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已经不像鲁坎营那么安全,越是向内,危险就越大。所以大家赶路的速度也就越来越慢,偶尔还能遇到几个倒霉的魔兽,也就顺手拿下做了战利品。当天色渐渐暗下来时,萧逸尘一行已经深入了森林上百里,到达了第一处宿营地。这也是佣兵们为了方便特意清理出来的地段,无论是出是入,大家都会很默契的聚集到一起扎营,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自保手段。

    伊家那支精英小队的队长叫伊川,对这一带很熟悉。一到地头,马上熟练的联络熟人,圈了地方,开始安排扎营事宜。萧晴很是兴奋的挤在哥哥旁边,非要抢着烤肉。今天白天啃了一天的军粮,干的要死,她早就想着香喷喷的烤肉了。

    任由丫头和伊莲娜两个魔女在那里胡闹,萧逸尘乐的不去管,帮着伊川他们整理帐篷。

    伊川并没有任何受宠若惊的意思,很坦然的接受了这番好意,两人搭手,顺利撑起一顶帐篷。正在整理内部结构时,伊川低声道:“有人跟着咱们,看样子来者不善。但我吃不准是冲谁来的。”

    萧逸尘给他个会意的眼神:“做好接战准备,静观其变,敌不动,我不动。”这就是同意了伊川的看法,将跟踪者定义成了敌方。干脆利落的命令,也让伊川心里对这位萧少爷的评价又高一分。默默出去安排手下值夜事宜。

    当夜宿在一起的大小队伍足有十几支,人数更是超过了三百。少不了有比较老辣的热心人士站出来统一调配人手,伊家小队被分配到了两个名额,分上下两个半夜巡逻。这种安排,总的来说,每支队伍都会照顾到,避免自家队伍被人算计,又省的其他人多说闲话。

    虽然冰天雪地,但佣兵们依然很热衷篝火聚餐。相熟的队伍混在一起说笑,甚至也有互相交换猎物或者装备的事情。萧逸尘只是静静的啃着烤肉,一边观察这全新的小圈子,一边思索今天的跟踪者究竟是什么来头。还真是挺意外,这才是第一次出门好不好,进营地就开张,先来个窝里反,刚踏出第一步,就引来跟踪者。唉,谁说主角光环只有好处来着?

    伊川在火光下铺开兽皮地图:“如今天寒地冻,大多数魔兽都已经窝了冬。这个季节肯出来活动的,实力一般都比较强。照萧少爷的意思,我建议咱们去东南方两狼山这一带,这里有两种魔兽,银毫雪猿、焰尾狼,都是三阶实力,而且又都是独行,比较符合萧少爷的要求。而且距离也不太远,最多三天就可以赶到。也是趟熟了的路,宿营地什么的都是现成的。”

    “行,那就照你说的,吃完饭早早睡觉。明天一早,兵发两狼山!”

    伊川等人对加了萧氏独门秘料的烤肉赞不绝口,吃了一顿之后,觉得十几年的佣兵生涯简直猪狗不如。在每人得了小小一木瓶秘料之后,对萧少爷和晴儿小姐的好感一度飙升到了家主的程度。

    因为已经渐入危地,所以第二天的行程轻松的多,下午四点左右就到了宿营地,扎好营帐之后,萧逸尘带着丫头在附近转悠。这一路上,萧晴那张特意打造的小弓根本就没开张过,看到暴牙兔,她说好可爱。发现疾风鹿,她觉得像花花的姐妹。再撞见一头短尾黄羊,她说那头羊咪咪那么大,肯定要回去喂宝宝,死掉的话,羊宝宝都要挨饿……

    萧逸尘突然意识到,无论掌握多少理论,如果过不了见血的那一关,始终都只能做个乖孩子。而这种性子,在这样的环境里,尤其是身后缀着不怀好意的敌人时,实在是要不得。所以,他要趁着赶路的空档,帮丫头闯过这一关。

    要说运气,还真是不错。几人刚进树林没多远,就撞到了一个熟悉的家伙,自己刚来这个世界就见到过。

    “噬血豪猪,二阶魔兽,属性偏土。长两到三米,高一米左右,体重约一千五到两千斤。性情残暴,极度噬血。攻击方式:獠牙冲刺。缺点,尾大不掉,不够协调。攻击时易受刺激失去理智……”

    看着伊川他们把一头豪猪悄悄围住,萧逸尘向丫头讲解此兽的特点:“这夯货完全没有你之前担心的那些条件。现在,我们大家期待共同见证你在佣兵生涯中的第一次狩猎。好啦,弓或剑,你自己挑一样。”

    萧晴皱眉,可怜兮兮的环视一周,无奈似乎没人愿意为她说话。开玩笑,在平时,萧逸尘可以说对这个妹妹百依百顺,就算她要月亮,他也绝对会想办法去摘。可一旦到了要训练她的时候,这和气的哥哥马上化身魔鬼教官,谁的面子也不管用。如果做不到,下场会很凄凉。敢于劝谏者,会被当成沙包痛殴。

    丫头想了想,还是抄起自己那张小弓,背上一壶三十支羽箭,恨恨一跺小脚:“臭大哥,恨死你了!”

