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夜里,刘杰连夜就带着弟兄们,把城防军仓库中的四库废旧装备给送了过来,满满当当堆了一院子。

    看到那位军爷得了四百金币就欢天喜地的离开,伊莲娜觉得有点胸闷,然后非逼着萧逸尘做一大桌菜当宵夜才肯放过他,美其名曰“吃大户”。也难怪,虽然她出身不错,可也没见过哪家的未成年人翻手之间就能赚到这么多钱啊。怎么能不眼红?没错,这些废品,在她眼里看来,已经是光芒四射的金币了!

    反正那么开心,萧逸尘索性就弄了些食材,带着丫头,四个人对着一堆废品,露天烧烤。

    伊莲娜身为佣兵,对烧烤这东西可谓深恶痛绝,差点要砸了摊子。可当萧逸尘第一把精美的烤肉散出香味时,又是她第一个冲上去,蛮横的抢走。

    “我决定了!”只咬了一口,伊莲娜就有了决断:“以后顿顿都要吃这个!”

    韩冬抽抽鼻子,低声道:“刚才还说这辈子饿死都不吃烤肉呢……”

    伊莲娜怒目而视:“你有种再说一遍!”

    韩冬连忙扭头看向那一堆破烂:“哇,好多钱啊!”

    伊莲娜果然马上转移注意力:“老天没眼啊!老娘我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做任务,攒积分。人前要被人欺负揩油,背后还要受人编排。在外累死累活,回家还没个好脸。这么拼死拼活,几年下来攒的钱连把好剑都买不到!这种败家子,为什么总有这种狗屎运啊!我不要活啦……哇呜!我咬死你,咬死你!呸,怎么凉了?”

    萧晴很适时的递过一把烧肉,伊莲娜开心的拉着丫头一起,很没形象的坐在废品堆里,一边啃着萧家的烤肉,一边打着萧家这些装备的主意。最神奇的是,居然拉着萧家的小管家婆一起商量。

    聊了一会,伊莲娜很沮丧的发现,晴儿这丫头确实没什么心机,对她也很热情,可这丫头对金币有一种狂热的执着。你给她要别的什么都没问题,唯独一涉及到与金币有关的东西,马上就没了动静。难怪萧逸尘那么放心让妹妹管钱呢,这丫头太抠了!

    试探了一番,伊莲娜死了心,突然又想起上次见到萧家兄妹打的那套军体拳,扮做不在意的样子问了一句:“我上回见你练的那套拳法很陌生,是在哪里学的?”

    “哥哥教的!”

    吓?他教的?那岂不是说,有可能是那个神秘师门传出来的?伊莲娜心头狂震:“那姐姐能不能跟你一起练啊?”

    晴儿点头:“可以啊,姐姐明天就和我一起练功吧。哥哥练功的时候都不许人家偷懒,闷死了。唉,今天人家跑梅花桩的时候偷偷穿了靴子,被哥哥发现,罚人家扎了半个小时的马步呢,差点累死了!臭哥哥,恨死你!”突然发现好像说漏了嘴,小舌头悄悄一吐,笑道:“姐姐我们明天一起练吧,梅花桩可好玩了。”

    梅花桩?马步?真的有料!伊莲娜心头狂喜,留下来果然是最明智的选择!就算学不到真东西,看看也能长些见识啊!

    然而这欣喜只持续了短短一夜,次日一大早,当她见到所谓的“很好玩”时,那点欣喜就被愤怒和心疼取而代之了。

    “萧逸尘你个王八蛋!”伊莲娜站在梅花桩阵前跳脚大骂:“那么小的女孩子,你让她在两米多高的木桩子上跑来跑去,还要追着她打。居然还不许她穿腾云靴,这破桩子还没她脚大!居然还不一般高,而且还没栽稳!你这是虐待小孩子啊,老娘上城防军那里告你去!”

    同样站在梅花桩上的萧逸尘一边路一边语出讥讽:“哎哟哟,我好怕啊。”另一边,还要不时的用手中木剑与晴儿对打几招,语气相当严厉的纠正着她的每一个细小错误:“……训练不努力,将来对阵的时候,靠什么来保护自己,杀伤敌人?那些魔兽可不会给你重新来过的机会!到那时候可没有这姐那姐来为给求情!”

