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尘要出门寻找突破瓶颈的法子,伊莲娜和韩冬肯定不能坐视,别说下雪,就算是下刀子,两人也不敢任由这个财神爷独自出门。他可是韩、伊两家兴旺发达的保证!他们三个一走,家里只剩下晴儿一人,丫头肯定也不干呐,她也不说话,只把水汪汪的大眼狠狠盯着哥哥,任由泪珠滴滴沿着小脸往下滚。

    萧逸尘头大如斗,只好投降:“行行行,都去,都去!就当是去赏雪景了,正好有个照应!”叹息一声:“我本来打算自己出门转转,趁着下雪,活动的魔兽不多,找个空子寻个倒霉的家伙对练一下。看看能不能在战斗中有所感悟。现在既然大家都要去,那就不能这么马虎了,这几天趁着雪大,好好合计一下准备工作。”

    伊莲娜不屑道:“感悟个屁!要在战斗中寻找感悟,我们俩陪着还不够你臭屁的?脑子抽筋了非得找魔兽?闲的蛋疼!”

    萧逸尘对她口无遮拦已经无语了,起初还觉得有可能会教坏晴儿,可后来在与她讨论的时候,被伊莲娜喷了一顿,问他为什么在训练晴儿的时候那么狠辣无情?还不是心里明白丫头迟早会出门面对真实的世界,难道你能让全世界的人都不粗话?既然迟早要面对,为什么不让她早早习惯,然后趁机加以引导不是更好?萧逸尘大以为然,果然再不阻拦,而且这一阵子相处下来,晴儿的承受能力早已有了突破性进展,再不会因此而脸红。

    韩冬也劝道:“就是啊,你有师门传下来的那些练功法门,再有我们俩从旁协助,要突破瓶颈只是迟早的事,又何必自讨苦吃呢?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晴儿想想嘛。丫头还不到十二岁呢,这冰天雪地的,出门还不定怎么受罪呢。”

    萧逸尘白了两人一眼,指着满脸雀跃的妹妹道:“你看她像是害怕的样子吗?也不知是谁前一阵子说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晴儿从小到大,都没出过家门。如今好歹也算开始了修行,那么迟早也要面对历练这一关。与其将来措手不及,倒不如早早让她见识一下外面世界,这种见识,对她以后的道路,益处多多。唯一要考虑的,只有安全问题。所以,与其劝我打消出门的计划,还不如商量一下怎么做好防护才是。”

    伊莲娜托腮苦叹:“老娘命真是苦啊,好不容易享了几天福,一转眼就要结束。唉!什么时候才能每天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啊!”突然一顿,恨声道:“老娘算是明白了,这男人呀,就没一个靠得住的,老娘一定要成为武神,把你们这些牛逼哄哄的药剂师、锻造师、卷轴师之流统统收入麾下,到时候,老娘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什么装备兵器,天天换花样!哼,尤其是你,萧逸尘,到时候,老娘洗脚都要让你炼药剂!”

    切!等你成为武神的时候,哥早就是法神了,到时候,不定谁奴役谁呢!萧逸尘根本不理会伊莲娜的威胁,开始做出行计划:“你们都是出过佣兵任务的,出行都要做哪些准备,应该心里有数吧。我们先列个清单,趁着这场大雪,把东西准备好。这场雪一停,咱们就出发!”

    “我说,你干嘛那么急着突破?”伊莲娜脸上写满了不爽:“你没听人说过,基础不牢靠,将来要乱套吗?想当年,老娘突破学徒境界的时候,花了整整一年!冬子呢,十四个月!你这才两个月啊,犯得着那么急吗?”

    萧逸尘心道,不到魔导士境界,魔力无法外放,精神力也只能龟缩在识海,精神力无法外放,那个炼神盒就用不上。炼神盒用不上,精神力就没法提高,没法提高,成神之路就永远只能想象。成不了神,就没机会再见导师,更没法弄清楚这个世界和地球之间的联系……这些事情,我告诉你,你能理解吗?

