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丫头见血的行为恶劣吗?是的。但这个世界并不像地球那么安全,人族的地位也并不怎么牢靠,即使是在魔法学院里,也有专门的相关课程。如果你无法突破这个心理关卡,那么极有可能就会在面对魔兽来袭的时候白白送命。所以,尽管萧逸尘心中也很不爽,但他并不因此而内疚。

    而萧晴的反应却似乎与他所想象的不太一样。丫头自打砍过一颗猪头,并幸运的在猪头中扒出一枚土属性魔晶之后,似乎一下子就想通了。接下来两天的征程里,手中弓箭有如死神附体,大大小小竟然也让她打到了十几头各种魔兽。很可惜,这些魔兽因为等级关系,并没能再次发现魔晶。但她并未因此灰心,反而有些喜欢上了亲自料理魔兽尸体,甚至晚间亲自烤了肉给大家做晚餐。对于血腥适应之快,很让萧逸尘诧异,他只能将其认定是这个世界环境的关系。

    在前往两狼山的这两天里,伊川将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跟踪他们的那批人身上。但由于宿营地和星叶湖森林都是公众资源,所以尽管明知道人家在跟踪自己,却也只能无言以对。而那些人也不知是过于自信还是没意识到自己被人家识破,一点危机意识都没透露出来。这种行为,很让萧逸尘不解。

    从鲁坎营出发后的第四天下午,一行人在两狼山脚下的宿营地扎下帐篷,毫无意外,跟踪者们在两个小时后也停下了脚步扎营安置。

    萧逸尘等人浑似不觉,组成小队在附近搜索了一番,打到一头黄羊找回来当晚餐。

    看着丫头兴冲冲在那里剥皮剔骨,篝火跳动的火苗映出那张小脸中的兴奋。萧逸尘眼神一阵迷离,不知不觉就想起了前世在杀手训练营中那段日子。当时好像也有类似的情景,只是很可惜,本来相亲相爱的伙伴们,在后来的淘汰存亡战中,互相猎杀。萧逸尘活了下来,但更多的伙伴却失去了生命,从训练营中出来的时候,他强迫自己忘掉那段经历,从此不再信任任何人。只可惜,尽管他足够警惕,却依旧多次遭人算计……

    吼!吼!吼!一阵兽吼声,伴随着树梢积雪落下时卷起的白雾,从森林深处迅速冲向营地。

    “是银毫雪猿!大家列队防御!”伊川经验丰富,只听声音就知道来的是谁:“奇怪了,银毫雪猿一向只在深处活动,今天怎么跑出来了?”

    萧逸尘双眼微眯,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那批跟踪者似乎有些不对劲,好像在打着坐山观虎斗的主意。像这种魔兽来犯的情景,一般情况下,在场佣兵都会自发团结一致的。这帮人这么做,会不会太明显了些?还是说,他们已经肆无忌惮了?

    银毫雪猿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从森林边际也只是微微一愣,待发现火光之后,离弦之箭一般直接扑向了伊氏小队。

    韩冬当仁不让,手中赤霄盾闪过一丝淡淡荧光,整个人如一座小山稳稳横在银毫雪猿出击的路线上。

    砰!砰!砰!雪猿双拳连砸,韩冬不动如山。等挨过第一轮攻击之后,左手一扬,火云斧高高仰起就要下手。

    “且慢动手!”萧逸尘闪身出列:“交给我,大家帮我掠阵!”

    这次出来,他就是奔着这东西来的。现在机会来了,怎么能任由这家伙被韩冬砍了。

    韩冬收手,反正这玩意杀伤力也不怎么样,有这么多老鸟在,倒不怕有什么意外。轻轻点头示意,撤盾闪人,将空档留给萧逸尘。

    萧逸尘双脚一错,猛然一个虎扑,体内魔力依内功心法流转,双掌大开大阖,使出一套伏虎拳。先是一个双风灌耳,狠狠合拍,结结实实的拍在雪猿双耳上。

    雪猿被这一击直接就打懵了,两耳如蛙鸣般响个不停,眼前人影也一化为三,看得它凶劲大发,狂吼着将双拳在胸口来回捶打,猛然一扑,就要将这胆敢冒犯自己的小家伙置于死地。

    相比雪猿那两米出头的个子,萧逸尘显得单薄了许多,但这弱小的身体却比大块头灵活了许多倍。稍一弯腰就从它胁下穿过,趁势左腿一个横扫,正击在雪猿右腿的膝弯处。雪猿一个踉跄差点扑街,又是一声吼,双掌撑地,灵活的就地一个翻滚,重新扑了上来。

