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狂弹指之间就将整个伊家驻地彻底清扫,所有旧管事连夜被押送回常青城伊家听候发落。倒霉蛋伊飞在得到救治之后,也带着随从赶回家去告状,倒让驻地暂时清静了许多。伊莲娜正好带着萧逸尘和晴儿出门熟悉整个鲁坎营的环境。

    “帝国一统之后,人族地位日渐平稳,前线压力减小,大量佣兵撤回后方。于是就有了二次开发周边环境的提议。佣兵营本来只是为了方便佣兵补给的营地,因为安置仆从、交易猎物等诸多原因,渐渐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固定营地。一旦这个营地周围能够辐射到的区域被佣兵开发完毕,这里就会自然形成平安的居住地。随后再进行移民安居,而佣兵营也会进一步向蛮荒地域再次推进,这样就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后来大家发现,用这种步步推进的方法,渐次开发,以佣兵营地为跳板,一步步开拓帝国版图的法子很是方便。现在,佣兵营地就是未来城镇的雏形这个概念,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事情。像鲁坎营这种已经开发了十几年的地方,正是营地向城镇化转型的关键时期。所以,各大家族和势力少不了给自己圈地皮,抢优势。为将来发展打下基础。要知道,像这样的新兴城镇,从定型,到清除完魔兽,变成像亚洛镇那样的纯居住城镇,至少还有上百年的开发过程呢。”

    伊莲娜果然是大家族出身,一番解释让萧逸尘颇有茅塞顿开的感觉。难怪他觉得这个营地更像是小镇子多一些。而其中的人口密度和热度,更是亚洛镇那样的落寞小镇远不可及。甚至就在这寒冷的冬季夜晚,营地中的灯光强度,也远非小镇可比。光是听着那喧嚣的声音,就已经让晴儿雀跃不已了,可见外面确实比家里好玩。

    正因出来玩兴奋到睡不着的萧晴缠着哥哥讲故事的时候,远在数百里外的常青城伊家本宅,却已经闹翻了天。伊家三爷伊天祥见到儿子蛋疼手疼浑身疼的模样,心疼的当场就跳了起来。怒火万丈的喊人打算去城关镇找老大伊天照讨回公道,却得知自己安排在鲁坎营驻地的人手全被遣送了回来,这时候正在正厅向老爷子汇报呢。一桶冰水当头淋下般清醒过来,连忙收拾了心情,带着儿子前往正厅。

    伊家族长伊万成坐在主位听着送人回来的伊方说话,脸上风平浪静一片祥和,谁也看不出是喜是怒。当伊天祥踏进正厅的时候,正好是老爷子听完汇报,将要做出决断之际。

    看到老爷子尚在沉吟,伊天祥松一口气,换上一副凄凉的表情,悲伤着就冲了进去:“爹,你要为飞儿做主啊。好好的帮着打理驻地,就因为多说了几句话,差点被人打断子孙根。这是要绝咱们伊家的后啊!爹,都是您的孙子孙女,血脉相连呢,那丫头怎么就能下得了那么重的手!这人都打残了,她还不依不饶的,非要把那些说公道话的下人也牵连了……爹啊,这些人管理驻地也有些日子了,一直兢兢业业无是无非的,怎么她一到就一个不落的全赶回来了。这要传了出去,伊家门风还要不要啦?老大当年可是说明了要自立门户的,现在让女儿搞这一手,算什么呀?爹,难道真要让这丫头插手府里的事?那爹你的脸面还要不要了,咱们伊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我就想不明白了,她做下那等凶残之事,怎么好像还反倒有脸了似的……”

    “够了!”伊万成怒喝一声,一巴掌将旁边书桌拍了个稀烂:“闭上你的臭嘴!”

    伊天祥吓了一跳:“爹啊,我这可都是为了您老人家和咱们伊家的脸面啊……”

    “脸面脸面!有你这个儿子老夫就够伤脸面的了,如今还加上个不成器的孙子,伊家还有什么脸面可言?口口声声都是为了家里好,开口闭口是为老夫挣面子。可你看看你们父子俩都是怎么做的?这些年,你挖空心思从公中谋取好处,我这个做爹的就当是给孙子补点营养,从来没说过你什么。可你是怎么回报我的?有过半点知恩吗?没有,只有变本加利!只有更加疯狂!哼,家里费尽心思开拓出来的驻地,你儿子就敢说那里他说了才算!是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你敢说和你没关系?”