    当然,他之所以突然间沉不住气非要出门去历练,其实还有一个更神奇的原因,努力挣扎在九级魔法学徒两个月之后,他突然想试试,是不是可以和《混沌》中一样,杀怪升级?只是这个理由,实在没法和别人说起。

    不过看到火爆妞好不容易露出这个认真的态度,他也不好太冷漠,只好转移视线:“这种学徒状态,除了那些无需精神力和魔力的入门级药剂、装备可以做之外,连个能入眼的兵器和药剂都没法做。你不会永远满足于眼前这点条件吧?以后等级提升了,总还要好一点的装备,更需要上档次一点的药剂了。如果我不能突破,一辈子只能弄这些不入流货色,你真的甘心?”

    老娘当然不甘心啦!伊莲娜嘀咕一声,突然瞪圆了眼:“你说什么?不入流的货色?你是说,你现在弄的这些装备和药剂,都不不入流的货色?那岂不是说,只要你突破了魔导士,还会有更多更好的装备和药剂?”

    萧逸尘双手一摊:“这么明显的事,还用说吗?”哼哼,把清醒药剂、魔力药剂这种当年只有系统大婶肯回收的垃圾货色当成宝的土鳖,不信听到这个消息不心动!

    伊莲娜怔了一会,突然就笑了:“哈哈,老娘就说嘛。老天好不容易给老娘安排一个好男人,怎么可能那么不成器!”伸手一拍萧逸尘:“行,不错,有前途!老娘支持你!从现在起,老娘这一百来斤,就是你的了!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死人……”

    萧晴儿两眼弯如月牙,捂着嘴吭吭直乐,韩冬扭头,肩膀一耸一耸忍的很辛苦。萧逸尘脸刷一下就黑了,摇头不再理会这疯婆子,直接遁入工作间,自己着手炼制出门用的药剂,整理装备工具等物去了。心中更加坚定了女孩子要富养的信念。

    看看!伊家还是什么世家豪门呢,几件装备,几支垃圾药剂,就给这大小姐迷的连脸都不要了。要是晴儿以后也这样,哥还不得被气死!哼哼,以后只要别人有的,我家丫头就一定要有,别人没有的,我家丫头也要有!谁敢用这些东西来勾引我妹妹,老子用钱砸死他!

    因为下雪,所以只能在室内练功。不知为什么,萧逸尘总觉得有点不放心晴儿,加上丫头又是第一次出门,而她所学的东西,又只有这小半年自己传授的东西。做为曾经用杀手眼光看待世界的人,他可从来不相信世界只有美好的一面。于是乎,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保命法门都塞到丫头脑子里去,但这显然不可能。在出门前时间太短,想来想去,他决定传授给丫头一些保命的近身格斗术和危难之后的应急处理手段。

    伊莲娜和韩冬也在旁边观看,见萧逸尘今天教给丫头的,净是些空手夺白刃的招式,少不了就出声讥讽了几句。平日这种玩笑也没少开,可今天正好碰到了萧逸尘心焦气燥的时候,他正为丫头觉得这玩意没多大用不肯用心学而担心,唯恐出门后遇到危险她无法安然脱险。听到伊莲娜乱发表意见,马上把火力转移过去。

    伊莲娜一听他要用空手和自己对招,耻笑道:“不说你的境界比我差了一座山,就只凭我手上这把剑,你想近身,起码也要多上三五个窟窿!指望在我面前施展你那个劳什子近身格斗术?有用吗?”

    萧逸尘按下心头火:“有没有用,试试就知道了!你也别换木剑了,就用你那把剑,你要能伤得了我,你这辈子要用多少药剂,我包了!”

    真的?哈哈,我的乖乖小钱包,老娘来了!

    两人对阵,萧逸尘脚下一错,一招声东击西就引的伊莲娜出了剑,然后趁她招式用老无法回援之际,一个突步就近了身,双手分别一个缠绕,咔咔两声脆响,当啷一声,阔剑落地。全场沉默,鸦雀无声。

    数秒后,一声凄凉的惨叫响起:“萧逸尘,你个王八蛋,你把老娘胳膊弄断了!呜呜……老娘跟你拼了!”

    “娜姐你别急,这种果子能止疼,你吃一个就不疼了。”

    “我呸,你那么好心?唔,这什么果子,这么脆?咦,好像真的不太疼了也……啊!这是碎心果,萧逸尘,你个王八蛋,真的要害死我吗?”

    “娜姐你听我说,这碎心果啊,有个秘密……”

    “什么?要吃九个?你杀了我吧,老娘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

    裸奔果然很凉快。。。。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