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梅在镇长夫人那里受了气,却从街坊那里找回许多好处。因为亚洛镇日渐萧条,房价已跌的没个样子,所以她只花了几百金币就买下了足足二十间铺面,整整半条街。经济萧条的时候,人工也就便宜了,街道上喊一声,马上就能拉起一支工程队来开始改建。

    钱通本以为自己争取到一张紫金卡,会见识到萧逸尘失态的表情,结果人家压根没当回事,只是随口表示了个谢意,完全没有丝毫惊喜的意思,这让老钱很受伤,也更加确定这小家伙背后果然有高人,否则怎么可能如此妖孽!

    得到翼龙商会出具的下属产业证明,萧逸尘虽然没有多少惊讶,却也松了口气,加上对方那张紫金卡,透露出来的善意他很清楚,而他所需要的,正是这座大山的庇护。背后有了靠山,发展起来才不必担心被人算计。成为法神才是他的最终理想,至于其他的,全都是身为之物,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成神之路服务,只要能够帮助自己一路晋升,那么让出部分利益根本无所谓。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萧铁哥仨日夜不停的忙着学习装备技能,蓝梅兴高采烈的指挥着一群帮工忙前忙后。于是,设计策划了这一切的萧逸尘反倒闲了下来,每天带着妹妹练功修行,研究菜谱和各式糕点,日子过的相当舒心。

    一眨眼过去半个月了,韩冬和伊莲娜还没见动静,这两人居然连个消息都没传过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还是有意拖着自己玩什么吊胃口的把戏?他琢磨着是不是托个人去常青城打听一下,顺便采购点药材回来,自己手上的修正液已经没剩下多少了。正在思索细节的时候,突然听到小妹的声音,有位客人来访。

    还以为是韩冬派来的人呢,结果一见,却是镇西城防军的头头刘杰。

    “哎呀!是刘哥啊,稀客稀客,一直想着去看你呢,可老爹老娘管的太严,真是不好意思。”这话说的要多假有多假,自从几个月前从城防军那里回来之后,他根本就没想起这么一号人来!能当面说出如此虚伪的话,厚脸神功进步不小。

    反倒是刘杰,脸上颇有几分讪讪,不自觉的搓了搓手:“嘿嘿,说起来,也有日子没过这边来了。你也知道的,这几年军费裁减的越来越厉害,那些货款都拖了好几年了,实在是没脸见萧叔啊。”

    这是有事相求的节奏啊!萧逸尘亲自沏了茶,笑道:“自家人,这些话可就见外了。我记得刘哥你平时很豪爽的,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扭扭捏捏了?”现在的萧家,财大气粗算不上,但也犯不着为了一点收不上来的呆帐白白与人交恶。

    刘杰恨恨一拍大腿:“***,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兄弟,哥哥也是形势所迫,你就当是为了哥哥一家老小,伸手帮哥哥过了这道难关!等过了年,哥哥就辞了这劳什子职务,来铺子打铁给兄弟你还债!”

    什么乱七八糟的?萧逸尘苦笑:“刘哥你把话说清楚点,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是家里的事,还是军中有状况?兄弟我怎么才能帮你?”

    刘杰气乎乎道:“我知道这事不地道,可是兄弟你有靠山,哥哥我和手下那帮弟兄可都还指望着那点军饷养活一家老小呢……我知道萧叔这些年也不容易,这好不容易赚了几个钱……都是乡里乡亲的,那些人怎么就不害臊呢!”

    萧逸尘有点明白了:“刘哥你是说,有人在打我家的主意?因为我们有了商会撑腰,所以把主意打到了你们头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要着急,从头到尾说清楚,放心,没有过不去的坎!”

    刘杰叹息道:“兄弟,你们找商会做靠山是对的。可这样一来,却也得罪了镇守府。如今管事的,是镇长夫人和她那表弟宋伟,这姐弟两人都是那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他们不收惹人家商会,就只好拿自家人来撒泼。说什么你们家赚了那么多钱,却又不愿意给镇上缴税,就逼着让哥哥我来做那个恶人。要你们依着帝国旧例,回收军方淘汰下来的废旧装备。可他娘的谁不知道,咱们亚洛镇早就断了这条线,连军方自己的军饷粮草都不正经下拔了,哪里还有脸面来要求人家民户执行这狗屁旧例?”

