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钱的人惜命,这是个颠不破的真理。而萧逸尘自打意外突破之后,已经很久不曾感觉到的“真实之眼”功能竟然恢复了几成,一眼扫过去,虽然没有文字数据说明,但每个人的实力等级还是相当一目了然的。所以,他一动就先干了对方远程,然后又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对方最强悍的一个盾卫挂掉。如此一来,对方手上已然没了任何倚仗,面对近在咫尺的死路,他不信这些为了钱就肯玩弄律法的家伙,还能硬撑到死。

    第一个崩溃的,是另一名差点吓傻了的盾卫。别人不清楚,身为出生入死的同伴,他对那位不幸被树了典型的死鬼战友的能耐再了解不过。他自问,以自己的情况,只怕再练三五年也不见得能胜过那倒霉蛋。可就是那样的强人,在这小变态面前,也只是个土豆人偶而已,人家只劈了一剑啊,直接就连人带盾给剖开了。那自己这半桶水,还有什么侥幸?

    咣当!盾卫扔了手中兵器,跪倒在地:“我说,我说,我全说。那几个来掳人的真和我们没关系,我们本来只是接了团里一个姓宋的公子哥儿交下来的任务,最初说好了,让我们找个机会绑了萧家少爷和小姐。可我们队长那天看到萧少爷拳脚功夫太厉害,觉得凭我们的能耐,拿不下这趟活,就把信报了回去。然后,那宋家少爷就联络了那几个家伙过来悄悄掳人。我们只负责配合打掩护……求求萧少爷,放小的一马吧,小的上有老下有小,也就是为了那几个钱才迷了心窍。他们说过的,不会伤人命,小的才答应出这趟活的……”

    姓宋的?萧逸尘有点奇怪,他吗的,哥不记得和哪个姓宋的公子哥儿结过仇啊?难道是镇长小舅子宋伟那家伙?不应该啊,印象里,那家伙压根就没成家,哪来的公子哥儿?再说了,能混进佣兵队伍,那肯定是有士级以上实力的,以亚洛镇那种响个屁都能震半城的小地方,真要出个佣兵,镇长夫人那一家子,还不得满世界嚷嚷?

    如果不是宋伟,那又会是谁呢?难道是前身在学院里留下的糊涂帐?那可真不好说了,那家伙的记忆乱七八糟,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得罪过人呢。但照理来说,人家那种公子哥儿,就算真要和一个乡下土鳖上计较,随便找个机会堵门就闹事了,犯得着搞出这么大动静?

    萧逸尘百思不得其解,把目光投向了早已不知道嚣张为何物的尖刀队长:“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伊莲娜眼里都冒出小星星了,嚯!这小子,真没看出来啊,不光行事霸气,连审问都这么彪悍!不怕是姐姐看中的人,不错不错,只不过,姐姐那剑是怎么回事?回头得问清楚了,臭小子,居然敢给姐姐的兵器动手脚,真是可恨!

    尖刀队长面色灰败,心中清楚,自己原来以为可以稳立于不败之地的那点倚仗,在人家眼里就是狗屎。如今这局面,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反抗,有意义吗?他觉得自己有点好笑,那姓宋的抛出五千金币,自己就傻乎乎的上套了。也不想想,五千金币的任务,怎么可能那么轻松?现在倒好,钱也没赚着,还搭了兄弟几条命进去,更要紧的,自己能不能活下来,还得看人家心情!看来,唯有先保住性命,再能找机会另图后计了。

    想明白后,他扔下手中兵器:“他叫宋平,是我们流云团一名小队长。我听人说,他有师级实力。而且还有商会背景。他们那种下来镀金的富家公子,想要做什么事,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大巴人赶着去捧臭脚。本来我们还以为只是个立威的小事,谁知道看走了眼……”

    原来尖刀小队只是流云团的分支。萧逸尘面平如水:“来掳人的是谁,往哪个方向去了?”蠢货就是这种下场,事前不知深浅,办事抢着露脸,坏了事只能怨命短。

    尖刀队长很配合:“来掳人那四个,是以前在佣兵团里混不下去,最后投了山贼的家伙。听说老窝就在两狼山深处的建阳峰一带。不过我不知道他们的老窝在什么地方,我们只是负责接应他们把人掳走就算完事。说好了,事成之后,赏我们五千金币。”

    伊川皱眉道:“建阳峰?我知道这帮人,都是一群好吃懒做的家伙。在佣兵团里混不下去,又或者得罪过人,甚至传言还有帝国的通缉犯。因为不愿意和大伙一样靠攒积分,所以钻了山做起了没本买卖。不过这帮人行事很有分寸,一般很少出大案子,老是敲诈过路佣兵小队,讨个仨瓜俩枣的。大家念在同出一脉,碰到这事就当施舍了,也没人愿意为几个这种货色花大力气去深山老林剿匪,再加上他们行事比较低调,从来不惹超出自己能力的人,所以这些年下来,倒也活的挺自在。因为这个,也没人知道他们的老窝具体地点在哪。想不到,这帮人能混的如此逍遥的原因,却是因为有佣兵和他们互相勾结!”

