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时分,常青城,翼龙商会议事大厅,六位长老和十几位主事正在就钱通送来的资料做最后的讨论。

    “经过验证,这些设备完全没有问题,只要配上魔法驱动,任何人都可以轻易操作。有了这些设备,普通人也能胜任整个生产环节的任意一项工作。”负责做总结报告的,是个鬓角斑白的中年主事,此时的话语中,难以掩饰的激动一览无余:“毫不夸张的说,这些东西的出现,完全颠覆了目前的生产格局。有了这些设备组成的流水线,军粮的大批量生产将变得轻而易举!甚至,我们完全有余力把民用市场也一并吃下来!”

    好!坐在主位上那位一身黑色法师袍的老人颔首赞了一句道:“那么,那三种军粮配方呢?和咱们自己研究的有什么区别?”

    中年男子更加激动:“说起这三种配方,那就更加神奇了!不但其中各种营养的搭配与咱们自己设计的不相上下之外,最让人动心的,就是它的口感!经过测试证明,这三种配方制作出来的军粮,不但营养丰富、携带方便,而且可操作性更强。如果条件恶劣,可以直接干吃,如果条件允许,只要用开水煮一煮就又能当成热饭来食用。完全实现了军方对军粮的几项要求!而且成本很低廉!老实说,比咱们自己设计的那些配方,更加合理!”

    在座几位长老有几人的脸上就露出尴尬的表情来,看来几个老家伙就是研发部门的负责人,被人上门打脸的感觉实在差劲,没法不尴尬。

    黑袍老者笑着摆摆手:“你们大可不必如此尴尬,不要以为商会就天下无敌了。这个世界大着呢,总有比你强的人或者势力。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非但不会提高,更有可能因此而创下祸端。老钱,把你打探来的消息说一说,也让几位长老心里有个底。”

    一身破烂,邋里邋遢的钱长老冷眼扫视一圈,见众人皆不敢直视,哼一声道:“经过仔细调查,这个萧逸尘从出生到现在,十六年来,表现的十分正常,根本没什么出人意表的事情发生。而他的父亲萧铁、萧六、萧九三兄弟,曾经是西征军团中的将领,三人在军中时都因战功授过爵位。二十年前退伍隐居在亚洛镇,开了间名为萧记的铁匠铺子,这些年由于东部边境承平日久,生意惨淡,铺子经营的只能算是马马虎虎。

    在这种情况下,这个萧逸尘突然抛出巧克力配方、流水线设备等等让人惊艳的东西来,引起大家注意是很自然的事。但是,我想提醒一下诸位,如果大家认为,这样没有背景没有后台的小人物,就可以任意拿捏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众人一片哗然,嘀咕几声之后,一个面色傲然的年轻人朗声开口。

    “钱老长故意危言耸听,不过是因为我们几个不知深浅,在令侄面前说了几句重话而已。大家都是自己人,钱长老要为侄子出气,大可以直说嘛,何必绕那么大个弯子呢?就算萧家有三个爵位又怎样?不过是走了狗屎运,不知哪里拣来几个好东西而已,商会愿意出那么大的价钱,已经摆明了诚意。居然还玩出什么双手奉送的把戏来,这不是故意讽刺商会以大欺小吗?如此不识抬举,我看,就应该彻底封杀!否则,一个两个都有样学样,商会还如何在世间立足?”

    钱长老耻笑一声,却并不搭话,只把目光投向主位的黑袍老者。

    黑袍老者轻叹一声:“宋平,你来常青城,有三年了吧?在此之前,已经在虎咆镇做了十年主管?”

    开口之人一脸傲气点头:“是的,大长老,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过年之后,属下就应该晋升为三级主管了。”说着,又愤愤的扫钱长老一眼,都是这个没事找事的老货,一天到晚看我不顺眼,要不是看在他资格老的份上,早赶他去别的地方游历了!平日里没事找事,蛋时挑骨头就不说了,这次为了给侄子撑腰都敢要挟商会了,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做长老?

