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萧逸尘打算接了丫头直接飞回营地的,可现在丫头半道上“拣”到个老爷爷,又抓了几个山贼说是要回去做家丁,拗她不过,只好改变计划。

    萧逸尘自己都能灌输给妹妹那种游戏风尘的高人风采,自己当然也知道深浅。加上“真实之眼”那么一扫,老头身上的魔法元素居然呈现出淡淡的红霞。这是宗师级魔法师的象征!难怪老头丝毫不惧十香软筋散呢。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舍妹淘气,让前辈见笑了。”不管抓山贼有没有老头的份,花花轿子大家抬,面子工程没人不爱。

    老头哈哈大笑:“小友这话说的,真让老夫汗颜无地。不瞒小友,丫头脱身擒贼之事,从头到尾,老夫都没出半天力。反倒是老夫给丫头添了许多乱才是,唔,丫头说的,拣到老夫,此言不虚,哈哈!”

    萧逸尘还要客气几句,晴儿已经扯住他要玩飞天扫把,只好哭笑不得的告诉她如何驱使,末了提醒道:“这东西虽然可以不费自身魔力飞行,却需要消耗很多的精神力才能操控。你现在尚未突破士级,且不可……别飞太高啊,真是头疼,怎么一出门就疯的管不住了呢。”

    原来丫头根本没耐性听他交待完,只是掌握了窍门,就直接骑着扫把呼一声飞了起来。

    萧逸尘摇头苦笑,向老头告个罪,过去将四个倒霉山贼解开,又与他们嗅了解药,然后大咧咧指挥四人去砍树过来制作雪橇。他根本不怕这几个家伙玩花样逃跑,大不小全都砍了,然后轻装上路呢。

    四个山贼此时心理早已翻天覆地,甚至山贼甲在听到丫头方才说要将自己几人拉回去调教成家丁的时候,直接就憧憬起了豪门大户里那种吃香喝辣的幸福生活了。再加上,被丫头那一番整治玩的死去活来好几次,如今又见到了她嘴里没口子称赞的哥哥出现,哪里还敢再生半点非份之想。

    萧逸尘和老头一边聊着没营养的话,一边指点着晴儿在空中飞行。丫头从来就对这种东西最是喜欢,越玩越是开心,不料很快便乐极生悲,区区五级魔法学徒那点可怜的精神力被她挥霍一空之后,脑子一沉,飞天扫把顿时失控,整个人从三米多高的空中摔落雪面。

    咦!萧逸尘咧咧嘴,一点上去救援的意思都没有。

    老头被吓一跳,结果看到这个无良哥哥居然是这种表情,当场就火了:“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丫头摔跤,不扶一把就算了,还在这里幸灾乐祸!亏得丫头还口口声声把你夸的没边呢,谁知却是个冷心肠的混球!”

    萧逸尘笑而不语。

    那一头,滚了一身积雪的晴儿翻身坐起,呆呆的看了一圈四周,挠挠头,嘻嘻笑着扛起扫把跑向哥哥。

    老头越看越惊讶,几个呼吸间,丫头就已经闪到了面前,老头不由自主的抢过扫把,却顾不上看,只把丫头目不转睛的瞧个没完,嘴里啧啧有声:“了不得,了不得!以学徒境界就可魔力外放,驱驶装备。这简直颠覆了魔法原则!快告诉老夫,你是如何做到的?”

    萧晴撅嘴不理老头,揪着萧逸尘的衣服,可怜兮兮道:“晴儿知错了,哥哥不要凶人家啦。”

    萧逸尘曲指在她头上轻轻一弹:“得意忘形!早就告诉过你,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把自己所有的底牌都掀开。只是一支扫把,就玩到精神力枯竭,以后再有别的好玩东西,还不连命都耍丢了?”

    老头郁闷不已,我老人家好歹也是个宗师啊,就这么被无视了!老夫的存在感真的就那么低么?真是岂有此理!狠狠一使劲,手中扫把突然轻轻一颤,老头吓一跳,连忙施一个鉴定术过去,这一看不要紧,差点吓出心脏病来。

    “经过雷霆之力淬炼的万年梧桐木芯、三阶焰尾狼之尾、焰尾狼魔晶。嘶!风属性的符纹阵图一个,拥有悬浮、羽落、迅捷、储力、回复五种功能……这这这这是精良级装备!而且,是今天刚刚打造成功的!喂,小子,打造这支扫把的人现在何处?”

    晴儿咧嘴:“切!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哥哥现在已经突破士级,以后这样的玩意要多少就有多少!”

    “什么什么?你的意思,这东西,是你哥哥自己打造的?小子,此言果真么?”

    唉!萧逸尘无奈的敲一下丫头,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呢?看来下阶段很有必要加强一下保密意识了。

    见萧逸尘没有否认,老头激动了:“如此说来,你果真如丫头所说那般,有个传承自大破灭时代的师门么?”

    萧逸尘点头:“师门虽可追溯自大破灭之前,但传承早已残缺不全。目下所余,恐怕万不存一。”

    老头叹息:“大劫难大劫难,曾经的魔法辉煌经过那一场黑暗,几乎尽数灰飞烟灭。你那师门能有劫难前的线索,已是不易。能够保留下火种,无论多少,都是我们人族的大幸!老夫相信,只要我们人族齐心协力,总有一天,能够重现昔日魔法文明鼎盛之境!”

    萧逸尘暗笑,果然哪里都一样啊,只要有好处,无论是什么人,总会寻出这样那样的借口,打着为国为民的大旗来侵吞你的东西。相比之下,那几个山贼的行为倒更加光明磊落一些,至少人家还知道摆一个绑架肉票的姿态。

    同样是抢劫,挥舞着板砖小刀满街乱喊的是小毛贼,手持兵器绑架勒索的是强盗,真正的宗师级盗贼手无寸铁,他们只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严辞批判,就能让芸芸众生俯首称臣,最后乖乖将钱财奉上。骂人不带脏,抢劫不用枪,这是一种境界!

    他很清楚,像这种嘴上总是挂着大义名份的人,做事的时候也总是讲究一个师出有名。这其实也是伪君子们的悲哀,明明心里发怒,脸上还得扮出人畜无害的表情。因此,倒也不虞他会翻脸做出强盗行径来。只是,萧逸尘对于这种打着大义高旗的嘴脸十分缺乏好感,因此,对老头的态度也相应的冷淡了几分。

    于是,正满怀期待想趁热打铁套近乎的老头突然发现,原本还笑意盎然的少年,突然就冷了下来。虽然脸上仍然在笑,但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之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怎么回事?老夫说错什么话了吗?

    ——————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