除了它防御力惊人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它这一身是毒的特性。佣兵也好,魔兽也罢,谁会费心费力的为了一堆毫无用处的毒药去浪费时间?”

    唉,你们不明白的!萧逸尘也懒的跟她解释,别看广告,看疗效!

    想当初,有一个以食为天的古老民族。号称天上飞的不吃导弹,水里游的不吃潜艇,地上跑的不吃坦克。长腿的不吃桌椅板凳,长翅膀的不吃飞机。耍嘴的不吃收音机,耍力气的不吃龙门吊……凡天下可见之物,无不可入食谱之列。可以说,只要是活的,就没有他们不敢吃、不能吃、不会吃的东西。

    这个优秀传统,由于地球生物不断灭绝,诸多口味上乘的食材都被列入了保护名单而不得不收敛。幸好转入《混沌》世界之后,人们可以重新寻找那种无所不吃的感觉。而碧玉龟此类以毒著称的魔兽,正是当年最抢手的上等食材!

    将碧玉龟倒置在火堆旁边,并未触碰它,只是冷眼旁观。足足过了十几分钟之后,碧玉龟似乎感觉到周围已经安全,慢慢伸出脖子来试图翻身。就在此时,一直虎视眈眈守在一旁的萧逸尘手起刀落,刷!一颗碧绿的小脑袋被砍落在地。伊莲娜尖叫一声连忙闪开,这玩意浑身是毒,就连它的血也是有毒的!沾上一点,会有许多麻烦。

    砍断碧玉龟脖子的同时,萧逸尘已经将它的尸首竖起,使得脖子断口处喷出来的鲜血全都缓缓流淌浸在龟身周围。

    等到龟血不再流淌,萧逸尘举刀沿龟壳划一个圈,叭搭一声轻响,碧玉龟被上下分成两半。

    很熟练的挖出龟胆,将胆汁滴遍龟身,洗涮了汤锅,挖出龟肉,开始烹制碧玉龟汤。

    不一时,浓郁到让人惊艳的香味开始散溢,光是闻着这味,就勾得人馋虫乱扭。

    “哇,这玩意果然能吃么?”第一个响应的,却是到了营地后一直被冷落的老头。

    萧逸尘不怎么喜欢这老家伙,在他印象里,早已给老头打上了虚伪的标签。见他问起,也就吱吱唔唔的不愿多说。正在琢磨怎么找个借口把老头赶走,突然觉得肩头微微一颤,一团白影悄然无声出现在左肩上方。

    猛然一扭头,我靠,这是什么东西?!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