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坎营,是散布在帝国大陆上数千佣兵营地之一,位于亚洛镇西北方三百多里之外的星叶湖附近。和其他佣兵营地没什么两样,鲁坎营的位置依山傍水,易守难攻。加上最近十几年,常青城正在大力开发星叶湖一带,所以,鲁坎营如今正是人气高涨之际。而且最重要的一条,伊莲娜和韩冬都曾经在鲁坎营活动过,对这里比较熟悉,所以,在做选择时,两人第一时间就推荐了鲁坎营。

    临近傍晚时分,豪华雪橇很拉风的进了营地,可惜这他季节大家都躲在室内暖和,没人欣赏这份风景。这让来前信心满满的伊大小姐心中很是不爽,很有一种明珠蒙尘的失落感。幸好,之前已经通知了伊家在营地的驻守人员,知道他们今天会到,一见有角马入营,连忙迎了上来。

    “大小姐、韩少爷、萧少爷、晴儿小姐!你们再不到,我可要打发人过去接了。”出来迎接的中年人态度相当好,光从这称呼就可以看出来是个用了心的。

    “哇噢,是狂叔啊!”伊莲娜相当惊讶:“爷爷舍得让您出来了么?”

    中年人伊狂露出个和气的笑容:“大小姐说的哪里话,伊狂不过一价奴仆,到哪里,都是为了伊家尽力而已。”一边搭着话,一边指挥几个跑腿的将雪橇拖进伊家的驻地。

    伊莲娜很亲切的挽起伊狂一只胳膊,很温柔的开口:“话是那么说,可是为了我这么一个不受宠的小辈,让狂叔你冰天雪地的奔波,实在是罪过。”

    萧逸尘使劲揉一揉双眼,我不是眼花了吧,女暴龙也有温柔的一面?不对,肯定是幻觉!一定不是真的!

    被震惊了的萧逸尘直到伊莲娜牵着晴儿和伊狂都走出好远,还没回过味,转头看韩冬:“我这几天出手是不是太狠了点?”别是被打傻了吧?!那可就太罪过了。

    韩冬嘿嘿一笑:“狂叔名义上虽然是下人,但他有着三级大武师的修为,伊家也从来不把他当下人看。更重要的是,他还是娜姐的授业师傅。若非他执意守着主仆名份,如今在伊家的地位只怕比几位叔叔还要高呢。狂叔这些年一直在打理伊家在帝都的产业,难得回来一趟,所以娜姐很惊喜。”

    噢,原来如此,还以为哥的魄力如此之大,以致于短短几天就让女暴龙变成了小清新呢。闹了半天,是个叛逆女孩,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啊!嗯,这样挺好,只要不是人格分裂,哥就放心了。

    因为是第一次出门,这一路人,四人除了聊天争吵,大半时间都用来欣赏雪景了,所以时间用的久了些,也根本没吃午饭。伊狂安排了一桌酒菜,算是给四人接风。饭桌上,伊莲娜一改平日的母暴龙形象,摇身一变,化为大家闺秀,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无不尽显名门风范,看的萧逸尘佩服不已。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大宅门里出来的,没一个简单的,光是这变脸的功夫,没有十年八年功力,别想掌握其中精要。

    正吃的开心,砰的一声响,一阵吵杂声音在外间响起,随后,更有一个高亢的声音叫嚣:“叫伊莲娜那个贱人滚出去!伊家的驻地,也是那种残杀队友的垃圾可以进来的?”

    伊狂眉头一皱就要起身,伊莲娜连接伸手拉住:“狂叔,不必管他,一只疯狗乱叫而已,何必因为它坏了兴致。咱们可有好几年没见了呢,怎么能……”

    轰一声响,房门也被推开,一个面色倨傲的少年仰着下巴大步迈进来,用鼻孔冲着屋内众人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花言巧语说服了爷爷,这里是鲁坎营,我伊飞说了才算。我们这里,是圣洁的佣兵驻地,不欢迎你们这种残杀队友的人渣!看在大家同是伊家人的份上,我不和你一般见识,收拾你们的东西,滚出去吧!”

    在伊飞身边,站着几个面色同样牛气冲天的随从,而在房门外,则是几个神情尴尬的驻地管事,应该是想劝阻却无能为力,只好干看着事态发展。

    伊狂的眼光并没有在伊飞一干人脸上停留,只是对着门外那些管事扫了扫,随即又收回目光,神态安详,沉默不语,也不知在想什么。

    伊莲娜缓缓起身,向萧逸尘和萧晴露个不好意思的表情:“让你们见笑了,树大枯枝多。家里人多了些,总免不了出几个败类。”

    伊飞听到这话,勃然大怒,食指虚点:“你说谁是败类?!不知羞耻的贱人,做出那等丧心病狂的下作事,不说悄悄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了断,还敢带着人招摇过市!你把伊家当成什么地方了?”

    伊莲娜在他说话的时候,已经离席走到了他面前,静静的等他发泄完,淡然开口:“你说完了吗?”

