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材拉了足足三车,各种魔晶每种一千枚,好家伙,只这些东西,没有一万金币根本拿不下来。果然没看错这两个。

    韩冬指挥着一群人在院子里来回穿梭,忙着将带来的药材和魔晶往库房搬。伊莲娜则一脸讨好的和萧晴在旁边说话,从小丫头那略显兴奋的表情来看,应该是送了什么中意的礼物。

    但萧逸尘看也没看这些,直接揪过韩冬来问道:“怎么这么久没消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韩冬下意识就向伊莲娜看了一眼,萧逸尘扯住:“你别看她,我就问你!”

    韩冬一脸便秘的纠结模样,伊莲娜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拖着萧晴快步走过来。

    韩冬长松一口气:“娜姐,还是你自己来说吧。”一句话,就把伊莲娜要挟自己的事给抖出来了。

    伊莲娜白他一眼,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别多心,没啥事,就是这些药材和魔晶的量大了些,城里一时调不到这么多货,我们多跑了几个地方而已。”

    想瞒我?萧逸尘不屑的冷笑,拿起放在旁边的赤霄盾,一指边缘部分:“虽然做了清洗,可是人血和魔兽的血完全不一样,以为我看不出来?而且这样的血迹,分明就不是一个人的,还有,盾面上这几道痕迹,绝不是什么切磋失手才能弄出来的!”一翻手,又抽出盾里藏着的火云斧:“嘿,以火云斧的威力,尚且要搞成这样,对方起码也是个八级武士,而且斧面上这种残留,说明这一斧是砍破了人头,连脑浆都迸出来了!你还敢说没啥事?难道你们俩为了这点东西,去杀人越货了,所以不敢对我说?”

    “放屁!”伊莲娜起初震惊于他对事情的推断,然后又听到这么个推论,一下子就破了功:“是那个猪头想打我俩装备的主意,自不量力被我俩砍了,我们是正当防卫!少拿你那龌龊的心理看老娘,信不信一脚踹你到幽寒山去?”

    萧逸尘把咱了一跳的萧晴从她手里抢过来:“你看你,说事归说事,干嘛一惊一乍,吓着晴儿了!”

    伊莲娜气的七窍冒烟:“我呸!恶人先告状,你刚才说那什么人头,什么脑浆的时候……”

    萧逸尘打断:“你还说!”摆一个很恶心的兄长模样护着晴儿:“我刚才属于无心之失,你现在这是明知故犯!”

    啊呀呀!伊莲娜的脸色顿时黑的没法看了,两眼凶光乱闪,狠狠盯着萧逸尘,嘴里努力挤出个温柔的语句:“晴儿,你去库房那边帮忙看看,姐姐有事和你哥商量。”

    萧晴两边打量,突然抿嘴一笑,从萧逸尘怀里挣脱,刷一声没了踪影。

    萧逸尘大是恼火:“臭丫头,芝麻大点好处就把哥哥给卖了!”转头得意的看向韩冬:“怎么样?”

    韩冬一头雾水:“什么怎么样?”你不会是想把娜姐的怒火向我身上引吧,身为兄弟,同患难那是应该的,可问题是,眼前这事它不是那么回事啊!

    萧逸尘道:“晴儿啊,你没觉得她刚才那一跑有多快吗?”

    韩冬略一思索,点头:“对哦,晴儿刚才的速度,我是绝对追不上的,好像比娜姐还要快些……嘶,难道她突破魔导士了?不应该啊,她的魔力波动明明只是个二级学徒嘛!我的天,上回来她还只是一级学徒呢,这才半个月,就二级了?不对不对,二级学徒,就算是风属性,也不应该有这么快啊。娜姐还是火、风双属性呢,也没见能跑这么快!”

    伊莲娜一张脸已经黑到没法再黑了,这两个混蛋!姐姐在生气呢,居然敢无视!等等,什么风属性?什么比我还快?仔细一想,也察觉到了异常,注意力马上转移,一步跨过来,揪着萧逸尘大声吼道:“老实交待,你到底给了晴儿什么好东西?乖乖送上一件,刚才的事,姐姐就不和你计较了。要不然,哼哼……”

    好死不死的,韩冬的好学因子突然爆发,弱弱的问了一句:“要不然怎么样啊?”

