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山贼下马暂歇,少不了升个小火堆取暖。当然,最要紧的肉票也要照顾妥当。

    萧晴一见山贼递过来的肉干大怒:“这么硬的东西,让人家怎么吃?”砸进对方怀里:“我要吃烤肉!”

    山贼火冒三丈,却不敢把她怎么样,只好耐着性子劝解:“大小姐还请谅解,咱们这是在赶路,没那个条件啊!等到了山寨,大叔亲手烤肉请你吃。”

    萧晴怒道:“呸!这么大块头,一点屁用都没有!把我的弓箭拿来,老娘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能耐!在森林里居然好意思说没条件?你怎么做山贼的?”

    四位山贼大叔汗颜无地,除了被骂无能,还有那个匪夷所思的要求,谁见过绑架肉票还给对方带兵器的,那是请大爷!

    不过,眼前这个肉票太小了些,有些话,不能说的太明白啊。山贼甲很老实的出头:“不好意思啊,萧小姐,请你的时候有点匆忙,没顾得上带你那的弓箭。”

    萧晴一跺小脚:“那你们就自己去打啊,疾风鹿、噬血豪猪打不到,暴牙兔总能抓几只吧?哼,反正老娘不吃肉干,要是饿出个好歹,到时候家里不肯给钱,让你们头头打你们屁股!”嘿嘿,如果这个条件满足,就说明老娘真的很有价值哦。唔,哥哥教的这些东西,真的很好玩噢。想不到,还真有用得上的时候。

    几位山贼很郁闷,这叫什么事啊?难怪人家说这些豪门大户里的公子小姐们个顶个的难缠,这肉干已经是山寨里顶好的干粮了,还是这趟出山办差才有口福的,平日想吃还落不着呢。结果到了人家这儿,连看也不看一眼!差距啊,这就是差距!还是大当头看的远,像这样值钱的公子小姐绑一个回去,都够全寨人吃香喝辣好几年的了。

    被丫头闹的没办法,四人只好分出两个去打猎,还好手气不差,没一会功夫打了一头疾风鹿回来,剥皮分肉,架上火。不一时,肉烤熟了,递过来,又被大小姐一顿喷。

    “你是想毒死我好快点回去是吧?这玩意也叫烤肉?这东西能吃吗?”萧晴大眼圆瞪,小嘴不停:“我家花花都比你烤的好!”

    四人那个气啊,山贼丙终于忍不住发作:“肉干你不吃,烤肉你赚烤的不好,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搞清楚点,你现在就是个小肉票!别他吗的耍你那套大小姐脾气,惹毛了老子,现在就把你脱光了吊起来,先奸后杀,再奸再杀!去他***赎金,爱给不给!”

    萧晴大眼登时雾气氤氲,把手里的烤肉直接砸向山贼丙:“打死你个臭贼!你种你放过马来把老娘奸了,你要不敢,你就是我儿子!”哼哼,现在才发火,晚了!老娘已经摸清你们几个臭贼的底细了,你们要是敢碰老娘一根头发,老娘跟你姓!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鳖,老娘的功力连三成都没用了,就掌控了局面。跟我玩?玩死你!

    山贼丙大怒,但旁边两人死死将他按住,不住声的劝解,且忍一时之气,山里还一大票兄弟等着这位大小姐的赎金过日子呢。你要坏了事,别说几位当家了,我们哥几个都不答应!绑票这种事,在没得到赎金之前,一定要保证肉票安全才行啊。要是玩脱了,这大小姐脾气发作,闹出个三长两短来,哥几个的罪不就白受了吗?

    那一边,山贼甲柔声劝道:“大小姐,你就将就将就吧。我们几个都是粗人,这等活路本就不擅长,咱到了山寨,你要吃龙肉,大叔都去帮你找来!”

    萧晴瞪着眼,重重哼一声,小手一伸:“我的包包嘞?”

    山贼甲一怔,随即想起来了,当初劫持这小姑奶奶走的时候,那么乱的情况下,她好像都没忘记捂着自己的那个小包。抹一把汗,好在有个能让她消停的东西。马鞍上解下包包,他们已经检查过,没有武器,只是些看不出眉目的瓶瓶罐罐,还有几个色泽古怪的果子。

    萧晴大咧咧指挥着山贼甲割肉穿好,自己小手举起来亲自烤,包包里翻出调料,一边烤一边洒,没几下,香气缭绕。四位山贼眼皮子都转不动了,鼻子不停耸动,难怪!难怪人家看不上咱的东西,闻闻,这他吗才叫烤肉嘛!他娘的,原来烤肉还可以这么香,可笑咱们还把二当家独门秘制的肉干当成宝呢,和人家这烤肉一比,那就是个扔货嘛!

