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晴之所以能以学徒境界催动装备,是因为她修习的功法,是经过萧逸尘改良之后的版本。而萧逸尘改良的功法,是糅合了前世修习的内功心法,配合着魔法元素运行原理而来的。

    这个世界上的修行法门,都简单的让人有些不屑。魔法师的修行,主要就是通过冥想将魔法元素汇聚到魔池中。施法的时候,调动魔池中的魔法元素,配合手势、引导咒语或者魔法装备等物完成施法过程。而升级,则是靠着不断的累积、再累积,并没有相关的攻坚法门。

    至于武者修行,那就更加简单了。在最初的学徒阶段,与魔法学徒类似,也是靠着冥想来完成元素积累。同样的,元素积累的地方,也在丹田,只是不叫魔池而改叫气海。而武者的战技,说穿了,其实是相对比较简单的魔法技能。主要是凭借着一些特殊的引导方式,将气海中的元素引导到兵器或装备中完成施法过程。

    归根究底,这两者的本质,其实是一样的。但萧逸尘有着前世丰富的经验,无论是内功心法,还是战斗技能。都有着与此间土著完全不同的方式。自然而然的,在开始上手修行之后不久,他就着手研究将两者糅合了。在他的推测里,将元素按着内力运行法门来修行的话,不但可以达到淬炼身体的本意,更应该能够和内力一样轻松离体使用。

    经过他的试验,元素的运行也确实能够和内力一样用经脉来运行,而且比内力更加方便快捷。但是唯一让他觉得想不通的,就是任由他怎么调动,元素在体内修行越来越顺利,却就是无法离开身体。就像魔法师规则中所说的那样,学徒阶段,元素只能淬体。

    起初,他也以为这是此间法则约束。但当他把自己的内功法门传给晴儿之后,晴儿不但修行进境一日千里,更是能够轻易将元素之力如内力那般使用。这下子,萧逸尘就被搞糊涂了。经过反复思量,他只好认为这是自己穿越者这个特殊身份独有的限制。那么很自然,只要自己想办法突破到魔导士,魔法元素肯定也就顺理成章的可以离体使用了。

    两个多月前,他就顺利达到了九级魔法学徒的境界,与别人不同的是,他的魔池中,五种不同的元素各自凝聚成一个小球,互不统属。虽然理论上讲,他这个样子就意味着魔池是别人的五倍。但互不统属的怪异特质,又意味着他必须**修行这五种不同元素,也就是说,他要付出别人五倍的时间才行。幸好,他有一心两用的法门,可以随时随地的进行冥想而不必特意静坐,否则光是时间上的要求,就能累死人。

    接下来的日子,他每天修行的时候也都丝毫不敢懈怠。但很奇怪的是,在魔池中的五个元素球积累到饱和状态之后,无论他怎么努力,使用什么法子,似乎都无法再有任何进展。他可以调用任意一个元素球中的元素来淬体,但无论用哪个元素来试,都达不到离体使用的程度。不得已之下,他只好寻找其他法门。而杀怪升级,就是他能想到的,最有效,也是最有可能和他穿越者身份有关的手段。

    今天,他一番苦战,将一头三阶的银毫雪猿生生击毙,魔池中的某个元素球在某一刻似乎有了一点燥动迹象,但当他认真去捕捉观察时,那种感觉却又消失的没了踪影,这让他很失落。

    雪猿是三阶风属性魔兽,以速度快,灵活度高而著称,没想到,今天却硬生生被他终结了这一殊荣。那头可怜的雪猿,速度比不过他,灵活度比不过他,防御能力?在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功的时候,所谓的皮糙肉厚简直就是个笑话。再结实的城池都免不了被攻破,何况区区一个三阶血肉之躯?

    天色还早,萧逸尘自己动手。雪猿是被他生生拆了关节,然后痛殴致死的,所以内伤处处,却没什么外伤,皮毛依旧保持着完整。

    然后众人再次惊讶,却见一柄巴掌大的小刀在他手里如穿花蝴蝶般上下翻飞,三下五除二,一张猿皮就像脱衣服般被完整的剥离了下来,那精妙的控刀手段,竟然每一刀都准确的落在皮与肉之间的那层薄膜上,这是何等恐怖的手法!

    剥皮之后,猿头被剖开,一枚二阶风属性魔晶被掏出来,看来这头猿还没成长到极限,难怪战斗力比较弱呢。一块块猿肉从骨头上剔下,码放的整整齐齐。伊川注意到,从萧逸尘开始动手剥皮,到最后骨肉分离,整个过程只用了二十分钟不到!