    可怜的萧晴撅着小嘴,眼泪汪汪,一边给自己鼓劲,一边小心翼翼踩着梅花桩来回蹦哒,只要打中哥哥一次,今天的苦难就可以结束了!哇呀呀,臭哥哥又跑了!这回非追上你不可!

    兄妹俩在晃悠悠的梅花桩上你追我赶,旁边两位观众渐渐也回过味来。这梅花桩,好像真的有点不一般呢。

    两人看了一会,按不住心头好奇,也试着跳上去体验一把。结果没几步就双双跌落尘埃,灰头土脸的样子惹的萧晴眉开眼笑,嘻嘻,终于有人和我一样倒霉了!

    恨的伊莲娜咬牙切齿:“老娘就不信了!堂堂六级武士,连个破木桩都拿不下!”瞪一眼萧晴:“臭丫头,姐姐还不是为了你,居然还反过来笑话我,反了天了!你等着!姐非追上你不可!”

    这梅花桩看起来并不难,可要命的是,萧逸尘栽的这些桩里面,有一部分是活动的,不只会前后左右乱晃,更有一部分会突然下陷或者弹起。任凭伊莲娜和韩冬怎么小心,又放慢速度,一步一步仔细来,却也只能坚持十来步就会再次掉落。不过一个小时功夫,两人已经摔的没个人样了。当然,身为武士的他们并不会受伤,但那满身满脸的灰尘,实在是有碍观瞻。而另一边,蹦蹦跳跳的萧晴终于窥得一个空子,侥幸打中哥哥一下,结束了当天的练习。

    萧家兄妹离开了,伊莲娜和韩冬却并没停下,和那一片梅花桩较上了劲。从最初的十几步就摔一次,到后来坚持到十分钟摔一次,不知不觉到了正午时分,两人都已经坚持了近半个小时没有摔落了。这时候,萧晴打断了两人的训练。

    “娜姐,韩冬哥哥,该吃午饭了。哥哥说,过犹不及,凡事都要讲个循序渐进,想要征服梅花桩,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

    伊莲娜被说服了,主要是她也觉得有些饿了。跳下桩来,灰头土脸的样子却不见半点颓废,反而有些神采熠熠。很显然,她已经体会到了这东西带给自己的好处。

    萧晴兴冲冲拉着伊莲娜去了浴室,这是萧逸尘特意为她设计打造的,里面所有的用具都是兄妹两共同设计制作的。而萧晴最满意的,就是那个大号浴缸。每天练功结束,把自己泡在兑了药剂的热水中,简直就是她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刻。和其他小孩子一样,这样的好东西,当然免不了要找个人显摆了,但她平时又没什么朋友,所以,伊莲娜就成了最佳人选。

    很殷勤的放好热水,顺手从旁边柜子里取出一支药剂来倒进去:“娜姐,我告诉你哦,这种药剂是哥哥特意为我做的呢,练完功后,用它泡澡,很舒服呢。不管有多累,只要眯一会儿就没事了。”

    伊莲娜两眼差点瞪出眶来,声音都有点颤抖了:“晴儿,能不能给姐姐一支看看?”柜子里那一排药剂,看的她心惊肉跳,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萧晴撅着小嘴:“哎呀,娜姐你赶快泡进去吧,泡在水里慢慢看。”顺手又抽出一支来塞到她手中:“我先出去喽,娜姐你乖乖泡澡哦,一会我来叫你吃饭。”

    伊莲娜晕乎乎把自己扒光躺在热水中,手中一支药剂散发着淡淡荧光,感怀着热水中药力慢慢渗入身体,平日总是大咧咧的她热泪盈眶:“操你大爷的萧逸尘!他吗的哪里是败家子,简直就是个禽兽啊!这他吗的是清醒药剂啊,一支五十金币还有价无市的清醒药剂啊,老娘长这么大就见过一次啊,人家都是冲级的时候拿来应急的,你他吗的拿来泡澡,还天天泡啊啊啊啊……天呐!让老娘泡死在这里吧……”

    ————————

    开学了,一个假期没见到的朋友们都还好吗?今天有空来看书的同学,包包里的票还在吗?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