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空间装备,即便是有也很稀罕,至少萧逸尘到目前为止还没见过或者听说过。所以,这种条件下,佣兵们进行狩猎的时候,就少不了要跟上一群打下手的仆从人员。一般都是些无法突破士级境界的魔法学徒或者武士学徒,又不甘心平淡去做农夫的人。

    随从们的工作,就是负责辎重,打理日常杂事。报酬虽不能与佣兵相比,但比起平民来,还是要高上许多的。加上又有战斗经验可供观摩,一个好运,就有可能突破士级,从而跨入佣兵行列。甚至还有些武者,本身修为并没突破到士级,但战斗经验丰富,或者在某一方面有特长,所以会被特别允许加入佣兵。

    萧逸尘一行四人中,萧家兄妹都是学徒境界。韩冬已是四级武士,而伊莲娜更是已经晋级八级武士,在萧家短短两个月,两人就连升两级,这种神速,使得他们不得不承认萧逸尘的那些师门特训很有效。尤其是下雪这七天,两人虽然过的生不如死,却在痛苦煎熬中再晋一级,更使两人不敢对萧逸尘的恶劣行径过份指责。

    就是这么古怪的四人组合出去狩猎,身边的随从却是一支由六人组成,装备精良的三级佣兵小队。十个人的队伍,牵着四区角马分别拖着的两只雪橇。缓缓沿着星叶湖和伏龙山之间的夹道向森林深处挺进。

    沿途有不少人都看到了这支奇怪的组合,风言风语自然少不了。

    “看,又是哪个大家族那些不知死活的公子小姐,吗的,还有没有天理了!佣兵这么神圣的职业,硬是被这些纨绔给玷污了。那边的八个,你们羞不羞啊,好好的人不做,非去给人家做狗?”

    指指点点的人真不少,但声音都不怎么大。终于有人忍不住大声吼了出来,不过打击面仅限于萧氏兄妹,毕竟他们俩的样子也太休闲了些,而且穿的也不像佣兵。

    萧逸尘对这种话根本无视,曾经从网络水军的围攻中厮杀数十回合仍旧面不改色的厚脸皮,要是被这种不痛不痒的话引动心思,那才好笑。

    不过他无视,却不代表其他人也一样。然后憋了一路的萧晴突然就蹿了出去,等到其他人察觉时,她已经跳到了那说话人的面前,众人连忙戒备,只有萧逸尘风轻云淡,冷眼旁观。

    那人正说的痛快,眼前一花,那个他眼里的纨绔小丫头突然就出现在了面前,只听她脆生生的声音冷冷问道:“你说谁不知死活,又说谁是狗?”

    那人一怔,倒吸一口冷气,这丫头好快的速度。不过他却也不惧,一个刚入门的学徒而已,老子四级武士,还怕一个黄毛丫头?

    可惜,他更加恶毒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觉得脸上一凉,已经被抽了两个耳光。这么多人看着呢,大汉很生气,当场就要动手,习惯性的一抽兵刃,却只觉得手腕一阵巨痛,那把跟着自己立下汗马功劳的开山大刀居然就被那丫头轻松抢走,顺手插在了旁边地上。

    哗,大汉和他的伙伴们当时就震惊了!那速度?那手法?哪里是学徒能够办到的!这丫头什么来头?这回好像踢到铁板了!只不过,退缩可不是佣兵风格,伙伴被人欺负,怎能冷眼旁观?和他一队的几人第一时间抽出兵器围了上来。

    萧晴毫不畏惧,脚下腾云靴踏雪无痕,如轻烟抚过积雪,双手闪电般击出收回,只几个呼吸间,乒乒乓乓一阵响,六人小队全军覆没。六个大汉站成一排,动作出奇的一致,左手抚着脱臼了的右手呆呆的看着这个水灵娇小的丫头片子,很有一副受过培训的模样。他们不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世上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厉害的小丫头?

    萧晴俏脸微扬,冲那出言不善的大汉道:“睁大你的牛眼看清楚!老娘是法师,法师晓得不?和年龄大小有个毛的关系!老娘敢来星叶湖,自然有来的底气,要你们一群土鳖说三道四!就这点能耐也好意思说别人不知死活?我呸!”

    萧逸尘那个汗啊,淡定神功终于被破,一下子蹿到了萧晴面前,轻轻拍打一下:“谁教你说话这么粗鲁的?人家不过开了几句玩笑,怎么就动起手来了?临出门前我是怎么交待的?”