    哇哦!伊川等人震惊的无法形容,这手艺,完全不应该从一个菜鸟身上看到。纵然是在佣兵当中,他这一手,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当萧逸尘熟练的开始鞣制那张猿皮时,看着那行云流水的老练手法,伊川一伙终于崩不住了。

    “韩少爷,你给老哥哥交个底。”伊川有如百爪挠心:“萧少爷到底是什么来头?他那么能打,你说什么师门秘法,我就认了。可这剥皮制皮的手艺,那可绝对不是什么秘传就可以解释的。你瞧他那手法,这要是没有十年八年功夫,怎么可能做的这么漂亮?”

    韩冬撇嘴:“老哥呀,你还是学着忍一忍吧。这才哪到哪啊?你要是连这都受不了,往后啊,有你的苦果子吃。别的不说,你看人家娜姐,不是高高兴兴的跟晴儿去烤肉了吗?学着点吧!跟谁比不好,非得跟个妖孽比?嗯,你不要这么看着我嘛……好吧,我就说一句,你自己掂量吧。反正啊,他就算明天捉一条龙来当坐骑,我也绝不意外!”

    伊川干咽一口,摇摇头,和兄弟们做个无奈的表情,这一趟差,看来惊喜少不了喽。

    佣兵们出任务,为了减少负重,鞣皮的工具和材料自然少不了。萧逸尘埋头处理猿皮,其实是为了让自己沉浸在工作中,方便思索方才那一丝轻微的突破燥动。有着一心两用的法门,他完全可以保证自己在思索的同时,将手上的活路做到尽善尽美。

    鞣皮工艺,在游戏中,属于裁缝和锻造师的前置技能,而裁缝和锻造师、药剂师、符纹师等等一样,对于号称全系精通才有资格学习的卷轴师来说,所有的生活技能基本都属于前置技能,也就是俗称的基本功。身为近神级别的卷轴师,这些前置技能,早就已经烂熟于胸。所以,处理一张猿皮,根本不在话下。

    他觉得处理一张兽皮没什么大不了,只是顺手的事。但在伊川等人看来,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要知道,每次出佣兵任务,为了多赚点钱,大家恨不得把所有的负重都装载成货物。而量大之后,兽皮的处理,就成了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众所周知,新鲜兽皮含有大量水份,当然会重很多。

    但鞣制皮毛又是个很复杂的手艺,就算是正经的裁缝里,能够完美处理的人也没几个。所以,一般情况下,佣兵们只能将剥下来的兽皮草草脱水,以方便整理携带。在冬天还好些,要是在夏天,往往因为脱水问题导致兽皮霉变或者变形,造成许多让人痛惜的损失。

    今天,就在他们面前。萧逸尘就用他们自己携带的那些简单材料,只在饭前那一段时间,就将一张猿皮处理到完美的货品状态!老天爷,要是这手艺能学到手,每年光是省下来的钱,那就是一大笔啊!

    萧逸尘处理的时候,并没有背过众人,所以大家都看到了。伊川能想到的,他的兄弟们当然也能想到。

    萧逸尘见伊川和几个佣兵兄弟围着他处理好的猿皮,表情一个比一个悲切。一下子就被搞糊涂了,难道这只猿是他们家亲戚?可打的时候没见说啊!如果不是那么回事,这几位大哥玩这一出,是为了什么?

    “萧少爷,这鞣皮之法,你是从哪儿学的?”

    “这又不是什么好本事,问它做什么?”萧逸尘并没意识到其中含义。

    “那个……小的冒昧问一下,这鞣皮之法,能不能传给小的们,您是不知道啊,每年光是因为处理不妥当,我们辛辛苦苦打来的兽皮,要烂掉一大批,然后又要被那帮奸商克扣……”

    “没事,这又不是什么值得保密的。简单的很,你跟着看一遍,马上就能学会。”

    众人大喜,恨不得马上就去捉一头魔兽来当场学习。还是萧逸尘劝了大家,接下来几天他们的任务就是捕捉魔兽,到时候顺手再学不迟。

    有了这个保证,营地的气氛更加喜悦。就在大家开始吃晚饭的时候,一直阴着的天空,突然闪过丝丝电光,一阵阵闷雷声远远传来。

    所有人都纳闷了,真是奇怪,已经是冬季了,怎么还会打雷呢?

    ————————

    今天,你投票了吗?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