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通听到钱长老的转述,接到那包沉甸甸的文件时,彻底吓傻了。

    紫金会员?是那个凭着会员卡就可以在翼龙商会任何一个分会空口支取百万金币借款的紫金会员?全帝国也只有九大城才有一个名额的超级会员?这份礼也太大了些吧?

    天呐!钱家在商会也算是有点根基,可整个钱家据说也只有五位黄金会员,距离这个紫金会员虽然只有一步之遥,但那一步就如同天堑,从来都没有人奢望得到过!因为紫金会员的身份,不只代表着成交额和贸易量,想要获此殊荣,那是需要无数苛刻条件才能实现的!这个小家伙,居然用这些东西,就换到了手!亏自己之前还觉得人家傻乎乎,有钱不要非得白送呢,现在看来,自己果然不如人家想的通透!

    看到侄子被这消息震惊,钱长老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小四啊,家里把你放在这里,本来是希望可以消磨掉你那目高于顶的性子。莫非这些年下来,连你心里那点眼光、勇气也一道磨掉了?!”

    钱通很认真的行礼:“请叔叔指点!”

    钱长老叹息道:“我只说一句,能够随手就抛出这么多东西的人,显然并没有把这些东西看得很重。如果这样你还想不通,我看你就不要叫钱通了,叫不通才合适!”

    钱通目光一闪:“他的身后有人,这一点侄儿也想到了。只是他送来这些东西就算真的全都转为产能,一年也不见得就能赚到百万金币。商会又为何给一个毛头小子如此殊荣呢?”

    看到钱长老一脸神秘莫测的表情,钱通自己沉思片刻,眼前一亮:“我明白了,这是放长线,钓大鱼!希望借着小尘的手,与他身后的势力取得合作机会!果然还是商会考虑的长远,是侄儿自己浅薄了。”

    见钱通想通了重要关节,钱长老微微一笑:“这是一个善意,同时也是一个试探!”

    钱通更加明白了:“原来如此,这样的势力确实宜友不宜仇。一个紫金会员身份,能体现商会的善意,同时又可以通过对方的反应来测试一个对方的品性风格。就算有损失,不过是一点折扣和些许金币而已,大不了事后取消便是。但若真的可以得到对方合作,那好处无疑会更大!侄儿明白应该怎么做了!”

    钱长老赞许的点头,又把之前议事厅里的事粗粗讲一遍,问道:“你认为大长老对宋平的处理是否公正?有没有向我示好的意思?”

    钱通摇头:“我想,那宋平是大长老的侄子。有这一层关系在,就算大长老真的要重惩,想来出发点也是为他着想更多一点。既然大长老认为他应该去做佣兵打磨性子,那就是说他的性子确实不适合做主事……我看,多半还是因为他在大长老面前被人家当枪使了而不自知才是最大的原因吧!”

    钱长老呵呵一笑,拍拍钱通肩膀:“不错不错,看来你方才一时心神不守,只是被那枚会员卡晃花了眼。嗯,和萧记合作的事,你做的不错。如今有了商会给的身份,你的工厂和商铺都会受到商会庇护。事情上了正轨之后,你抽个空回家一趟吧,再怎么说,你总是钱家子弟,落叶归根这个道理,不用我教你吧。”

    钱通面上一喜,这一关算是过了,但这么容易就能得到返回家族的机会?噢,又是个试探,连忙正色道:“叔叔,我想再过一段时间,我要把小尘那份企划书吃透,然后照他所说的,扩展商路,把生意做到帝国的每一个角落。我要堂而皇之的跟着自己的分店重回帝都!”

    钱长老赞许的点头:“好好好,难得你有这份豪气,叔叔等着在帝都参观你的新店!”这个侄子,放逐了十几年,总算长进了,眼光老到,不骄不燥,不错!

    钱通离开之后,黑袍老者敲开了钱长老的门,两位老人对面而坐。

    “怎么样?”钱长老递过一杯茶,淡声问道:“事情搞清楚了吗?”

