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萧逸尘反应如此激烈,伊莲娜和韩冬对视一眼,同时生出一个念头:他果然认得此物!

    还是韩冬开口:“小尘,你认得这东西?”

    认得?太认得了!萧逸尘强按着心头的震惊,用微微颤抖的双手仔细的抚摩着那盒子里的东西,每一个细节都没放过。

    五公分厚的透明水晶,长一米,宽六十,如果装上边框,十足的一个三十二寸液晶显示器!这块水晶整体通透晶莹,表面不见任何瑕疵,只有侧面分布着几个古怪的小坑,而最能让萧逸尘激动的,是上方那个小小的标记……

    小心的将它取出来,一点点仔细察看,当萧逸尘的视线落在那个熟悉的古钟形标记上时,心中一个声音狂吼道:“真的是它,没想到,居然还有再见它的一天!”

    伊莲娜被这古怪的压抑气氛搞的快发疯了,忍不住道:“这东西是我爷爷当年做佣兵时从地精巢穴里搜来的。原以为是个上等水晶呢,结果回来之后请人查看,却发现它除了坚固到让人想不到之外,根本就不能当水晶用,找了许多大师,大家都不认识,而且也没法切割开来当普通水晶用。后来又听人说,这是大破灭之前的东西,但是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却根本没人认出来。这一次,家里人发现了我们俩的装备,把我们俩一顿好审,虽然我们没有透露你的消息,但那些老家伙个个比猴都精,估计是猜到了什么,所以借着送礼物的机会,把这东西拿了出来。我想,他们应该也有试探你的意思吧……你真的认得这东西?那岂不是说,你们师门有大破灭之前的传承?”

    汗!这姑娘还真是不避讳,估计也就她能这么大大咧咧的把这种事说出来吧,要换个人的话,起码也得先在心里滤一遍,考虑一下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吧。只是,她这么三下五除二,把事情和盘托出,反倒显得光明磊落,效果似乎比起那些委婉的说法要好上许多呢。

    萧逸尘从震惊中回过心神,很尴尬的挤出个笑脸,他也顾不上和伊莲娜解释,手忙脚乱的取出五枚不同的魔晶,一翻手,抽出一把短小的雕刻刀来,这是他这一阵子特意为自己打造的工具,用来削魔晶相当顺手。五枚魔晶在他手里如同土豆一般被削成不同形状,与水晶板侧面那几个小坑互相对应,随后小心竖起那块水晶板,将那些削好的魔晶逐一填入侧面那几个不规则的小坑中。

    伊莲娜虽然有点不爽他没回应自己,但也察觉到了似乎有些不对劲,当看到他把魔晶填入那几个小坑时,一副后知后觉的恍然状恨声道:“这几个小坑果然是填魔晶的!我早就说过,可就是没人信,非说那是被什么东西弄坏了的,他***,那帮睁眼瞎,这东西从大破灭中都能好好的保留下来,还有什么东西能伤得着?哼哼,要是让他们知道原来魔晶还可以削出花样来使,不知道会怎么……哇!好漂亮啊!”

    原来,这时候萧逸尘已经完成了魔晶填充,将水晶板平放在桌面上,轻轻在那枚钟形图标上一点,整个水晶板发出一片绚丽柔和的亮光,如同电脑开机一般,伴随着宏伟雄壮的音乐,一道道身影走马灯似的从屏幕中闪过。

    韩冬和伊莲娜瞠目结舌的看着那面水晶板里,一头体型超大的大力蛮牛正在埋头啃着什么东西,突然警惕的转头,这时候,一柄大如山峰的巨锤从天而降,只一锤下去,就把不可一世的大力蛮牛砸进了地下没了动静。随后,那柄巨锤缓缓升起,显出手柄后的主人,却赫然是一只穿着史诗级装备的地精!

    这只抗着比自己大好几倍巨锤的地精正在沾沾自喜,一道风刃飞过来将它击飞数米,身后巨树被接连撞断数根,地精轰然倒地。一个身着天蓝色法袍的人类法师面色凝重,飘然而至,冷冷看着倒地不起的地精。此时,又一道绿色柔光从远处飞来,正好落在地精身上,绿光之后,一个全身雪白法袍的牧师神祗般缓缓降落。那本已奄奄一息的地精受绿光照耀之后,一个跟头又翻了起来,举着巨锤就要上前拼命。

    铿锵一声响,火花迸射,一柄阔剑将巨锤拦下。镜头沿着阔剑向上延伸,显出一个全身甲胄的白面武士,看他的样子,似乎在劝解地精和法师。但地精放下巨锤的时候,那法师却再一次举起了镶着宝石的法杖,正待再次施法的时候,一道流光飞过,却是一支羽箭正好射中法杖顶端那颗宝石。随后,一个英姿飒爽的女精灵射手从树顶一跃而下,而树后的阴影处,悄然现出一个披着斗篷的黑影……

    画面最终在十二个不同职业、种族的角色汇聚一堂之际停顿,音乐也随之消失。果然是它,这是当年自己特意在其中设置的一段《混沌》游戏的宣传动画!此时的萧逸尘面带回忆之色,沉浸在玄妙的精神世界中不可自拔,而韩冬和伊莲娜则被这恢弘的场景和画面中的景象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了。

    咕咚,不知过了多许,韩冬从震惊中苏醒,艰难的吞咽一声,喃喃道:“这就是大破灭之前的世界吗?太迷人了!连那地精身上穿的、手里用的,都是史诗级的装备呢。那只锤,好猛!那个白袍法师的样子,好圣洁啊!还有那个蓝袍法师手上的法杖,起码是传说级。那个盗贼身上的斗篷,都能够隐身!那个女精灵,好漂亮啊……”

    伊莲娜也是一脸向往:“那把剑,好猛好强!拿在那小白脸手上,真是可惜了!那身装备,啧啧……”

    两人各自语无论次的嘟囔了半天,才回过味来,却见萧逸尘的表情已经渐渐平复,对视一眼,这回是伊莲娜开口:“小尘,你怎么知道这东西的用法?你知道他的来历吗?”

    萧逸尘从回忆中收回心神,语气激动又稍带些许落寞道:“我当然知道,它是我师……门流传下来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对自己满怀殷切的慈祥面孔,那个集高贵与风趣于一身、渊博与睿智并重、博爱和奸诈共存、做事认真却又喜欢偶尔搞些恶作居的老人。

    整整十年啊!从自己进入《混沌》,开启了“真实之眼”天赋之后,就直接把自己收归门下,比儿子都用心调教的师傅。是他为自己开解心结,平复伤口,使自己不再自暴自弃,重拾信心。那个伟大到愿意牺牲一切,也要将自己培育成神级卷轴师的师傅……可惜,因为仇恨蒙蔽了心神,自己最终还是硬生生抛弃了那段感情,还强自欺骗自己说,npc都是数据,他们不是真实的!

    原本以为自己那次必死复仇大计执行之后,世间再无牵挂。谁曾想,自己居然有重新来过的机会,更没想到,在这似曾相识的异界,居然又见到了当初师傅特意为自己制作的炼神盒!在见到那枚图标的时候,那刻意被屏蔽的记忆,如同火山喷发瞬间充斥了他的灵魂。一阵迷离之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只炼神盒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世界,到底和那个虚拟世界有什么关系?那场几乎毁灭了世间文明的大破灭,究竟是怎么回事?

    ——————

    又是周末好时光,看书的朋友们,票仓里还有推荐票吗?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