    萧晴立马化身乖巧小妹,垂头低声道:“可是这位大叔的嘴巴太臭了嘛!叫人家怎么忍?他说哥哥不知死活,还骂娜姐他们是狗。人家过来问,他那么大个人,还想用刀吓唬人家。喏,还有那一堆,都亮兵器了呢,那行多大人,联手欺负小孩子,还要动兵器,不害臊!”

    萧逸尘训道:“佣兵生涯,每天拎着脑袋拼杀。心里压力大是必然的事,碰到看不顺眼的,当然要说几句了。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了,还能管住人家说什么?小小年纪,就学的那么小肚鸡肠。教你那些东西,是让你在面对魔兽的时候多一份自保能力,不是让你用在自己人身上的!人家没动手是怕伤了你,你还真当自己厉害?不知天高地厚,还不向几位大叔道歉?”

    萧晴吐了吐小舌头,翻个白眼,很敷衍的一拱手:“几位大叔,不好意思,一时失手。人家是小孩子嘛,你们都是大人,大人不记小人过哦。”

    几位大叔沉默以对,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主要也是被刚才萧逸尘那段训妹子的话打击的不轻,他们是真心想动手来着,可惜没打过。幸好人家圆了这个场子,被个小丫头欺负不叫事,谁家还没向个惯出来的晚辈。但是打不过小孩子,那可就完全不同了,说出去,简直没脸见人!

    萧逸尘又正色赔礼:“几位前辈见谅,舍妹淘气……”一边伸手,每人手上轻轻一扶就正了骨,顺手在每人手心里放了五枚金币,倒不是怕,是没必要为这点小事结仇:“一场误会,诸位勿要记恨才是,一点心意,我兄妹请大家喝酒了。”

    六人都惊呆了,不是我们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手腕恢复了半天都没感觉到,等那兄妹俩离开走远,这才反应过来。

    “你说那小手哪儿来的那么大劲啊,她是怎么弄的,就一下子抢了我的刀去?她那哥哥,更了不得,我都没感觉,手就好了!不是说法师吗?哪有这样的法师啊?谁家法师能从武者手里抢兵器的?”

    “你就知足吧,人家这是没把你当敌人看,你也不看看人家那身手!要真用法师的手段对付咱们,就咱们几个这两把刷子,还能有命在吗?”

    “老四啊,你就嘴欠吧,这回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了吧!别看见谁都觉得不公平,人家纨绔是人家自己的事,你怎么就知道人家没本事?”

    “大哥,你就别说了,我他娘的肠子都悔青了。堂堂三级武士,血里火里趟过无数的,居然栽到一个丫头手上。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得了吧你。得了便宜还卖乖,走吧,回去喝酒!今天真他娘的痛快,老子要好好醉一场。瞧瞧人家这能耐,这气派!一个误会,每人五个金币,面子里子都有了。开眼啊,真开眼了!高,实在是高啊!难怪人家能大富大贵,咱们只能半死不活,这就是差距啊。兄弟们,以后多长点心眼吧!”

    那边厢,萧逸尘黑着脸:“跟谁学的,还没马腿高呢,就一口一个老娘的!女孩子家家的,粗不粗鲁!”土鳖那个词也不好听,但那绝对是从哥这儿学去的,只好略过不提。

    “知道了,哥,人家以后不说老娘了。那就说姐吧,不过人家还小,说姐会被人家笑的……哥,姑奶奶会不会更威风一点?”

    脸更黑了,怒视一旁偷笑的伊莲娜:“唉!遇人不淑啊,哥怎么就一时糊涂,让你和娜姐混在一起呢。”

    “哥,刚刚人家那几下耍的好不好?哥你不知道,那大叔瞪我的时候,人家心里好怕呢。后来一想哥你扭人家手的时候,就又不怕了。嘻嘻,大叔的手和韩冬哥哥的一样,卸一下好轻松噢。那几个大叔都好笨的,拿着刀都不会用,呆呆的站在那里等着人家卸手,都没有韩冬哥哥灵活。哎,哥,快看,那边那几个大叔刚刚好像也骂咱们来着……”

    “算了,小妹,就当行善了,咱们放他们一马吧。”没看人家已经假装有急事在加速赶路逃离现场了吗?

    看着跃跃欲试的小丫头,萧逸尘无语问苍天。为什么呀,在家里的时候,明明很淑女的呀,怎么一出门,就变成小魔女了呢?这分明就是被伊大姐传染了的症状!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难道哥的魅力还不如那头母暴龙?不科学啊!

    —————————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求包养~!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