    伊天祥一头冷汗,心直往下沉,听到这里,连忙分辩道:“爹啊,就算飞儿年少气盛,一时冲动说错了话,那也犯不着把他打成这样啊,那是要毁他一生啊……”

    伊万成冷笑:“他没死就应该庆幸娜娜念着骨肉亲情了。那样混帐的东西,要是换了别人,早就死了一百次了!好有本事的东西,自己家人被人算计,处处受气,这儿还没讨回公道呢,他倒先一步落进下石了!这是骨肉亲情的样子吗?这种行径,比路人都不如!反倒像是在给朱家报仇!这么糊涂的东西,没当场打死他算便宜了他。你还有脸来给他讨公道?教出这么个是非不分,敌我不辨的东西,你脸上很光彩吗?”

    伊天祥一个哆嗦,原来老爷子都知道了,只好趁机转移话题分散火力:“就算飞儿有错,可杨大他们又有什么不对?他们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总算把驻地打理的有模有样,没功劳也有苦劳吧,就这么因为飞儿一句话,连累的丢了前程。爹啊,这被革了差事的下人,往后哪里还有出头之日?这要传了出去,伊家苛待下人的恶名,那可实在是太难听了……”

    哼哼!伊万成冷笑:“杨大是怎么爬上管事位子的?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杨家女子的事,你以为那个外院为什么那么便宜?真以为你伊三爷的脸面就那么值钱?”

    伊天祥刷一下冷汗湿透了全身,原来,自己这些年的小动作,全在老爷子掌握中啊,可笑自己还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呢。那,杨大他们借着驻地管理的便宜,给自己捞的那些好处,是不是也全都被老爷子知道了?震惊中,他不由的抬头扫了一眼杨大,希望那小子机灵,还没把事情完全抖出来,保住了自己,日后少不了给他好处,要是连自己一起栽了,那才真叫再无翻身之日呢。

    很不幸,当你以为事情已经够糟糕时,它往往还会向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就听伊老爷子叹息道:“鲁坎营扩营建镇之机便在眼前,我本打算借此机会敲打敲打你们,可谁知,你们这些人,连这点最根本的底线都守不住!还妄想着要给老夫一个下马威!事情败露,非但不知悔改,反而想要颠倒黑白!老三,你太让我失望了!”

    伊天祥惊恐抬头,对上老爷子那平静的目光,心中升起一丝非常不好的感觉。

    伊万成淡然道:“从前是我自己想差了,总以为跟着我,可以让你多学些东西,谁知灯下黑,反而害了你。如今养成这等性子,我真是愧对伊家列祖列宗。”

    伊天祥吓个半死,颤声道:“爹……”

    萧家的事,即使在伊家本宅也是绝秘,知道的人并不多,很可惜,伊三爷并不在这不多之列,所以他根本不明白儿子这次惹祸的根源。直到这时候,他仍然想着怎么扳回一城。却不知道,为了家族利益,老爷子甚至连自己都可以牺牲,何况是个不成器的儿子!萧家这颗树,伊家甩不掉,也得罪不起,那么,只好委曲儿子了。

    伊万成抬手打断:“行啦!如果当年我能狠下心来,让你和老大一样自己打拼,今日必然不是这等结果。罢了,亡羊补牢,犹为未晚。明天你收拾收拾,去青霞山,打理那座矿山吧。”眼光一扫,又看到面如土色,浑身发抖的杨大等人,补了一句:“他们既是你的人,想必你用着也顺手,就一并带了去矿山吧。”

    伊天祥这回真是怕了:“爹!儿子错了!”

    伊万成摆手,一脸的不耐烦:“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好好改过!去吧,我累了!”

    伊天祥惨然垂头,失魂落魄的离去。杨大等人赶紧屁滚尿流的跟上,连靠山都倒了,老爷只是发落了他们,并没让他们吐出以前的赃款,已经法外开恩了,再不敢奢求什么。

    伊万成怔怔的出了一会神,突然抬头看向伊方:“你说萧家少爷愿意把那雪橇的样式公开?随便让人仿制?”

    伊方点头:“是的,老爷!回来前,小的还曾亲自向萧少爷求证过。萧少爷说,世上的钱,没人赚的完。又说什么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像这种毫无保密条件的东西,与其费大力气保密,不如大大方方公开,就算这次赚不到钱,起码也能赚到名声。有了好名声,就算兽粪,也能卖出金价来!”

    伊万成听完,突然哈的一声笑:“这个小家伙,果然有点意思!”随后又摇头叹息:“都说寒门多孝子,富贵出纨绔。果然不虚!就只是这份舍得之论,已经足见其见识不下寻常大户人家。娜娜这丫头,还真是有眼光呢。难怪当年老大拼着和老夫翻脸也要自立门户,原来有这一层意思。可笑我当日还以为他是小肚鸡肠,想用这一手要挟家里呢……伊方,你去一趟城关,让老大派人去接管鲁坎营驻地吧。告诉他,那里是我给娜娜置下的嫁妆,管不管得好,让他自己掂量。”

    ——————

    从分类新书榜第五掉到了第八,果然够凄凉。求各种票票点击收藏打气~!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