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白啊?”萧逸尘一副世外高人的恶心嘴脸:“那我给二位解释解释?”

    韩冬继续保持沉默。

    伊莲娜气乎乎:“说吧,我倒想见识见识高人子弟的风采呢,也好知道咱们这些寒门小户的差距在哪里!”

    韩冬真想哭,你是寒门?那我算什么,乞丐吗?

    萧逸尘笑着转向萧晴:“丫头,告诉娜姐和韩冬哥哥,我们目标是?”

    “没有蛀牙!”条件反射下,萧晴脆生生回了一句,这直接导致伊莲娜脸上的乌云再次加重几分,韩冬差点憋出尿来,这么严肃的时刻,这样的俏皮话,太破坏气氛了。

    萧逸尘大笑:“好吧,这是每日健康口号。我要说的是,我不知道你们两位有没有梦想,但我有!我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成为法神,站在云端俯视众生。掌握自己的人生,探索生命的终极奥秘。”

    废话!伊莲娜翻个白眼:“谁不想成就神位?我还想三十岁之前就突破武圣境界呢,可那需要多少付出你知道吗?空口白话谁不会?站着说话不腰疼!”

    萧逸尘道:“对啊!连突破到圣级境界都那么艰难,要想成神,其难度可想而知。而我现在,还只是个九级的魔法学徒,不能突破魔导士,连魔力都无法外放,连个入门都算不上。至于以后的魔法师、**师、宗师、法圣,还有好远的路要走。更别提那只存在于故事中的法神了!”

    “可即便再艰难,我也从没有动摇过要成为法神的信心!那么,你们想过没有,想要成为法神,需要付出多少时间和精力去修行、历练呢?你们又想过没有,在如此艰难的道路上,还有多少精力和时间去为那些身外之物劳心劳力呢?”

    这回,两人都不插话了,连萧逸尘什么时候升到九级学徒的事都没顾上。

    “诚然,想要成就法神,这一路修行,所需要的金钱的物资难以胜计。但请不要忘记,所有的这些金钱和物资,只是为了成就法神服务的!那么,如果这些金钱不能为成神之路服务,反而需要每时每刻付出大量的精力去应对它所带来的影响时,它的存在,还有意义吗?”

    两人脑中同时一声响亮,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经意间破碎了,心中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没错,巧克力也好、玻璃也好、噬魔药剂也好,都是很赚钱的行业,可如果仅仅是为了赚钱,就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拿来经营,那么,原本就遥遥无期的成神之路,还有多少机会?而反过来再看,如果把这些东西转让出去,不但从此不用操心被人算计,而且不用费什么劲就可以坐享其成,钱虽然是少了点,但胜在一个洒脱!这不正是我们修行所需要的条件吗?”

    两人呆在当场,表情凝重,若有所思。哈,被说服了!萧逸尘暗爽,独行不长久,共赢吃遍天下这么深奥的经营理念,哥是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滴!

    萧逸尘总结发言:“现在,你们如果还觉得我是败家子,不愿意接手我转让的技术,我无话可说。”

    伊莲娜急了:“谁说我们不要的?你以为送你那多东西都是天上掉下来的吗?有好处不给自己人,你是不是想找揍?”

    萧逸尘把目光看向韩冬,后者唯唯无语,吭哧半天道:“我家条件太差,所有的资金全抽出来采购了。这次送来的礼物,全是娜姐他们家准备的。”言下之间,合作的事,他没资格,所以不插嘴。

    伊莲娜大是恼火,一巴掌就乎了过去:“你个木头脑袋!这种事你不说谁知道?伊家根深叶茂,有没有玻璃一样过肥的流油,你家可等着这一仗翻身呢!你小子是不是想气死我?”

    萧逸尘笑道:“你们呐!早说了,演技不过关,还非要在人前展示!”

    韩冬面红耳赤,他这回是真心的。所谓钱是人的胆,没钱自然没底气。虽然与伊家交好,但两家家道早已不可同日而语,能够鼓起勇气把全家的钱财拿来为萧逸尘收购药材魔晶,已经是仗着伊莲娜为他撑腰了。原本想着能为家里多争取几件装备的好处就已经满足了,谁知道却拣了个天大的便宜!这便宜大到他连想都不敢想,所以,原本挺豪爽的汉子,被搞的半天都不敢表态了。

    萧逸尘故意用早前两人演戏的事来笑话,其实就是为了让他打消心头疑虑。能够多赢的局面,岂可因为一时面子不过关搞的错失良机,为日后埋下祸患?

    “那些礼物是谁送的重要吗?我又不稀罕那些东西!”萧逸尘笑道:“我们将来都是要成圣成神的人物,怎能为这区区蝇头小利乱了方寸?还有,成神之路,绝不轻松,如果没有强大的资金支持,日后难免处处掣肘。就算是为了自己,也得让家里有个赚钱的门路吧?再说了,日后大家成了武圣、法神,还会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吗?”

    伊莲娜拍拍韩冬肩膀:“就是!要是连这个道理都想不通,还谈什么重现昔日韩家祖上辉煌?得了,就这么说定了,玻璃的事,咱们三家合伙。伊家出钱、韩家出人出场地,萧家出技术。利润三家共分!”

    够干脆!萧逸尘双手一拍:“就这么定了,技术资料都在这儿,剩下的事就是你们俩的了。我只等着收红利!”

    伊莲娜点头:“咱们直接签了契约,然后让人把资料带回去就行。我们俩决定了,留下来和你一起修行!”

    啊?萧逸尘一头雾水:“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伊莲娜很不爽:“你一番高谈阔论,启发了我们,使我们坚定了修行的决心。现在我们留下来和你一起修行,大家互相帮助,共同提高。怎么,你不乐意吗?怕我们会拖累你?还是担心我们偷学了你师门秘术?或者说,我们很见不得人吗?”

    萧逸尘连忙摇头:“哪儿的话,本来家里就只有我和晴儿,一直都觉得挺寂寞,两位能留下来做伴,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乐意?只是觉得,两位专程前来谈事,现在就这么大撒手,是不是有点不负责任?”

    切!伊莲娜白眼:“不知道是谁说的,身外之物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人服务!我们可是将来要成神的人,岂能被区区身外之物拖累?”

    有理!萧逸尘竖起大拇指。韩冬闷声闷气道:“其实,是我俩暂时被停了佣兵身份,家里又没事干。所以商量好了要在你这里住一阵子的。最主要的是,娜姐说,你家的饭菜,比别处好吃……”

    没眼色啊,真怀疑这哥们是不是有受虐狂心理。萧逸尘摇头中轻轻捂上晴儿的耳朵,想都不用想,接下来的事情,多少有点少儿不宜。

    “韩冬!”怒骂声中,伊莲娜飞起一脚:“你个叛徒!吃货!老娘踹死你!”

    ——————

    裸奔的孩纸伤不起啊,求票票遮羞。。。。。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