    伊莲娜不太好意思直接和萧逸尘动粗,毕竟还没熟到那个份上,可是韩冬就不同了,直接就是一巴掌呼了上去:“你是猪啊,威胁的话,说到这里就够了!这种话也问的出来?想知道要不然怎么样是吧?我让你知道!让你知道!”

    被踹两脚,连续知道了两次,韩冬同学开窍了,乖乖抱头蹲在一旁反思去了。

    萧逸尘突然觉得这个韩冬有点意思,这家伙绝不像他所表现的那么憨厚,就像这一次,轻轻松松,借到伊莲娜两脚,就趁机脱离了是非圈,又能避免萧逸尘接下来的问话,又能让伊莲娜在气头上得到些许发泄,免得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嘿嘿,这个家伙,有点意思。

    果然,伊莲娜踹了两脚,心头怒火消减不少,再看萧逸尘时,原本的愤怒几乎看不到,剩下的,只有浓浓的戏谑:“说说吧,我们都很好奇呢,到底晴儿是怎么跑那么快的?”

    韩冬闷声闷气插嘴:“我一点都不好奇!”

    “你闭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伊莲娜的怒火再次洒向韩冬,转过头来,脸上又恢复了平静,用相当温柔语气道:“萧大师,你不会那么小气的,哦?”

    萧逸尘打个冷战,这反差太大了,双手抱肩互搓数次:“姐,你好好说话,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噢?伊莲娜脸上笑意更盛,越发柔情似水,嗲声嗲气道:“嗨哟,萧大师,你就告诉人家嘛!”

    扑通,旁边韩冬已经倒地,四肢乱抽,一副犯了癫痫的模样。伊莲娜冷眼一瞥即收,双手揽着萧逸尘的胳膊使劲向自己胸口乱蹭。

    萧逸尘终于被打败,胳膊挣脱出来,举手做个投降状:“好好好,我说我说。拜托你以后别用这种语气说话了行不行,没看冬子哥都犯病了?”

    以后别用?开玩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克敌制胜的法宝,姐会不用?当姐是韩冬那猪头吗?

    嘻嘻一笑,伊女神风情万种:“那,你把秘密告诉人家好不好?”

    我嘞个去!萧逸尘撒腿就跑,眨眼功夫又从工作间蹿了出来,手里多了一双造型优美、色泽朴素的皮靴:“腾云靴,以枯禅甲虫甲壳为底,以风吼兽皮为衬,最外面以疾风鹿皮遮掩。外观与普通鹿皮靴没什么两样,但内中自有乾坤。其中含四个风属符纹,普通人装备可以增加敏捷,武士或魔导士装备,如果运用得当……呃,你还是自己体验吧。”

    不是不想仔细解释,是说到一半,靴子就被人抢了去,准备了一肚子的广告词,完全用不上。

    伊莲娜根本就顾不上听那些讲解,靴子到手,双脚一蹬,脚上原本那双相当华丽的皮靴就飞了出去,她也不顾忌旁边两个异性的目光,手忙脚乱套上腾云靴,兴冲冲站起来满院乱蹿。没一会功夫就掌握了其中关窍,片刻之后,对坐无言的萧逸尘和韩冬就被一个长发飘飞的女鬼晃花了眼。

    哈哈哈哈……伊莲娜一个虚空停留,站在两人头顶处,笑的相当爷们:“老娘也能飞了!”

    萧逸尘打击道:“不要得意忘形,那个飞行的功能,坚持不了多久,等你体内魔力消耗的差不多就会跌下来。用来应急逃命还差不多,想用它代替云舟?那也太高看我了。”

    伊莲娜缓缓落地,欣喜道:“能飞几秒就够了,战斗的时候,有了这个,进攻防守都是个大杀器,就算不敌,用来逃命也不错啊!”

    萧逸尘示意她坐下:“现在,可以说说你们到底遇上什么事了吧?是谁瞎了眼,居然敢打娜姐的主意?”

    ——————

    感谢书友{雨荷696}的打赏。拜托诸位书友,公众版期间,请花那么一点时间,登陆起点帐号,投下您手中的推荐票吧。。。。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