    大功告成,萧晴气哼哼自己捧着烤肉大快朵颐,全然不似身在狼群之中,大家风范的一塌糊涂。

    众山贼眼神开会,交流一番,还由抱了丫头一路的山贼甲出面:“大小姐,那个……嘿嘿,这烤肉,能不能赏小的们尝尝?”

    萧晴翻个白眼:“想让老娘给你们烤肉?美不死你们!不愿吃就饿着吧,再闹腾,老娘把你们几个吊起来,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山贼丁大怒,痛骂山贼丙:“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好好的大小姐,都让你教成什么了?那样的混话,也可以在小孩子面前乱说吗?真是道德沦丧!”

    甲乙二人应声附和,一顿狠批,直训的山贼丙痛不欲生,哥们不就气头上说了几句荤话吗,这就被你们当成杀父仇人了?为了几口烤肉,至于嘛!真真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萧晴听了一会,觉得很受用,手里竹罐扔向山贼甲:“自己拿去烤,省着点洒。这东西是哥哥亲手配制的,稀罕着呢。”

    山贼丙有点不忿:“不就是点调料嘛,有什么稀罕的,回头让你哥哥把配方送来,以后咱们天天吃!”

    萧晴冷笑:“配方?你们想的倒美!就算有了配方,买得起料吗?知不知道,光是里面一味龙血草,就要一千金币。可是入了配伍,也不过能制那么一小罐而已!就这还是最便宜的一味药材,其他的要说出来,真怕吓死你们几个土鳖!”

    一千金币的龙血草?就只为了配这么一罐调料?然后,拿来烤肉吃?太作孽了吧!吃这种烤肉会不会被天打雷劈?

    四位大叔呼吸都轻了许多,我滴个乖乖,一味料就得一千金币啊,就这还是最便宜的一味。这么算下来,那一小块烤肉,岂不得好几十甚至上百金币?

    太他娘的奢侈了!四个土鳖泪流满面,想不到,咱们也有吃到这种好东西的时候!心情一激动,手上就容易抽搐,一不留神,调料洒多了,马上被旁人怒目相视,一顿大骂之后,剥夺烤肉权利。原本被人嫌弃的烤肉活路,立马升格为荣誉奖项。四人那个小心啊,开玩笑啊,他们这些人,为了抢几十金币的货物,有时候不得不在残酷的环境里埋伏好几天,如今,一口肉都可能沾着几十金币的调料,如此霸气侧漏的事情,都能讲给儿孙辈当故事听流芳百世了,怎么能不小心应付。

    终于,第一块烤肉貌似成功了,山贼甲挥手将几个兄弟伸过来的爪子打开,很狗腿的递给萧晴:“大小姐,尝尝小的们这手艺可还成?”

    萧晴凑近闻了闻,就着他的手,啃了一口,点头:“总算凑和能吃了。”

    四人同时松了口气,看来调料里面没问题。

    萧晴心中冷笑,小样,在老娘面前玩这一套,你们道行还差的远!包包里抽出个铜盘,轻轻一按圆边,哗一声,变成了个铜盆,递给山贼甲:“拣块干净雪过来,煮点汤消食。”

    这盘子还能变成盆?貌似她那包包里不少东西呢,要是都能变,会不会变出兵器来?不过看这大小姐的样子,好像一门心思都在吃喝方面。还好还好!山贼甲擦一把汗,示意三个吃货小心点,自己乖乖去跑腿。

    萧晴两只大眼笑的弯成月牙,哥哥说的没错,劫匪求财的时候,就会变的很听话。嘻嘻,这么好玩的事,好不容易碰上一次,要不要去他们老巢里逛一逛呢?听说这一窝子六七十号人呢,还有三个当家的,要是都和他们一样笨头笨脑的,老娘能不能篡了位当几天女大王?嗯,考虑一下!

    方便军粮浓汤宝,拇指大一块,扔进开水盆里滚三滚,就是鲜到让人无法压抑的浓汤,丫头喝了几口,觉得差不多了,顺手就要把剩下的倒掉。

    “住手!”四个山贼都快疯了,这么香的汤,你喝不完也别糟蹋啊!但这个阻止的声音,却不是他们发出的,随着这声近乎气急败坏的声音,一个浑身破破烂烂的老头突兀的出现在萧晴面前。丫头被吓一跳,铜盆脱手的同时,老头双手伸出,稳稳接住了那盆汤。

    大事不妙,这老头哪儿冒出来的?会不会把事情搞砸了?

    处于对立的双方,在第三方出现的这一刻,看法出奇的一致。

    ——————

    感谢老友{赢放勋}的100币打赏。

    感谢书友{白$龙}的588打赏和评价票,话说你老兄这名字真霸气,看着就富贵。

    推荐老赢的新书神逐:book2984017.aspx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