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狼山深处,一道黑光如流星划过雪面,突然停了下来,显出一个浑身破烂的身影,却是个须发皆白的耄耋老者,却见他望着头顶淡淡散去的彤云,低声自语道:“真是可惜了!到底还是没撑过去啊!哼,要不是那老东西纠缠,老夫定可及时赶到!可恨,白白错失一个收伏灵兽的机会啊……罢了,罢了,也是老夫命中没这份福气!就是不知道,那畜生没撑过去,是应劫化灰了呢,还是转世重生了……呵呵,老夫真是糊涂了,无论哪种结局,都再与老夫无缘了,唉!唔,这里好像距离常青城不远了,我记得宋世清那老货就在这边主事,趁着来一趟,就顺便去见一见吧,错过这一次,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了。”

    萧逸尘居然没死!而且还能骂的那么大声,可见受伤也有限,这真是个好的不能再好的消息了。

    伊川和伊海小心靠过去,却见这位本来清清秀秀的少年,此刻浑身破破烂烂,头发像鸡窝一样乱篷篷,无论脸上、手上,还是身上衣服破烂处露出来的地方,全都黑乎乎像烟薰过,除了两颗大眼黑白分明能看出人模样之外,基本上就是一块人形黑炭。

    呸!萧逸尘狠狠吐口唾沫:“太他吗狠了,一根破木芯而已,犯得着动这么大火气?”双手将那根被雷劈了两次的木芯小心的抚摸一遍,嘿嘿笑道:“你大爷的,果然是富贵险中求,能得这么宝贝一件东西,被雷劈一次,值了!”

    伊川好奇了:“萧少爷,这玩意有什么好的?值得你用命去拼?”

    萧逸尘伸脚扒拉一下死不瞑目的狼王,抽出靴中短刀,利落的剖出魔晶:“其实啊,这玩意说珍贵,倒也不怎么值钱,不过就是比较稀罕而已。要是拿它来换钱,估计还没这块三阶魔晶值钱呢。”唔,这狼王有点意思,身子都劈成炭了,尾巴居然没事,不错,能经历一场雷劫,肯定也是个好材料,不能放过。

    伊川不明白:“那你还说被雷劈都值得?”

    萧逸尘叹息道:“大哥,被雷劈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了好不好?我不那么说,难道说划不来么?对我有什么好处?唉,本来我心里都已经平衡了,被你这一问,好像又有些不爽了。”

    伊川大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能从那么厉害的雷击中活下来,已经足见萧少爷非同凡响了……”

    “非同凡响个屁!”萧逸尘笑骂:“那雷是劈这木芯的好不好?本来我再多等半天的事,一个不小心,受了牵连。这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活该被雷劈!不听老人言,就是这下场!以后一定要引以为戒!”

    伊川帮着萧逸尘挖雪洗面,伊海剥了那条狼皮,剖出一枚二阶魔晶。三人收拾收拾,准备原路返回营地。

    被雷劈之后,萧逸尘身上准备大半被毁,幸好那对滑雪板和背包等物一直挂在树上,因为这次是短距离行进,所以并没带衣物。只好把狼皮割一割,简单做个披风把自己包起来。踩上滑雪板,三人上路返程。

    天色已然大亮,头顶黑沉沉压了很久的乌云不知何时已经散了个干净,蔚蓝的天空,洁白的雪地,清新空气,所有的一切,都让人觉得如此美好。而最美好的,自然是如今被他牢牢握在手中当撑杆使的雷劫木芯。就像他说的那样,这玩意去换钱,估计还没有三阶魔晶换的多,那却是因为没人认识!要是识货之人见了,只怕倾家荡产,也要抢到手里来。

    一路上,他想尽可能表现的自然些,让大家以为这东西不过是个稀罕物件,不要让它真正的身份爆光。但是手中得了这么好一件宝物,纵然如何掩饰,心中的那些得意和满足感总是会溢出些许。

    不轻意间,他又悄然去感受木芯那让人惊喜的元素亲和力,突然间神色一顿,正在前行的身体一个踉跄,收势不稳,扑通一声,在雪中打了个滚。

    笑着拒绝了伊川伊海的帮扶:“没事没事,不小心撞了个什么东西。”起身重新上路,脸上的喜悦再也遮掩不住,心中狂喜也唯有自己能够听到:“哥果然是主角命!捡了个宝不说,还因祸得福,突破了!哇哈哈,哥终于是魔导士了。迈过这道坎,成神之路就在眼前!”

    感受着魔池中的变化,也不知是否受了雷击影响,原本五个互不干扰的元素小球,此刻已经完全混为一体不分彼此了。整个魔池中,所有的元素融合成一团五光十色的华丽元素球。而这些元素球,无论是按内力运行路线行走经脉,还是按照魔法规则调动来施放法术,全都随心所意,如臂使指。

    好啊,所有之前困扰着自己的问题,全都在那一场雷霆中灰飞烟灭了!这么说的话,那场雷劫,还真像是冲我来的呢。萧逸尘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否则怎么解释这一切。要知道,木芯并不需要渡劫,它只是万年老梧桐渡劫之后留下的精华而已。说白了,就是老树想成精,结果被雷劈死了,这木芯,就是留下的尸首。而尸首,虽然也有种种妙处,却只是一件死物,怎么可能引动雷劫?

    嘶~!这么一想的话,好像又有点不太妙了。自己一直找不到无法突破的原因,可是一场雷劫之后,莫名其妙的就突破了。难道说,雷劫就是自己突破的主要原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以后每次突破,都要面对雷劫?**!这个玩笑是不是开的有点大?

    这***老天,不是要玩死我吧?要这么一路劈下去,咱这副小身板,迟早也是个飞灰的下场啊!不行,得想个办法,要不然,每次突破都得被雷劈一回,谁受得了?

    想着想着,营地就映入了眼帘。只是,那里的情景,怎么看着有点不对劲?爆龙妞他们怎么和那帮人动起手来了?不好!有情况!

    萧逸尘双手连撑,脚下滑雪板速度猛然加快,十余里距离,只花了几分钟就冲到了跟前。脚下板子打个横,漫天飞舞的雪花宣示了他的亮相。

    “怎么回事?”原本相安无事的伊氏小队,不知为何与那跟踪自己的尖刀小队剑拔弩张的对峙在营地中。

    伊莲娜看到萧逸尘到来,脸上先是一喜,既尔怒目看向尖刀诸人:“那帮混蛋劫走了晴儿!”

    ——————————

    得到一个不知在哪个角落的推荐,心情实在是难以言喻。佛祖保佑~!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