    山贼?建阳峰?靠!怎么哪儿都有这种人啊!真他喵的怀念河蟹大神啊,在地球人类历史中,唯有他老人家的势力范围内,成建制的山贼土匪被一扫而空。转而化身景观收费员和城管队员等等事业编制人员,乖乖在体制内讨生活。像这种由人渣组成的小团伙,抄个水表就让你灰飞烟灭了!可惜啊,今时不同往日,虽然名义上帝国一统了五德洲,但这种跳蚤一样的存在,想要完全清除还不太现实。罢了,既然你们不乖乖窝在山里等着官老爷们上门来抄表,跑出来祸害到哥的头上,那哥就只好义务给你们普及一下花儿为什么这么红的常识了!

    萧逸尘沉吟一番,问伊川:“建阳峰距离这里多少路程?”半道上把人截下来是最佳营救方案,不到万不得已,不动生化武器。无关环保,只是不想太麻烦而已。最主要的,是不想丫头太担惊受怕。

    伊川连地图都没翻回道:“不到一千里,不过都是些狩猎小道,肯定不太好走。照现在这情况来看,对方骑着角马赶路,起码也得三天才能赶到。”

    韩冬补充:“他们是天不亮五点左右掳走晴儿的,现在最多走出两百里,如果追的话,我们落了半天,只要连夜赶路,明天应该追得上!”

    萧逸尘摆手:“他们既然敢来掳人,肯定会想到咱们可能会追击,应该还有后手。”慢慢走到旗杆一样的雷劫木芯前,目光迷离片刻,随即又清明起来,再好的材料,也是为人服务的,丫头,是比我自己更加重要的人,区区半根木芯而已,就当被雷劈断了!双手轻轻一击,坚定道:“无所谓了,只要丫头平安,哥倾家荡产都没关系!”

    拔起木芯,大踏步向帐篷走去,将手中阔剑扔给伊莲娜,同时吩咐道:“守着帐篷,别让任何人来打扰,等我做好准备就去救人!”

    所有人都没觉得有任何不妥,仿佛他发布命令天经地义。甚至伊莲娜还指着那四个俘虏问了一句:“他们怎么办?”

    已经撩起门帘的萧逸尘冷声道:“先看起来,如果乖乖听话,就交回佣兵仲裁会发落。如果不听话,就砍了吧。反正留下也没什么用,还得费粮食!”

    他说的平淡随意,仿佛不轻意的一件事。但听在众人耳中,却仿佛一场风暴扫过。这位爷,也太不把人命当回事了!以后,可千万别惹着他!尤其是萧小姐,更是万万不能得罪,否则,人家可能连分辩的机会都不会留给你!不信,去问问那个掉了脑袋的弓手和那个被劈成两片的盾卫吧!

    日已近午,萧逸尘赶工制作装备的同时,四名打马如飞的山贼也停下了脚步,赶了大半天路,好歹也得缓口气,吃口热的才能接着跑啊。

    四个满脸横肉的山贼小心的把小金主扶下马来,虽然只是个小小人儿,可她却是价值十万金币的丫头!所以,虽然他们是劫匪,却也得小心翼翼照顾这小人,要是出了差错,回去受家法都是小事,十万金币要是飞了,山里那种没滋没味的日子,恐怕再也熬不出头了!

    四人还担心那丫头会不会捂出个什么问题来,谁知,刚把她放下地,就见丫头揉着迷糊的双眼,打个呵欠,四下看了看,又向原本抱着她赶路的那个山贼靠过去,眯着眼嘀咕道:“还没到地方就打搅人家睡觉。大叔真讨厌!”

    四人脸都有些扭曲,这一路上提心吊胆唯恐有个好歹,结果人家根本没当回事。瞧这迷糊劲,好像还没睡足兴。

    又听丫头迷糊中说道:“人家要再睡会儿,吃饭叫我!”

    好嘛,这是把他们当成保姆了!

    ——————

    求个票吧,成绩难看到我都不敢看了。。。。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