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帮混蛋劫走了晴儿!”

    只这一句话,马上就把萧逸尘那点好心情完全引爆,一股无形的杀气猛然间炸向四方,在场所有人都觉得浑身一冷,只是冬天的环境让他们误以为是有北风过境。

    “好笑了,你伊大小姐有什么证据?”尖刀小队一个獐头鼠目的小胡子很嚣张道:“熟归熟,你这么诬陷我们,闹上仲裁会,一样会落个诽谤的罪名!”

    “就是,你们自己无能,被人家当面掳了人去,关我们屁事!”又一个尖刀小队的家伙嘲讽:“伊大小姐当别人都是朱达昌那样的软柿子,想随便拿捏吗?”

    “嘿嘿,这事就算闹上仲裁会,俺们尖刀小队也不惧!倒要看看,仲裁会是相信你们这种残杀过队友的败类,还是相信我们这些清白人。随便找个烂借口就想欺负别人,真当自己天下无敌吗?”

    尖刀小队众人的话很难听,语气也很轻浮。话里话外透露出的信息,已经足够萧逸尘做出判断。很显然,掳人的歹徒和这帮人是一伙的,这帮人却以证据不足明目张胆的在拖延时间。无论在地球还是水蓝星,在这方面,坏人的优势永远都比好人强。因为好人总是顾虑道德或者律法等等规则,而他们却不必担心。所以,对付这种人,就只能打破陋习,他们强势,就比他们还要强势!他们玩规则,那就打破规则!

    伊莲娜想要向萧逸尘解释,萧逸尘却只是很随意的将手中木芯插在脚下,右手一个曲张,伊莲娜手中的阔剑不由自主飞到了他手中。冷笑一声,整个人卷起一道雪龙,迅如流星扎入尖刀小队众人之中。

    啊!一声惨叫,所有人注目观看,赫然发现,站在最后面,持弓做防卫的两名尖刀成员已弯腰在地,旁边落着两条依然握着弓的右手。那两大坨鲜血在积雪中分外醒目。

    “你!好胆!”尖刀队长大吃一惊,随即怒声骂道:“居然敢如此嚣张跋扈,毫无证据也敢对战友出手!”

    尖刀小队一共也是十人,不过只有六名战斗人员,其余四名是随从。这六名里,两名弓箭刀站在最后边押阵,两名持盾大汉在最前方防卫。中间站着的,是两名持剑武者,应该是正副两名队长。

    萧逸尘在停脚之时,就已经看清了场中形势,这也是他曾经的杀手生涯养成的一个习惯。所以一出手,就直接攻击了对方的远程力量。拿下远程力量,这帮人也就成了没牙的畜生,只能伸着脖子等死。

    尖刀小队根本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不按常理行事,明明没有任何证据,他也敢动手?这小子怎么比伊莲娜和韩冬还要凶残?他到底是什么来头?一想到他那天赤手空拳殴死一头雪猿的雄姿,尖刀众人心中多少有些后悔,早知道这家伙这么猛,还敢这么大胆不把规矩当回事,他们也不会放那些人过来掳人了。

    证据?如果事事都要讲证据,还养杀手干什么?前世一句很熟悉的话在心中盘旋。萧逸尘阔剑横在一名惨叫连连的弓手脖子上:“小爷我又不是仲裁会那些老官僚,要他吗什么证据?我只问一遍,我妹妹在哪?!”

    什么意思?尖刀众人听的心里一抽,而伊氏众人却同时眼前一亮,对呀!他***,如果是破案或者打官司,当然要讲证据了。可现在这情况,我们是要找回晴儿小姐,还他吗的讲什么证据!今天这事,不管与尖刀小队有多大关系,都一定要从这里打开缺口!

    尖刀队长心头打了个突,却仍然色厉内荏的吼道:“小子,那事跟我们没关系,识相的,赶紧放开我兄弟,乖乖赔了伤药费,咱们还有回缓余地……”

    刷!剑光闪过,一颗大好头颅滚落雪面,脖子断口鲜血喷了一米多高。众人同时惊呼,萧逸尘的剑却已搭上了另一名伤员脑后。

    佣兵们闹矛盾是常有的事,偶尔弄出点血光也不是什么新闻,一般情况下,只要不闹出人命,大家都会默契的把事情控制住。可一旦闹了人命,那就绝不是一点钱财就可以解决的了。为了避免消耗人族内部力量,帝国律法中,对自相残杀这种事是相当忌讳的。一旦有人命案发生,肯定都要查个水落石出,对于那些敢于无故残害自己人的凶手,刑罚处置也是非常严厉的。所以伊莲娜和韩冬两人,尽管是自卫杀人,却也在事后背上许多不公正待遇。

    而现在,萧逸尘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不由分说就砍了一颗人头,这种事,对于已经习惯了规则的尖刀众人来说,简直难以想象。这种行为实在太让人意外了!这不合理啊,明明我们才是坏人好不好?怎么反倒被人占了上风,不光伤了人,现在还杀了人!这世界要乱套了吗?