    伊飞冷哼一声:“和你这种不知颜面为何物的贱人说话,简直污了我的口。带着你的人,滚!”

    伊莲娜突然双手一晃,伊飞下意识就做出个防范的动作,不料那一式乃是虚招,双手刚刚做出反应,就是一阵刺骨疼痛,就是这一眨眼功夫,双手已经从腕部脱臼。但这并不是最惨的,在他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时,肩头一晃,被伊莲娜牢牢拿住,抬起膝盖,狠狠一撞!

    砰然一声闷响,伊飞倒地,用已经不太方便的双手捂着胯下,整个人弯成一只大虾模样,脸色扭曲,两眼圆睁,嘴巴大张,发出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抽气怪声。

    “你……你居然敢对飞少动手?!”一个跟着伊飞来的随从似乎很是想不通这个情况,愣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其他人这才意识到飞少被打的不轻,连忙上前救治,却没第二个敢站出来质疑伊莲娜。飞少可是三级武士啊,连一个照面都没撑下来就被击中要害,自己这些人哪里敢炸刺,不是找死嘛!

    伊莲娜冷笑:“飞少?好大的威风!我怎么不知道鲁坎营地的伊家驻地分给三房了?什么东西!我的事,佣兵工会都没人敢定罪,他也配指手划脚?还不抬着滚出去,等着给我再添一条残杀族人的罪名吗?”

    残杀族人?这是想连命一起要的节奏!要不要这么凶残啊?众随从脸色很难堪,又不敢据理力争,他们只是下人而已,主子的事,再怎么争也轮不到他们插嘴。只好抬起连连惨叫的伊飞仓皇离去。

    那边,一群驻地伊家随从连忙进门齐刷刷跪了一地:“伊狂管事恕罪,飞少爷我们实在拦不住……”

    伊狂淡然开口:“佣兵驻地不比城中居所,是最接近魔兽和异族的前线。需要热血和骨气,更需要服务命令的坚决!我事先已经开口,未经许可,不得让任何人来打扰大小姐用餐。你们既然拦不住飞少爷,那就是说,飞少爷的话,已经可以凌驾在我的命令之上。就像飞少爷自己所说,这鲁坎营驻地,他说了才算!”

    众人面色大变,噤若寒蝉。那开口之人解释道:“伊狂管事恕罪,此事,小的们也没办法啊,他是主,我们是仆……”

    伊狂点头:“嗯,既然如此,我便不罚你们。不过我既然接管了这里,就需要无条件服务命令。他是你们主子,我也不便使唤你们,你们就去服侍他便了。营地里的事,我重新找人打理便是。”

    众人面色灰败,什么意思?这就是要把大家轰走了?那也太儿戏了些吧,不过是想借着飞少的手给他个下马威,怎么看这意思,下马威没立成,反而要丢饭碗了?这还了得?!看来这回要大出血了,不然的话,被开革的下人,只怕整个帝国都找不到什么好去处!

    众人还想再说,突然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响,两列杀气腾腾的佣兵列队走了过来,当前一人抱拳开口:“伊方奉命前来报到,请大人吩咐!”

    伊狂摆手:“让他们交接了手续,自己回去便是。”

    跪在下面的驻地众人大惊,怎么搞的?这些佣兵是哪里钻出来的?难道他真的要赶尽杀绝不成?

    “伊狂!凡事不要做的太绝,大家共事一主,何必非要置人于死地?我妹子是三爷的小妾,在府里大小也是个头面人物,此事是我们不对在先,只要你放我们这一马,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伊狂连看也懒的看他一眼,只是把手一摆,两列佣兵每人揪一个,小鸡一样扯着拉了出去,那些人见事情似乎不可挽回,无不破口大骂,指责伊狂坏了规矩。

    伊方听的很恼火,一挥手,一阵噼里啪啦的痛殴之后,将这些家伙扔在雪地里,冷笑道:“你们这些不开眼的蠢货!别说什么三爷的儿子,什么小妾的哥哥,就是三爷自己,敢当面冒犯狂管事,狂管事说打,也照样打得!”

    什么?连三爷也敢打的管事?有没有搞错!他和大家一样,不过是个下人而已,怎么敢那么嚣张?突然间,一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傻了一般喃喃道:“伊狂,伊狂!他是伊狂啊,那个从家仆晋升成客卿长老的伊狂啊!我真是猪脑子,明明已经知道了他要来接掌驻地,还非得往刀口上撞……姓杨的,你这回害死我们大家了。”

    “我怎么就害了大家了?我这还不是为了大家好?”他似乎也想起了伊狂是谁,可是嘴里还是不服软。

    “好你大爷,你这靠妹子**出头的烂货,你想巴结三爷,讨好飞少自己去就行了,非扯着我们大家一起。你要死怎么不去生死台,非得要拖大家下水,**你大爷的,老子忍你好久了,今天就和你这杂碎好好算一算总帐!”

    ——————

    我们的小尘哥要走出小镇,登上广阔的大舞台了。大家有没有票票鼓励一下呢?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