    悄悄来到豪猪附近,那家伙并没察觉到自己的危险,依旧埋头在积雪中乱拱寻找吃食。

    萧晴做个深呼吸,平静了心情,摘弓,搭箭,小眼微眯,小口喷出一口白色雾气的同时,弦响,箭出。

    嗷~!豪猪一声嘶叫,这一箭,不偏不倚正射在它的菊花上,这个刺激不可谓不深。豪猪吃疼之下,也顾不上是谁攻击的自己,猛然向前一扑,哼哼叫着就冲了出去,居然比刚才那一箭似乎还要快几分。

    围观众一头黑线,这丫头也太腹黑了吧,下手居然那么刁钻,这可是她第一次真正见阵啊,一个姑娘家,怎么就找那种地方下手呢?太那什么了!

    萧逸尘黑着脸告诉自己:这是凑巧,这绝逼只是凑巧。我妹妹的人品我是相信的,她很纯洁的。再说丫头的箭术我清楚,不可能那么准的……

    萧晴先是一怔,随即小脚一跺:“怎么跑了?”脚下一催腾云靴,刷一声追了上去,不一时就到了豪猪身后,深呼一口气,嘴里喃喃道:“不就是个移动靶吗,人家才不会怕臭猪呢。哼,我叫你跑!”

    嗖嗖嗖,箭如雨落,接连八箭,尽数扎在猪屁股上,豪猪疼的人立起来,嘶声狂吼一阵,掉头一看,认出了攻击自己的罪魁祸首,双眼充血,凶光四射,吭吭连吼,四蹄发力,疾冲过来。

    萧晴被豪猪那凶猛的样子吓了一跳,手里的箭也射偏了,眼见的豪猪已经冲到了身前不远,就听耳边一声低吼:“跳!前空翻!”

    熟悉的命令,萧晴条件反射下意识做出了动作,一个漂亮的箭空翻,正好闪过豪猪。

    豪猪埋头冲了一阵,突然发现前方没了目标,猛然一个急刹,带起一篷积雪,掉头过来,再次找到那个小不点,仰天长嘶一声,再次埋头冲上。

    晴儿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平复了心情,与豪猪近距离擦过的经历,让她心里多了几分底气,索性就站在那里,等着傻猪冲到近前,才施施然飘身而起,小手在旁边树枝上一搭,一个帅气的回旋落回地面,同时右手抽箭,搭弓,一气呵成。在落地的同时,箭已射出,再次扎中豪猪。

    猪掉头,又一箭,这回扎中一只猪眼,更惹的它怒火攻心,不管不顾的往前冲。而晴儿越发淡定,很潇洒的带着这头伤猪绕着树林打转,不时停下给它一箭,只惹的豪猪惨叫连连,怒火更盛,更加不肯停下追击。

    围观众再次叹息,这猪真可怜!而本应得意的萧逸尘却一头黑线,这完全背离了他的本意。丫头这是把豪猪当成了移动靶在玩,根本没意识到血战的真正意义。失算啊失算,看来自己的教案有很大的不足之处啊。

    整整折腾了两个小时,豪猪终于不追了,不是被杀死了,也没有流血过多,纯粹就是累的不行了。猪倒的时候,众人也松了一口气:也该了结了!

    萧晴很得意的向哥哥邀功,然后被萧逸尘扯着来到躺在地上装死的豪猪跟前,抽出短刀递给她:“杀了它!”

    “哥!”萧晴很难过,其实她心里很清楚,哥哥逼着自己做这些事,都是为了自己好。可是,自己明明不喜欢啊,哥哥为什么还要逼着自己做呢?当看到哥哥眼中那坚定却饱含深情的目光时,她又下意识的认为自己不应该让哥哥失望,衡量再三,接过了短刀,闭上眼,出了很久的神,突然一指伊川手中的大刀:“我要那把大刀!”哥哥说的对,既然要面对,那就勇敢些!

    擦!小小的人儿举着大刀,很不协调的手起刀落,豪猪身首分离,脱离苦海,鲜血喷溅,被大刀一挡,激起朵朵血花,溅在晴儿头上、脸上、衣服上。小人儿怔怔的看了看,突然一扔手中大刀,扭头弯腰,大吐狂吐起来。

    萧逸尘连忙扶住,一边顺背,一边柔声安慰:“吐啊吐啊的,就习惯了……”

    晴儿吐的稀里哗啦,闻言大怒,小手抓住萧逸尘就是一顿乱打:“臭哥哥,我恨死你了,你比臭猪还臭!呕~!”

    “是哥哥不好,我们以后再不吃猪肉了!”

    “我偏不,人家就要吃猪肉!呜呜……这是人家自己打的猎物,以后人家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人家要请大家吃猪肉,不给臭哥哥吃。”

    “好好好,谁叫哥哥坏呢,活该没得吃。来,丫头先漱口。”

    哈!萧晴恢复的速度让所有人震惊,猛然灌了口水,仰天喷出去,跳起老高在双手一扬:“老娘敢杀猪了!老娘是佣兵了!哇哈哈,老娘要大开杀戒了,魔兽们,洗干净脖子等着老娘来砍吧……”

    萧逸尘华丽丽败退,感觉自己的人生观似乎崩溃了。此时此刻此情形,他无比真诚的想问一句:“元芳,你怎么看?”

    ————————

    一夜之间,收藏居然又掉了十几个,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