    黑袍老者脸色黯然:“从前我就说过,你心浮气燥不堪大用,若不把那些轻浮的性子磨掉,根本无法胜任一方主事之责。可那些人,看在我的面子上,总是对你诸般回护,却不知,如此纵容,非但于你无益,对商会也没任何好处!听说你短短十年就从八级升到了四级,觉得如此快速难免会有根基不稳的弊端。所以我才把你调来常青城,总想着你在我眼皮子底下,就算有什么不是之处,也方便我及时纠正。谁知道,你在我面前是一套,转过身去,又是另外一套!如此阳奉阴违,表里不一,哪里有半点独当一面的样子?!当着我的面都敢如此嚣张犯上,顶撞长老,平日私下如何可想而知!”

    宋平一听这话,急了,怎么我一心为了商会,却成了坏人?三叔是被这老乞丐蛊惑了吧?

    黑袍老者挥手止住他的解释:“也罢,既然你想不明白,我就与你仔细分说个清楚!我来问你,在没见到钱通送来这些资料以前,你可曾见过或者听说过谁有类似的技术?”

    宋平摇头。

    黑袍老者又道:“那么,你可曾想过,这样的技术,如果要从头设计,需要多少时间、精力和资金?”

    宋平冷汗淋漓,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黑袍老者哼一声:“如果只有一件两件,还可以说是撞了大运,又或者灵光一现偶然得之。可这一条流水线上,足足十几种设备,加上巧克力、军粮等等配方,如此多的证据之下,你还敢说这是走了狗屎运,在哪里拣来的吗?”

    宋平嘟囔道:“像他那样的出身,根本就不可能自主研发出这些东西嘛,肯定是从别人手里得来的,那不是走运是什么?”

    黑袍老者怒道:“你还知道他肯定是从别人手里得来的!那你有没有想过,会是从什么人手里得来的?用你那聪明的脑袋想一想,人家为什么要送这些东西给萧记?猪脑子!”

    宋平脸色赫然,讪讪道:“是……那个萧逸尘拜在了哪个隐世高人门下?”如果是送给萧记三位当家的,肯定早就拿出来了,不可能等到今天。

    黑袍老者冷笑:“不容易啊,你总算想明白了!”

    “可,就算他背后有什么势力,咱们商会也不用怕啊……”

    “你给我闭嘴!”黑袍老者勃然大怒:“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我们是什么?是商会!商会的目标是什么?是赚钱!我们是有那么点能量,但不代表就可以肆意妄为!明明能够合作双赢的时候,为什么非得为了那么点蝇头小利去得罪一个我们根本就不了解的势力?你这样的态度,还有脸升三级主事?要真让你做了主事,日后还不得把天撞个窟窿?”

    宋平面如死灰,不敢再吭声。

    黑袍老者越看越怒:“你给我滚回房间去面壁三个月,然后自己去佣兵工会从头做起,什么时候做到六级佣兵,什么时候再来见我!”太不争气了,要只是见识浅都算了,可这么大个人了,居然会被人家当枪使,当着大家的面和自己顶撞,这就是不可饶恕的愚蠢!

    完啦,大长老杀鸡儆猴,直接把自己亲侄子打落尘埃,商会的三级主事,已经差不多到了权利巅峰,却只需要有人照顾,熬几年资历就能拿到手。但六级佣兵,却是需要从一级慢慢用佣兵积分累积才能达到的,那东西可是需要实打实的血战才能完成的。两相对比,可谓天壤之别。

    看着宋平狼狈离去,黑袍老者转向钱长老:“既然人家释放了善意,我们不妨也做个大度点的回应。我看,也别搞什么资格晋升了,就直接给那小家伙个紫金会员身份!”

    ——————————

    诸天神佛啊,赐几张票吧。。。各位书友,看书的时候,拜托登陆一下起点帐号,投下你的推荐票吧,几秒钟的功夫,不要钱的~!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