    什么玩意?军方淘汰下来的装备?神啊,主角光环果然幸运六加一!这儿还没做好收购的准备呢,那边居然就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了!而且,听刘杰话里的意思,貌似军方这种存货还有不少?这么大个漏,要是不拣又怎么对得住处心积虑算计自己的那些人!

    强按下心头的激动,萧逸尘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道:“可真够不要脸的!我想问一下,刘哥你知道现在全镇城防军手中,还有多少淘汰装备吗?”

    刘杰以为他是在生气,也难怪,这种事,搁谁身上还能心平气和?这分明就是明抢嘛!思索了片刻开口道:“兄弟你也不要担心,他们不过就是借着这个事情,故意刁难一下我们几个而已。只要你亮个态度,那些废旧装备什么的,不用放在心上。其实,在来之前,那边已经开出了价,你只要在一个月内,为城防军制作三千支羽箭就行。市值加起来,也不过三十金币上下,我想,如果萧记自己做的话,应该还能省出一部分来。”

    三十金币的箭?这也值得费一回心思?萧逸尘有点愕然,看来亚洛镇果然已经穷的太久,就连敲诈也搞的这么小气巴拉。真为那些人难过,有没有点做坏人的觉悟?折腾一大圈,惹的鸡飞狗跳,结果开个口连一箱巧克力都买不到!这种货色,也他吗的学人来敲诈?指望这种货色能成什么气候?这镇长夫人姐弟,真让人连鄙视的心思都生不出来。

    看一看刘杰那表情,他就知道,这是刘杰在中间努力的圆了场子,只怕是用自己的箭支份额,换了这么个打圆场的机会。不用说,无论今天萧家愿不愿意出血,刘杰和他手下那帮兄弟那三千支羽箭的份额,肯定会被镇长那个不要脸的小舅子吞掉。

    怔了怔神,萧逸尘摆手轻笑:“刘哥也太小看兄弟了。你既然肯为兄弟担责,我又怎么忍心看你和诸位哥哥遭受无妄之灾。我问你的话,你不必顾虑,照实说就是。实不相瞒,兄弟我如今已在商会那边找到了点门路,别的不敢说,回收废旧装备,为军方分忧这种事,本就是商会惯例,只要多费点口舌,还是可以解决的。”

    真的?刘杰两眼一亮,对啊,萧家如今已经贴上了商会,那岂不是说,已经在库房里堆了几十年的那些旧装备,真的有可能被回收?那可是……一大笔钱啊!

    激动之后,刘杰不由脸色又惭了几分:“不瞒兄弟,咱们镇,自从五十年前佣兵工会撤走之后,就再没有正经的回收装备渠道。再加上之前由于种种原因没来得及上缴的,如今积压下来的废旧装备,足足装了四个库房。不过兄弟你也别为难,咱们不需要多解决,你只要能帮着搞定一小部分就成,实在不行,能换上三五十金币,让兄弟们撑过这个年就行了。”

    三五十金币?萧逸尘奇道:“这点钱够做什么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刘哥你手下可是有整整三队一百五十人呢,这点钱,塞牙缝都不够啊!噢,我明白了,难怪你不要钱要箭呢,你是不是打算让弟兄们自己出去打猎?”

    刘杰沮丧道:“咱们镇也没什么外敌内患,三队兄弟平日其实也没那么多事,可以轮换着出去打点猎物,练兵的同时,顺便也可以贴补一点。”人家也当城防军,他也当城防官,可这官和官的差距,大的叫人蛋疼。

    真是难为这个老好人了!萧逸尘正色道:“刘哥不必为难了,那四库旧装备,小弟我全包了,你告诉宋伟,每库一百金币,如果同意,就全送到我这儿来。如果不行,那他爱找谁找谁去!还有,这事你一定多替小弟盯着点,不管怎么说,别让我花了钱,却让他把东西都给昧了!”

    刘杰听到这话,登时激动起来:“兄弟你放心,只要你真的能找到路子,我一定把四个库扫个干干净净,毛都不给他留一根!让这王八蛋以后断了拿这事说话的心思!”

    得了准话,刘杰兴冲冲去找宋伟谈判。等他一离开,萧逸尘兴奋的直接在屋子里打了几个空翻,烟烧火燎的找到蓝梅,让工程队马上整理出几个院落来做临时仓库。

    把这些安排好,返回院子时,却意外的发现,韩冬和伊莲娜两人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而且,看这热闹劲,好像收购了不少东西,这绝不是他们自己能做出的手笔。看来两家大人多少猜到了点什么,呵呵,有点意思!

    ————————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手上有票都砸过来吧~!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