    黑袍老者点头:“八|九不离十了。收购解语花、轻罗冰片、噬灵果这三种药材的,是城关镇的税务官伊天照。顺着这条线我们捋了捋,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钱长老目光迷离道:“前日听闻伊家和韩家一对小儿女把佣兵工会闹的一地鸡毛,据说两个孩子在出任务的时候,联手斩杀了自己小队的队正和队副,又把事情闹上了佣兵工会仲裁处,说是那两个家伙品行不端,看上了他们的家传装备,意图杀人夺宝。事泄之后,反被二人击杀。可据我所知,伊家那个老东西根本就不怎么重视伊天照这一支,而且家中子孙众多,论资排辈怎么也不可能把祖传宝物交给她一个初出茅庐的女孩子。那韩家的就更不用说了,只一件龟壳,都拿来撑门面好多年了,能给小辈练手用,就足以说明问题。可就是这两个孩子,凭着手上的几件兵器,居然完胜了超过自己好几级的老油子。要说这里面没有古怪,那也得有人信呐。”

    黑袍老者笑道:“说的没错!老夫那天见过佣兵公会的老秦,借他的光,也见到了那几件所谓的家传宝物。老实说,我是真的很吃惊。若非知道这两家底细,还真会把那几件东西当成他们的家传呢。”

    钱长老面色一凝:“这么说,那个消息,是真的?”

    黑袍老者道:“解语花、轻罗冰片、噬灵果,是大破灭时代之前的噬魔药剂配方,从发现到如今已经流传了上千年,但是这么多年来,无数前辈贤能反复试验推敲,却从来也没能成功配制出噬魔药剂来。只因没了这最重要的药剂,使得世间所有装备都成了一次性的物品。但这一次,两个小辈莫名其妙就拥有了可以传家的装备,他家长辈又悄悄收购噬魔药剂材料。凭着这两条,要是还猜不到原委,咱们还有什么脸面尸位素餐?”

    钱长老没好气道:“你这老货!明知我这急性子,还非得卖关子,麻溜的!”

    黑袍老者微微一笑:“经过查探,韩家小子和伊家丫头,在出事之前,曾经去过一趟亚洛镇。而在此之前,韩家小子因为家传的赤霄盾被大力蛮牛击毁,曾经连续数天四处寻访可以修补装备的高人……明白了吧?”

    钱长老喜道:“亚洛镇?莫不是……”

    黑袍老者点头:“那两个小家伙,在萧记呆了整整一夜!回来之后,就有了超级挑战的资本!重要的是,伊家那丫头,去的时候,身上可没背剑!”

    钱长老大笑:“看来,噬魔药剂真的有可能重现江湖了!呵呵,相比那些流水线、军粮之流,这个才是最赚钱的东西啊!难怪你这老东西舍得把唯一的一张紫金会员卡送出去,还以为你这老货监老想明白了,原来是怕被人家抢了先!”

    黑袍老者笑了:“我们做生意,讲的就是个胆大心细、眼明手快!有了如此多的证据,若还要畏首畏尾,倒不如我那不成器的侄子了,起码还有几分冲劲!”

    钱长老白他一眼:“又拿你那小人之心来度我的君子之腹,以为人家都和你们姓宋的一样小肚鸡肠吗?我要真和一个小辈计较,早被气死八百回了,还能撑到现在逍遥?少拿你家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来烦我!我倒是想提醒你一句,别看你砸了一张紫金卡,可就这件事来看,那两个小子的优势似乎更明显呢。”

    黑袍老者见他不再追究自己侄子,松了口气,叹息道:“是啊,这年轻人的机缘呐,还真是没法说。他们要是看对了眼,凭你有通天的本事,也只能干看!所以啊,这件事,咱们也只能做到这一步,如果做的太过明显,反倒有可能会坏事。剩下来的,就要看老天的意思了!”

    钱长老挠着乱糟糟的胡子,喃喃道:“居然那么大胆的露出踪迹,有意思的小家伙呢,之前我确实有心想看看他背后站着什么人。可如今呢,我倒是对他本身更感兴趣了……”

    黑袍老者急道:“做为客卿长老,你为商会挖掘人才我自然举双手赞成。但这次不同,你可不能贪图一时之快,毁了这千载难逢的良机啊!”

    钱长老摆手:“把你的心放回肚子里,你都舍得用自己唯一的紫金权限去钓鱼了,老夫还能不懂这里面的深浅?放心吧,就算要挖人,那也一定在噬魔药剂的事情水落石出之后!”

    那就好那就好,黑袍老者放下心来:“那伊家和韩家那两小家伙,要不要让人跟一跟?”

    钱长老摇头:“不妥,这种事,最好的办法,还是顺其自然。我们都知道那些技术是人家用来试探咱们的,可又如何能保证,那几件装备就没有试探的意思呢?只要噬魔药剂确实存在,不管在谁手上,商会都将是最大的赢家,我们完全不必画蛇添足!”

    黑袍老者点头:“不错不错,正是这个理。如果噬魔药剂真的重见天日,商会积压数百年的废装备,就会化做最大的一笔财富,我们又何须计较药剂在谁手上!”

    ——————

    无耻的打滚卖萌扮可爱,只为你手中那张推荐票~!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