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嗅一口,紧闭双眼嘴鼻,面孔朝天呈四十五度状,白发白眉白胡子的老头很陶醉的向在场五人表演了一番旁若无人的境界。

    啊~!长呼一口气,老头睁开昏花无光泽的双眼,颤声道:“此汤香味中正平和,各种配伍佐使无不恰到好处。老弱服之可补气,青壮服之可强身。好汤啊,好汤!”又叹息一声,泪花闪闪:“可惜,如此好汤,竟遇到这等暴殄天物之徒手中。真真是老天无眼呐!”

    萧晴看一眼四位山贼大叔,四人一脸尴尬的摇头,表示不认识。

    萧晴转转大眼珠道:“老爷爷,想喝汤你就明说。这样子抢人家东西还说人家坏话的事,很不乖哦。哥哥说,这样的行为,叫做忘恩负义。能做出这种事的人,叫做无耻之徒!嘻嘻,我看老爷爷你牙齿都在,好像不是无齿之徒呢……”

    被个丫头说成老不要脸,老头马上尴尬了,看一看在场五人,还是觉得摆资格似乎没效果。无奈之下,只好不好意思开口道:“老头子进山采药,不料被一头畜生追着跑了好几天,差点把老命折腾没了。好不容易看到火光,想过来蹭顿饭。这一来就看到这位小姐……一时激动,失言了,抱歉抱歉。”道歉归道歉,手里汤盆却死活不撒手。

    众山贼大有知音之感,这位大小姐真的不知民间疾苦,那么好的东西,说扔就扔,太败家了!

    萧晴眯眼笑道:“山里这么冷,老爷爷好几天没吃东西,真可怜……你要喝就喝吧,那边还有烤肉呢,喝了汤,再吃点烤肉。那个大叔啊,快给老爷爷烤块肉过来!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嘛。”

    山贼泪奔,真不见外啊!这是做肉票应该有的觉悟吗?把我们当下人了吧!

    老头大喜,滋滋喝着汤,眼珠子却时不时的盯一眼山贼们手上的烤肉,长者风范什么的,都是浮云,可见确实是饿的狠了。

    山贼们再次眼神开会,山贼丙胜出,悄悄给烤肉加了点自己的调料七步倒:“老爷子见谅,半道上条件简陋。幸好有我们大小姐的独门秘制调料,这烤肉也还将就看的过,您老请!”

    老头很没形象的抢过来,大口大口啃的畅快。

    萧晴把汤盆递过去:“再煮一盆汤吧。”递过一块浓汤宝:“你们大家也消消食。”

    四人大喜过望,连声感谢大小姐,气氛和谐的就像是一家人。

    这一次,浓汤宝里的香气越发浓郁,喜的四个山贼抓耳挠腮。不一时,汤滚味溢,四人却没有抢上去喝汤,而是满脸惊恐的看着萧晴。

    萧晴的小脸笑意不减:“几位大叔怎么不喝汤?”

    “你……这汤里放了什么?为什么我的斗气感应不到了?怎么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这是山贼丙,发觉情况不对,他就想动手,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不应该啊,我明明看的很仔细啊,你是怎么下的药?”这是山贼甲,也是四人中心思最慎密的一个。自认为行事滴水不漏,谁知还是栽到了一个丫头手上。

    萧晴皱了皱鼻头,哼道:“本来还想跟你们一道去那个什么山寨里玩一玩的,可是被这个老爷爷给搅和了。唉,太可惜了。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去玩呢……”

    老头啃着肉,含糊不清道:“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和他们一伙的,没见那家伙都给我下药了吗?”

    萧晴点头嘻嘻笑道:“就是他下了药,我才知道老爷爷你不是和他们一伙的啊。这几个大叔真笨,老爷爷你这把年纪还能一个人独自在山里出入,肯定有自己的倚仗。那位大叔居然想用七步倒那种不入流的迷药算计你,嘻嘻,我看老爷爷你吃的那么香,大叔的主意看来是要落空喽!

    哥哥说过,你这种情况,属于不可控的变数。人家不是担心你老人家中了药会怎么样,人家是怕你老人家一会吃饱了算起后帐来,连累了人家就不好了。哥哥说过,遇到像您这样的老人家,一定要小心侍候,千万不能得罪。要不然,死都不知道什么怎么死的。所以喽,人家只好表明一下立场。我和几位大叔不是一位的哟,老爷爷你可别怪错了人啊!”

    老头奇怪道:“左一句哥哥,右一句哥哥。你哥哥很厉害吗?”使劲嗅一嗅:“七步倒这种货色,熬成粥都没什么补劲。倒是丫头你弄的这个什么东西,有那么点意思哟。”

    萧晴重重点头:“哥哥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哥哥,也是顶顶厉害的!”心中却诧异不已,哥哥说过,十香软筋散,宗师以下来一个倒一个。老爷爷居然一点事没有,岂不是宗师以上,或者是……法圣?不会那么邪吧?

