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尘的脑海沸腾一般汹涌澎湃,看到这件由导师亲手制作,曾经陪伴自己整整十年的宝贝,突然想起当初自己侥幸制作成功那只禁咒卷轴,决定复仇之后,将这件工具还给导师时的情景。不由的再次痴迷当场,良久之后,突然心神一震,脑中闪过一丝惊雷。

    “此物是导师用自己魔力凝结而成,照他的说明,若是他日导师陨落,那么此物自然亦会化为元素消散。可是如今,这东西依然好端端的,那岂不是说,导师依然活着?可是据这个世界的历史,大破灭时代,距离现在已经足足有十万年了。难道说,我离开导师之后,这个世界已经过了十万年时光?还是说,这其中有我并不知道的奥秘?难怪,当日我已报必死之心,要把炼魂盒还给导师时,他说可以先放在那里,等日后我想通了,自然还是我的……莫非,我的穿越,也与导师有关?或者说,我还有和导师再见的机会?”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此起彼伏,正迷乱间,突然被一声惊呼打断,定神看时,却是一脸不可置信的伊莲娜。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原来炼神盒不知何时再次恢复了水晶模样,而刚刚填充在炼神盒侧面的那五枚魔晶已经消耗一空,化成粉末了。

    萧逸尘勉强笑道:“没办法,这东西消耗魔力太大,一阶魔晶,最多也能能撑十分钟。”

    伊莲娜吃惊道:“天!五个金币啊,就只能撑十分钟?那一个小时不是得三十金?一天下来就得……七百二十金币?难怪人家说锻造师是用钱堆出来的呢,一个看景的小玩意,都这么烧钱,谁家养的起啊!”

    韩冬搓着下巴向往道:“大破灭之前果然比现在好的多啊……”短短几分钟的影像,对他刺激太大,画面中那些人,任意一件装备,搁在现在都可以称得上稀世珍品。能一下子凑齐这么多装备,就算如今整个盖乌斯帝国都不一定办得到!可是看那影像中的样子,那些人似乎只是个标准的十二人小队而已。如此盛况,怎能不让人憧憬?!

    见他们俩都把这东西当成了魔法玩具,萧逸尘也乐得不说破,只是打了个预防针道:“这东西叫炼神盒,在大破灭前,是锻造师们拿来消遣的玩意。我也只在师门典籍中偶尔见到过一次,想不到居然有机会见到一件实物。除了观赏影像之外,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功用,还得等日后赚到高等魔晶再来研究……”

    伊莲娜双手一拍:“你放心,这事除了咱们三个,不会有别人知道的。嗯,老家伙要是问的话,我就说你也不认识那是什么东西,反正看着挺结实,就给你用来当砧板用吧。”

    韩冬嘿嘿一笑:“娜姐还是那么记仇啊,伊爷爷能摆低姿态,帮咱们收购魔晶药材,又出面去公会力保咱们,还送这么多东西给小尘,已经很不容易了……”

    叛徒!伊莲娜怒道:“一点小恩小惠就把你给收买了?那老头眼里只有钱,哪儿有半分人情!把我们一家三口扔在城关镇不闻不问这么多年,现在知道咱们搭上小尘这条大鱼了,就跑来献殷勤,套近乎。还不是为了多捞点好处?你真当他是心疼我这孙女啦?要真心疼,前些年都死哪儿去了?”

    韩冬讪讪道:“娜姐你这么说也太偏激了。伊爷爷现实是没错,但是伊家枝繁叶茂,自然有自己的难处。如果大家族没个章程,只怕也不容易在世间立足。你说伊爷爷对你们一家不闻不问,可你不想想,如果没有伊家这颗大树,凭着伊叔那老好人的性子,能做到税务官那个位置吗?你看看我家的情况就可想而知了,我爷爷、我父亲,哪个不是响当当的好汉,可是家道中落,没了家族庇护,就只能埋头做个顺民而已。”

    伊莲娜依旧怒气冲冲:“再怎么说,这等利用小辈感情谋利的事情,都让人不齿!干干净净的交情,都被这些身外之物给染黑了!”

    萧逸尘重见炼神盒,心中正自兴奋,又猜测到了一个可能,已经决心成就法神的心志更加坚定。本来还有点惭愧,如此贵重的东西自己就这么凭空得了,似乎有点不太厚道,现在听了这两人的争吵,再一看两人神态,登时哑然失笑。这两个家伙,一唱一和的,显然是在用这种方式来传达家族意愿啊。可是这演技,也太差了些吧?

    “行啦行啦!”萧逸尘笑着摆手:“你们俩啊,一看就是生手。表情如此僵硬,语气这般浮夸。肯定没经过排练!”

    得嘞,演砸了!被人当面戳穿,抓了现行,两人马上红了脸。伊莲娜涨着红脸垂头不敢看人,韩冬挠头憨笑:“我早说过用不着这一套的,几个老爷子非说不这样太过扎眼……”

    伊莲娜恼羞成怒道:“扎他娘的屁眼!老娘本来就不乐意搞这些弯弯绕,好好的话非得转十个八个圈才说,累不累啊?这样倒是不扎眼,可被人家拆穿了,就成了现眼!丢不丢人?老娘就照实说吧,那些话都是家里那些老家伙教我们说的,绕那么一大圈,无非就是想看看你能给点啥好处……你爱咋想咋想。总之我就一句话,我俩是真心想交你这个朋友的,家里的事,你用不着管。要是那些老家伙真想找事,老娘豁出去和他们翻脸!”

    萧逸尘大笑:“对嘛,这才符合娜姐你英明神武的形象嘛!刚才那小怨妇的模样,太渗人了!”

    伊莲娜柳眉倒竖:“萧逸尘!想找死是吧?信不信老娘让你变成小怨妇?”韩冬下意识一夹双腿,看来有过这方面的切身体会。

    萧逸尘大笑不止,捧着炼神盒,一抬下巴,示意韩冬捧上雪茄盒:“走吧,去工作间细谈。”

    伊莲娜一拳打空,好不郁闷,怒道:“还谈个屁啊谈!”

    萧逸尘奇道:“真不谈?那你可别事后说我和冬子哥发财不带你啊……”

    “你敢!”伊莲娜跳起来大吼:“有钱不赚,我傻呀我?韩冬,你小子要敢背过我吃独食,老娘踹出你屎来!”

    韩冬和伊莲娜多少都因家人强迫自己来拉关系讨好处的事有些不好意思,但萧逸尘却毫不意外,毕竟他并非前身那样的土鳖。曾经在地球那样尔虞我诈的环境中挣扎了几十年,如果连这点见识都没有,早就死了八百回了,哪儿还能撑到穿越?

    地球上有句名言: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绝对是全宇宙通行法则,放在任何地方,任何人身上,都是适用的。伊家和韩家人的那点小动作,又怎么会被他放在眼里?再说了,如果没有利益捆绑,他可以相信韩冬和伊莲娜本身,却又如何保证他们背后的家人不搞小动作呢?所以,合作共赢,才是解决这个处境的最佳方案。

    别的不说,就冲两人为送来炼神盒这个大人情,就算让他把手头全部的利润都转让出去,也绝不会有任何犹豫。如今人家又主动提及了合作,正所谓郎情妾意,**,如果还不一拍即合,那才真是有鬼。

    ——————

    开学之月来临了,不知道有没表示庆祝的推荐票呢?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