    伊川起初还觉得萧逸尘以一个学徒境界就敢单挑三阶魔兽,有点太过狂妄,毕竟雪猿不是豪猪那种只知埋头乱拱的夯货,它就是以灵活和皮糙肉厚闻名的。你一个学徒,连魔力都无法离体,就敢和它对攻,不是自找麻烦么。结果,一个回合之后,他就傻眼了。

    萧逸尘居然跳上了雪猿肩膀,狠狠在它双眼上各揍了一拳,打的那家伙连看都看不清,然后趁机一个擒拿手,再一个分筋错骨手,卸下雪猿一只胳膊关节。

    “**!原来还可以这样搞啊!”伊川慢慢靠近韩冬:“韩少爷,萧少爷这套武技好像很牛逼啊!”

    韩冬咧开大嘴一笑:“你就别打主意了,那是人家师门秘传。我和娜姐缠了很久都没学会。”

    没学会?伊川眼亮了:“那就是曾经学过喽?不是人家不肯传授,看来有搞头。嘿嘿……”

    韩冬指着那个比雪猿更加灵活的身影道:“不是我打击老哥你。你别以为小尘那两下耍的挺潇洒,可那背后要下多少功夫,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光是这身法,没有个十年八年苦练,别想达到那程度。”

    伊川奇道:“也不一定吧?我看晴儿小姐的身法和他差不多,她才多大?”

    韩冬黑着脸叹道:“哥哥呀,咱能不提那个小变态吗?太打击人了!你见过哪个学徒境界就能催动灵兵的?就连小尘自己都做不到,可人家晴儿就行!你以为她为什么能跑那么快?人家脚上那双靴子,是正经八百的三星装备!”

    什么什么什么?学徒境界催动灵兵?有没有搞错?!

    轰!场中一声闷响,将伊川的疑问打断,萧逸尘以一个恐怖的冲天炮,将雪猿那五六百斤的身体击打的直直冲天飞起。随即,他自己双脚一跺,地面积雪炸开一个两米方圆的涟漪,整个人如炮弹般飞蹿而起,后发先至,竟超过了雪猿一头,在半空中,一个千斤坠,双脚狠狠踩着雪猿头顶,一人一猿从天而降,轰然砸地。

    我滴妈!伊川和一群伊氏佣兵齐齐咽口唾沫,这还是人吗?就连自己这些五级以上的武士,都很难做到那么高强度的动作,他一个学徒,是怎么办到的?

    可怜的雪猿,不好好在窝里呆着,偏巴巴的跑上门来挨揍,这会只怕浑身上下连根好骨头都找不到了吧。

    他们震惊,另外一边时刻关注着伊氏小队的跟踪者们就有些畏惧了。几个带头的家伙对视一眼,悄然钻进帐篷商议对策。

    “那姓宋的是想玩死咱们吧?这他吗的怎么可能只是个学徒!”

    “吗的,既然消息不准,咱们有权放弃任务,反正酬劳已经收了。就当出来狩猎了,姓宋的要是敢呲牙,咱们就把事情扬出去!真他***不知死活,居然敢坑到咱们尖刀小队头上来!”

    “别说气话,事情既然出了变化,咱们自然是要把消息先传过去了。要是接着做,这价钱当然得重新商量,这不算坏了规矩。那姓宋的不是说他还有另外一路伏兵吗?大不了,咱们把姓萧的行踪传过去,只赚那一半安稳钱得了。我看这姓萧的小子邪门的很,索性就照大哥说的,让他们自己去对付,咱们来个坐收渔利。”

    “有道理,那几位哥哥在这盯着,我去找人和姓宋的那边联络。”

    此时的萧逸尘,满脸都是狐疑。方才和雪猿那一战,倒是打了个痛快淋漓,而且丹田中的魔法元素也有些蠢蠢欲动。但很可惜,依然没有触摸到突破的门槛。这让他很失落,难道刷怪升级这个大杀器,也没有用么?那么,我这突破应该从何入手才对?

    ————————

    新学期的第一个周末到来了,祝大家玩的黑皮。爽过之余,包里还有票票的,别忘了留几张啊。。。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