    尖刀队长一看这家伙居然真的砍了人,而且还有接着继续砍的趋势,一下就急了:“住手!那事真的和我们没关系!”

    伊莲娜怎肯放过如此大好局面:“放你娘的屁!老娘明明看到那几个混蛋是从你们帐篷里出来的,怎么会和你们没关系?要不是你们几个混蛋在旁边打掩护,他们能从老娘眼皮子底下掳了人去?老实交待,你们把人掳去哪里了,要是晴儿平安归来还则罢了,要是她少了一根头发,老娘定把你们几个人渣全砍了喂狼!”

    尖刀队长两眼红红:“你们好胆!竟然敢挑战帝国律法,毫无证据也敢行凶杀人?”他现在已经后悔了,早知道这小变态敢下死手,起码也要找个退路啊。现在倒好,一时大意,让人家得了先手。

    在大骂姓宋的不是人之余,尖刀队长心中苦不堪言: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不是说只要照着规矩做,无论做什么坏事都能安然无恙的吗?为什么?为什么会冒出这么个不按规矩行事的小混蛋!他怎么敢?他怎么就敢一句话不说就上来砍人,怎么敢一言不合就杀人呢?这小混蛋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姓宋的,**你姥姥,你这回坑死爷们了!

    伊氏小队都是老鸟,在萧逸尘一举拿掉对方两名远程力量之时,就已经趁机突进,将对方包围,控制了局面。而尖刀小队的四名随从,一看到见了血,马上就识相的集合到一起,乖乖扮起了缩头乌龟。这也是佣兵行当的规矩,大人物们拼命,不关打杂人员的事,折腾完了,不完哪家赢了,最后他们还是能接着做辎重运输任务。运气不好被人灭口那也没办法,反正也没能力反抗。如果运气好,指不定还能发一笔意外小财呢。

    见对方依然不死心,萧逸尘微眯双眼,冷声道:“你以为硬撑着就会换来转机吗?小爷不妨把话说明白了。那些人既然没有当场杀了我妹,而是掳了人去。自然是另有所图,图什么?无非就是钱财而已。我相信,他们费了这么大劲掳了人去,自然不会只靠你们这一条线。也就是说,你们的存在,对于绑架这件事本身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小爷现在就是杀光了你们,他们也绝不会多说半个字,搞不好还会感谢小爷替他们省出一份呢。”

    尖刀小队众人面色大变,这番话可谓直指人心,一家伙就刺中了要害。他们甘冒奇险做下这等事,不就是为了那份钱财吗?如果连命都保不住,钱再多,又有个屁用!

    萧逸尘又加了一把火:“好,既然你们要死硬到底,小爷只好把你们全砍了。然后坐等那帮人上门谈判!”

    他可不只是随便说说,语音未落,人影一晃,整个人已经再度闪出,手中阔剑闪烁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半空中闪出一片扇形金属光面。哗啦一声响,站在最前面的一名盾卫,连人带盾,被劈成了两半!

    所有人再次震惊,那是可以抗住三阶魔兽攻击的盾牌啊,居然像切瓜一样被剖开了。他那速度,那一剑的力度,还有那件兵器,这一切的一切……其实都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这小子做事真他吗的狠,六名老鸟佣兵啊,他这说砍谁就砍谁,完全把大家当菜对待,太他吗的凶残了!而摆在尖刀众人面前,更要命的一个事实是,如今,规则护不住自己,连盾牌也护不住。自己这帮人,碰到这个小变|态,已经完全变成了待宰羔羊!那么,再硬撑下去,还有意义吗?

    ——————

    终于有推荐了,昨天到现在,已经涨了八个收藏了也。。。值得庆贺,哦哦哦~!

    。。。呃,自|慰的高|潮来的快,消的更快,而且之后还很失落。。。。。。。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