    老头叹息:“本来老夫还担心你会不会在这等境况下崩溃,谁知到头来,反倒让你瞧了老夫的笑话。丫头,老夫很喜欢你这性子,既然你哥哥教过你要小心侍候我这样的老人家。那老夫也就不绕弯子了,我来问你,你愿不愿意拜入老夫门下?”

    萧晴歪着脑袋:“我为什么要拜入你门下?”难道真被哥哥说中,这种怪老头,都喜欢路边乱收徒弟?

    “老夫觉得,和你有缘!”

    “那是你圆!人家才不圆!女孩子圆了很难看的好不?”

    “你误会了,老夫方才的意思,是缘分!”

    “啊?你踩了猿粪?”

    “我这……”老头急的吹胡子瞪眼,突然失笑:“我真是老糊涂了!能教出这么古怪精灵的丫头,你哥哥又岂能不见?也罢,老夫就随你走一趟,不怕你哥哥不答应!老夫就不信了,在这五德大陆,还有不稀罕当我徒弟的人?”

    萧晴叹息:“无知的凡人啊……”

    老头大为惊恐,莫非小丫头竟出自哪位法神门下么?为何我从未听说五德大陆有法神现身?

    萧晴偷笑,这老头也挺好玩的,几句话就唬住了。不过哥哥说的对,遇到这样的人,只能祈求他没坏心吧,不然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都不够人家塞牙缝。至于对付几位笨山贼大叔的把戏,还是省省的好。

    看着老头一头雾水的嚼肉思索,萧晴松了口气,靴子中抽出短刀,还有半只鹿摆在地上呢,从脖子附近剔出几段鹿筋来,削出一段树枝,将鹿筋贴在树枝上,放在火堆旁边烤去水份。

    众山贼怒视山贼甲,你不是搜过了吗?那把刀是哪儿来的?山贼甲心里全是泪,谁家给个小丫头靴子里藏刀啊?再说了,她那包里的东西,谁知道都是干嘛的呀,真要藏个兵器,那也认不出来呀!我冤不冤啊我!

    准备好材料,四位瘫倒在地的山贼才重新回到视线中。拣了一块炭条,在山贼丙脸上一通乱画:“哼,居然敢凶我,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山贼丙哭了:“大小姐啊,我那是一时情急,吓唬你的。我们这些人,其实都不是坏人,实在是日子过不下去,这才做了这没本买卖。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吧!”

    萧晴哼一声:“说的好听,要是求饶管用,你们会不会放我走?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正所谓,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嘞个去!这姑奶奶都是哪儿学来的这么多怪话啊?不光山贼们奇怪,老头也奇怪,他是越看越觉得这丫头有意思。又看丫头削了几段半尺长的鹿筋过去绑人,忍不住道:“他们都是大人,那么长的绳子,能管什么用?”

    萧晴不理会老头,自顾自的把四位大叔反手捆绑起来,就算有十香软筋散,她还是觉得加个双保险安全一些。

    老头好奇的过来一打量,登时震惊了:“我去!不是吧?这样也行?这是谁想的缺德法子?把两个大拇指绑在一起?亏他想得出来!不过嘛,这法子也真巧,又省东西又省力,还照样能达到效果。嘿嘿,有点意思!”

    萧晴白老头一眼:“你要帮忙吗?”

    老头拣起一块鹿肉:“开什么玩笑?我老人家还没吃饱呢,这种费时费力的事,就不掺和了。”小心拣起地上那罐调料:“啧啧,好东西啊!嘿嘿,老夫有口福了!”

    萧晴包里翻出几只果子:“你们几个,要不要解药?”

    四人点头有如鸡吃米。

    嗯,态度不错。每人递过去一枚果子,四人这才明白,敢情包里的果子,是给他们准备的。默默流泪嚼果下肚,只希望一会功夫恢复,能逃一命就好。不再敢奢望能掳了这女魔头回去。

    老头一边烤肉,一边回头打量,摇头叹息道:“这种智商,也学人做山贼绑票?”

    四人听这话里意思不对劲,脸色惨白的看向萧晴。后者嘻嘻一笑,不再理会,转而托着下巴看老头烤肉。

    四人越害怕,就越觉得身上不对头,不一时,心中有如刀绞,疼的满头大汗。

    山贼甲嘶声吼道:“你到底喂我们吃了什么东西?”

    唉!老头恨铁不成钢:“碎心果都不认识,也敢出来跑江湖。你们能活到现在,真是运气!”

    四人刚想扯开脖子惨叫,每人嘴里被塞了一块鹿肉,一下变成了哼哼调。

    老头摇头吃肉喝汤,萧晴在包里翻了翻,眼睛一亮,取出一只半尺长的竹筒,塞火堆里点了点,看着引线燃起,连忙冲天高举。

    哧~!叭~!

    一枚信号弹在高空引爆,绚丽的光芒美的让人窒息。

    老头一下坐不住了,跳起来吼道:“这信号弹是怎么做的,为什么一点魔法波动都感应不到?”

    ——————

    每章都要票会不会太烦了?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